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君何时归

问君何时归在线阅读

问君何时归

通通的通通

奇幻·神秘幻想·1.3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6-15 22:22

他将面目狰狞着嘶吼着挑战世界上的王。所以在命运无常的冲击下,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故事是如何展开的。16岁的他是如此的孤独,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在宗门的灵术测试上,得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法使用灵力的评价。而在宗门资质测试上,灵碑发出通天的光芒,改变他的命运了从此他将面目狰狞着嘶吼着挑战世界上的王,直到他的登上盛宴中唯一王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美玉不甚自瑕

  随着少年挥出最后一刀,眼前的竹子应声倒地。

  他呼的一声哈出一口气,把木剑收回了刀鞘中。

  把倒地的竹子背上肩,顺着来时的羊肠小道,一步一步的走下山去,而竹子在他肩上时不时晃动,拍打着青石。

  少年叫李铭霖,住在李家村,是个孤儿,据说,是一位老人上山砍竹的时候,在竹林里听到的哭声,寻着幽幽的哭声而去,在竹林深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发现了正在大哭的李铭霖。

  那位好心的老人于是便收留了李铭霖,老人孤独的一个人住在李家村,是村子里有名的铁匠,婴儿被捡回来之后天降大雨,所以老人便赐名婴儿李铭霖。

  而如今老人已去世,孤独的李铭霖一个人住在老人给他留下来的铁匠铺继承着老人的手艺。

  李铭霖拖着竹子回到了铁匠铺。

  “野人,还拖竹子呢?明天就是宗门测试了。”

  红发的少女坐在铁匠铺的墙头上,一袭白衣,双手环胸,还插把剑,对着下面拖着竹子的李铭霖喊到。

  “谢谢姑奶奶的提醒,不过下次能不能不要在别人家墙头上面啊?!”

  “宗门课堂的测试你要不就是不合格,你就去不了仙门修炼了,本小姐可是关心你的仙途未来,特意才来提醒你的。”红发女孩说着便从墙头上一跃而下,稳稳当当的站在了李铭霖的面前,“嘿,别惦记着你这死剑术了。”一把便把李铭霖的木剑给夺了过去在手上把玩。

  “好了,李诺请把木剑还给我,我还要去打铁呢”李铭霖说着推开铁匠铺的门。

  说是铁匠铺,倒不过是一个适合小院子。

  李铭霖把竹子丢在了院子里。

  “你说你啊,自己都是干打铁的,怎么不给自己做一把剑呢?非要用一把小木剑”李诺说着把木剑递给了李铭霖。

  李铭霖凝视着那把普通的木剑,边缘已经因为自己的挥砍而变的钝了,剑身上还有各种划痕,伸手接过。

  “好了,哪有铁匠给自己制剑的。”李铭霖把木剑放在门栏上,“再说了给自己做一把剑,还不如帮别人做一把剑,赚钱来的好呢。要不这样李诺小姐,您资助我一下,你来我这里买一把剑,然后送给我?”

  李铭霖凑上前去,“包让你满意,李家村谁人不知道我手艺最好!”

  “嘿,厚颜无耻,算了,我可不理你了,明天宗门测试,万一还有希望呢?”李诺被这厚颜无耻给无语到了,最后还着重强调了明天的宗门测试,便离开了。

  宗门测试啊……

  宗门测试,偏偏我为什么就是这样呢?!李铭霖心里想着不禁捶墙。

  “在我们的世界里,存在着灵力与灵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术,灵术也分为不同的等级与种类,例如,老师我的灵术属于木系,接下来我为大家展示一下”说着老师便伸出手,口中念咒“灵术木!”,手掌中光芒闪烁,随即木藤迅猛飞出,带着树叶,插入了学堂的后墙。

  底下的学生纷纷惊叹,然后想到自己也能使出像老师这样子的招数,不禁摩拳擦掌。

  那时的李铭霖不禁觉得自己的灵术一定是种厉害无比的灵术。

  “哎,我跟你说我的灵术一定火系的!”李铭霖的同桌用手肘戳了戳他,说起了悄悄话,“我跟你说,上次我三叔,用火系的灵术一下子就把山猪给烤焦了!”

  “哇哦!李远,你三叔这么牛。”李铭霖听着。

  “我三叔就像这样子,右手提着刀,左手伸出,口中念咒,然后呼啦一下,一大团火就喷出去了!那山猪根本就来不及跑,就被烤焦了!”李远声色俱到的描绘着。

  “你,说什么瞎话呢?刚刚我讲那么多,你听到了吗?”老师大吼一声。

  “抱歉,老师,我只是和我同桌讲一下我三叔使用灵术的样子……”李云越讲越小声。

  “行,看你那么关心灵术,那就你先上来试试吧!”老师说。

  此时,老师的面前有着一块漂浮的晶石。

  “对,站上来,把手放到这个晶石上面。”老师指着李远,“对就是把手放上去,磨叽什么呢。”老师直接一下把李远的手摁在了晶石上。

  随后晶石闪烁,温度不断升高,烫的李远把手甩开。

  “很好,火系,不过是什么资质得等到三年之后的宗门测试才知道了。”

  然后同学们一个一个的上去摁住晶石,测试自己到底是什么灵术。

  有的人摁上晶石的时候,晶石候发出炙热的光芒,变成了红色。

  “火系”

  有的摁上去晶石渗出点点水滴,并变呈蓝色。

  “水系”

  有的摁上去晶石凝结出金色的结晶,并发出金色的光。

  “不错,罕见的金系。”老师点头。

  有的摁上去晶石轰隆作响,变成了大地的土色。

  “土系。”

  还有的摁上去晶石散发幽幽的绿色,还有树叶摩挲的声音。

  “木系。”

  李诺上前把双手轻轻的放在晶石上,那是双小巧的手。

  晶石的反应不同前面五次,并没有散发出光芒,而是在表面上浮现出奇怪的符文,符文扭曲难懂似乎来自远古的呕哑。

  老师激动的神色难以言喻,“这是除了五大系之外的旁系灵术!没想到啊!万分之一的概率在我们李家宗出现了!”

  李诺的双眼变幽暗深邃,随后迸射出暗蓝色的光,令人寒颤。

  “旁系言灵冰系。”

  最后,终于到了李铭霖,他学着前面所有人的样子,把双手摁在晶石上,期待着自己的灵术。

  晶石没有任何反应……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老师见此情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李铭霖的背“可能是你的灵力过于微弱,不过没关系,我们这里有更精密的测试晶石,就算是再微弱的灵力,也能感应出你的灵术。”老师说着便从身后掏出了一块小巧的晶石。

  “来把手放上去。”老师说,“放轻松,没关系在以后的修炼当中,可以让自己的灵力变得更磅礴,而且重要的是灵术,不是灵力,孩子,相信你自己!”

  李铭霖听到倒是得到了些许安慰,于是他把双手放上了那个更小一点的晶石。

  没有反应。

  他又摁了一次,没有反应。

  “啊……这倒是令我们出乎意料……”看起来老师也是第1次见到这种情景,“这块晶石的敏感程度就算是最微弱的灵力也能感受得到啊,史书上有记载最弱的人,摸上去也能测出自己的灵术。”

  李铭霖的状况,老师也只好叫来长老,长老叫来了更多的长老,最后甚至连掌门也来了。

  最后一通人叽里呱啦的,对李铭霖一通测试让他对各种石头摁了又摁,各种阵法试了又试。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李铭霖是横贯古今第一没有灵力之人。

  没有灵力,就意味着依托灵力要运转的阵法他也没办法学习,灵术课,阵法课,只要通通关于灵力运用的课程,李铭霖,全都无法使学习,真是应验了那一句评价“横断古今第一人”只不过是负面的。

  此后的课堂上,虽然老师在上方滔滔不绝的讲着,“虽然你们觉醒了自己的灵术,但是如何使用和运用你们的灵术,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请大家仔细认真听!”李铭霖一句不用听,他看着周围的同学跟着老师的方法静下心来感受周围元素的流动,随后制造出炸裂的火焰,喷射出强烈的水球,或者是让教室的地板被一棵树给顶破。

  他转头看向李诺,李诺让自己的桌子上凭空凝结了一块冰。

  他安慰自己,至少也是个横断千古第一人,第1个根本就没办法使用灵术的人,要知道啊,在这个世界上,算是废柴的灵术也能变出一朵花来。

  李铭霖偏偏就是什么都变不出来,他也想手搓火球,他也想轻轻一下便让朽木复春,他也想……使用灵术啊!

  李铭霖一锤,两锤,三锤朝着铁砧锤下去。

  这时门外却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谁啊,难道是求着作剑?像这种加急的商单,我一般只多收200,十分良心。”

  李铭霖想到这便赶忙放下手中的铁锤,跑过去开门。

  “吱呀”门开了。

  门外凉风涌进,站在外面的人,一身青衣,头戴斗笠,斗笠还垂着面纱,遮住了脸庞,身后还背着一筐剑。

  是个打劫的?

  “大哥大哥求放过,我一个人在李家村孤独打铁16年,虽然上没有老下没有小但是我还有一个自己要养好,真的没有什么钱了,求求你不要打劫我。”

  李铭霖看这架势以为是打劫,马上就要下跪。

  “不是打劫,有人要我借你一件东西。”那人语气冰冷,没有丝毫温度,一股生人勿近的味道。

  那人说着便从背上的背篓里取出一把剑。

  这把剑看着非常老旧,似乎久经沙场,散发着一股的气息,令人不寒。

  “啊,谢天谢地大哥,幸好你不是打劫的。”对自己躲过打劫,激动不已,“不过大哥,你不会认错人了吧,我无亲无故,谁会叫你借东西给我呢?而且你这把剑也太旧了吧?!一看就是没有好的维护啊现在来我这里我帮你维护一下啊,便宜的!”

  那人没有理会李铭霖的烂话说

  “当金石作响之时,当玉石碎裂之刻,我来向你收回这把剑。”

  随后抽出一块布,将整个剑包裹起来,塞给了李铭霖,然后转身离去。

  李铭霖举着那把剑的挥舞说“别走呀,这把剑不保养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保养保养其他的剑!还有大哥你叫啥呀,你稀里糊涂的把这把剑给我我以后怎么还给你啊!啥叫金石作响啊,这都啥啥啥呀?!”

  “不了,我姓廖,当预言应验的时候,我自回来收回这把刀。”那人说。

  说完这句话,那人眨眼便隐没在远处,只留下李铭霖,一人在风中摇摆。

  “大白天的,奇奇怪怪。”

  “静一静,各位李家宗的弟子们,今天是你们在李家宗的最后一堂课——宗门测试”

  面色威严的老人站在楼台的高处,对着下面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喊着。

  广场的中间立着一块碑。

  人群瞬间安静下来,老人继续说话:“宗门测试决定着你们以后的人生,如果你们的资质合格将会被更上一层楼的仙宗选中成为弟子。”

  “接下来你们将接受灵碑的考验,它将测试出你们灵术的等级。”那白发苍苍的老人继续说着,年老但不显示的色衰。

  “李铭霖他人呢?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居然不来?”李诺东张西望,焦急的寻找李铭霖,但没有看到李铭霖的身影。

  “嘿,得了吧,他这先天没有灵力的圣体,就算接受了灵碑的考验,可能都不一定能接受。也只有你老是惦记着他了”李诺一旁的同学不禁嘲笑到,“他就是一个废物!”

  “闭嘴,小心我把你们冻成冰雕!”李诺说着叫手掐法诀,动用灵术。

  “呵呵,也就你护着他了。”那嘲笑的同学识趣的走开了。

  李铭霖终于姗姗来迟,马上就挨了李诺一拳,“哎哟,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李铭霖吃痛叫道,“不就迟到了一会儿吗再说了,我都没有灵力,灵碑都不一定能测出来!”

  “闭嘴,不试了怎么知道?!”李诺说到,“赶紧站好!马上就轮到我们了。”

  “行行行,姑奶奶听你的。”李铭霖说。

  灵碑身上的符文量级光芒,最后化作流光,能站在它面前的学生笼罩,过了一会儿光芒便消退,每个人都得到了不一样的玉坠,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残缺。

  “这一批还不错,里面有一个半玉的学生。”高楼上的人们点评着。

  一群群的学生站到灵碑面前,又拿到了一块块残缺不一的玉。

  终于很快轮到了李铭霖与李诺一行人。

  “我赌李铭霖啥都得不到。”一学生说。

  “桀,这还用赌的?”另一学生说,语气嚣张。

  “他们!”李诺马上就要撸起袖子干上去,李铭霖见状马上伸出手,拦住并摇摇头。

  “算了。”

  “你……”李诺只得没好气地说,“没志气的小野人!”

  光芒笼罩众人。

  李铭霖很快便迷迷糊糊的感受到周围的天地变幻。

  李铭霖望着周围的天地变色,成为他最熟悉的那片小竹林,那片成天练习剑术的小竹林,那便在他失意的时刻陪伴了他很久的竹林。

  竹林中站着一个人,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那人看到李铭霖的到来,十分欣喜,“我亲爱的弟弟,你终于愿意来看我了。”并一步步的向李铭霖走来。

  “不是不是,大哥你认错了吧!我是个孤儿啊,我哪来的哥哥?”李铭霖连忙摆手。

  “不,我没有认错,你身上那股看似虚无缥缈,实则道暗流涌动的力量,我不会认错。”那人一步步向他走来,“你我是世界共同的所有者,你我才是掌控这一切的王,你快看啊,世界因为你的离去,正在变得无可救药,可笑的忤逆之臣,竟在称王!我们赐予生命的行者,也背叛了我们,快与我重新登上王座吧,将这一切拨乱反正!”

  那人语气平淡,却透露着一股威压。

  站在李铭霖面前的人,就好像是整个世界意志。

  “啊,经过时间的淘炼,你已经忘记我了吗,不过没关系,我亲爱的弟弟,接下来的一切你都会记起来。”那人走到了李铭霖的面前。

  李铭霖被这人给镇住了,他眼前的这个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弟弟,这是我给你的礼物。”那人说着便凭空捏造出一块完整的玉,放在了李铭霖的手中,“如果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了,但也没有关系,永泽,便是我的名字。”

  永泽说完这一句话,周遭的天地又变得模糊,“下次见,弟弟”,李铭霖

  对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还来不及发问,发问的机会已经消失。

  熟悉的小竹林消失了。

  灵碑轰然作响,朝天发射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周遭也浮现出符文。

  高楼上的人们十分震惊,“什么?!”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灵碑有如此剧烈的反应,“这就是说明……”为首的掌门语气十分哆嗦,“这就是说明千年乃至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在我们李家宗诞生了!”“快快快,我们快去见见究竟是谁!”另一位长老说着便飞身下去,掌门和其他一众长老随即跟上。

  灵碑前的光芒也逐渐消失,显露出众人的身影,他们手上拿着残缺不一的玉,而唯独李铭霖拿到了一块完整的圆玉。

  他们看着灵碑发射出的通天光芒,

  “天哪!我们之中诞生了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灵术等级是完玉!大家快看看自己的玉”其中一位懂行的同学叫我出来。

  大家听到这句话,纷纷看着自己的玉。

  有人发现了李铭霖的那块玉如此完整。

  “是他!李铭霖!”

  “啥?!李铭霖,别开玩笑吧”

  李铭霖低头发现自己手中拿着一块玉,就是那幻境中自称自己哥哥的人塞给的玉。

  “这个连灵术都使不出来的废物的灵术资质,竟然是千万年都难得一遇的完玉级别?!哈,开玩笑吧!一定是灵碑坏了吧。”有人看着自己手上那块残缺的玉,难以置信。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令人震惊的事实。

  掌门与长老们从天而降,众学生为身穿白衣的长老们让开一条道路,“谁是那完玉级别的学生?!”掌门十分激动,抓起一个学生就问。

  被抓起的学生弱弱的指了指李铭霖。

  “李铭霖,你挡住别人了,让我看看谁才是我的好学生”掌门对李铭霖说并摆摆手。

  “呃……好像就是我那……”李铭霖说这句话越说语气越弱。

  “你?”掌门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觉得这是个玩笑,“唉,虽然知道你无法使用灵术,但不用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出来争风的。”

  李铭霖只好亮出那块圆润无瑕的玉,所有人看到那块玉,再看看那块玉的主人。

  “什么?!李铭霖这个用不了灵术,身体里一点灵力都没有的千古第一废物,灵术资质评级是完玉级别?”一位长老说,实在受不了这个现实。

  “对呀,会不会是灵碑坏了。”有一位长老附和。

  掌门威严的说:“不可能,灵碑自远古的仙人打造而成,绝对不可能出错,如果要鉴定这块玉,到底是不是李铭霖,还有一个办法,向其注入灵力,若为所有者注入,玉将会亮起来,若不是将没有效果。”

  “可……众所周知的是李铭霖一点灵力都没有啊。”一位长老说。

  “对呀,对呀!他一点灵力都没有,怎么用啊。”

  “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

  “坏了,一定是坏了!”

  周遭质疑的声音淹没了李铭霖,只得灰溜溜地低下头,希望这一阵关于他的争吵能快点结束,或者好让他找一个机会从这里溜走,至于那块玉,谁爱要谁要吧。

  “闭嘴!”李诺大声的说,声如洪钟。

  全场寂静下来。

  “这块玉就是李铭霖的,灵碑已经在这里存在这么多年了!而且灵碑到现在还在向天空传递,有一位完玉级别的人,在这里诞生了!”李诺维护着李铭霖,用手指向依旧在向天空发射光芒的灵碑。

  李铭霖听到这句话更低下了头,每次都是她……

  在过去的三年内,李诺一直都在维护李铭霖,她天真纯良,留着一头长长的红发。

  在李铭霖被测出是“千古第一废柴”的那一天。

  李诺拦住了失魂落魄的李铭霖,在那个阳光通透布满走廊的下午。

  “喂!要不要做我小弟?我罩你啊。”李诺拦住李铭霖。

  李铭霖,低着头不说话,依旧往前走。

  “嘿,我在跟你说话呢!头抬起来。”李诺又追上李铭霖,伸出两只手,捏住了他的脸,“我在跟你说话呢!”

  李铭霖他停住了,想对这个小魔头班的女生说些什么。

  可李诺用手大力的摁了摁他的头,“你点头了,那你就是同意做我小弟啰。”

  “好吧……”,李铭霖想说的话全都被打乱了。

  现在他回想起来那个下午,只记得他说出好吧那一刻,从他们的身后吹来了一阵风。

  “想逃走吗?弟弟,还是想证明给他们看?我可以帮你啊。”李铭霖心里想起到声音。

  人群之中,发下一声爆闪,李铭霖手中的那块玉浮到半空中,发出极致的光亮。

  所有人都安静了,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那块玉就在静静的闪光,他告诉所有人——

  那就是事实。

  掌门呆住了,他真的不敢相信,没有灵力的人,灵术的评级竟然是完玉级别。

  李诺率先反应过来,“你注入灵力让它发光啦?!小野人原来你是能用灵力的?”

  “看吧,他们所有人都会为你惊叹的。”那道从李铭霖他心底的声音再次响起。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神秘幻想小说

问君何时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