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抓把柄(下)

    张焕追根究底之心愈加浓厚,他对秦执事笑道:“我想看一看去年九月到十二月,张家万贯以上批单的存根,烦请秦执事替我拿来。”

  秦执事面露难色,可又不敢拒绝,犹豫半天才慢吞吞去了,房间里十分安静,只有张焕和他身后的侍女两人,这时,张焕忽然感觉到那侍女向自己靠近了几分,柔软的身子几乎是贴在他背上替他揉捏脖子。

  张焕轻轻一摆手,语气温和地对她道:“多谢你了,不过我现在已不需要按捏,等会儿我要看张家的机密,姑娘不便在场,请出去吧!”

  “是!”那侍女脸涨得通红,提起裙摆低头跑了出去。

  又等了快一刻钟,才听见门外有重重的脚步声响起,随即见秦执事拿着一个大本子姗姗而来,他见房间里只有张焕一人,愣了一下,便歉然道:“日久难找,让公子久等了!”

  张焕也懒得说破他,便接过大本子翻看起来,这是去年一年的支出批单存根,里面整整齐齐贴着张家百贯以上支出的批单,上面都有张若锋的签名,而且批单都是按号码排列。

  “批单的明细呢!怎么没有?”张焕想要的是附在批单后面的用途明细,但这本夹子里仅仅是一张批单,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回公子话,明细涉及客人的机密,我们百业行不敢拿,一般都还给客人,不过有的批单上也简单写有用途,公子不妨可以参考。”

  张焕又翻了一页,果然有些批单上写有简单的用途,比如:在长安建酒楼、河东赈灾,但最多的一个用途是‘家主支用’,就是这样,写着用途的批单也只有十几张,而大部分批单上都写着‘用途见明细表’,自然,明细表都在杨管事手上。

  张焕心里十分失望,这和看那本帐又有何区别,不知不觉,他便翻到了去年十月初,他忽然有些愣住了,这夹子里的每一页都贴着三行九张批单,惟独这一页却只有八张,少了一张,而且正好在正中间,张焕仔细地看了几遍,果然就是那张四十万贯的批单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张焕指着空白处向秦执事冷冷问道。

  秦执事眼里一阵惊慌,他立刻摆手道:“我不知此事!”

  “你不知道?”

  张焕盯着他眼睛,良久才徐徐说道:“那去把你们谭东主叫来!”

  片刻,谭东主匆匆赶来,“张公子,出什么事了?”谭东主看见案几上摊开的黑夹子,心中‘咯噔!’一下,他立刻明白过来,不由恼怒地瞪了秦执事一眼,他倒会躲事情,把自己推出来。

  “张公子,秦执事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您尽管说,我来处罚他!”

  “秦执事没有得罪我,倒是百业行让我失望!”

  说到此,张焕‘砰!’地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我来问你,我张家把钱托付于百业行,可你们却私吞了张家四十万贯钱,你做何解释?”

  谭东主吓得连连摆手,“公子莫要吓我,我们百业行一直本分经营,从不敢损害客人的利益,更不要说张家,那可是我们百业行的后台。”

  “本分经营?”张焕冷笑一声,“那你把去年的收支给我算一下,就按这批单算,一张一张地给我加减,你敢保证分文不错差吗?”

  “这.....”

  谭东主怔怔地盯着那个缺口处,脸色惨白,没有了批单,他确实短了四十万贯钱,可是,他又不能说出实情,犹豫半天,他一咬牙慢慢地说道:“公子,我们百业行已有几十年信誉,和张家也打了几十年交道,从未出过差错,公子才上任一天就下此定论,未免太武断了一些吧!”

  张焕轻轻摇了摇头,口气中带着一丝怜悯,“你知道家主为何让我来管帐吗?而且只管半年,就是因为发现短了四十万贯钱,特命我来查清此事,现在我知道原因了,原来是被你们百业行吞掉,也罢!此事可以定案了,正好家主也在,你们去给他解释吧!”

  说完,他起身便大步向外走去,谭东主脸都惊绿了,他从后面一把抱住张焕的腰,惶恐道:“公子息怒,此事有原因,且听我慢慢道来!”

  张焕停住了脚步,慢慢回过头来,盯着他的眼睛,略带一点嘲讽的味道笑道:“此事?此事是什么事?我看你还是说老实话吧!”

  俨如一桶冰水从头浇下,谭东主僵立在那里,他知道自己上当了,一时间,他的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隐隐意识到百业行将陷入一个大麻烦之中,而且还是张家的内讧。

  说还是不说?一边是张若锋,而另一边却是家主张尚书,谭东主痛苦地低下了头,张焕看在眼里,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笑道:“你放心,若事情大,我自然也是装聋卖哑,但我不想做个糊涂鬼,想对这件事心中有数,这不过是张家的一笔大支出罢了,你们只是依单放钱,又有何可担心?”

  也不知是张焕的话打动了他,还是他想到了张尚书的那封信,谭东主终于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昨天你们张家的三老爷来过,他当时也指明要看这本帐,等他走后,我们便发现少了那张四十万贯的批单。”

  “三家主?”张焕的眼睛慢慢眯成了一条缝,现在所有的疑点都连成一线,豁然贯通,杨管事做两本帐,就是要隐瞒这四十万贯钱的去处,而钱是被张若锋拿走了,如果自己不接任,这些钱总管、赵管事谁也不敢吭声,再过几年,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偏偏自己又接手了,所以他张若锋才惊惶不安,从柜坊的批单被撕走一事来看,恐怕杨管事的失踪也和他有关。

  不过有一件事又让张焕百思不得其解,张若锋既然在张府一手遮天近十年,又没有谁监督他,他若想贪钱的话应该是极为容易,细水长流便是了,为何又偏偏一次性大手笔提钱,而且还做得这般神秘,难道这里面还藏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吗?

  “那这张批单上详细内容是什么,我想你们应该还记得?还有这笔钱是被谁提走的?最后去了什么地方?”

  谭东主苦笑了一下,“批单上只有‘支出’二字,具体明细在杨管事手上,当时你们三老爷要求开出飞票,因为这笔钱金额巨大,我们特别从成都和长安调钱,钱后来是在广陵郡分店被提走,运上一支船队,最后去了哪里我们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谭东主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表情立刻又恢复了常态。

  张焕看在眼里,他端起茶杯慢慢呷了一口,目光冷冷盯着对方,等待着他的下文,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压抑,谭东主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渐渐地顺着脸庞滚落下来。

  最后他终于长叹一声,压着嗓子低低说了一句,“船到浔阳郡时,我们发现有军船护卫,便不敢再跟踪下去。”

  张焕将茶杯放下,他起身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多谢谭东主的招待!”随即唤了钱总管,便扬长而去。

  一直目送马车的背影消失,秦执事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道:“此人好厉害!”

  谭东主摇了摇头叹道:“女色相诱而不*致昏、施手腕则宽严相济,我若是张若镐,当立此子为家主继承人,可惜啊!他只是一个庶子。”

  .......

  马车沿着小河又走了一里路,眼看杨家大门已遥遥在望,张焕跳下马车,一挥手道:“老钱,你有事便先回去吧!杨管事家那边我一人去便可。”

  钱总管一呆,他早不说,到了家门才提出来,他刚想坚持,忽然转念想了一下,便呵呵笑道:“我确实有事,既然公子不让我陪,那我便先回去了。”

  说罢,他不敢看张焕的眼睛,急忙催促马夫调头回去,张焕一直看他背影消失,这才轻轻冷笑了一声,‘想借自己的手杀人,做梦去吧!’

  张焕也不进门,索性便坐在河边一块大石上,怔怔地望着河水,他已经慢慢想通了,家主让自己负责审批收支绝不会是一个巧合,他必然也听到了什么风声,又不好和兄弟翻脸,所以便让自己这个和门第牵连甚少的庶子来掌权半年,随即再命钱管家让自己介入到此事来,甚至孙管事把那本大宗帐塞给自己,紧接着赵管事请自己吃饭,然后故意泄露一些机密,极可能都是钱总管的安排,当然,钱总管只是一条狗,家主张若镐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

  张焕仿佛在河水里看到了张若镐的银发飘动,一脸老谋深算的笑容,张焕又想起谭东主最后说的话,那笔钱居然还有军队护送,看来此事不得小,甚至还会牵扯到几个家族之间的斗争,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去傻呼呼地趟这淌浑水?

  他轻轻松了口气,站起身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随手拣块扁石侧身打出几个水漂,水波荡漾,仿佛将张若镐的银发搅乱成一团,张焕仰天哈哈一笑,“要我查帐便直接开口好了,何必假手于人,我张去病就是那么好利用的吗?”

  夕阳斜射,他背着手拖着细长的背影,悠悠闲闲地向杨管事的家走去。

  

第十三章 抓把柄(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