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软刀锋

    几天后,乔家便以门第不符为由回绝了这门亲事,林德隆毫不当回事,只管看病救人,而平平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被人相亲,每天依旧快快乐乐地过着,只有她母亲愁眉不展,女儿总是这样傻乎乎地长不大,以后可怎么办?

  张焕的日子却过得平淡而忙碌,每天都是同样的事情,审批、签字,那支批钱的笔,仿佛就是一支神奇的魔棒,在它的魔力控制下,众人对张焕的笑容更加明媚,点头后哈下的腰也更加弯曲。

  日子虽然平淡,但张若镐在临走时埋下的仇恨种子也一直沉默着,就在十月中旬的一封京城来信以后,这颗种子突然生根发芽了。

  信是张若镐写给全体张氏宗族,他决定废除只能立嫡长子为家主继承人的族规,张家子弟无论嫡庶,唯才是举,这等于就是取消了张煊的家主继承权,消息传出,整个张氏家族都震动了,这无疑是一百多年来最深远的一次决定,但一些稍有见识的老人也明白,这是形势迫然,张家代代衰落,若再无英才出,下一代,七大世家中便不复再有河东张氏。

  清晨,怒气冲冲的王夫人穿过月门,疾步走进了宗族堂大院,站在门口两个下人见夫人脸色不善,吓得慌忙跑进去报信。

  宗族堂也就是张府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家主在京,三老爷张若锋便每天在此处理府中杂务,今天他刚刚坐下,还来不及听下人报告,只见王夫人径直闯了进来。

  “大嫂!你、你有事吗?”

  张若锋见王夫人一脸冰霜,后背不由冒出一股冷气,他知道她所来的目的,可是有些事自己也改变不了啊!

  王夫人冷冷扫了一眼屋子,对几个张氏老人道:“你们先出去,我有事和三老爷商量。”

  不用她说,其余几人均知趣地退了下去,最后一人还特地将门拉上,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mei起来。

  张若锋的心里很有些忐忑,王夫人大白天跑来找自己,门还关着,这要是传出去,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的流言,从大哥这次省亲便可看出他对自己已经冷淡了许多,极可能他已听到了什么传闻,否则在长安的族会怎会不通知他参加。

  王夫人却对他脸上勉强的笑意视若不见,更没有心思去体会房间里的暧mei,她慢慢走到张若锋面前跪坐下,冷冰冰道:“我听说十天前你们张氏许多兄弟聚集在长安商议了大事,当然你没有去,但后来你应接到了通报,我现在想知道,老爷准备把‘虞乡子爵’传给谁?”

  “这.....”

  张若锋脸色十分难看,十天前,大哥将其他在各地为官的兄弟都叫到长安召开族会,惟独漏掉了自己,这显然是剥夺了自己参与决策族中大事的权力,而且也没有任何解释。

  他虽然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凭直觉他已经隐隐猜到,这极可能就和眼前这位家主正室有关。

  他瞥了一眼王夫人,到今天他才忽然发现,她高高的颧骨再配上薄薄的嘴唇,以及若隐若无的细眉,竟显得这般刻毒,就在这一瞬间,张若锋仿佛闻到王夫人身上有一股子焦糊味道,他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这些年确实陷得太深了,

  想到此,他强压住内心的惶恐,起身将窗户推开,见窗外无人,才压低声线道:“虞乡子爵没有定下来,大家只提了四个人选。”

  王夫人目光阴沉,依然不依不饶问道:“是那四个?”

  张若锋沉思良久,终于还是坦白告诉了她,“张煊是一个,二哥家的张炜、四弟家的张炳,还有就是老六家的张焕。”

  “张焕?”王夫人哼了一声,三个嫡子加一个庶子,不用说她也知道,这个张焕必然就是自己丈夫所提名,人家是绿叶配红花,现在却是用红花来衬绿叶。

  张若锋见王夫人迟迟没有去意,便咳嗽了一声笑道:“大嫂,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已经全部告诉你了。”

  王夫人听他竟然称自己为大嫂,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她心中冷笑一声,用一种嘲讽的语气悠悠道:“有一种事情既然已经做过了,并不是一推就可以了事,我好歹是王家的嫡女,他不敢拿我怎样,而你就不同了。”

  说罢,她站起身,再也不看他一眼,推门扬长而去。

  张若锋呆若木鸡,过了半晌,他才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

  “十八郎,我听说花二娘被老爷赶出府门,多亏你帮她解决了住处,多谢你了!”

  在家主的小红楼内,王夫人笑眯眯地接见了张焕,她一边命丫鬟给张焕上茶端点心,一边仔细地打量他,只见他身材高大,皮肤虽然黝黑,但极富光泽,再看他脸上,鼻梁高挺、眼梢细长上飞,两只眸子炯炯有神。

  王夫人也不由暗暗赞叹,难怪那老家伙这么看重于他,果然是一表人才,她轻轻笑了一下又道:“明年张煊也要和你一起进京赶考,他从小娇生惯养,你可要多多照顾他一点哦!”

  张焕一早便被她叫来,虽然他认识王夫人,但被王夫人单独接见他却是平生第一遭,想来不是仅仅叮嘱他照顾张煊那么简单,张焕微微欠身笑道:“都是自己兄弟,互相帮衬一把是应该的!”

  “说得好!”王夫人拍了拍掌,娇笑一声道:“难怪老爷那么看重你,连我都忍不住想奖赏你了。”

  她一声不符合身份和年龄的娇笑,使张焕忽然警惕起来,凭着直觉,他隐隐猜到王夫人亲善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

  半晌,不见张焕说话,王夫人端起白瓷小杯细细吮了一口香茶,眼波流动,幽怨似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成亲了吗?”

  “回夫人的话,十八郎尚未成亲!”

  王夫人给旁边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随即悄悄退下,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王夫人也不说话,只懒洋洋地半倚在软褥上斜睨着张焕,两根玉葱一般的指甲轻轻地***着自己光洁的手臂。

  张焕见状,便起身施一礼道:“帐房里有几张急单正等我去审批,夫人若没事,张焕便告辞了!”说罢他扭头便走。

  王夫人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咬着鲜红的嘴唇,细细的眉毛一挑道:“十八郎急什么?我还有正事情没说呢!”

  张焕一直走到大门外才停住脚,他也不回头,沉声问道:“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王夫人见他站在门外说话,便坐直了身子笑道:“我有一个侄女,今年十七岁,是我二弟的嫡亲次女,生得貌美如花,既然十八郎尚未成亲,我便做主将她许配于你,明日你可将生辰年月给我,其余问名、纳吉之事便由我来安排!”

  张焕微微冷嗤了一下,他转过身,极有礼貌地施一礼笑道:“多谢夫人好意,只是张家族规中有明文,庶子不满二十三岁者,不得婚娶,张焕前一月才刚二十二岁,恐怕让夫人失望了。”

  言至于此,他歉然地笑了笑,转身便大步离去。

  “张焕!你不愿听我的安排吗?”身后传来王夫人不甘心地追问声。

  “抱歉夫人,帐房还要紧事等着我。”张焕施了一礼,很快便消失在院门之外,王夫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咬牙切齿道:“好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既然想吃罚酒,那老娘就成全于你!”

  ........

  

第十八章 软刀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