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五章 和平攻势(上)

    “溪云初起日沈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伯颜轻声叹了一口气,自从兵败于黄河北岸,自己始终有这种感觉,近些日子以来王李二军的会师,以及攻克合肥建康等重镇都让整个大都的官吏百姓议论纷纷,而且更为人忧虑的是在大都居然都已有了民族意识的抬头,许多普通的百姓已不再那么恐惧于帝国的勇士,开始憧憬中国军队收复这块已经丢失数百年的古城幽州了。

  桌上放着伯约方才飞鸽传来的急信,上面是对自己的一些建议。

  伯约居然提出要主动与王想等人议和,争取喘息的时间,重新组建一支主体由蒙古、契丹、女真、色目人组成的强大野战军队统一作战一起南下,而不是现在将少许精锐散步在各个战场上不断损失。

  的确目前在与中国军队的交战中仿佛演变成了各地官员个人自扫门前雪,只是被动地防守自己的区域,当然处处被动。

  伯约在信中还期待一旦形成了短暂的和平,也许目前朝气蓬勃的中国军民就会失去进攻的锐气,而王想与李潮这两大巨头的矛盾就会表露出来,如果这种矛盾真的可以激化来一次总的爆发,发生一场火并,那样就真是上天庇佑了。

  想到这里,伯颜决定还是要进宫面见皇帝忽必烈,他实在有些愧对皇帝的信任,尽管遭受败绩的自己并未受到皇帝的斥责,不过今天的提议却有可能让皇帝震怒,这等于是低下了蒙古勇士高贵的头颅。

  忽必烈其实正准备召唤伯颜,听完了伯颜的陈述他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反应,“听起来是不错,只是丞相以为王想与李潮真的会火并吗?”

  伯颜见皇帝如此平和,连忙道:“我们此举主要是为自己争取改变的时间,只要我们重新焕发我们真正的实力就一切都可以解决。王李二人会否火并虽然不能肯定,但是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二人分兵已有多年,如今王想伪称为帝,权欲极强的李潮怎会甘心?”

  “不过若真的与他们议和,可是要让我等失去尊严。”

  “我们只不过是暂时失去尊严而已,但却可以赢得时间,从容调配各地精兵集结,再招募训练勇士,到那时可以再次南下,永远不给南人反抗再起的机会,失去的尊严可以用敌人的鲜血来重新建立。”

  忽必烈点头道:“那就这样办吧,我军各部都暂时与敌军脱离战事,暂时后退,以表诚意,丞相就可派使者前去议和了。他们不会不允和吧?”

  伯颜笑道:“我想应该会应允和议的,如今依旧是我强他弱,当年赵宋处于优势尚且要与金议和,偏安江南一百六十春秋,依然可以纸醉金迷,他们难道就会没有安享富贵的想法吗?人总是会有一些惰性的。陛下,到时臣还会与他们折箭为誓永允和平的”

  忽必烈有些吃惊,随即笑道:“哦,那丞相岂不是要违背誓言了?”

  伯颜大笑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今天的时代,誓言只不过是------哈哈。”

  这次议和的使者伯颜经过了精心的挑选,选中了早在王想勤王之前就认识的唐之荣。

  此人多少还有些名声,可以在王想面前说上话。

  “唐大人,我大元愿意与他们以长江为界,重归和平,望先生此行劝服王想与李潮,我知道先生与他们素有交情,想必可以成功完成使命。到时候先生无论身在何处都是功臣,将是造就和平的使者,成为天下百姓称颂的对象。”

  唐之荣有些激动,他仿佛看到了未来自己的荣光,原来自己灰暗的人生一下子就峰回路转,他强自压抑住兴奋,故作淡然的说道:“为了和平唐某理当竭尽所能。”

  流星在这段日子里与粘罕混迹于大都的酒店娼寮,吃喝玩乐,偶尔也谈论一下武艺,很得粘罕的赏识,而且通过粘罕的关系,也让温情不再需要为相府去做刺客了。

  流星对温情笑道:“坦白说粘罕算是个很不错的朋友了。”心中却想道,可惜自己接近他终究是为了有朝一日成就自己的光辉时刻,不过到现在依旧是没有什么头绪,也许自己是在逃避,并没有积极争取,怕失去现在的生活。

  温情道:“那么说你是绝对不会杀他了?”

  “当然,我今后若要刺杀,绝对都是要对民族国家有巨大威胁的人物。”

  这一日,粘罕知道了将与中国议和的消息以后,愤闷不已,他来到了流星的酒家,到了楼上的雅座,面对流星毫不顾忌的说道:“我蒙古勇士怎能向南人低头?都是这个祸国的伯颜,前次领军与王想交战,兵力相当居然被那什么狗屁至尊军击败,大损我帝国铁骑的威风,让至尊军的威名天下皆知,真是气死人也。”

  流星叹道:“王爷所言差矣,其实我南人之中也有英雄,就比如我吧。”

第八五章 和平攻势(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