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马后炮

    睁开眼,眼前是白晃晃的帐帘,大片阳光映照在帐顶,张焕略一侧头,便看见一妙龄女子的脸,眉眼如黛,是京娘吗?

  随即妙龄女柳眉竖起,耳畔传来又凶又恶的声音,“张十八,你知道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吗?”

  张焕只觉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噢!是平平。”

  “懒鬼,快点起来!”

  平平用力拖他起床,“起来喝杯茶醒醒酒,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张焕头脑一阵迷糊,“今天好象是科举第二天。”

  “今天是你上任的日子,你忘了吗?”

  “啊!”张焕一骨碌坐了起来,他险些忘了,他现在可是羽林军果毅都尉,昨天吏部郎中让他今日上任,他却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什么时辰了?”

  “时辰早就过了,刚才有个当官的跑来,说你可以晚一点去。”平平蹲在地上一边给他穿鞋,一边埋怨道:“你从前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河里游泳,现在可好,居然喝醉酒,听说还和胡姬调情,哎!真不知该说你什么了。”

  “我昨日高兴,多喝了几杯,是有些失态了。”张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站起来随手将头发挽起,结了个髻,却见案几上放了一堆名刺请柬之类。

  “那是昨天许多大官派家人给你送来的。”

  平平端着一盆水快步走进来,她望着那些请柬笑道:“外面人都说你会游水,能游一千步,名震京华,就好像长安人都是旱鸭子似的。”

  “事情传千人,自然就走了样。”

  张焕接过她递来的毛巾,洗了一把脸,头脑立刻清醒了,这才翻了翻那些名刺,‘吏部侍郎暢璀、太常卿李勉、太府寺卿杨炎.....’张焕的手停住了,他捡起其中一张散着淡淡清香的名帖,‘左相裴俊!’

  是邀请他正月初七赴家宴,‘正月初七’可不就是今天吗?裴俊相邀自然是要去的,可别的帖子怎么办?张焕忽然发现了一件极头疼之事,这些侍郎卿相个个是手握实权之人,既然都发帖来请,就算不去,也得回帖谢礼才行,这里少说也有三、四十家,难道还要他一家一家去跑吗?他又没有什么仆从跟班。

  张焕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平平,忽然笑道:“平平,帮张十八跑跑腿如何?”

  ........

  写了一堆谢辞丢给林平平,张焕大摇大摆上任去了,自古新官上任都一般麻烦,先要去吏部注名,再去礼部学礼,他是武官,还得去兵部备案,然后去卫尉寺领取兵器盔甲,再到太仆寺领马,最后才去羽林军大将军行辕报到,等他忙完这些,已经是下午了。

  “李都尉,我要回去吃午饭了,你以后就没什么事了,现在是打道回府还是继续留在这里,都随你的便。”

  领他办理这些手续的是个姓卢的吏部员外郎,对他很热情,办事也尽心尽力,可就是说话有些刻薄。

  张焕的羽林军果毅都尉是个虚职,手下并无一兵一卒,他报到结束后,确实就可以回家了,不过他这个虚职注定是与众不同,还不等他决定去哪里,几名宦官便慌慌张张跑来,“谁是张焕?今天刚上任的张焕是谁?”

  “公公,在下便是。”张焕上前答应,那为首宦官一把抓住他急道:“快随我去,太后要见你!”

  “太后?”张焕愣了一下,这个词在他心中实在太淡,从小到大,耳闻目染都是皇帝相国、公卿大臣之类,长大后在书院说起后宫,大家也只对公主、郡主感兴趣,谁也不会去提什么太后。

  张焕这才想起,大唐帝国的太后,便是先帝的张皇后,当年杀太子而扶李系上位的风云人物,十五年过去了,她也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他心里转了几个念头,也没能想出太后会找自己做什么,或许是昨日自己出尽风头,她也仅仅是想看一看?

  时间不容他多想,他点点头道:“公公请前面带路,我跟你们去就是。”

  张太后居住的地方在太极宫,离张焕目前所在的西内苑颇近,进了玄武门,前面便是太极宫,在大明宫尚未修建之前,这里便是大唐的主皇宫,高祖李渊、太宗李世民皆在此居住。

  随着大明宫修成,太极宫也渐渐成为长辈后妃的养老之地,唐玄宗李隆基从蜀中返回后,也被其子李亨送到此处,最后郁郁而终。

  现在的太极宫则是张太后的奉养地,张太后今年已经五十余岁,但她保养极好,外貌看起来也不过三十许,皮肤白皙细腻,凤眼鹅鼻,现在依然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美貌,只是随着年纪渐长,她的颧骨略略有些凸出,嘴唇也失去了从前的丰满与光泽,变成薄薄两片。

  张太后在年轻时是个权力***极强的女人,李亨身体不好,她便屡屡越权干政,为此与当时的太子李豫结下了深仇,眼看李亨病重将崩,她悍然发动宫廷政变,杀死太子李豫,拥越王李系登位。

  但此后的十几年里,七大世家把持了朝政,无论是皇帝李系还是她都失去了权力,可就在前几天,她却颁下了十年来的第一道懿旨,封右相崔圆之女崔宁为清河郡主,虽是应皇上之请,但对她而言却是一种试探,自己说的话究竟还有没有用,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崔圆不仅立刻遣女进宫谢恩,事后还特地上书,对她给自己的封赏感恩涕零。

  就仿佛一个乞丐刚刚才发现自己竟住在金山上一样,张太后反复品味了几日,才慢慢缓过神来,难道自己的权力竟从未失去?

  初六的朝会她病势初愈,没有来得及试探自己的权力,但随即她的心腹宦官朱光辉告诉她,皇上在朝会上提拔了一个崔相国的对头,是张家一个庶子,也就是这个人,不久前曾绑架了清河郡主。

  就这样,李系亲口所封的羽林军果毅都尉张焕,便被她定为检测自己权力的试验品。

  “羽林军果毅都尉张焕参见太后!”隔着一道竹帘,张焕单膝跪下,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见到哀家,你竟敢只跪单膝?”竹帘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张焕一怔,他不卑不亢答道:“回禀太后,皇上在庆治五年已下诏,六品以上官员觐见可免于下跪,长身施礼即可,臣现在已是六品军职,但依然给太后行了军中最高礼节,请太后明鉴。”

  不等太后发怒,旁边高胖的宦官朱光辉忽然重重哼了一声,“一个小小的果毅都尉竟敢顶撞太后,来人!”

  他刚要命人来拖张焕,太后却轻轻摆了摆手,“等一下,哀家还有话要问他。”

  一场将起的暴风雨霎时烟消云散,沉默了片刻,竹帘缓缓卷起,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依旧没有笑意,语气依旧冰冷刺人,“哀家听说你曾绑架了清河郡主,可有其事?”

  此时张焕已经明白,太后今天就是在刻意找自己的麻烦,无论自己怎么回答,都不会遂她的意,他的腰挺得笔直,一昂头道:“太后恐怕弄错了,此事张尚书已和相国消除了误会,太后询问相国便知!”

  “一派胡言!”

  张太后再也遏止不住心中的怒火,她大声呵斥道:“相国是宰相心胸,不和你计较,但清河郡主是哀家亲口所封,岂能容你一个庶子卑官随意欺辱,今天本宫召你来,就是要让你知道我大唐的尊卑贵贱。”

  张太后的目光越发凶狠,语气已从冰冷转变为严厉,她一回头,尖利地喊道:“剥去他的衣甲,给哀家乱棍打出宫去!”

  几名侍卫上前便要抓张焕,“不须你们费力,我自己走便是!”张焕一抬手止住众人,他注视着张太后的眼睛微微笑道“今日太后的恩赐,臣铭刻于心,日后必回报于太后。”

  虽然他语气和缓,笑容可亲,就仿佛他真要报恩一般,但他眼睛里迸射出的、俨如冰针一样刺冷的目光使张太后一激灵,她忽然想起十五年前,那个人临死之前也是用这种眼光盯着自己,至今还时常在她梦里出现。

  但张焕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卑官,是她用来测试自己权力的试金石,不必放在心上,张太后冷冰冰地一笑,“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传哀家旨意,羽林军果毅都尉张焕不敬太后,按律当斩,但念其初犯,可不予治罪,命吏部革去其一切官职,贬为庶民。”

  “太后且慢!”闻讯赶来的李系终归慢了一步。

  ..........

  

第五十九章 马后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