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初三姑爷

    大年初一在族人与邻里之间的走年中度过,大年初二全家汇同族中之人到族庙里祭拜了高祖,晚上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送年祭祀。

  与接年的唯一区别或许就在大家口中念叨的话变成:“后辈子孙恭送祖先上路”。

  送完年就算是过完年了,大人们也不用再怕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犯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忌讳,倒是那高挂的族谱一直不撤下,说是得等女婿上门来磕了头才可以撤,闹的我这个心啊汗滴滴地说。

  原来这里的风俗有初二侄子外甥上门磕头、初三女婿上门磕头、初四好友上门磕头的风俗,用府里丫头们的话来形容就是,虽然咱们常府的姑爷才八岁稚龄,但那也是换过八字,下过聘礼的正经女婿,每年初三可都得规规矩矩的来给咱磕大头的。

  由于老爹没什么近亲兄弟姐妹,只有娘亲这头有几个兄弟,却又是离着老远,因此我们家初二自然没什么侄子外甥上门来磕头的。倒是初三这天,府门大开,一众小厮排列整齐面目上带着异常恭敬的表情站在自家府门之前,再看对门冷家却奇怪的将大门紧闭起来,连平时一直开着的小门都关了起来,让人疑惑不止。

  午时刚过,就听街道一头传来阵阵马蹄声,几十个护卫模样的大汉护送着一位锦绣华衣的小贵人朝常府急速奔来,这批人骑下之马皆为上选良马,一路奔驰而来丝毫不显疲态,到常府门前之后,一行人整齐有素的跳下马来并列站好,而那小贵人则由一位看似是头领模样的年轻人抱下马来,只见那小贵人约有八九岁的年纪,面如冠玉,星眉朗目,猩红小蟒袍再配上金顶小冠,端得是气派非凡、高贵无比,门前众小厮们惶恐万分的跪地迎接这位如天上下凡般的小贵人。

  虽然怡卉描述的是天花乱坠,将这小贵人说的是天上有地上无的,连素日里没什么情绪的秀蔓都听的是一阵阵神往,我却是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那肯定是风无崖来了,常府大年初三这一天最尊贵的客人——风姑爷!

  囧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一天老爹甚至还请了族里几位身为老爹爷爷辈分级别的老者来陪这个九岁小姑爷,几个老人还热情地陪着小姑爷一番寒暄热闹,中间大谈高雅别致景物,最后还说到无关风花雪月的诗词之上,难为风无崖临场作出几首诗将这几位老者唬的一愣一愣,连夸老爹得此贤婿,真乃是三世修来的好福气。

  那厢热闹异常,这厢我却是笑的肚疼难忍,边上的秀蔓和怡卉看我笑的实在过分,就替他们未来的姑爷打抱不平起来,说我没良心,姑爷这么小就得作诗讨好那些长辈,多不容易。这要是换成别人前去,面对那么多位得高望重的长者时,能说出一句象样的话就算烧高香了。

  我正了正自己脸色,收起笑容,安慰自己面前的两个小萝莉道:“我不是笑他,我是笑怡卉说的好玩。”两人听了才算换上好面色给我。自从我院子里添加了这两个只比我大两三岁的小萝莉之后,豆蔻比以前倒严肃正经了许多,此时就见她在两人脑门上各点一下,笑骂她们没个奴婢样子,就会取笑小姐。

  过年嘛,免了平时的课程,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午睡过后也想不到要做什么,就懒洋洋躺在被窝里,将天天当做枕头压在脑袋下面,打着瞌睡。

  风无崖似乎是喝了几杯酒,挂着红仆仆的小脸走进屋里来,不理会已经被我脑袋重压了半天的天天挣扎抗议,伸手就把小狐狸抓过去一番蹂躏,蹂躏完了就扔地上,自己爬到床上,揪着我的小鼻子问:“你只小懒猫,每次见你都是看你在睡觉。”

  我看着他因喝过酒而显几分迷离的大眼睛,比平时还要黑亮可爱上许多,笑着道:“呸……才几岁就学着喝酒了?喝醉了还说些胡话,真真是猪鼻子查葱充起大象来了”。

  听了我的话后,小人怒道:“我娘说如果今天我表现的好就是给姨丈争光,给你添彩,我叫你不识好人心……”说完就把被子掀开,挠起我的痒痒来,挠的我是满床滚着求饶,看我笑的没力气了抱着被子躲在床角落,这不要脸的小P孩竟然靴子一登,被子一拖在我的闺床上忽忽大睡起来,我这个无语问苍天啊。

  悄悄问豆蔻要拿这个小P孩怎么办,豆蔻笑着上前帮风无崖掩了掩被子,说道:“以前都是小姐跑去缠着姑爷,姑爷总是没个好脸色,难为如今全是姑爷死皮赖脸缠着小姐了,这姑爷的脾气和别人还真是不一样”。

  我郁闷的说:“怎么不叫表少爷了,平时不都是一口一个表少爷的叫吗?”

  豆蔻揶揄的笑笑道:“今个和平时可不一样,表少爷今个可是以姑爷身份来出门的,全府的人自然都得尊称一句姑爷。”

  我又囧了,迈过熟睡的风无崖,让豆蔻抱我下床,穿好衣服梳洗完毕后,豆蔻就吩咐秀蔓留屋里照顾姑爷,嘱咐说姑爷醒了后马上到夫人房中禀告,然后带着我到了娘亲房中。

  房中老爹正和娘亲说着宴席上风无崖做的几首诗,都是应年景做的,我不太懂,听了倒也觉的周正,其中一首是:

  金册呈新岁,猪年报顺康;祥云聚霞彩,瑞霭携春guang。

  财涌三江水,福集五岳香;恒池书久远,昌盛载华章。

  听了老爹指点之后才知道原来这是一首嵌字诗,合起来就是“金猪祥瑞,财福恒昌”,即应了今年猪年的景,又合了几位老人好平安富贵的心意,自然得了几位老族人大大的夸奖,还被几位老学究硬是灌了几杯清酒。

  老爹一直带着满脸向望的神色不停的夸道:“难为这么小的人儿即要做诗,还能考虑在场诸人的身份,真真是个小天才啊,若我家知儿与忆儿也可如无崖这般该有多好?”

  美人娘亲笑着道:“无崖可是咱嫡亲外甥,又是思儿将来的良配,算得上咱们半个儿子了,他今天还不是为夫君您争了个满堂彩,让您在族里是大大风光了一把。”

  “对……对……半个儿子,哈哈,借老先生们的话那自然是得贤婿如此,夫复何求啊!”

  正在老爹又念起风无崖今天另作的一首诗时,门外就听小丫头们窃窃私语声不断传来,娘亲眉头一皱问发生什么事了?

  门外小丫头回报说:“对门冷府今个也有女婿来出门,但孙府让人把那女婿打了一顿赶出门外,到现在那女婿还在府门前跪着呢,现在整条街上的人都围着看热闹呢。”

  娘亲听后眉头皱的更是纠结,又问道“哦?可是那孙府的四丫头回来了”。

  听了娘亲询问之后小丫头小声回说是。

  ———————————————我是八卦分割线—————————————————

  原来对门冷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是后来才搬到这条被称为“常家街”的族人街上居住的。

  这冷老爷平时也没多大毛病,就是为人苛刻点,对待家人也不怎么好了点,不过倒是一个极爱面子的人,又一心抱着发扬门第的心思,平时摸面子攀关系都是十分出色的一把手,邻里关系搞的也不错。

  关键问题就是他在给自己几个庶出女儿挑亲时,无视她们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只看对方是不是大富大贵,哪怕年纪不怎么般配也硬逼着女儿嫁过去,二女儿甚至还被这冷老爷子逼着嫁给了一个年过四十的知县做了添房,几个女儿气自己老子拿自己攀富贵,所以自出嫁以后就都不肯回家,基本上断绝了与家中的往来。

  后来还是几个小妾忍受不了思女之苦,把个冷府是闹的鸡犬不宁,还有个小妾连冷老爷的胡子都拔了几根去,这冷老爷子实在没办法,才给各个女儿下帖子请回家一一告罪,到现在这几个女儿也都只是过年时候才回家一次,象别人家的女儿那样常回家看看基本就是属于做梦环节。

  话说这冷府中惟独例外的就是这四小姐冷清幽,这四小姐因是嫡出身份,自小得冷老爷喜爱,又一直被大夫人如珠如宝的呵护着,兴许是被宠过了头,这四小姐很是喜爱女扮男装到大街上晃悠,有时甚至还动手调戏一下貌美男子。这种伤风败俗的行为可把冷老爷给吓的不轻,在大病一场之后,就将伺候小姐的两个丫头活活打死,又将这个宝贝女儿给关了起来,急急忙忙地找来媒婆给寻上一户中等人家,也不管对方家是否有钱财权势了,慌忙着准备将女儿嫁过去,打算来个一了百了。

  话说这冷清幽自从被老子爹关起来后,求娘放了自己没求成之后,就在某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一个指头的夜里,搜罗了自己老子的N多钱财爬墙逃婚去了。

  其实这事要放现代连个水漂估计都打不起来,但在这个封建时代那就成了山州一绝,逃婚,反抗已经订下的婚事乃属于翻了天的行为,被全城的人传成笑话,害得这个冷府中人平时连出门都得躲着人走,几个本来就不怎么亲的女儿更是躲着不肯来了。

  冷四小姐逃婚传到男方家中后,这一下男方可把冷老爷给斗了个半死,还扬言要把冷老爷给告到官府去,判他个流放三千里。

  *****************************************************************************************************

  惭愧啊!本人对诗词实在没什么天分,只好厚颜从网上借鉴一番了。用书友的话来说这叫“引用”。

  

第三章 初三姑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