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平底锅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名门在线阅读

名门

历史 / 两晋隋唐

207.5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09-09-22 09:26

书籍摘要: 这是一个走上了岔道的大唐帝国,君权旁落、帝国日暮。这又是一个帝国与世家并存的年代,十五年前,安史之乱终告平息,但回纥人却窥视大唐空虚,饮马中原、涂炭生灵,风雨飘摇下大唐帝国岌岌可危,七大世家联手驱逐鞑虏、恢复社稷,但也逐渐拥兵自重,从此相约,七大世家轮流为相,各掌朝政五年。主人翁张焕是河东张家中最无地位的庶子,可是偶然一天,他忽然发现了在自己身世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从此,张焕走上一条充满了黑暗的艰难道路。------------(本书历史纯属虚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Mr.S.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梦狼.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301106522182400.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唐烈祖在线阅读
《唐书》烈祖本纪云: “帝兴于宗室,据凤翔而荡不臣,禅于姑衍,饮马翰海,威德遐被,四方宾服,文武昭昭,卓乎盛矣。使夷狄不敢小觑中国,乱臣贼子,不敢窥测神器。” 后世穿越而来的李杰,发现自己成为了唐昭宗,他全揽天下英才,鼓励民生,励精图治,使奄奄一息的大唐再一次万国来朝。 史称唐烈祖,因年号武烈,故又号唐武烈帝。
八关都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农王在线阅读
李氏宗亲! 朝堂争斗! 一心想逍遥的李冲元,总是因各种卷入其中。 为躲避麻烦,自降身份,远离朝堂做起了他的农夫来。
咕行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驸马当道在线阅读
“我是大唐驸马杜荷,我为大唐代言!” 不一样的杜荷,带你走进不一样的大唐盛世。
三璞道人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贞观家教有点躁在线阅读
张济安徒步直播,被穿越到了大唐贞观末年,在秦琼府上做了家庭教师,这时候的秦府因为秦琼去世,已经开始没落,张济安感觉压力山大…… 偏偏的他就是个暴脾气的平头哥,动不动就炸毛。李世民给他设圈套,长孙无忌要逼婚,日子不好混啊!
雪无痕a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晋风骨在线阅读
公元321年秋,风雨飘摇的东晋小朝廷内忧外患,内有大将军王敦在南昌与朝廷分庭抗礼,造反在即。  外有后赵石勒虎视眈眈,厉兵秣马剑指江南……  昏庸多疑的皇帝司马睿,却忙着逼迫祖逖交出兵权,更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此时一名在历史上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祖逍,突然睁开了茫然的眼睛。  既然无可奈何来到这个乱透了的时代,那我就干脆打破这一切,重新再塑一个我心目中风骨铮铮的大晋王朝。
共赏清歌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朝从当村长开始在线阅读
新书《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已养肥,可以开宰了,请各位书友移步一观。 农业专家林然意外的穿越到贞观年间! 吟诗作赋,我有唐诗宋词在手! 带兵打仗,我更能决胜于千里之外! 最主要的是我有一袋神奇的种子,在大唐的土地上播种下无尽的希望…… 让整个大唐盛世美名远扬,四海八荒齐来朝拜…… 我林然从划破时空的那个夜晚起,开始带给大唐不一样的焰火~~
笑看风云再起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建设盛唐在线阅读
唐人建房子的速度全世界第一!  唐人拆房子的速度认了第二,没谁敢认第一!  建设大唐,建设世界,让唐人的楼房遍布世界!唐人的公路通向世界!  以大唐帝国的名义宣判你整个国家是违章建筑,拆!   至于我嘛,在世界各地的风景区里建别墅,好让我和太平公主去度假。
比萨饼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贞观浑人在线阅读
尉迟宝琳,一个现代的浑小子,穿越成了大唐名将尉迟恭的长子,爹浑,儿子必须浑,都说难得糊涂,其实难得浑一些不是更好。 李二:“臭小子,朕的闺女哪里配不上你了……” 公主:“宝琳休跑,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本宫当驸马……” 大臣:“你小子挣钱得带着我们不是……” 尉迟恭:“我的种,打架必须赢……” 尉迟宝琳:“大唐真乱……”
玻璃杯泡枸杞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家师程咬金在线阅读
“福伯,我爹为何给我起名叫吴德呀?”吴德疑惑地问道 “少爷出生那天有一位游方道长来家里算命,说少爷命里缺德,所以给你取了一个德字”福伯答道 “那位道长是不是仙风道骨,但做事的时候透露着一副猥琐”吴德追问道 “经少爷这么一说哪位道长确实透露着一股奇怪的感觉”福伯点头说道 “靠,还真是那个死道士”吴德脸色铁青大骂道
太上老六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名门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平底锅

    夜色深沉,弯月如钩,一颗银色的星星孤独地挂在西天。

  张焕是河东张氏的族人,河东张氏在天下七大世家中排名第五,族长张若镐是他的大伯,现在朝廷任礼部尚书,而父亲张若钧是张若镐的六弟,在汾阳郡担任长史一职。

  张若钧妻妾成群,一共给他生了二十五个儿子,存活下来的有十八人,张焕位列十八,故乳名就叫十八郎。

  虽然是世家之后,但从十岁起他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他是庶出,而且是这个家族中最无地位的庶子,母亲身世不明,早在他十岁时便已出家为道,留下一个老仆照顾他,老仆是个哑子,张焕一直叫他哑叔。

  此刻,哑叔的房间有了动静,他每天天不亮都要去母亲出家的道观前磕一个头,十二年来从未间断过,仿佛一个极为虔诚的宗教徒。

  门轻轻地被敲了两下,这是哑叔在提醒他夜泳的时间到了。

  张焕翻身下了睡榻,他脱去内衣慢慢走到院子里,夜色如水,九月的风已经带了一丝凉意,出了院门,再走二十步便到了河边,这是张府的护宅河,宽只有五丈,但深却达三丈,黑沉沉的河水微微映射着波光,仿佛一条玉带蜿蜒数里,从一个出口向南逶迤而去。

  张焕将四个沉甸甸的铁砂袋绑缚在脚腕和手腕上,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纵身跃入河中,冰凉的河水迅速没过头顶,巨大的冲击力迫使他闭上了眼睛,他在水中急速下坠,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他仿佛坠入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可就在这一瞬,各种喜怒哀乐蓦然向他心中涌来,张焕轰然狂喜,那种久别的灵感又来了。

  这是一种只能在不经意间才能偶然触发的往事片段,十五年前的那一箭不仅射断了他的肩骨、不仅射断了他的经脉,更射断了他的记忆。

  自己究竟是谁?他七岁以前本该记得的童年生活,就因为那一箭而被另外一些零碎的片段取代了,那些片段似乎是他的前生:璀璨的宝石、美艳的女人、孤独的夜晚。

  但这些片段太过于破碎,以至于他不能将它们拼成一个完整的画面,就仿佛一滴挂在睫毛上的水珠,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什么,可又什么也看不清。

  张焕急切地睁大了眼睛,眼前是黑漆漆的河底,那种灵感蓦地消失了,仿佛一只断线的风筝,霎时变成一粒黑点,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深深的失落感再一次弥漫在他内心,多少次了,它们稍纵既逝,让他始终无法抓住,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能记起的片段越来越少,一些少年时曾清晰出现过的前世画面,也慢慢地湮灭在十五年漫长的岁月里。

  而无法抹去的,只有铭刻在他内心深处那一道道前世的沧桑与孤独。

  ‘哗!’他冲出了水面,头顶是深蓝的天穹,他又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回到了现实,他叫张焕,字去病,是河东张氏一族。

  张焕张开双臂在滑腻而冰冷的河水里疾游,从十岁起,无论严寒酷暑,他每天半夜都要进行这样的夜泳,甚至在万物萧瑟、河水结冰的隆冬,他一天也不得中断。

  起初,他每日只须在河中环游一圈,但随着年龄渐增,他开始在身上绑缚铁砂袋,并且环游的次数越来越多,现在他手脚上的铁砂袋已达三十斤,一个时辰之内,他要在护宅河内环游五圈,这无疑是对他耐力和体力的极限挑战。

  宽厚的臂膀有力地击向水面,溅起一片白亮亮的水花。

  ‘只有最大限度刺激你的浑身经脉,幼时的箭伤才不会让你成为一个废物。’

  这是师傅百说不厌的一句话,师傅是太原林芝堂的大东主,医术高超,军人出身、武艺也不错,张焕是他唯一的弟子,虽然是师傅,但他从来没有教过张焕半点望诊用药,武艺也只教了他一套最实用的战场搏击刀术。

  ‘行医治病乃毫末之技,不适合你,至于一介武夫,永远也只能位居人下!’

  张焕到二十岁后才渐渐明白,师傅真正的用意,是磨炼出他最坚韧的意志。

  已经游了五圈了,深沉的夜色开始变得薄稀,天边已隐隐出现一丝青色,张焕感到精疲力竭,体力已经消耗殆尽,腿上的铁沙袋仿佛是一座沉重的大山,将他向河底深处拖拽。

  “试一试!向第六圈挑战。”

  一个念头忽然涌进他的脑海,他在十天前就想挑战第六圈,尝试再一次突破体能的极限,但已经失败了三次,可今天,他这个念头格外强烈,他需要痛快地发泄,将胸中的郁闷彻底排出体外,斗志随即化作漫天的大火,在他心中熊熊燃起。

  他深深吸一口气,慢慢放松下来,任由身体渐渐沉入河底,体内的力量又开始一点一点凝聚,四周黑暗而沉寂,一柱香过去了,他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死神的狞笑在此时异常清晰,软弱一分他将万覆不劫,而坚韧地挺过去,他将再一次战胜自己。

  “一、二、三”他默默地数着,凝聚的力量开始迅速向四肢扩散,仿佛一颗小小的火石在他身体里剧烈爆炸,终于,他的拳头又能再次捏紧,张焕用尽浑身的力量猛地向上一跃,刹那间,他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感到一种痛快淋漓的酣畅,仿佛一道电流穿透全身,极度的疲惫在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天色已经麻麻亮,东天翻出了鱼肚白,河对岸已经有了动静,一辆马车飞速驶过,几个起早的农民在匆匆赶路,肩上挑着还带有露珠的蔬菜。

  张焕从水里一跃上岸,浑身神清气爽,仿佛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欢快的跳跃,他舒展一下身体,迈开大步向小院走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哑叔已经出门,院门旁的胡凳上叠放着一套干净小衣和长衫,张焕随手扯去下身的短裤,走了两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返身将门栓插上,随即快步走到井边,打上一桶水从头淋到脚。

  忽然,‘砰’地一声巨响,院门被撞开,一股清冽的晨风夹杂着一个红色的身影闯进了院子,“张十八,你的早饭来了!”

  声音又急又快,仿佛炒豆一般,紧接着‘啊!’地一声大叫,那红衣女子险些将手中的食盒扔掉,随即脸变得比她衣服还红,又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你这死人,又不穿衣服,丑死了!”

  张焕无奈地苦笑一声,若是旁人一定会怀疑林平平是故意而为,想偷窥张焕的裸体,否则,这已经不知是第无数次了,她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但张焕知道她确实就是记不住,她很健忘,又经常心不在焉,有一段时间她负责给爷爷送午饭,结果就是在那段时间,老爷子养成了午饭和晚饭一起吃的习惯。

  可又很奇怪的是,她对张焕从小怎么欺负她之事却没有忘记,甚至连揪她左边小辫还是右边小辫这种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平平是师傅林德隆的小女儿,今年十八岁,小张焕四岁,她是医术世家,父亲被百姓们称为林神医,而且武艺高强,她母亲虽过四十、但依然美貌端庄,如此优越的先天条件,可到了林平平这里,却似乎都变成了隐性遗传。

  她长相平平,从小到大就经常被其他女孩邀去一同参加各种聚会,当她作陪衬红花的绿叶,可她却坚持认为这是自己人缘好的原故;

  她武艺平平,经常仗义冲上去救被欺负的同伴,可最后总是她的同伴把她救了下来;

  她医术平平,有一次父亲外出行医,正好一名便秘数年的老病号慕名从京城来找林神医求医,他以为虎父无犬女,便求她施妙手救人,林平平大笔一挥,在父亲的验方后面擅自添了半两巴豆,结果险些坠了林神医的名头。

  .......

  “这是你的早饭!”

  林平平气呼呼地将手中的食盒往桌上一顿,“粥和煎....”她忽然想起一事,又忍不住眉开眼笑道:“你不是说煎鸡蛋吃腻了吗?我今天给你换了个新口味。”

  张焕瞥了一眼挂在她腰间、用纯银打制的一只小平底锅,微微一笑道:“那换的是煎鹅蛋还是煎鸭蛋?”

  林平平一呆,“你怎么知道?”

  林平平从小最喜欢吃的就是煎鸡蛋,吃了十几年,她没有吃厌,可家里的厨子却做厌了,于是她便自己动手,一来二去,她竟对用来煎鸡蛋的平底锅情有独衷,当别的女孩都喜欢上凤凰钗、如意结、珍珠串、粉纱罗一类的饰物时,她却整天拎个平底锅当兵器,在一帮野小子的刀枪剑戟中拼杀。

  十五岁那年,她的三叔特地送给他一只用纯银打制的小平底锅饰品,她便将它挂在腰间,久而久之,‘平底锅’就成了林平平的雅号。

  “煎鸭蛋又怎么样!”林平平眉毛渐渐竖起来,她一叉腰道:“难道一大清早你就想吃鱼吃肉吗?清淡点不好吗?”

  “我吃!我吃就是了。”张焕连忙举起双手,眼睛里露出一丝暖意,虽然是每天早上都吃她做的煎鸡蛋,但给自己送早饭,这却是她唯一没有忘记之事。

  仅凭这这一点,他就应该心存感激.......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