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仗你们打,钱咱自个儿赚(上)

    腰缠十万贯,乘鹤下扬州。自古以来扬州便是着名的烟花之地,多少才子名人在此地流连忘返,杜牧那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更是道尽了扬州的脂粉气,历代帝王下江南免不了到要来此地逍遥一回,隋炀帝甚至把老命都丢在这儿了。眼瞅着龙舟即将抵达扬州,胤祚心里头可是憋着把劲,早盘算着到了地儿得好生见识一下扬州的风光,只可惜这一回胤祚是过不了这个瘾的了。

  清河事罢,康熙御銮驾临济南,遥祭泰山,紧接着又到剡城巡视中河,好生叮嘱了新任河道总督王新命一番,这才在前来接驾的两江总督傅腊塔、江苏巡抚赵士麟等大员的陪同下,放舟而下,直指扬州,只可惜船到半路突然接到八百里加急军报——准噶尔汗葛尔丹起兵造反了,兹事重大,康熙老爷子连夜赶回京城,准备应战,南巡半途而止。

  噶尔丹,清代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早年赴西藏当喇嘛。康熙九年,其兄僧格在准噶尔贵族内讧中被杀。次年,噶尔丹自西藏返回,击败政敌,夺得准噶尔部统治权。康熙十五年,噶尔丹俘获其叔父楚琥布乌巴什,次年击败和硕特部首领鄂齐尔图汗,实力大增。随后又占据南疆,势力扩至天山南北。康熙十八年,*喇嘛赠以博硕克图汗称号。康熙二十七年进攻喀尔喀蒙古,并借口追击土谢图汗部余众,进军内蒙古乌朱穆沁,威逼北京。康熙二十八年二月游击将军库仑率军3000仓促迎战,全军覆没,库仑力战而死,战报传来,京城大乱,监国太子胤礽连夜八百里加急禀报正在南巡的康熙老爷子。

  打战?咱喜欢,可惜轮不到咱上阵,得,让他们打去,咱想想看有些什么搞头?刚回到京城的胤祚满脸子的懊丧:遥想前世那会儿,他可是超级军事迷,啥子AK47、MIA!主战坦克之类的门儿倍清,没事干时,那些子《战争论》、《孙子兵法》之类的书可当成消遣来着,时不时地还幻想着哪天自个儿也能过把战争瘾,现在好了,战争是来了,可惜岁数摆在那儿,打战的事轮不到他,郁闷!再看到老大胤禔得了个参赞军机的差使,那一脸子的得意样,胤祚更是郁闷到家了,这不,正琢磨着怎地才能沾上战争的边来了。

  这时代的兵器不咋地,除了红衣大炮还凑合,那些子大刀长矛、鸟铳简直就是垃圾,以咱的本事搞出些燧发枪根本没啥子难度,若是有合适的机械、钢材,就算是马克辛重机枪咱也能搞定,可惜的是老爷子向来不喜欢武器革新,说是什么来着,哦,有悖弓弩国家根本之道,头前火器奇才戴梓曾发明了名为“连珠琵琶”的火器,此乃世界上第一挺机枪,连发28发,结果怎样?流放三千里,咱还是悠着点为好。出谋划策?唔,这个貌似也轮不到自己,别说朝中名将众多,图海、费扬古一大帮子名将还靠着这个吃饭呢,就算咱出了策,只怕老爷子也没那个兴致去听,咱还是一边凉快去。

  打仗打得就是后勤,可惜这块儿,咱就是出了大力也不见得讨好,这差事老二那货早已领命监管了,虽说这主儿压根儿就不是那块料,但有索额图这老狐狸扛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错,这也轮不到咱来操心。郁闷啊,郁闷,眼瞅着这么场大戏,咱咋就只有看戏的份呢?胤祚想了大半天了,也没个准主意,正懊丧呢,老爷子就派人来召了。

  老爷子有召,那可怠慢不得,指不定是有啥急事儿。胤祚跟着来传口谕的小太监急匆匆地赶到了上书房,照例是跪倒请安,可眼见着老爷子满脸的笑容,不像有急事的样子,而且那笑容怎地看起来有些子诡异,就像,哦,对了就像狐狸的笑,靠!老爷子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胤祚可是被老爷子黑了几次了,心里头七上八下地没个安生。

  “小六儿,皇阿玛考考你,打胜战靠的是什么?”康熙老爷子笑呵呵地问道。

  靠的是什么?这问题有点怪,老爷子好端端地问这个干啥?咱就不信老爷子自个儿不明白,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危险,肯定有埋伏。可老爷子既然问了,总得答呗。胤祚略一沉吟道:“靠的是主帅的正确决策和将士的英勇。”

  “好,不错,看不出小六儿竟是知兵之人,除了这两样外,还有什么?”

  “后勤。”胤祚话刚一脱口心中不由地就咯噔了一下:老爷子,你该不会惦记着咱的荷包了吧?

  “对,就是后勤,这时节出兵青黄不接地,皇阿玛难啊!”康熙老爷子脸上现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老爷子,你太过分了吧,咱好不容易攒了点小钱,您老就整天惦记着,咋就不找其他哥几个要去,黑咱都黑成习惯了,我苦命的银子啊!胤祚肉疼得紧,可对着老爷子却不敢带到面上,一脸子激昂地说道:“皇阿玛放宽心,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儿臣义不容辞,决意捐出二十万两银子以充军用。”

  “好好好,小六儿心系家国,皇阿玛甚是欣慰,不过……”康熙老爷子停了一下,似乎还有话要说。

  不过个头,您老这不是嫌少吗?我的老爷子哎,您也太贪心了吧,二十万两银子若是打成银箔都足够贴满整个皇宫了,您老还是杀了我吧!这一回胤祚可就激昂不起来了,哭丧着脸道:“儿臣再多捐十万两。”

  “好,平定了葛尔丹,算你一功。”康熙老爷子乐呵呵地说道。

  苦命啊!费了老大的劲,好不容易积攒了百多万两银子,就这么被老爷子黑了几次,眼瞅着就要见底了,敢情咱就是为老爷子当搬运工来着,娘的,咱咋就这么背呢?从老爷子那出来,胤祚郁闷得要哭了,走起路来也有些心不在焉地,突然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六哥哥,你病了吗?”

  

第二十三章仗你们打,钱咱自个儿赚(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