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风不止

    一行人迅速离开务本坊,从春明门出了长安城,他们被安置在了郊外的一处庄园内。

  虽然经历了一场惊险,但毕竟人是救出来了,休息了一会儿,张焕便找到了辛朗。

  “我们暂且住几日,等城内风波平息后再慢慢回去,请百龄兄转告大家,这次给大家添了麻烦,张焕甚内疚于心,此事我自会想办法,一定让大家的科举不受到影响。”

  “去病,此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明后天韦尚书就要进京,他自然会为我们做主。”

  辛朗笑了笑,以后之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倒是今晚最后那个神秘老者使他念念不忘,显然,张焕是知道他的身份。

  犹豫了一下,辛朗还是忍不住问道:“去病,最后那老者究竟是何人?你能否告诉于我?”

  张焕沉吟了片刻道:“我也只是猜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骑兵必然也是凤翔军,你想一想,除了崔庆功以外,谁还能指挥得动凤翔军?”

  辛朗低头想了一想,他忽然恍然大悟,“难道他就是被崔圆赶下台的张太师?”

  张焕点了点头,“凤翔军的前身便是我们张家的河东军,所以他一定就是我那位族叔。”

  说到此,张焕不由暗暗忖道:“张破天能及时赶来,也一定是事先得到了密报,由此可见崔家对凤翔军的掌控并不是那么牢固,只是这样一来,岂不是提醒了崔圆?”

  这时,宋廉玉慌慌张张跑来道:“去病,你快去看看吧!赵严好象有些不对劲。”

  张焕吃了一惊,他急忙跑到赵严的房间,只见郑清明正在一旁用冷毛巾给他敷头,见张焕进来,郑清明立刻起身道:“赵严被打伤的地方有些溃烂了,浑身热得厉害。”

  张焕摸了摸他的额头,只觉触手滚烫,又轻轻揭开他的被子,臀腰处的伤口果然是有些化脓,想必是他躺的牢房太脏,有点被感染了。

  “巧巧!你在哪里?.....巧巧!”

  赵严断断续续地呼唤,他表情异常痛苦,忽然,他一把抓着张焕的手,低声唤道:“巧巧—”

  张焕见状,不由暗暗叹口气,他急忙吩咐宋廉玉道:“快去打一盆清水来,再拿几块干净的毛巾。”

  宋廉玉急忙转身去了,张焕见郑清明站在那里发呆,又吩咐他道:“你去问问这庄园里的人,附近可有行医之人?”

  过一会儿,宋廉玉端来清水和毛巾,郑清明也跑了回来,“我已经问了,这附近没有医生。”

  他扬了扬手上的几包药兴奋地说道:“不过庄园里倒有一些棒伤药。”

  张焕大喜,有棒伤药,赵严就有救了,他细心地替赵严清理了伤口,又敷了药,不多久,赵严开始平静,他的声音小了,变得含糊不清,但众人都知道,他仍然在呼唤自己的爱妻。

  张焕走到门口看了看天色,离天亮约还有一个多时辰,他当即对宋廉玉和郑清明道:“天亮后咱们分分工,廉玉留下来照顾赵严,清明去请医生,我去接巧巧,无论如何,要把赵严的伤势稳定下来,不能耽误他的科考。”

  时间慢慢流逝,天就要亮了,张焕简单收拾一下,便离开庄园快步向长安城走去。

  长安城和往常一样的热闹喧嚣,城门处也没有贴着什么缉捕令,仿佛昨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张焕雇了一辆马车,很快便到了家主的府邸,不料林巧巧见他们一夜未归,一早便出去打听消息了。

  “她去哪里打听消息了?”张焕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林知愚摇了摇头,“我在看书,她只留了个口信便出去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

  就在这时,远处一辆马车飞速驰来,马车夫拼命地抽打马匹,仿佛疯了一般。

  “看!巧巧这不回来了吗?”林知愚指着马车笑道。

  “不对,一定是巧巧出事了。”

  张焕飞跑着迎了上去,大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公子,不好了,巧巧被崔三恶抓走了!”

  “什么!”

  张焕一步跳上马车,厉声喝道:“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

  马车急速调头,再一次向平康坊冲去,从崇仁坊到平康坊仅隔着一条春明大街,只片刻时间,马车便赶到了高升第六客栈,马车夫颤抖着声音道:“小姐说这里有赵公子的亲戚,她便让我带她来,不料刚下马车,迎面便遇到崔三恶从客栈出来,他、他.....”马车夫说不下去了。

  不等马车停稳,张焕一跃下车,客栈前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去,众人议论纷纷,充满了同情。

  “可怜的女子,被那**抓走,凶多吉少啊!”

  豆大的汗珠顺着张焕额头流了下来,如果巧巧出什么事,他怎么向师傅、师母交代,还有赵严,他还能挺得下去吗?

  这时,客栈的掌柜,也是赵严的表舅从客栈跑出来,他一把拉住张焕,抹着泪央求道:“公子快去救救小姐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她回来。”

  张焕飞身跳上马车,他克制住心中的焦急,对车夫道:“立刻去崔相国府!”

  既然昨夜张破天已经露面,崔圆应该不会再轻视此事,如今之计,只有直接找到崔圆,让崔圆制止侄儿行恶,至于自己会怎样,那已经不重要了。

  崔圆的府第也不远,在宣阳坊,也就是杨玉环的三姐虢国夫人的旧宅,车夫走了近途,很快便来到了崔圆的府第。

  崔圆的府第大门紧闭,只有几个家人在台阶上扫地,旁边的侧门开了一条缝,有一个小管家模样的人坐在门口监工。

  张焕下了马车,飞快跑上台阶,他掏出一小锭金子塞给那小管家道:“请转告相国,就说河东张焕应约来见他!”

  就仿佛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一样,那小管家捏着金子呆立半天,才堆满笑脸道:“公子不巧,老爷一早上朝去了,要不你晚上再来,直接找我,我来替你禀报!”

  “糟了!”

  张焕这才想起,既然家主上朝去了,崔圆自然也要去,自己怎么忘了。

  “相国一般什么时候回府?”

  小管家摇摇头道:“这可说不准,平时黄昏时回府的次数多一点,但这段时间陇右战事,他要到很晚才回来,昨日又是休朝日,今天估计会更晚一些。”

  “那你可知崔雄住哪里?”

  “崔雄?”小管家有些不屑地说道:“谁知道呢?那家伙在军中呆了那么久,不定去哪里找女人了。”

  ......

  “十八郎,你是他们的头,巧巧的安全,我就交给你了!”

  “焕儿,巧巧是第一次进京,你要多担待一点....”

  师傅和师母的话仿佛还在他耳畔萦绕。

  ......

  ‘怎么办?’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焕背着手在台阶上来回踱步,他心急如焚,如果崔雄白天行恶,那就来不及了。

  “不行!到尚书省找家主去。”张焕终于下定决心,他刚跑下了台阶,就在这时,一辆宽大而华丽的马车远远驶来,旁边有十几名侍卫骑马保护。

  张焕只觉得这辆马车有些熟悉,似乎见过,他猛地想起,‘是了!昨天在慈恩寺门口见过,这就是楚家公子或者崔宁的马车。”

  张焕见车已到眼前,他一闪身,躲到石狮后面,马车停下,从车里走下一个丰神俊朗的翩翩公子,正是昨天见到了楚公子,他正了正衣冠,快步走上台阶,满脸陪笑地对小管家道:“刘小哥,请去转告小姐,就说楚潍在门外恭候她的到来。”

  张焕正要离开,那辆马车忽然动了,只见它掉头驶到街对面去,就停在自己马车的旁边,而所有的侍卫都站在那楚公子身后,马车那边一个人也没有。

  就在这里,张焕的脑海里如电光矢火一般闪过一个念头,一个荒唐而大胆的想法从他心底不可抑制地冒出头来。

  ........

  ----------------------

  《大明食货志》,书号1046160,作者是起点第一神秘马甲,大家若有兴趣不妨猜猜去。

  ----------------------

  

第三十六章 风不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