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惊天变

    西受降城位于今天内蒙古河套地区的黄河北岸,在阴山山脉以西,从太原前往西受降城可直接北上,途经代郡、朔郡、胜州郡,行程一千余里。

  一千余里,对于张焕的三千精骑也不过数日功夫便到,但二十万石粮食需要用千余辆马车运送,这却急不来,官道上,一眼望不见边际的马车吱吱嘎嘎向前推进,骑兵百人一队,缓缓地在马车两旁护行。

  整整行了十日,马车大队才终于抵达代郡,暮色已悄悄降临,官道上十分安静,夜风中只听见马车轮轴的吱嘎声和此起彼伏的车夫咳嗽声。

  行了一天路,人马皆已疲惫之极。

  张焕行在队伍最前面,他仔细凝视前方片刻,远方已隐隐可看见黑黝黝的城墙,他回头对一名偏将道:“要大家再坚持一下,前面进城休息。”

  “是!”偏将领命前去传达。

  虽然还要再行数里,但想到城里有热水,可以不用吃干粮,大家便打起精神,加快了速度,就在大家着急赶路之际,忽然,从前方传来了轰然的马蹄声,暮色中,数十匹马狂奔而来,他们似乎不是来找张焕,见前方有大队骑兵和粮车队,他并不减速,企图从旁边狭窄的一条便道穿行而过。

  张焕见他们势急,立即下令道:“给我拦住他们!”

  很快,赶路的人被拦住,带了过来,他们竟然也是骑兵,但人人身背红色信筒,这是送八百里加急快报的报信兵。

  “将军,听他们说西受降城那边发生了大事!”

  张焕见报信兵们人人面露惊惶之色,不由脸一沉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这般惊慌?”

  一名为首之人上前一步,半跪着颤声道:“将军,回纥登利可汗突率三十万大军杀回,将皇上和段大将军的八万军全部围困在西受降城中。”

  “什么!”张焕大吃一惊,胯下战马‘哒!哒!’退了两步,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叫。

  .........

  庆治十六年五月初,在前往中受降城的途中,大唐八万北伐军忽然遭遇大队回纥骑兵袭击,为保护皇帝李系的安全,大军撤回西受降城,但回纥军却越来越多,截断了唐军的退路,最后近三十万回纥大军将西受降城团团包围。

  皇帝被围困的消息迅速传到长安,震惊了朝野,朔方节度使韦谔当即命大将路嗣恭率三万军火速往西受降城接应,却在贺兰山以北被回纥军伏击,唐军大败而归。

  随即各种小道消息在长安流传,有言皇上已经战死,但更多的却是说皇上已被活捉,这时,门下侍郎王缙上书内阁,言国不可受辱,强烈要求尊李系为太上皇,重立新君。

  这个建议俨如一石激起千重浪,赞成者有、反对者有,更有御史指责部分内阁成员当初怂恿皇帝御驾亲征,以导致今日之祸。

  突来的消息打乱了大唐的正常秩序,使大唐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而此时正是要重新任命右相的关键时刻。

  .........

  一辆马车在承天门大街上快速行驶,数百名带甲侍卫环护左右,马车内崔圆正全神贯注地看书,仿佛朝中发生的一切于他并无关联,很快,马车靠近了承天门,进了承天门,前面就是太极宫。

  “相国,承天门到了。”车速减缓,一名侍卫在车旁低声禀报。

  ‘哦!’崔圆将书放下,随手拉开了车帘。

  承天门处的守卫已经换了,原来的一千多宫廷侍卫大半随皇帝李系北征,现在镇守太极宫和大明宫的军队是新成立的龙武军,这是从金吾卫中抽出五千精锐组成,而指挥这支军队的,正是中郎将朱泚。

  马车在承天门前被拦下,侍卫首领大怒,纵马上前呵斥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这是崔相国的马车,你们也敢拦吗?”

  承天门前当值校尉表情严肃,他挺直了腰不卑不亢道:“崔相国曾有严令,无论是谁进太极宫,均须太后宣召,纵是相国本人也不能例外。”

  “混帐!一个小小的校尉竟敢如此嚣张,去把朱泚叫来。”

  “这就是我们朱将军下的命令,任何人未经太后宣召,谁也不得进太极宫。”小校尉亦针锋相对抵触。

  “你....”侍卫首领脸都气青了,他做了崔圆五年的侍卫首领,还从来未被人阻拦过,今天却是头一遭,这时崔圆在车窗处不悦地说道:“你把太后的懿旨给他们读读就是了,非要犟着横着,让我在这里苦等吗?”

  侍卫首领无奈,只得取出张太后的旨意和通行金牌,递给他恨恨地道:“你验吧!”

  校尉确认无误,这才命手下开大门,众侍卫护卫着马车缓缓军门,崔圆靠近大门,意味深长地向那校尉笑了一笑。

  ......

  自从张华被免职下狱后,张太后的旨意再一次出不了太极宫,直到这时她才如梦初醒,她所有的权力都是蒙相国所赐,朝廷的格局其实并没有改变,但正如崔圆的预料,已经尝到权力甜头的太后已经无法摆脱它的诱惑,当天夜里,她就命贴身宦官给崔圆送去了一封信。

  不久张华强占土地案便不了了之,张华本人也被贬为南阳郡司马,而张太后又忽然恢复了权力,从此她事事偏袒崔圆,惟独在在皇上御驾亲征之事上她和崔圆唱了对台戏,力促李系领军北伐。

  张太后一大爱好便是调养鹦鹉,她最心爱的鹦鹉通体雪白,极善人言,张太后便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玉美人’,此刻,她正在给‘玉美人’喂食,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玉美人’立刻扑打着翅膀娇声嚷道:“娘娘,相国来了!相国来了!”

  “你这个多嘴的家伙,你怎么知道?”张太后笑着敲了‘玉美人’一下,这时,宫门口传来宦官的禀报声,“太后,崔相国有要事求见!”

  “啊!快快宣入!”张太后愣了一下,她急忙将手中粟米拍拍干净,又对镜抿了下头发,快步走到了外殿。

  崔圆已在外殿等候多时,他见张太后出来,立刻上前一步躬身施礼,“老臣参见太后。”

  张太后坐好,她轻轻挥了挥手笑道:“相国不必多礼,赐座!”

  “谢太后!”崔圆坐下,他沉吟一下道:“皇上被困西受降城之事相必太后已经知晓,不知太后怎么看此事?”

  张太后沉默了片刻,方徐徐说道:“哀家已经为此事乱了方寸,心头一片茫然,相国说说看,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崔圆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道:“现在是大唐非常时期,可某些朝臣还在为一己之私争权夺利,实在令人气愤,老臣特请太后下旨,无限期冻结三品以上官员的任免,大家齐心协力,以共渡难关!”

  半晌,张太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相国说得有理,哀家照办就是,不知相国还有何事?”

  “老臣还有一事也想请太后下旨。”

  崔圆取出一本奏折,递给张太后道:“近来朝野要求立新君的呼吁颇多,老臣虽不赞成如此急切,但也认为应防患于未然,皇上无子,至今尚未立太子,所以老臣想请太后下旨,先立太子。”

  张太后接过奏折,她略略一翻,却在奏折的最后,发现写了一行小小的字:‘建议立原庆王李琮之孙李邈为太子。’

  张太后心中突地一跳,‘李邈’,她记得那似乎只是一个才刚刚三岁的孩子。

  .....

  五月中,大唐天子被围困于西受降城,为防止大唐内部纷争,太后下旨,宣布此时为非常时期,无限期推延三品以上官员的人事变动,号召百官精诚团结、共渡难关,大义之下,五年一次的换相事宜便被无限期地搁置了。

  与此同时,回纥登利可汗的使者也来到长安,要求大唐割让凤翔以西的土地换取对大唐皇帝围困的解除。

  这个无理的要求激起了大唐臣民的愤慨,大唐内阁当即拒绝,重立新君的呼声终于占据了上风,就在这时,太后再一次下旨,立原庆王李琮之孙李邈为太子,但这一决定却遭到了以左相裴俊为首的近百名重臣的强烈反对。

  .........

  ----------------

  (老高正在为26号强推和11月1日上架做准备,这段时间更新有点慢,对不起大家了。)

  

第六十七章 惊天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