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还愿

    出了东城门又行了半饷,马车停下。

  豆蔻和绿姨她们早已下车来到马车前掀起帘子,父亲下车后,绿衣扶着母亲下车,豆蔻则是伸出手把我抱下车。

  第二辆车上的三个小子纷纷从车上跳下来,跑到车边后两眼冒光的看着周围。父亲蹲身抱起我后又转身吩咐几个贴身小厮照顾好各位少爷,便向前行去。与路上的行人匆匆不同,这里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吆喝着买卖的小贩,什么卖香烛纸钱的,什么卖小吃的,什么摆摊算卦的,还有耍猴卖戏的,还真的不辜负这山州第一寺之称。

  大齐山州真武寺,据说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寺院。开国皇帝天瑞宗四处带兵打天下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得到过主持的帮助。后来天瑞宗陛下就选这里作为祭祀天神的地方,造就了这里的烟火鼎盛。后经过二百年的扩建,现在已经是气势磅礴的大寺,寺院内钟声悠远、薄雾青松、潺潺流水一团繁荣。一路随着熙熙攘攘的香客们往里走着,路上的小沙弥见到香客们纷纷和手行礼,香客们自然也是纷纷弯身回礼。

  进入寺院,便是一个巨大的香鼎,信徒们都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香烛放进香鼎,丝丝烟火渲染的整个院子里都是烟雾缭绕。

  绕过香鼎进入殿堂就是居中端坐着的弥勒佛,满脸慈悲笑看下面跪求的善男信女。

  殿内的信徒们则基本不发出声音,默默祈祷着,母亲一进入佛殿时便念六字真言,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移至佛前时,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额头轻叩地面。

  一一叩拜之后,父亲将事先准备好的钱物放入功德箱内,所有人依次退出大殿。前世的我是不信这些的,但保留着前世记忆的我在这里又是最虔诚的信徒之一,小小的身躯在佛前无比认真的叩下了三个头,许下三个心愿:

  一愿佛祖保佑前世家人,

  二愿佛祖保佑今世家人,

  三愿佛祖保佑信女不再受那离别苦与伤心痛。

  绕过正殿,殿后终年不见阳光,丝丝清凉沁人心脾,涤荡内心的混浊。

  “现正是真武寺后山桃花开的正好,不如咱们去观赏一番,然后再回府”母亲笑问父亲。

  “夫人说的是,这里的桃花可是咱山州城有数的,这就去吧……”父亲又抱起我,沿石阶而上。

  温暖的阳光从白云缝隙里撒向大地,将整个桃林点缀的如同世外桃源。含苞待放的、已经盛开的桃花将每颗树点缀成一朵朵粉云,一棵棵粉云又连成一片,而已经凋零下来的花瓣则是将整个桃林铺满。

  风乍起,吹起片片桃花瓣儿,缠绕着我们,是挽留我们这些过客?还是眷恋着那正在妖娆的桃树?

  中间偶遇父亲的学生,因有女眷在不好上前便请了父亲到前面小亭子闲聊。母亲也带着一群小的尽情山水桃林间。

  眨眼天色渐暗,车队起行满载笑语而归。

  还愿回府的第二天,风无崖就在福伯于红姨的陪同下,带着母亲准备的一车礼物走了。走时二哥还掉了几滴泪,毕竟这个玩伴走后他就又要进入读书生涯,不能再这样没规没矩的野玩了。而我在风无崖殷切的目光中奋力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送走风无崖后,父亲母亲将我们三兄妹带入书房,丫头上好茶后,退出门去。

  父亲轻抿一口清茶说道:“从明天起,思儿每天在和你娘请安后,就跟着你娘学识字,咱们家的思儿聪明伶俐,说不得以后会成为一代才女呢。相知、相忆你们两个因为近段时日陪伴无崖,学业比较放松,要抓紧时间赶上,为父会和你们夫子打个招呼看紧你们的”

  大哥闻言面显惭愧的回道“爹,孩儿们让您费心了,待回私塾后,自会补上这段时日的功课”

  “如此甚好,相忆你怎么说……”看着扭捏的二哥老爹眉毛一挑,对这个异常调皮的儿子颇为头疼。

  二哥低头想了半天后方抬头道“爹,儿子自然晓得读书的重要,但儿子更喜欢练武,不知道能不能给儿子找个武术师傅……”说完吐了一口气,这可是没和大哥说过的事,前段时间私塾里的同学说是家里给请了武术师傅,自己便也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但自家从没有过练武出身的,怕是老爹不肯答应。不过想想自己是常府老二,无须担负光复门楣的担子,多说些好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哦?”自己家向来以书香门第自诩,从来与练武无缘,如果让这个异常调皮的儿子再学了功夫,那不是更家难以管教起来。打定主义后就摇头对二哥道:“人有武自持强,容易生出燥心。忆儿还是专心学好学文,以后不能考取功名也可修身养性,这事就不要再提了”

  “爹,儿子求您了……儿子是真的喜欢,您若是不答应,儿子便跪在这里不起”看着自家老爹没有丝毫通融之意,二哥也是倔强的跪在地上,偷偷朝娘亲投去哀求的眼神。

  “二弟肯定是看私塾里同学都有在练才会央求爹爹的,还请爹爹不要责罚二弟”大哥看着老爹有发怒的迹象,立刻跑出来拉着二哥。

  我听了一会也就知道怎么会事了,这个世界因为没什么战争,时间长了就形成了重文轻武的观念,而常府本来就以书香世家为豪,就更是让老爹不喜欢儿子武刀弄棒的,其实在后现代谁都知道练武是用来强身健体的,我也是暗自为二哥着急起来。

  边上娘亲咳嗽了一声后,柔声对爹爹道:“妾身倒不觉的忆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人有武自持强,易生燥心只是练武的一方面,练武本来就是为了强身健体,咱们忆儿只要可以秉持平常心的话,请个武术师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外公和几个舅舅不都是马上出身的,也没见变坏了去”

  听闻娘亲的话后,老爹摸鼻子一笑“夫人说的在理,是为夫多虑了。忆儿可能答应为父持武不可燥吗?”

  “儿子以后定当仿效大哥,秉学问为主,武为辅,谢谢爹爹成全”二哥闻言后喜上眉梢,向爹爹与娘亲各磕了三个大响头。

  “既然这样,那过几日我便为你寻个武术师傅。嘿嘿……你小子原来是一直存了这么个心思,怪不得前些日子不见你好好念书,被私塾先生罚了好几回。”又抿了一口茶后严厉的道:“以后若再如此,就等着家法伺候吧”

  “……嘿嘿!儿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回头就讨好先生,让他老人家多夸上几回,也为咱常府争光添彩”说完得意地挠了挠头。

  “行了,你也就嘴上会说,回头得了奖励再说也不迟”老爹瞪了眼油嘴滑舌的二哥后负手走出府,乘上马车往书院而去。

  书房内娘亲宠溺的看了看二哥道:“今天娘可是为了你冲撞了你爹,你也得给娘争气,要做到刚才说的这些,要不你娘也得被你带累了。”

  “娘……放心吧,儿子累谁也累不到娘呀”

  娘亲斜瞟一眼二哥,又转身对大哥微笑着说:“知儿,好生看着你二弟念书,我带你妹妹就先回房了。”

  大哥点头说了声“是”,我朝两哥哥笑了笑就跟着娘亲出了书房。

  

第四章 还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