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联姻难

    楚氏家族一直便是淮南楚州的豪门望户,和其他世家显赫的背景不同,楚氏家族在官场上的崛起始于开元初年,李隆基初登大宝,他革旧图新、锐意进取,大胆提拔肯干务实的官员,时任扬州司马的楚明元上书朝廷,建议疏通漕运,将富庶的江淮和长安连为一体。

  李隆基极为欣赏他的建议,当即命他御史大夫、江淮漕运使,全面负责整治漕运,开元五年,楚明元又升为淮南道巡访使兼扬州刺史.....

  安史之乱中,楚明元之子楚檀设计杀死贺兰进明,并吞并了他的军队,随后的回纥乱华,淮西田神功又被楚檀所杀,他命长子楚行水率兵六万救援军事重镇陈留,血战三天三夜,损兵过半才击溃了两万回纥骑兵,救了当时被困于此地的皇太弟彭王李仅,楚檀也由此被封为楚国公、扬州大都督、尚书左仆射,而其子楚行水则接任淮南节度使一职,其楚氏家族十九人皆为州郡,天下第五世家由此形成。

  楚行水现任刑部尚书、淮南节度使,其弟楚行云为淮南节度副使兼广陵郡长史,掌控三万淮南军。

  天下承平已久,广陵郡鱼米满仓、绫罗丰盈使楚家豪气渐消,多了几分风liu儒雅之风,从庆治十三年起,广陵书院连续夺走省试状元,让天下人刮目相看,而今年参加科举的楚家嫡长子楚潍更是状元郎呼声最高之人,再加上他俊俏潇洒的外形,被好事者誉为世家第一公子。

  但从战场上走出来的楚行水并不高兴,他已经隐隐看到了楚家的危机,品花吟月者多,务实能干者少。

  楚家基础薄弱,自从前年刑部侍郎贺少华坐赃被贬黜,朝廷权力中枢里已经没有楚家的位子,仅仅保住盐铁监和太府寺两大职能部门,而王昂的心腹韩晃在崔圆的支持下,一年前就任吴郡刺史兼浙西观察使,这无疑是在楚家的后背再插上一刀。

  和裴俊一样,楚行水也静观陇右事态发展,随着新年大朝即将来临,他也渐渐感受到了战弓拉满时的蓄劲。

  “父亲!我听说张若镐昨日返回太原了!”天刚擦黑,儿子楚潍便从外面赶回,兴冲冲地报告了这个消息。

  楚行水此时正坐在书房里看书,他头也不抬,只冷冷道:“当朝礼部尚书的名讳是你可以直呼的吗?”

  楚行水将书一合,抬眼打量了儿子一眼,只见他眼眶微红,浑身一股酒气,想必是要急着报告张若镐返回太原的消息,来不及掩饰。

  喝点酒并没有什么,但儿子为张若镐回太原之事表现得如此兴奋,这却让他感到一丝诧异。

  “你坐下,为父有话要问你!”

  父亲的冷淡俨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楚潍战战兢兢在父亲对面跪坐下来,他低声道:“请父亲大人训话!”

  楚行水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生冷了,为缓和气氛,他笑了笑道:“这些天有没有和小宁出去游玩?”

  虽然父亲的语气缓和了,但他提起的话题却比三九天的风还要寒冷几分,楚潍垂下头,半天才无奈地说道:“自从上次她来吃饭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听说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宫里。”

  楚行水见儿子沮丧,他微微一笑道:“就算她做了公主也还是崔圆的女儿,世家的嫡女从来都是用来作政治交易,更何况崔圆只有这一个女儿。”

  楚潍的眼睛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父亲一直在向崔圆求亲的事情上不表态,他今天这样说,是不是暗示自己什么呢?

  “父亲的意思是说....”.

  不等他说完,楚行水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为父心里自然有数,现在你给我讲讲,你怎么看待张尚书回太原这件事?”

  楚潍知道父亲是在考查自己,他低头想了想道:“孩儿也听说张家为家主继承人一事闹得鸡犬不宁,现在宗祠被烧,我想恐怕也和此事有关,以史为鉴,大凡家族的衰亡往往先由内部开始,若张尚书处理不好此事,恐怕就会成为张家败亡之根。”

  “那你觉得和我楚家有何关系呢?”

  “孩儿在想,假如张家衰败了,山南王家一定会迁回河东,如此,楚家西扩的机会,岂不是便到了眼前。”

  楚行水轻轻地点了点头,看来儿子并没有象自己想的那样整日沉醉于诗词歌赋、风花雪月,头脑还算清醒,虽然想法还有些幼稚,毕竟还年轻,只要善加引导,将来未必不能担起家族的重担。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飞奔的脚步声,随即家人急声禀报:“老爷,崔相国来了!”

  “啊!”楚潍蓦地站起来,心紧张得‘怦怦!’直跳,“父亲,崔相国来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你急什么!”楚行水不满地瞥了他一眼,为一个女人竟将他紧张成这样,他站起身重重地哼了一声,出门迎客去了。

  “贤弟好闲情,让老崔羡慕不已啊!”崔圆老远便笑呵呵拱手道。

  楚行水惊讶地笑道:“崔兄何出此言?哪一点又看出我闲情了。”

  “但看你大门外冷冷清清,并无一辆马车,就足以让老崔羡慕,我那里赶也赶不走,劝也劝不开,彻夜排队,所以我只好跑到你这里来避难了。”

  楚行水仰头一笑,“崔兄是在挖苦我呢,来!来!来!我们屋里坐。”两人相挽着手臂,亲亲热热地进府去了。

  楚行水将崔圆让到贵客室,命下人上茶,崔圆只是笑而不语,待茶的热度适口,他才轻轻呷了一口道:“今日也没有特别的目的,偷得片刻浮闲,来和老友聊聊家常。”

  “崔兄日夜为国事情操劳,是该休息一下了,崔兄若愿意,可随时来找小弟。”

  “有贤弟这句话,让为兄欣慰不已。”崔圆又喝了一口茶,感叹地说道:“近年来诸事繁多,也无暇顾及家人,直到昨日王昂跑来替他儿子求婚,我才惊觉,原来宁儿已经十六岁了!”

  楚行水已经明白了崔圆的来意,果然是想来联姻,什么王家求婚,那王昂已是崔圆的狗,赏根骨头便足矣,还用得着把唯一的女儿给他吗?这分明就是崔圆用来压迫自己,想用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

  联姻说到底只是一种手段,它的本质还是一种利益结盟,不过联姻也好、结盟也好,这些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嫁妆和聘礼,虽然楚潍这一年时时跑来约请崔宁,其爱慕之心连镇守大门的石貔貅都感动了,但崔圆和楚行水却按兵不动,他们都在等,等对方先开口,这样,自己便可以在婚姻谈判桌上取得主动权。

  崔圆想要什么,楚行水想要什么,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会露出底牌,他们之间的联姻注定不会象小户人家那样翻翻八字、看看黄历便可以了,不是!他们之间的联姻是利益交换和妥协的结果,一但成功,将改变整个朝廷的格局。

  就这样,他们之间皆心知肚明,可谁也不先提出,直到距离新年大朝还有六个时辰,崔圆终于来了,他必须要让楚行水在明天崔庆功入阁一事转向自己或者保持中立,为此,与楚家联姻,便是最有效的牌。

  但崔圆也明白,楚行水必然会趁机漫天要价,为了把嫁妆压到最低,他必须要寻找到最好的时机。

  所以他没有急着提出婚约之事,他一边喝茶,眼角余光却时不时扫向门外,这时,门缝里映出了一条淡淡的人影,崔圆不由微微一笑,时机来了。

  “虽然王研那小子也算是个俊杰,可我更欣赏楚潍的灵秀与执著,所以今天也顺便想来问一问贤侄,他可对我家宁儿有意?若不喜欢,那老夫就成全王研了!”

  “我喜欢!”地上的人影忽然变得清晰起来,门被推开,一直在门外偷听的楚潍闯了进来,人说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话用在楚潍身上一点也不错,尽管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温良恭谦、动静有序,但在‘情’一字上,他却方寸大乱,完全没有平日的风度和修养。

  只见他满脸通红,进来便跪在父亲面前道:“父亲!孩儿愿娶崔宁为妻,求父亲成全!”

  崔圆呵呵大笑,连声感慨道:“是啊!楚老弟,如此金玉良缘,你又何忍拒绝?”

  楚行水名字虽然阴柔,长相也斯文秀气,但他却是个斩断杀伐之人,当年他率六万军救援陈留,面对回纥人犀利的骑兵,面对手下伤亡大半,但他依然死战到底,最终使回纥人信心先崩溃,从而取得陈留大捷,极大的鼓舞了大唐军民的士气,也是这一战,使回纥人看到了大唐死战的决心,最终决定离开大唐北归。

  时光已过了十五年,但楚行水的固执却从未消退,如果儿子并没有贸然闯入,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或许他会答应与崔家联姻,但楚潍表现出来的急切和失态,却使楚行水一下子清醒过来,若崔、楚两家联姻,楚家早晚会步王家后尘,沦为崔家的一条狗。

  不行!

  .........

  

第五十一章 联姻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