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干岩冰室(下)新书求票

    (新书期,每天例行求票,嘿嘿,大家别烦啊……)

  影子这一停下来,看清楚原来是一位身材高壮的汉子,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着一种自信。他看着那块石碑,刚毅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柔情,刀削一般的下巴,线条也柔和起来。

  “小蝉,我来了。”他对着那石碑柔声说道。好像回应他一般,云湖上那飘荡的云雾缓缓地分出一部分,犹如巨人伸出了一只粗壮的手臂,将那人一揽,白茫茫的云雾之中,移形换位,当那人眼前的云雾散去,他已经置身于云湖之中,一个玲珑剔透的球形宫殿之中。

  一个娇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回来了。”这一声淡淡的问候,自她的口中说出来,却有着说不尽的宽慰。一双素手为他掸去了身上的风尘,他会心一笑,转过身,捉住了那一对葇夷,一张绝世的容颜出现在眼前。水盈盈的双瞳中,流露出真切的关怀。

  温暖的感觉注满了他的心房,四手相握,四目相对,痴痴迷迷。对面的佳人突然扑嗤一笑,抽回了自己的手,娇笑道:“若是让大陆上的人知道,堂堂三大盗贼之一,素有硬汉之城的海因里希,也有这样柔情脉脉的时刻,恐怕他们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她向身后自己的侍女吩咐道:“小撒,去打些水给海因洗脸。瞧这一身的灰尘。”海因里希也是呵呵一笑,揽住她的香肩,在她的秀发中深深的嗅了一口,一阵陶醉:“嗯,好熟悉的味道,还好我回来了,要不就再也闻不到了……”“你到底做什么去了?”佳人小蝉正色道:“我的云湖能够自给自足,我们就在这里安稳度日,不要再去管外面纷乱的世界好吗……”

  不等她说完,海因里希的脸还深埋在她芳香的秀发之中,手掌一开,一线银光,带动着一枚精灵一般的光华跳动着。这座水中宫殿,完全有透明的水晶制成,不论在哪一个房间,一眼都能看的通透。那精灵一般的光华,透过了球形的水晶宫殿,与外面的湖光交相辉映,竟然连那五光十色的湖光,也觉得黯然失色。

  湖水中,各色游鱼也折服于那精灵般的光华,围绕着水晶宫殿来回游动,迟迟不肯离去!

  “月神后冠!”小蝉惊呼一声,感动得望着海因里希:“你真的去了!”海因里希微微一笑,动作轻柔的将项链戴在小蝉那玉雕一般的脖子上:“没错,我去了,而且完整无缺的回来了,呵呵。”

  小蝉眼中闪烁着泪光,两手捧着那颗宝石,一低头扑进了海因里希的怀抱。海因里希欣慰一笑,自己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谋划半年,摸了奥斯塔帝国的老虎屁股,偷出来这颗“月神后冠”,不正是为了这一刻吗?

  英雄难过美人关,梅杰夫四世绞尽脑汁的思索,大陆上究竟是哪一股势力在与自己作对,却万万没想到,海因里希冒着生命危险,只不过是为了博美人一笑,因为小蝉不经意间提过一句月神后冠。英雄和枭雄的区别正在于此。梅杰夫四世算得上是枭雄,可惜他实在不了解英雄的心理。

  巨大的云湖水晶球内海因里希怀中抱着美人,将自己如何深入奥斯塔帝国的皇家宝库盗出月神后冠的过程,绘声绘色的描述给小蝉听。他的口才不错,又是有心在美人面前表功,说得绘声绘色,惊险之处,常常引得怀中佳人掩口惊呼,当说到最后,自己中了罗杰斯一招“九吟绝龙斩”的时候,小蝉明明看到他就在眼前,那一招必定没有伤到他,不过还是忍不住浑身一滞,面色苍白。

  海因里希得意的拍拍胸口:“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罗杰斯怎么了,他奈何不得我。”小蝉惊疑的看着他:“海因,难道你真的已经达到十三级封号战神的级别?”海因里希不好意思地一笑:“当然没有了……我能安然无恙,关键是因为一个人,一个炼金术士!”

  小蝉疑惑的眼神光彩朦胧,就好像云湖上的云雾一样,海因里希最爱的,便是她这双能说话的眼睛,不用小蝉发问,他就明白她想要知道什么。“这件事情说来也是巧合,全大陆的人都知道奥斯塔帝国的皇家宝库戒备森严,机关陷阱密布。但是最让盗贼们无可奈何的,并不是那些机关,而是宝库本身。宝库是用海沉铁浇铸而成,浑然一体,就连两扇大门也是一英寸厚的海沉铁。就算是闯过了前面的道道关口,没有钥匙,就算是我,也打不开大门上那三道六重锁芯的密锁。所以我只能另想办法。”

  “这个世界上能够切开海沉铁的几件神器,防卫一点也不比奥斯塔帝国的皇家宝库差,我寻找了几个月一无所获。就在我有些绝望的时候,我想到了流苏山脉中的非人匠师帕拉切尔苏斯,于是动身前往流苏山脉,想请他为我打造一柄能够切开海沉铁大门的神器。没想到经过望山城的时候,城内的一家炼金术商店的招牌吸引了我。我也算是走遍三大陆的人了,却从来没见过那样的招牌,就顺便过去看了看,没想到那人的炼金术水准当真不凡,店铺内卖的东西虽然档次都不高,但都是别出心裁的作品。我就让他试试看,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下来。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可是没想到帕拉切尔苏斯的智慧女神斗篷果然厉害,我在外面折腾了整整七天,也没能进去。没办法,只好回到了望山城,没想到那个名不见经传的炼金术士,竟然真的炼制出一件神器,轻松的切断了海沉铁!”

  “后来他又用那一块海沉铁,帮我炼制了一件护甲。罗杰斯那一招九吟绝龙斩,正好劈在护甲保护的部位上,那护甲看起来也并不厚重,竟然抵挡了这一招七成的力量,我才能若无其事的逃走,还把罗杰斯那笨蛋吓了一跳,傻愣愣的不敢追击。”

  罗杰斯可不是笨蛋,相反,他可是能够排进星空大陆强者前三十的超级战士,否则也不敢在面对梅杰夫四世的时候不卑不亢。

  海因里希说得眉飞色舞,却没有注意到,他怀中小鸟依人的小蝉,此时低下了头,眼中闪烁着诡异的神采。

  强大的炼金术士,很好、很好……

  柔软的天鹅羽床垫上,经历了半年奔波的海因里希沉沉睡去,小蝉轻盈的从床上飘了起来,幽灵一般的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小撒!”国色天香的小蝉姑娘褪去了清纯的外衣,换上了一张阴谋的面孔:“去望山城,如果那个炼金术士真的如海因里希所说的那样神奇,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给我带回来。”“遵命!”小撒本体不动,一个黑影从她的身体内飘了出来,穿过那球星水晶宫殿,融进了碧蓝的湖水中……

  

第十一章 干岩冰室(下)新书求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