返回

一世流芳

一世流芳在线阅读

一世流芳

春江唱晚

武侠·传统武侠·25.0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04 15:29

以康乾盛世的关键时期——雍正时期为故事背景,明末魏忠贤所创建的“八卦教”延续近百年,在反清复明的活动中遭遇重创。新任掌门人上官蓠勇敢接过教主之位,但在反清复明活动中,对明朝没落王朝的朱太子和现在的清朝皇帝及其将来的继承者进行了对比和考察,陷入了深思。最后,不管是江湖人士的辱骂还是八卦教老一辈的责骂,上官蓠重新调整了八卦教的活动,为了黎民百姓免遭生灵涂炭,为了广大民众的幸福,不惜皈依佛门,平息反清复明组织,为太平盛世做出重大贡献。另一方面,拒绝了朝廷的奖赏和封号,青灯为伴,相忘江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初入江湖

  《一世流芳》

  第一章初入江湖

  清雍正三年,直隶省河间府的肃宁县。

  由于进京的官道穿城而过,一个小小的县城竟然繁华异常。穿过东大街高大的进士坊,马路两旁商家林立,路边有很多摆摊叫卖各种小玩意的,还有拉着二胡唱着小曲的,大街上南来北往的客商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与县城东南边残垣断壁的武垣城旧址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人群里,一个乖巧伶俐的小姑娘牵着一匹线形优美的花斑马行走在大街上。小姑娘一袭青衣,脚蹬一双镶嵌有银边的褐色小马靴,由于身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蓝色马甲,而显得上身有些臃肿,马甲半遮掩下的一条豹纹腰带,伴随着小姑娘的走动时隐时现。两条小彩绳和头发一起绾成了一个小发髻,前面的刘海和彩丝则散乱地飘散在饱满的前庭。她手握一根二尺长的翠绿六棱竹,六棱竹把柄处紧紧箍着一个三棱形尖锐的白玉环。此六棱竹是籦龙竹的一个变异品种,而籦龙竹传说是黄帝西伐于昆仑墟发现的,原本是制作笛箫的极品,经昆仑墟数百年的改造,无意中培育出极具武学特色的六棱竹。小姑娘鹅蛋形的脸庞,一双明亮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不屑一顾旁边路人投来的好奇的眼神,而是自顾自地东张西望看着这个陌生的小镇。在路过进士坊时,她举手遮阳向上张望这个由汉白玉石料雕刻而成的宏大牌坊。上面的各种图案形象逼真,雄伟华丽。过了进士坊没多远,在路旁的一片草地上,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啼声还有一群人的哄笑声。原来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手拿线轮在地上撒野,嘴里还不停地一边哭泣一边嘟囔着:我说换成粗线你不信,非要用细线,现在风筝跑了……旁边一位老者哄劝着:傻孩子,爷爷做的风筝小,线太粗了,就重了,风筝就飞不起来了。你要想让风筝飞得高呀,就得用细线才行。唉,线细了,得学会收放,不然就断了。小男孩开始在地上撒泼:我要买个大风筝、我要大风筝。滚得一身草汁,还有一些散落的树叶。爷爷上前拉着妥协道:好、好,快点起来,我们去买大的。这时,旁边看热闹的议论纷纷,笑声不断。小男孩坐起来,看了一下四周,说了声“笑个屁、有什么好看的”起身跟着爷爷朝另一条马路走去。马路的路口有一个高大的贞节牌坊,也是用汉白玉石料雕刻而成,上面是一些什么烈女传、守贞如玉等民间传说故事片段,雕刻得栩栩如生。在牌坊背面石碑上刻有“属孝贞烈节一百零七名”的字样。小姑娘停下来看着小男孩跟着爷爷过了贞节牌坊,笑了笑,继续朝前走去。小花马倒也跟小姑娘十分相似,高傲地扬起头,目无旁奦地跟在小主人旁边。小姑娘走一会,就半停下来把手举过头顶拍一拍小花马的脸颊。

  已是晌午时分,小姑娘牵着马走到了一家较大的酒庄,与酒庄紧邻的是一个叫“浣浯”的大客栈。酒楼的朱红门头上,“日月轩”三个大字非常醒目。小姑娘熟练地将缰绳交给了门童,说道:“给我选用最好的马料,在马料里再加二十个最新鲜的鸡蛋,如果有初生蛋最好。”

  门童欣然回答道:“好嘞,小姐今天可是找对了人了,我是这一带最会喂马的喽。”

  小姐抓了一小把铜钱递给门童,微笑道:“不用找了,可别把牛皮吹破了。你叫什么名字?记着,不要把缰绳捆着,马鞍也不用取下来,把缰绳挂在马鞍上就行了。”

  门童高兴地接过铜钱,笑道:“我叫魏宗。那马跑了可不要怪我。”

  小姐没有说话,径直跨进大厅。此时,整个大厅已经座无虚席。她一边环顾四周、一边轻快地走上二楼。

  楼梯口的店小二热情地招待道:“小主人楼上请,请问是几位?要点什么好菜?”

  小姑娘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一共四位,给我来一条糖醋西湖小鲤鱼,一斤以下的,再来一盘煨麻雀,要像薛家的一样,只用清酱、甜酒煨的。另外来一瓶绍兴的金华酒,必须是十年以上的哟,少了十年我可不付钱。”

  店小二有些不解地问道:“小主人,四个人吃……可能少了,要不再加几个菜?我们这里的菜……”

  小姑娘打断了他的话,微笑着说:“这位小哥,他们三位可能要晚点来,一会他们来了,让他们自己点着吃。”

  店小二犹豫了一下,快速地把小姑娘引到唯一还剩下的一个靠窗子的空桌,迅速摆放好四副碗筷和四个茶杯,一边倒茶,一边提高了嗓门吆喝着下了楼。

  不一会店小二端上来一大盘煨麻雀和一瓶绍兴金华酒,并热情介绍道:“小主人真是好眼力,我们这个店的煨麻雀正是从杭州薛家传授的,咱这是北方,但我们的酒菜大多来自南方的。”

  小姑娘拿起一只麻雀微笑道:“人家薛家可是要把麻雀爪去掉,只要前胸和麻雀头。”店小二愣了一下,招呼道:“糖醋鱼马上就到,”转身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整个日月轩是一座较大的砖木结构的酒楼,站在桌子边上,可以看到窗子下面正好是马厩,一片茂盛的楠竹已经离窗子很近了,如果遇到狂风,竹梢都会扫到窗子。小姑娘侧身看过去,突然发现在二楼楼梯进口的背面,有一个直立屋顶的方形柜子,柜子内侧有一个很小的佛龛,里面只供奉着一个牌位,虽然已经有些陈旧,但佛龛和小供桌却十分干净整洁,显现出主人的虔诚。紧邻佛龛、靠窗子的一张桌子上,一主三仆正在不紧不慢地吃喝着。主人是个身材十分干练匀称的少年公子,一身商人打扮,脚蹬厚底卷边羊羔皮靴,炯炯眼神透露着一股强劲的光芒,举手投足无不彰显出强大的定力。在最里面的一张酒桌,坐着六七个商贩打扮的人,背对着小姑娘这个方向的是一个身着粗布衣服的老者,散落的花白头发用一个破头巾缠着,腰上扎着一条虎尾卷织成的腰带,正手握一个硕大酒葫芦狂饮,有意思的是腰上还别了四五个小葫芦。

  就在小姑娘环视着宽大的餐厅和众多吃客时,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夹杂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好一个穆老板,还认识牛爷我不?这几年发大财不认人了,连我们五哥来了都不待见了。”

  被称为穆老板的是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不停地给“五哥”及其他一众人赔礼,接着牛爷的话说道:“这名满肃宁的牛峰牛爷谁人不知呀。只是今天客人实在太多,真没有位置了。”

  牛峰从背后拔出青龙锏,凶神恶煞地朝楼上走着,一边念叨:“要是楼上有空位置,老爷今天把你的店给砸了。”

  好几个在楼梯上下的人纷纷给牛峰让路。穆老板想劝阻,但被五爷随行人员挡着,只得朝楼上喊道:“小六子,下来带牛爷上楼看看。”

  刚才接待小姑娘的店小二名叫魏六,听到穆老板的喊声连忙走到楼梯口迎接。热情高声喊道:“牛爷楼上请。”

  牛峰提着青龙锏缓慢朝楼上走着,木楼梯连同二楼的地板发出沉闷的嘭嘭声。小六子有些心怀恐惧,强作笑脸招待牛峰。牛峰环顾四周看了一下,拉过小六子的领口恶声问道:“那边不是有张空桌子嘛,为什么说没有位置?”

  魏六惴惴不安回答道:“那是哪位小姑娘的,她、她已经来了、很久了的。”

  牛峰提起魏六的衣领,使魏六整个身体都被提了起来、双脚脚尖颤抖着。恶狠狠地说道:“哪有一个小姑娘独占一大张桌子的道理。老子今天就是要坐那张桌子。”说着,放下魏六,径直朝小姑娘所在的桌子走来。走到后也不说话,把青龙锏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长条凳子上。两眼瞪着小姑娘。此时,穆老板陪着五爷等上了楼。他立即赶到小姑娘身边。亲切地微笑道:“要不这样,小姑娘,反正你还有三个客人未到,先把桌子让给五爷,一会你的朋友到了我再安排。”一边说话,一边伸过手想要拉住小姑娘。借助窗外的光线,只见穆老板的手虽然不大,但手指却壮如干柴,褐红色的皮肤紧紧地把手指包裹着。就在手指要接触到小姑娘左手的一瞬间,眼前一道身影漂移闪过,一只软绵绵的小手轻轻打在了穆老板的手背上,在穆老板侧后面传来小姑娘倔强的声音:“那可不行,本姑娘就是要讲个先来后到。”

  穆老板为之一震,心里已经称赞不已:好一个“竹叶飘香”。而此时从五爷身后走上前来一位面皮白净的公子,手里握着一支精美的判官笔,微笑着对穆老板和小姑娘说道:“这位漂亮小姑娘,就不能好好商量商量吗?”一边说着,一边向小姑娘的曲池穴刺去。

  “这位爷好事好商量,”穆老板两手作揖就势挡开了判官笔,一边微笑着向旁边的小姑娘介绍道:“这位是地煞判官崔爷,”又指了一下旁边的矮胖子说道:“这位是名振京城的五哥祝爷,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是听大叔一声劝,把桌子让给他们吧。”

  五爷侧过身子,面对小姑娘微笑道:“这样吧,我们在一张桌子吃饭,我俩喝酒比赛,谁喝醉了谁付钱,敢不敢比一比?”

  小姑娘看了一眼五爷暗自好笑,好端端的一名汉子,个子虽然不高,人还不算难看,但疯狂生长了一双大耳朵,就像猪八戒似的。便微笑道:“奥,是‘猪’五爷,一看就知道是个风光无限的爷,绝不是一个欺负小孩的爷爷……”话还没有说完,牛峰已经不耐烦地朝着小姑娘吼道:“什么猪爷马爷的,是祝爷。你、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今天老爷我把你摔到楼下去,信不信?”

  小姑姑装作一脸无辜和害怕的样子,跳到凳子上蜷缩着嘀咕道:“你们大人欺负小孩。这样,我和你猜子,猜三次,只要你赢了一次,我就让给你们。五爷爷行不行?”

  五爷微笑道:“好,小姑娘,这可是你说的,咱们一言为定。但必须我手里拿东西你来猜。”

  这时,此前在神龛旁边桌子喝酒的英俊公子走了过来。小姑娘两眼灵机一动,指着公子说道:“不行,我怕你们耍赖,这样吧,让这个大哥哥帮你们出手,你们商量好了让这个好哥哥帮你们出拳。我来猜。这样就不怕你们耍赖了。”

  牛峰蔑视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铜钱,把公子拉到了桌子旁边,“我就不信,你三次都能赢。”一边说,一边伸出手让大家看了一下手掌上的铜钱,然后攥好转过身抓起公子的手,好似把铜钱放在公子的手心,迅速把公子的手握紧,拉着公子的手伸向小姑娘说道:“你好好猜一猜?”

  小姑姑看着公子紧握着的手,给公子使了个眼神,然后清脆地说道:“有了我赢没有你输。”

  公子慢慢伸开手指,手心上并没有铜钱,公子无奈地对着牛峰摇了一下头。

  牛峰用粗壮的大手摸了一下头。嘴里嘀咕着“算是让你碰上了。再来一次。”

  第二次牛峰又把公子拉转身体背对着小姑娘,两人比划了几下,转身把公子紧握的手伸向小姑娘,小姑娘同样又赢了第二局。狡黠一笑,对“五哥”说道:“五爷爷,只有最后一次机会喽,要不要‘猪’爷自己亲自上啊?”

  五爷祝京城没有说话,而是两眼盯着帮他们出手的英俊公子。倒是牛峰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尖厉地说道:“这次要是再输了,我们就……”一边说一边迅速把公子的手伸过来让小姑娘猜。

  小姑娘略微思索一下,对着五爷爷大声说道:“没有我赢有了你输”并让公子快点打开手掌。此时,英俊公子微笑着看了一下小姑娘,转身对着牛峰说道:“看来是你们的运气太差了,没办法,还是愿赌服输吧。”说完一个反手挣脱牛峰的大手,大笑着往自己的桌子走去。周围一些看热闹的也大笑起来。就在这时,另外一旁的一位壮汉从身后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唐刀挡住了公子的去路。对着公子和小姑娘喊道:“小姐和公子欺人太甚,我看你们两个人猜子的时候眉来眼去的肯定是一伙的,你们合伙骗我们。”然后恶狠狠地对着小姑娘说道:“小丫头识趣点,给我滚开,不要在这扫了我们的雅兴。”

  小姑娘蜷缩在凳子上,两眼明亮地瞪着壮汉。突然哭喊道“桌子是我先来的,你们凭什么要占我的桌子?”丝毫没有用力,只用手里的六棱竹轻轻一点,人已经从凳子移到了桌子上,然后把六棱竹插在腰间,撒起野来。一边哭诉着一边把眼泪鼻涕甩在桌子上,引起了众多人的同情。这下,彻底把牛峰惹怒了。他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抓小姑娘,可小姑娘已经飘移到了牛峰的背后,两手抓住了牛峰粗壮的腰际,继续哭诉着“你们耍赖”一边挑起后脚打在牛峰的后脑勺上。牛峰抓起桌子上的青龙锏,转身骂道“好个黄毛丫头。”小姑娘抓住牛峰的腰部就势移到了英俊公子的身后。哭喊道:“大哥哥救我,”两手抱了一下公子的腰部。又迅速跳到了窗台上。这时,牛峰手持青龙锏冲向小姑娘,恶狠狠地朝着小姑娘打去。就在即将碰到小姑娘的时候,只听到“彭”的一声,刺向小姑娘的锏一下子落到了地板上。不知是哪里飞过来一根筷子正好打在牛峰的内关穴位上。而此时牛峰捂着自己的脸大叫起来,随着牛峰“阿呀”一声惨叫,只见一道青影从窗子向着外面的竹林飞去。与此同时,少年公子和五爷祝京城几乎同时冲到了窗子边上,少年公子使用的是从腰带中抽出的龙泉软剑,剑体柔软但剑光耀眼,而五爷使的却是厚重的三棱钨钢锥,软剑好似一条吐信的毒蛇,直奔五爷的双眼,五爷使三棱钨钢锥左挡右拔,但始终没有办法把剑头挡开,只有后退几步,而公子也没有穷追不舍,只是抢先一步站在了窗前。用剑指向五爷等,侧身向窗外望去。

  只见小姑娘已经飞到了一根长长的竹子上,两腿夹住竹子微笑道:“黄爷,你们商量回京的事得说话小声点。还有相救的那位爷,谢谢了,咱们后会有期。”便轻轻地飞身落地,留下一串铜铃般的笑声。公子再往窗框观察,只见左侧窗框上三道崭新的痕迹。顺着印迹的轨迹看过去正好是牛峰脑门受伤的端口。此时,他已经在同伴的帮助下擦干了脑门上的血迹,并被涂上了白色的药面,在脑门上形成了白色的三道痕迹,三道痕迹中,中间的一道竟然是断的。这时,公子的随从也赶了上来,公子用眼神示意,几个人均看着窗框上的图案陷入了沉思。公子猛然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后腰,倒吸了一口凉气,反手将宝剑入鞘,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手上已经不见了宝剑。他怒视了一下五爷及壮汉等人,而手持唐刀的庞虎则冲上来挡住他们的去路,嘴里怒吼道:“不是你给她递眼神,一个臭丫头猜三次都能猜对吗?”英俊公子冷笑道:“就凭你们这帮秤砣脑袋?猜上一百次你们也得输。”话音刚落,人影一闪已经轻移到庞虎左后侧,只听到“哎哟”一声,偌大一个壮汉半蹲在了地上,一脸的痛苦样,明晃晃的唐刀也“哐铛”一声落在地板上。随即,英俊公子在三个随从的簇拥下离开了酒店。出了日月轩的大门,他们骑马迅速朝出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此时仍在酒楼上的五爷一行人,已经被刚才的“一瞬间”惊住了。

  牛峰大嗓门问道:“五爷,他们都走了,咱们可以吃个清静饭了。”

  五爷呵斥道:“就知道吃、吃、吃。要不是这个窗框为你分担了一下,这会你早不用吃饭了。”就在说完话的一瞬间,五爷抓住牛峰的衣领拉近仔细观察着伤情,只见脑门上清晰地留下了三道白色的印记。再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八掛中的离掛图案。他赶紧把三棱钨钢锥收起,说了声“走”便带着一众人下了楼,也朝出城的方向走去。

  公子等一行人来到肃宁县与沧州府相交的一个小镇。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小镇上只有进城方向和出城方向各有一个客栈。他们在客栈旁边的一个带遮阳棚的地摊上吃了混沌后就急忙回到了客房。

  三个随从中一个书童装扮的人好奇地问公子:“这个小姑娘是怎么猜得那么准?”

  公子微笑道:“哈德龙,你好好想一想就知道了。”说完立即收起了笑容,有些愤懑又有些佩服地说道:“这是我们出来两个月来遇到的功夫最好的一个,你别看她小小年龄,但功力绝不在我们之下,而且把一群大人玩弄于手掌之中。更要命的是把我别在腰上的金累丝松石带穗小荷包偷走了……竟然没有发现。”

  旁边的一个大汉关心地靠前问道:“黄爷没有受伤吧?”懊悔地自责道:“今天我们也大意了,没把这个小姑娘放在心上,把心思全部放在那个五爷一帮人身上了。”

  另外一个年岁较大的壮汉则叹息道:“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的内功这么好,特别是‘竹韵悠长’功夫竟然这么强,能够隔离好几张桌子、又是在人多嘈杂的环境下把我们很小的说话声都能听个一清二楚,不简单。”

  哈德龙好奇地问道:“什么‘竹韵悠长’功夫?”

  壮汉微笑道:“早年听师傅说过,昆仑派经过上百年的练习,利用竹子内空外圆的道理,练就了一身听力过人的功夫,据说练习到一定程度,可以听到数里路之外的声音,还可以达到隔墙有耳的效果,再高一点的境界,可以在众人的声音中分辨出某一个人的声音。”

  黄爷指着壮汉说道:“展一龙、展护卫,你看到小姑娘留下的图案没有?”原来这名壮汉正是朝廷的正三品侍卫展一龙。

  展一龙回答道:“四爷,一下午我都在纳闷,一个小姑娘能使出那么大的力道真是不可思议。再就是,能够一出手在窗框上留下的应该是卦象,离中虚,对,应该是离卦的卦象。更奇的是经过窗框后没有一点的改变,还能在那个大汉脑门上也留下离卦图案……非一日之功呀。”刚说完,猛然抬头焦急地对黄爷说道:“不好了,殿下,我师傅曾经说过,难道……难道、是离宫的人再现江湖?”这位被称为“黄爷”的正是当今的皇子弘历。

  弘历接着展一龙的话反问道:“你是说,十几年前曾刺杀先帝未遂的八卦教又出来造乱来了?”

  展一龙回答道:“他们为非作乱,听说在朱公子的统领下,总想着反清复明。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我们不得不防呀。”

  弘历思索一下问展一龙:“难道,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能是八卦教的?”

  展一龙凑近弘历轻声说道:“应该是八卦教的,从酒店窗框上留下的卦象来看应该是离宫之人。依我看,这个小姑娘在八卦教里的地位可不低呀。这个小姑娘绝不简单。”

  弘历思忖着:难道,他们想对父皇下毒手?或者,是想来救冷坎寒的?

  “殿下,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哈德龙把热气腾腾的毛巾递给了弘历。

  弘历一边用热毛巾洗脸,一边对展一龙说道:“我们还要到年大人府上去一趟,然后才能回京。”

  展一龙回答道:“殿下,出来几个月,好像处处都有眼睛在监视着我们。我一直有些担心……。我建议一定要让刑部把冷坎寒关好。另外,一定要增派便衣侍卫在养心殿旁值守,暗中保护圣上。”

  弘历拍了一下正在给自己洗脚的哈德龙,说道:“哈德龙,我马上写三封手谕,一个是增加父皇的护卫,加派大内侍卫值守,二是通知各关隘下达通缉令,缉拿八卦教女头领。三是通知李大人率领漕帮之人暗中缉拿。明天一大早你就送驿站上,让他们八百里加急。”说完,又对另外一个随从杜飞龙说道:“你把今天看到的小姑娘好好画下来,让各关隘照样缉拿。”

  杜飞龙:“好,我马上画像。你们先休息吧。”

  哈德龙回答道:“好的。”

  弘历沉静地说道:“大家都早点休息吧。明天一大早就要离开哈德龙的老家了。我们就顺着小姑娘的线路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小姑娘。”

  三月的肃宁县,白天虽然凉爽,但一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寒冷。他们四个人同睡一个较大的套间,弘历一个人睡在里间,哈德龙、展一龙还有杜飞龙三个人睡在外屋。因为肃宁县是哈德龙的老家,原本计划在肃宁县多待几天,顺便让哈德龙带着一起到河间洋边村拜访一下刘完素的后人,为父皇求得良药。此时的皇子弘历。虽然只有十五六岁,但老持成重,办事沉稳考虑周全,深得父皇的器重。此次弘历带领几个随从私服外出,是因为抓到了八卦教刺客冷坎寒后,想将其作为诱饵,吸引更多的八卦教众前来营救,从而把所有反清复明的教派组织掌握清楚。但也正是在接受父皇的授意时才知道,因为雍正皇帝喜食仙丹,在体内产生巨大热毒,需要寻找寒凉药方。所以,这次到陕甘之地暗查时,一直念念不忘路过直隶之地为父皇寻得良药。而刘完素字守真,自号“通玄处士”,正好是寒凉派的代表人物。这次找到了他的后人玉手妙医刘杏林,已经把寒凉用药达到了极致。由于中医讲究的是“用寒避寒用凉避凉用热避热”,高手用药一定要讲究天时四季,所以玉手妙医刘杏林答应在清明节到京城给“老人”把脉,这让弘历如释重负,心情也感到无比的舒畅。也正因为如此,才“大意失荷包”。

  就在大家准备睡觉的时候,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玉箫的声音,箫声悠扬,纾解人心,让人安然入睡。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一世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