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雪花膏

    唐子仪和唐子敏走后,李碧玉悄问李月荷:“王爷和夫人还是不敢给你写信吗?虽说国事敏感,信件易致祸事,但难得大公主回来,不写信,托个话也行啊!”李月荷也悄说:“话倒是托了,无非说合家都安好,要我自已保重之类的。”李碧玉又悄说:“我们那边的大王不是省油的灯,这次能让大公主回来,怕是另有目的!只不知大公主能逗留多长时日?”李月荷低声说:“侍卫都在皇宫门口等着呢,她今晚过太后那里聚会一晚,明早就要起程回去了。”

  正说着话,李兰兰拿了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进来了,说是太医院新研制的胭脂。李月荷揭开盒子看时,却是一种粉红色膏子。李兰兰笑道:“说是上好的花粉细筛了,倒入汁子细滤去渣滓,加上香料蒸制成的。”李月荷抠了一点出来抹在手背上,果然容易吸收,颇有润肤效果,因笑说:“自打生了小公主,我再不敢乱用这些胭脂,一则,我每天和小公主肌肤相接,若抹上这些东西,很容易也过到小公主脸上,小孩子的皮肤最娇嫩,易对花粉类的过敏。二则,这些东西香喷喷,我闻着不舒服,不若不用。还是只用橄榄油就罢了。你叫太医院帮我研制一种大人和小孩子都可以用的菜籽油吧!”

  太医院不敢怠慢,快速送了菜籽油来,说是经过试验,性质温和,最适合婴儿的皮肤。李月荷给小荣佳擦了一些上去,果然不错,但是大人用就稍嫌不够滋润。李月荷想一想,叫太医院另制一种晚霜来,白天用这菜籽油就行了,晚上要重点补水,用点晚霜。太医院自去筹备不提。

  转眼间已是冬至,寒意渐浓。太后聚了众人在静心殿中吃饭,李月荷借此机会献出自已酿制的梨香酒。

  喝梨香酒时,李月荷给每人倒了小半杯,剩下小半杯正想倒往自己杯里,忽想起当时拿玻璃瓶罩住香梨时,并没有把香梨先洗一洗,而且这个香梨在玻璃瓶里又发育了那么些时候,不知有多少灰尘细菌沾在它上面,只怕这一遭酒是这个梨子的洗澡水。这么一想,便不肯再倒进自己杯里,把剩下的都倒给旁边的唐子仪了,解释说自己还没给小荣佳戒奶,不宜喝酒。唐子仪以为李月荷特别优待他,含笑接受了,喝一口赞了一声说:“果然别有风味!爱妃现在不能喝,只能等着喝第二遭泡出来的酒了。这个梨子泡多一次酒,只怕味道不醇了,要喝到梨香味一样醇的酒,只能等明年的梨子再长出来的时候了,爱妃这遭吃亏了。”李月荷不作声,心道第二遭的酒,梨香虽没那么醇,但胜在干净,你们那里晓得我的小小曲折心思。

  吃饭时,小荣佳在旁边“呀呀”叫,太后问她吃了没有,李碧玉答说已经吃了半碗八宝紫米莲子粥。小荣佳眼瞪瞪看着宫女给每个妃嫔舀汤圆,看着看着小嘴挂了一道口水,李碧玉一边帮她擦去,一边笑。太后看到也禁不住笑了,吩咐人另外拿个小碗给小荣佳装两个汤圆吃,要捡那馅料绵烂容易消化的。宫女忙舀了两个汤圆捣烂了喂小荣佳吃。小荣佳吃完两个汤圆,意犹未足,宫女忙要再舀两个给她,李月荷看到了,赶着阻止了。这些东西不能尽着小婴儿吃,吃太多会伤肠胃,而且汤圆是糯米做的,较难消化,更不能吃太多。

  吃完饭,又象征性的吃了汤圆,大家才安下心来喝茶。各人讨论起各宫最近用的胭脂水粉,因是冬季,大家都少用了粉底,想要用些滋润的膏子。因见李月荷脸上最是光滑细腻,便都相询是用了何种物事。李月荷笑说是太医院最新研制的“雪花膏”。众人忙问原委,连梅傲雪的侍女梅灵灵也忙凑过来听个明白。

  李月荷说起上次叫太医院研制滋润膏子的事,太医院制了几种膏子,她觉得都不好用,后来提议太医院的人拿肥猪肉去提炼一下,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滋润成分。没想这回倒成功了。肥猪肉制出来的膏子无副作用,防爆裂,润泽肌肤,缺点是油性皮肤不能用,李月荷是最保险的中性皮肤,正好合用。太医院因是李月荷提议用肥猪肉研制的膏子,所以请她命名,李月荷抠起这些膏子抹脸时,见它的形状如一片片的雪花,因名“雪花膏”。

  众人想不到油腻腻的肥猪肉能制出美容的东西来,大是不解。打听完毕,各妃已是暗中打算散了酒席就直奔太医院去要“雪花膏”。除了争宠,各妃的必修科目还有养颜美容。正各自打算着,只听唐子仪说:“各位爱妃,今天有匠人上贡的白玉簪两对,谁答中了问题,就赏给谁。”

  宫女用盘子托了白玉簪上来,李月荷一看,白玉簪呈炼奶色,古朴华贵,不由爱上了。只听唐子仪吩咐宫女端上茶来,一轮茶共有三杯,谁品得出三杯茶都是什么名字,就算羸。严秋水娇嗔说:“皇上,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得品茶,你这样不公平噢!”唐子仪眯眯笑说:“各位爱妃前阵子都喝起了功夫茶,我每到一处都看到你们在品茶,何来不公平!”众人见那簪子确是珍品,都不愿放弃,各自品起了茶,有说中一个茶名的,有说中两个,也有品不出什么的。

  李月荷一听说是品茶,就知道是唐子仪偏帮她,有心让她既得礼物,又有脸面。轮到李月荷品茶时,李月荷端起第一杯茶,抿了一口,回味了一下说:“清香浮滑,这是清香铁观音。”用清水荡去口腔中残留的茶味,李月荷端起第二杯茶,轻呷一口,毫不迟疑的说:“醇厚浓郁,这是贡品大红袍。”再喝第三杯时,李月荷品了一会说:“齿颊留甘,这是陈年普洱。”唐子仪带头鼓起掌说:“全答中了,来人,把簪子包起来送到李娘娘处。”李月荷忙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带过去就是了。”皇宫中的规矩是皇帝给妃子送东西,要送达其住处。

  唐子仪看看李月荷说:“爱妃的头饰太朴素了,天天一枝素钗,花也不缀一朵,是不是没有合意的钗子用,还是有其它原因?”李月荷见唐子仪在众目睽睽下这样向她说话,深怕引起别人的疾恨,她还罢了,就怕有人对小荣佳做小动作。这么一想,她便笑着说:“我再怎么打扮也比不上在这里的各位姐姐妹妹,干脆就素淡些了,免得丑人多做怪!”梅傲雪哼了一声说:“倒有自知之明!”众妃见李月荷口气谦逊,气消了一半。有不服气的,见她有太后和皇上撑腰,也不敢说什么!

  

第十五章 雪花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