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母女情深

    卫府中已有将近一个月都没人能见到在小楼中学规矩的大表姐卫新宁了,借着我们离府的机会,大舅母就向各位嬷嬷提出请求,说因府里大小姐与三小姐马上要返程,都想见一见自己的嫡亲侄女,能否请各位嬷嬷通融一次。

  或许身边大姨娘的身份让领队嬷嬷添了几分顾及,正在为难之际,见大舅母送上的诸多珠宝玉器什么的,也就勉强点头同意了,但却明确说明,只能让女眷进楼,其他人等一概不可入内。

  于是大舅母与外婆商量之后,只选大姨娘与娘亲陪同外婆与大舅母进楼,同时又选出我与风无崖这两个都是嫡出身份,属相八字都极为吻合的孩子做为陪伴进入大表姐居住的“帘香阁”,用那领队嬷嬷的话来说是讨个吉头,给小姐添福的。

  “帘香阁”共为两层,一楼是让大表姐每天用餐与练习礼仪的地方,外加一间不大不小的书房组成,二楼由闺房与琴房组成,其他伺候人员全部住在小楼不远处的平房之中。

  本来此楼只为大表姐的闺阁,虽然装修的也是典雅大方,却到处都透着女儿家的丝丝温暖。自从这些嬷嬷来了后,提出说是很多东西不符合规矩,全部撤了出来,又用皇家天赐的东西全部装饰一遍。再看时却是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与电视剧里那华美的皇家内院有的一拼,唯一不同之处或许就是这里的摆设都货真价实,价值连城而已。

  我们在一楼的书房中见到大表姐,一进书房就觉的躁热难耐,与外面冷冽的天气形成鲜明对比,屋内的大表姐只单穿一件浅绿色上绣大百合宫装,面带微笑的端坐于正位之上,宽大袍袖柔软的垂落于地面之上,后面是长长的衣摆撒满一地,白皙的脸庞上红意氲氲,只看几眼就知道这几日并没吃什么苦头,反而因为嬷嬷们从宫里带出的保养秘方,比原来还要美丽上几分,在屋内百合香味的薰香环绕中,颇有一些即将化仙而去的气息。

  见到自己祖母与母亲等长辈进来,就条件反射的想起身行礼,被旁边的嬷嬷用眼神制止,又复端坐回去,接受诸位长辈的行礼。

  虽然这段姻缘现在还属于指婚期,却因明年春天及笄之后就将择日完婚,已算的上半个皇家人,按规矩见了长辈不能行礼,全家人见到她却要行礼,只是行的是蹲礼,不是跪礼。

  我收起自己的小心思,跟随外婆等人躬身行礼,然后我和风无崖就被一位嬷嬷带到大表姐身边站好,大表姐轻轻点了点头后,让旁边嬷嬷赶快上坐,趁嬷嬷吩咐外面丫头添坐位的时间,大表姐激动的抱着身边的我和风无崖,抬头望着自己的祖母和母亲。

  大姨娘微笑的看看屋子中诸人,转身跟在嬷嬷们身后出了门去。

  外婆与大舅母也是激动不已,满眼慈爱的看着大表姐,大舅母上前拉起大表姐的手出声问道:“宁儿这几日过的可好?”

  “多谢母亲记挂,宁儿一切都好,只是每日里见不到祖母与母亲,有时候会惶恐几分。”将头靠在自己母亲身上,双手紧紧抱着大舅母的大表姐语气软软地说道。

  大舅母听后勉强一笑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嫁入天家不比普通人家,现在还没成婚,以后进了皇子府,终年不得出府门,要见上一面更是难,若是八皇子得登大……那时候更是难上加难!”

  听大舅母话没敢将话直接说透,又絮絮叨叨地说起别的话来,外婆轻咳一声打断母女之间的对话道:“好了,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安慰自己闺女,平时的机灵劲到哪儿去了?我们平时也多有进宫请安的时候,只可怜这孩子以后得面对多少争斗,那些可都得都靠你自己去做的。现在嬷嬷们教的规矩你要好好学,这些以后可都是用来保你平安的,千万别抱着怨恨之心”。

  听到自己祖母深情意切说后,又看看老人眼中强掩的担忧,大表姐起身轻轻一拜道:“孙女谨记祖母教导,以后自会多加用心。”

  众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大姨娘的声音,只听大姨娘笑着道:“宋嬷嬷何必如此客气,我这打小就疼的侄女,规矩学的可还让嬷嬷满意?”那嬷嬷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回道:“府上小姐本就知书达礼,奴婢倒没费多少心思,还谢定国夫人体贴奴婢。”

  话音刚落,就见那嬷嬷领几个丫鬟带着几个小圆塌走了进来,众人端坐一会,说了几句面上的客气话后,看那嬷嬷再也没走了的意思,也就起身告退了。

  出了房门,大姨娘慢慢落在身后又将一个小包裹塞进那嬷嬷手里才追赶起前面众人,一阵冷风吹来,让人忍不住打起激灵。

  —————————————————我是离京分割线———————————————

  再好的宴席也就散的时候,第二天日头还没出地平线,所有人就忙着装车打包,整整三十几辆马车的长队,加上风府的二百护卫队,浩浩荡荡离开了这京城卫府。

  队伍最前面是大姨丈、爹爹、大舅父几人骑马打头,所有女眷端坐车内,车队行到护城河时停下来,女眷下车与大舅父几人话叙离别,大姨娘与娘亲两人从拜别外婆时就开始泪流满面,眼看过了京城护城河就算真正离开家门了,眼泪更是滂沱而下,大舅父见到两妹妹如此,也是难过的别过头去,苦笑着让两位妹夫一定要好生生对待自己的妹妹,这样老太爷与老太君也是感激不尽,说的两位大男人满脸不自在起来。

  正要踏上马车,就见远处一快马奔来,行近才看到是我们的大表哥卫新城,拉住昂头嘶鸣的坐骑之后,一个翻身跳下马,单膝跪地拜道:“侄儿见过两位姑丈与姑母,祖母在两位姑母走后于府中哭晕过去,清醒之后特命侄儿给两位姑母送来用孔雀毛制成的五彩披风两件,祖母说这是皇家御赐之物,一直留着舍不得穿,今两位姑母要在天寒地冻时节赶路,穿了路上或许会暖和些。”说完将装有披风的盒子高高举起。

  听完新城表哥的话后,看着那华丽五彩的披风,想起自己此次离京又要过几年才能与母亲见上一面,大姨娘与娘亲哭的更盛起来,老爹满脸心疼的神色,想上前扶我那美人娘,却又有这许多外人在,自己身边的大连襟也是站一边没任何动作,只好边忍着心疼边打眼色给自己的儿子们。

  我走到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人娘亲身边,拉起她的手,用尽浑身力气捏了捏娘亲的手,娘亲看到我满脸担忧之色,蹲身抱着我又哭起来。风无崖更是比我先跑到自己母亲身边,抱着母亲轻声安慰起来。两位平时行事高华,气质文雅的贵夫人如今也不管自己形象如何,抱着面前弱小的身躯尽情哭泣起来。

  大舅父拿起新城表哥手中的五彩披风,轻轻为自己的两位妹妹披上,眼带泪光地说:“都不要哭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两位妹夫与妹妹这就上路吧,到家后就来信报个平安,也让两位双亲早日安心下来。”

  话不多说,一行人虽然依依不舍,但最终还是缓缓离开了这大齐最繁华之地京城。悲伤的气氛一直到离开京城十里之外还是无法散去。

  直到第二天从投宿客栈早起后,娘亲满面笑容的从房中走出,先是安慰了自己姐姐一番,又安排人张罗大伙早餐等事宜,还为自己昨天出阁的表现而向姐夫道歉(我为我那帅老爹高超的安慰法子赞叹不已),大姨丈笑说母女离别悲伤之情可以理解,没什么好责怪的。

  一路回行,因大雪早已停止,早晨路面经过一夜冰冻之后马车可以飞快奔驰,但到了中午太阳高照,雪渐融将融之时,路就变的异常泥泞难走,有几辆马车甚至还陷入泥坑之中坏了轮子。实在无法,姨丈与父亲商量过后,只有每日早起抓紧时间赶路,到晌午雪化之时就找地方休憩。

  紧赶慢赶,十几日后终于赶到青州城,告别风无崖一家,我们一家又继续向山州城出发。

  ——————————因为大家都极力反对虐小相思,因此推后一章——————————

  嘿嘿!PK分满300!咱就加更一章!满500分加更两章!不黄牛哦……

  谢谢大家多多支持南瓜!

  

第九章 母女情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