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射胡月(三)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五十步....

  “射!”

  密密的细雨中破空之声尖锐响起,数千支箭结成箭雨,黑压压地向迎面向冲来的回纥骑兵射去,大唐骑兵的标准装配是长短横刀各一口、制式长槊一杆、弓一把、箭三十支,圆盾一面,而张焕率领的这支骑兵则是河东军的精锐,他们配备有最强劲的弓,有最锋利的刀,有最坚固的甲,而现在又有着最高昂的士气。

  尽管敌军已在眼前,他们却意志坚定,一阵一阵的箭雨向密集的敌军阵中射去,而回纥骑兵则异常灵活,他们不断分散、集中,并不时在马上左右躲避,或高举圆盾以减轻唐军箭阵对他们的伤害,尽管如此,由于唐军的箭阵过于密集,还是有大量的回纥骑兵中箭倒下,或是被中箭的战马掀翻。

  五十步....

  第一波回纥骑兵近千人已经冲到五十步外,张焕一举长刀,厉声喝道:“第一队上!两翼分开。”

  一支一千二百人的唐军刷地端平了长槊,密集的阵型俨如一块坚实钢铁,战马缓缓前进,两边各有三百余骑渐渐拉开,俨如两只细长的翅膀,向回纥骑兵的后方包抄而去。

  而身后的第二队唐军依然射箭不止,更加冷静、更加精准,他们要用箭来重挫回纥骑兵的攻势。

  这是一支不需要激励的职业军队,他们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他们可以三天三夜不合眼地在草原上奔驰,他可以在一夜的暴风骤雨中静立,他们对战功的渴望是如此强烈,在三十万敌军围困他们的皇帝,即将给大唐蒙上耻辱之际,他们来了,深入敌境三千里,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直插敌人的心脏,他要用鲜血乃至生命来捍卫大唐帝国的尊严。

  两军终于交汇,天空密密的雨丝依旧温柔滑腻,它仿佛要洗净人世间的杀戮,把战争的残酷降到最低,但是战争的残酷不是雨能阻拦。

  第二波又是千人回纥骑兵掩杀而来,唐军的第二队也随即投入战斗,长达一里的战线上,两支骑兵在进行着生死鏖战,森冷的刀光在雨雾中翻飞,雨水、汗水、血水混在一起,令人心悸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唐军集结成两支方阵,仿佛左右两只铁拳,一次又一次地冲击敌军的阵脚,他们无情而残酷地撕扯敌军。

  双方人数相当,但唐军的武器装备和训练明显要强于对方,距离远则用长槊刺挑,而贴身肉搏却用横刀劈砍,尽管回纥人自小就在马上长大,但在训练有素、擅长配合作战的唐军面前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尤其是唐军的两翼,他们象两张密密的网,不断将冲散落单的敌军绞杀,他们忽然集中成一线,一鼓作气从后方杀向敌军的脊背。

  前后夹击,回纥军的阵势大乱,已经出现即将崩溃的势头........

  “杀!”一名高大的唐军怒目迸裂,手中的横刀划出一道咆哮的弧线,闪电般向一名回纥军官脖子砍去,回纥军官也毫不示弱,狂吼一声举刀相隔。

  ‘喀嚓!’唐军士兵满身的力量仿佛能将山也劈碎,回纥军官的刀竟被生生砍断,刀势依然迅猛凌厉,冰冷地从对方肩头砍过,将一颗斗大的头颅劈出三丈多远,对方头颅在空中怒目依然圆睁,鲜血从脖腔喷出,激了唐军一脸,他仰头狂笑,一抹脸,将脸上的粘稠的血悉数送入口中。

  “那是何人?”张焕指着那名狂笑的士兵问道。

  “他叫李横秋,原是一名校尉,因冲撞崔帅而被贬为小兵。”

  张焕点了点头,立刻下令道:“去告诉他,我现在升他为偏将!”

  ......

  城墙之上,陆俱莫达干脸色异常阴沉,他已经看出回纥骑兵渐渐处于下风,而大王子却生死不知,是自己大意了,原来得到的报告唐军只有一千余人,所以派出三倍于敌军的兵力去迎战,原以为稳操胜券,不料唐军的实际兵力却也近三千人,而且更加骁勇善战。

  自己的军队已经支持不住,再不支援就来不及了,他当即回头令道:“传我的命令,后备二千人全部投入战斗!”

  “不行,那可是我们最后的兵力!”一名回纥都督跳起来大声反对。

  陆俱莫达干眼一瞪,厉声喝道:“不上怎么办?难道要敌军将我们一一吃掉吗?还有大王子,你去向可汗解释!”

  回纥都督无话可说,恨恨地低下了头,城门大开,最后一支骑兵似铁流奔泻而出,向战场杀去,陆俱莫达干紧张地凝视着远方,胜负就在此一举了。

  “将军,敌人的援军来了!”一名亲兵指着远方黑压压奔驰而来的骑兵,大声叫道。

  张焕紧紧地盯着援军,约二千人,敌军是倾巢而出,机会终于来了,他立刻一挥手令道:

  “后撤!”

  军令已下,没有人问为什么,即将取胜的唐军一起调头撤离战场,向北奔逃,回纥军压力顿减,他们见援军到来,禁不住大声欢呼起来,趁着胜利之风向唐军衔尾追去。

  战场迅速北移,两支军队一前一后,渐渐地消失在草原尽头,草原上尸横遍野,雨依然在蒙蒙的下,冲刷着地上的鲜血,喧嚣声消失了,天地间忽然变得寂静无声。

  城中已没有军队护卫,可就在这时,城门附近一处大宅的门忽然开了,从里面涌出三百名杀气腾腾的大唐勇士,横刀出鞘,向城墙上奔杀而去。

  ...........

  离开翰耳朵八里已经十里,奔逃的唐军忽然停步整队,他们重新排列阵势,迅速恢复了战力,在他们对面一里外,三千多回纥骑兵正铺天盖地杀来,回纥骑兵也取出弓箭,准备射击唐军的骑兵阵。

  “前排结盾阵,后排弓箭准备!”

  唐军的阵势迅速变化,数百名士兵高举盾牌,结成盾墙,而他们身后的士兵则拉满了弓弦,蓄势待发。

  回纥军的弓箭传自突厥,是一种用木、骨镶拼而成的复合弓,也十分犀利,在前一场战斗中由于救人心急而未使用,吃了大亏,这一次他们不再轻敌,直冲到百步外,双方一齐发箭,天空中黑压压的箭矢交互穿梭,团团簇簇,去势强劲,竟仿佛搭起了一座箭做的拱桥。

  三十步.....战鼓声如雷击响,唐军阵营中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二千余名勇士激发出最后的潜力,结阵而上,主动向敌军发起了进攻。

  年轻的主将披坚执锐,用他犀利的刀向敌阵横扫而去,唐军已战了近两个时辰,人困马乏,面对两千骑刚刚投入战斗的敌人,必须鼓舞士气,若此时再采取保守的防御,士气和体力都将滞涩而衰竭,背水一战对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将会起到致死地而后生的神奇作用。

  ‘当敌勇敢,常为士卒先‘,主将身先士卒的勇气极大地鼓舞了唐军斗志,他们个个舍身忘死,声音嘶哑、眼睛血红,不顾一切地向胡骑杀去。

  厮杀的血腥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刀劈人骨发出的喀嚓声,人的呻吟声,垂死者发出的可怕的咯咯咽气声,此起彼伏,槊断了就用刀砍,刀钝了就用弓抽,用手勒、用牙咬,人头‘喀嚓!’落地,哀嚎声还回荡未消;战马失足,将马上骑兵掀翻,他已经无法爬起,群马奔过竟被践踏如泥。

  这时,回纥主帅左杀将军也瞅准了张焕,他摆了摆手,数十名回纥骑兵一涌而上,乱砍乱劈,张焕的亲兵们一起上前迎战,左杀将却悄悄绕到后面,突然加速奔至,从他背后猛地一刀劈去。张焕正将一名回纥兵迎面劈死,忽然听见了脑后有凌厉的风声,他不及细想,反手将刀投射出去,同时伏身向前疾冲,投去的刀阻碍了敌将的冲势,使他刀速一滞,就这么慢了毫厘,使张焕躲过了死神之吻,刀劈在了战马臀上。

  战马惨嘶,前蹄高高扬起,两马平行交错,就在这一刹那,张焕大吼一声,甩掉马镫,飞身扑到敌将的马上,一手抓住他握刀的手臂,另一手拔出短刀向他后背猛刺去。

  回纥将一扭身也抓住了张焕的手腕,在力量与勇气的较量中,短刀一寸寸向敌将的面门逼近,两人的脸都扭曲了,显得异常狰狞,这一刻死神离他俩都近在咫尺,在犹豫地选择将要带走之人。

  两旁的士兵都呆住了,面对鏖战成一团的两军主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霎时,前世的沧桑感俨如溃堤的洪水冲进了张焕的内心,势不可挡,黑暗和嗜杀的渴望肆无忌惮地在他内心弥漫,他忽然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在众目睽睽之下,短刀慢慢刺进了敌将的眼睛.......

  回纥将发出野狼般的嗥叫,手终于松了,钢刀如谷粒脱壳坠地,张焕趁势将他受制的手反穿过肩胛,又将他的狰狞的前额死揿在鞍头上,然后从他箭壶里抽出一支箭,对准他的额头,一箭一箭戳下,回纥将呛窒着,落下马来惨死于地,

  回纥主将已死,唐军猛烈地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士气高涨,将回纥军杀得节节后退。

  就在这时,翰耳朵八里的城池上忽然冒起冲天的黑烟,成功了!三百奇兵终于发挥了作用,张焕忍不住仰天大笑......

  回纥军军心开始动摇,在唐军一波接一波近似疯狂的进攻中,终于全面溃退,向城池方向奔逃。

  ..........

  张焕声音嘶哑,他竭尽全力振臂高呼,“弟兄们,杀进城去,女人、财宝任你们享用。”

  “杀!”

  唐军犹如一群疯狂的猛虎,咆哮着、亮出锋利牙齿和利爪,杀气冲天,挟着*般的气势向翰耳朵八里城席卷而去。

  庆治十六年五月下旬,一支唐军三千里奔袭,在大雨中攻破了回纥都城翰耳朵八里......

  

第七十章 射胡月(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