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上京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接到了风无崖写来的第一封信,信里说他现在每天都泡在师傅家中,师傅的书房中有许多已经失传的孤本,让他都舍不得走出师傅家等等很多生活小细节。让我睡不着的是他信里提到了金朵朵的事,那天我们前脚刚走,后面就有信使送来朵朵即将进京参加今年的采选的消息,后面金家派人来将朵朵接走,为她准备进宫的事情了。

  我被这个消息震的当场说不出话来,朵朵才多大?八岁?这么小就进皇宫能做什么呢?而且象她们家那么有钱怎么就会忍心将她送进宫里那种地方呢?各种纠结纷杂的情绪笼罩着我,让我低落的意识到,虽然这个世界是和平美好的,但还是一个皇权高度集中的世界,在这里皇权高过一切,是一个完全不存在民主的地方。

  深夜躺在舒适的被窝里,想起那个躲在车角落心满意足吃着零食的朵朵,想起那个总喜欢抱着我的朵朵,想起那个总是见到天天就流口水的朵朵,我为这个新交的朋友的前途担心的无以加复。

  一夜无眠,头昏沉的爬起来,跑到书房中写信给风无崖,因为很多字我还要查过后才能完整的写出来。问他金家为什么会舍得让朵朵进皇宫?她现在怎么样了?就问豆蔻信要怎么才能送到风无崖手里,豆蔻说去找管家,让他安排人快马送过去就好了,我急忙让豆蔻将信去交给常管家,并嘱咐一定要快。

  豆蔻跑出去后,我无力的埋头趴到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信才能到,又什么时候才能拿到回信,我第一次痛恨没有电话的日子起来。豆蔻回来说,今天府里刚好有去青州采买的人,所以将信一起带了过去,我放下心来的露出一丝苦笑又埋头趴在桌边。看着我脸色有点苍白,而且从早晨起床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我,豆蔻担心的看着我问:“小姐脸色不太好,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我们去前厅吃早饭去吧,晚去了娘亲他们会担心的!”跳下椅子,拉起豆蔻的手往前院走去。

  走到花厅前,深吸了口气后,打起精神走了进去。

  虽然我极力不想让家人为我担心,但一夜未睡的脸上实在太过苍白,老爹担心的问是不是晚上没盖好被子受凉了?娘亲摸了摸我的头说温度是好的。

  我瘪了一下嘴,说:“无崖哥哥写信来说,朵朵要被送进皇宫里了”

  老爹愣了一下问娘亲朵朵是谁?娘亲回说是风家二姨太娘家的孩子,这次去风府时,与相思一起玩的很好,走时还送了相思礼物的。

  娘亲皱眉叹了口气后,就拍拍我肩膀,让我不要担心,先吃饭。

  一家人吃完饭,老爹面带担忧的带着大哥去了书院,二哥也带着小厮去了私塾,我跟着娘亲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后,娘亲坐到软踏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稍后,将我轻揽到怀里,慢慢说道:“咱们大齐每五年,就会采选一批家世良好的秀女进皇宫,被采选的女孩基本都在八九岁的稚龄,她们进入皇宫后就得接受各种严格的教导,如果表现的好就会被指派给各位娘娘做女官,她们进了皇宫到不用伺候人,可就是得离开家人,没了个自由!”说完把我身子摆正,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后,又继续说“娘亲不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些,你能不能听的懂,但娘亲感觉自从你上次病好了后,比以前懂事了很多,有时候乖巧的让人心疼。我想你或许能听的懂吧!其实把你订给无崖,除了知道他的根底之外,也有这个采选的原因在里面,如果你没订下这个亲事,到了五年后,你就得和朵朵一样去参加采选。思儿……你知道吗?娘亲舍不得你那么小就离开家,离开娘亲与爹爹,当时娘哭的伤心,你大姨娘看了就说出让无崖与你定娃娃亲的主意,凭风家的地位,这门亲事能保你平安长大,要不你就得离开娘亲,你知道吗?”看着我乖巧的点了点头后,娘亲又嘱咐道:“你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孝顺你大姨娘,无崖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娶个公主的,你们两个定了亲事,其实是咱们家高攀了的。”

  听娘亲将事情委委道来,我心澎湃不已,原来风无崖就是我所谓的护身符,没有他的话,我将要和朵朵一样被采选进宫做女官,如果好运点会平安过个十多年后出宫和家人团圆,运气背点说不得就从此送了小命。

  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后,娘亲拿出《女戒》《女训》等一些女儿家必读的书,放到我面前。严肃的看着我说:“思儿要为咱家争气,也要报答你大姨娘的恩德,所以这些成为大家闺秀的东西你必须都得学会,而且还都要学的比别人家的女儿要好。除了这些你还得学女红、厨艺、礼仪等很多东西,从今天开始娘亲会严格教导你,你自己也得吃的了苦。你两哥哥只是吃点学术上的苦,而你要吃的苦比他们还要多,谁叫你是女儿家呢!思儿……你怕吗?”

  我知道,我如果要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这些我就必须象娘亲说的那样学会,而且学的还要比别人好。想到娘亲的用心良苦,我拉起娘亲的手,抿着嘴用力摇了摇头,说:“思儿不怕吃苦,思儿会做让娘亲骄傲的女儿,思儿会做的任何人都出色,娘亲……思儿不怕!”

  娘亲心怀宽慰的点了点头,眼角隐约带有泪花,紧紧用力的抱住我“我的思儿……”

  月上柳梢人安睡,虽然接到了风无崖的回信,说金朵朵已经起程往京城出发了,事情已经没人可以改变,而且周围的人都是赞成这个女孩进宫的。假设朵朵进宫后,如果混的好的话,那可以给金家带来很多的利,如果混不好,凭金家的财势完全可以给她安排一门好的亲事。想通了这些,我鄙视了利用这么小的孩子的金家一把,又为我被周围的人无微不至的保护而庆幸。

  接下来就是,娘亲每天给我安排更多的时间用来认字,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表现的中庸平凡,很多时间都是用最快的时间记住,《女戒》《女训》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也可以背的顺畅流利起来,而且礼仪方面也能按照娘教导的标准做。娘亲很是吃惊自己女儿竟然这么聪明,而且耐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有时候可以一天坐在书房里不出门,和老爹说起来的时候,老爹总会得意的笑笑,说不亏为我常家的好女儿。

  酷夏至寒冬,时间更替。

  我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自己独立阅读书籍,看到娘亲拿来的女红我也可以分出哪些是好的那些是一般的了,娘亲看我分辨能力差不多的时候,将我的刺绣学习时间定在了明年春天,那时候我就五岁了,应该到了锻炼动手能力的时候了。

  每个月风无崖都有按时写信来,信里都将自己平时做的事情一一道来,什么身边的丫头不小心打破了他心爱的杯子,被他送到管事院去打了二十板子;什么父亲给他寻了个伴读,这人才学过人,虽然很受父亲赞赏,却因为人惫怠,又喜欢睡觉,总被自己戏弄;什么秋猎的时候他单独打了一只梅花鹿,两只野兔,大家一起聚在一起吃烧烤的时候,可惜我与哥哥都不在等很多话,最后是说金朵朵的选秀结果是她被留在皇宫里做了一名小秀女。

  每当看了他的来信,我都会笑笑,回他虽然丫头打破他的杯子挨罚是没错的,但为了打破一个杯子就把一位弱小的姑娘家打二十板子,却是太过分了,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小心的时候,你这样做的后果就会是旁边的人更是害怕你,害怕你就会更容易出错,会形成恶性循环的。又让他好好和伴读相处,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要多学会放松自己,有时候通过玩耍也可以学到很多另类的东西。信中我再也没提过朵朵,她成了我心底的疼,自己另一条人生的写照,只是母亲她们用了另类的办法来挽救了我走这条路。

  他也会每次在回信时夸我的字写的越来越好,然后总会在信里附上几张自己写的大字。在知道我明年春天的时候就要学习女红,就笑我说小心到时候扎的自己满手包。

  其中种种繁复的学习,比后世的应试教育更是辛苦。但每次觉的累了的时候,总会想到娘亲的苦心,我便不再将这些当成辛苦,而是当成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技能来学,学好是一会事,以后用不用总是看我自己的。

  十一月,下起了第一场雪,我们全家却是无心欣赏这个盛景,全部在各自打包行李,娘亲与爹爹还里里外外准备进京的礼品。因为这次上京城是为了给外公庆祝六十大寿,六十已是花甲,人也已经开始认老了,所以特别嘱咐几个女儿,将所有外孙带回府中让老人家看看。

  于是在大雪飞扬、天地苍茫一色的时候,全家人乘座着加大的马车,带着十几车礼品与几十个押队人员,浩浩荡荡的塌上了进京的路。

  

第十五章 上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