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争兵权(四)

    夜色深沉,圆月冉冉升起在远西峡谷的雾霭上空,透过摇曳的树叶闪着清光,月光也同样洒在西受降城内,混着雾气,屋顶和大街上都铺了一层朦胧的灰白色。

  大街上,一队队巡逻的士兵从周围走过,脚步声渐渐远去,西受降城内原有数万居民,大多是随军家属,回纥人占领西受降城后,城内居民有的逃亡,有的被抓为奴隶,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万人,房屋大多是空关着。

  自从八万唐军被围困后,原本人口稀薄的西受降城立刻变得拥挤不堪,城内的居民被赶到一角居住,八万军则被分为二十个区驻扎,段秀实和皇帝李系就住在第十五区,正好是军营中央,而朱希彩和大唐使臣们住在第八区,两地相隔约三里远。

  自从皇上移驾代郡后,第十五区的戒备立刻松懈下来,士兵们早早地吹灯睡了,一座座房屋和帐篷漆黑一片。

  只有段秀实的住处戒备森严,屋子里灯火通明,段秀实正倚靠在床边看书,几名亲兵垂手站立一旁,气氛十分平静,和往常并无区别。

  时间渐渐地到了一更,一片乌云从西方飘来,遮住了一半圆月,阴山里的野狼开始对月长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诡异。

  这时,一队百余人的巡逻队慢慢向段秀实的住处靠近,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都有巡逻队朝这里走来,仿佛是巧合一般。

  另一支约两千人的军队在一里外正整装待发,朱希彩顶盔贯甲,骑在一匹骏马之上,他冷冷地注视着远方。

  那五百人不过是他的一个诱饵,他才是黄雀在后,真正的动手之人,只要喊杀声一起,他便会立刻杀上去救驾。

  时间到了,朱希彩轻轻一挥手,一名士兵点燃了手中的火箭......

  段秀实的住处百步外,五百人的巡逻队终于会合在一起,就在这时,从西方突然升起一支火箭,划过漆黑的夜空,显得明亮而夺目。

  动手的信号已经发出,为首的马将军一挥手,五百人犹如洪水泄堤,一齐抽刀向段秀实的住处奔去,喊杀声骤然而起,惊碎了寂静的夜。

  杀声已起,朱希彩锋利的战刀缓缓出鞘,他的眼光也变得和战刀一眼犀利。

  “杀!”朱希彩低喊一声,二千人如离弦之箭向喊杀声之处射去。

  段秀实住处大门口已经是伤亡籍枕,层层叠叠的尸体几乎将大门都堵死了,但房子里喊杀声依旧,显然段秀实还没有被杀死。

  “冲进去,无论是谁,一律格杀无论!”朱希彩命令刚落,忽然又一支火箭冲天而起,在空中划出一条亮丽的弧线。

  但朱希彩的心却蓦地沉入了深渊,这支火箭不是他安排的,也就是说,在他身后还有一只黄雀,远方已隐隐传来闷雷般的声音。

  是脚步声,不少于五千人的脚步,朱希彩的战马慢慢地开始向后退,此刻他已经知道,段秀实根本就不在房子里,而李系也不知躲在何处?

  他中计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朱希彩掉转马头便向自己的住处疾奔而去,第八区主要是自己的部队驻扎处,只要逃进那里,至少自己的性命便可以保住。

  战马越跑越快,朱希彩紧紧抱住马头,耳畔除了呼呼的风声,还有就是身后二千士兵的哀叫和求饶声。

  朱希彩拼命抽打战马,蹄声如雷,转瞬之间,他已经奔出了三里多路,两旁军营和房间内的灯光都已经点亮,持续不断的喊杀声惊醒了每一个酣睡的士兵。

  .........

  汗水已经湿透了朱希彩的后背,他终于逃进了自己的控制区,马速开始放慢,前方百步外便是他的住处,直到此时此刻,朱希彩的一颗心才悄然落下。

  他牵马进了小院,院子里出奇的安静,两名亲兵直挺挺地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将我的马牵走,听见没有!”朱希彩不悦地命令道。

  但两名亲兵依然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命令,“不好!”朱希彩向后猛退一步,他已经意识到了不妙。

  他正要拔刀,可是已经晚了,前后左右忽然出现四把军刀,一齐指向了他,不足一寸,朱希彩慢慢举起手,身上的刀随即被一名士兵摘走。

  “朱将军不用惊慌,皇上并没有杀你的意思!”

  他的房门开了,从里面悠悠走出一人,正是几天前去代郡押粮的张焕,他笑容可掬地向朱希彩施了一礼,“朱将军,陛下并不想因为你而和相国翻脸,只要你识时务,将手中军权交回,陛下可放你回长安。”

  朱希彩紧紧地盯着张焕,冷冷道:“原来是你在后面捣鬼!”

  “彼此!彼此!朱将军下午不也出城了吗?”

  张焕淡淡一笑,“时间已经没有了,陛下还在等你的答复,我只数到三。”

  “一!”张焕眯起了眼睛,冷冷地看着朱希彩.

  “二!”张焕笑容依然可亲,仿佛在和朋友开玩笑,朱希彩牙关紧咬,他不相信李系敢冒唐军内讧的风险杀他,他手上已有两万人,就算他拿不到全部兵力,但已经到手的部分不能失去,否则他如何向崔圆交代。

  “我可以和皇上谈判,给他想要的东西。”

  张焕的笑容骤然消失,硬直的唇线里绷出一个字,“三!”

  话音落下,一把锋利的军刀霎时间捅进了朱希彩的后腰,从小腹穿出,朱希彩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张焕,手指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焕慢慢走到他身边,低声笑了笑道:“你判断得很对,皇上不想杀你,但是,我想杀你!”

  他抓住刀柄,猛地一抽一送,朱希彩眼前一阵晕黑,软软倒下,在他生命消失的刹那,耳畔只听见一声冷笑,“你若活着,崔庆功那蠢货怎么会有出头之日?”

  这是朱希彩一生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他死了?”李系霍地站起来,“你为什么要杀死他!”

  朱希彩是崔圆的头号心腹,又是朝中掌握军权的金吾卫大将军,他这一死,自己与崔圆的矛盾就将不可避免的激化,而现在自己势力尚弱,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以后的日子将会变得艰难了。

  “臣是迫不得已,当时形势危急,若不杀他,必然会发生大规模的内讧。”

  张焕上前单膝跪倒,“臣有负圣恩,请陛下治罪。”

  “算了,既然你是迫不得已,朕不怪你。”

  李系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他低头沉思半天,又问张焕道:“关键是该如何善后,你可有什么办法掩盖此事?”

  张焕早已成竹在胸,他微微一笑道:“西受降城因为争粮发生兵乱,朱大将军为保护陛下而不幸遇难,请陛下给予体恤!”

  .........

  

第七十五章 争兵权(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