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四章 也有失败(中)

    忽必烈在他走后陷入了沉思,粘罕虽然与伯颜不和,但也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欺骗自己,但要说伯颜怀有野心,也不需要派人去击杀粘罕这个平凡的王爷吧?他叹了口气,道:“来人呀,召伯颜丞相进宫来见。”

  伯颜尚未到达,却传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口中的酒也呛了出来,“什么,刺客在粘罕府外刺杀他?”

  他关切的追问道:“粘罕的伤势如何?”

  虽然自己素来不喜欢粘罕,但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儿子,他的生死还是让皇帝挂念的。

  内侍苦着脸说道:“那名刺客张狂不已,声言绝对不让王爷活过今日,结果,那么多的卫士都没有挡住他,他一剑刺中了王爷的左肋,王爷当场倒地不起,听说伤势十分严重。”

  忽必烈怒掷酒杯,“这些刺客真是太猖狂了,你速再派人到粘罕府邸查问伤情。”

  内侍退出之后,忽必烈感到十分烦躁,本来他最近的心情很不错,一来敌人内部果然发生了变乱,李潮取代了王想,二来借助于与李潮达成的和平协议,他已经从容地从塞外与中原各地抽调招募了大批非汉人的勇士,野战大军显得很有战斗力,他已经开始考虑重新开战的事情了。

  但此时他的心却只有放在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身上,他真的不希望粘罕这么年轻就死去。

  内侍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么快?”

  “启奏陛下,方才王爷府中有人来报,王爷想见陛下一面。”内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王爷怕是不行了。”

  忽必烈心中一凉,“我立刻去见他------”

  不过忽必烈却还是没有来到粘罕的王府,因为在他正要出宫时,伯颜恰巧赶到,他阻止了皇帝。

  “陛下,我看您此时不宜出宫,目前刺客仍然没有抓到,十分猖獗,陛下还是小心为上。”

  忽必烈怒道:“粘罕可是我的儿子!他现在就要死了。”

  伯颜淡淡一笑,道:“我听说粘罕王爷最近时常出没于一家名叫勇士酒家的地方,和一些来自南方的江湖高手过从甚密。”

  “你到底想说明什么?”忽必烈有了一丝犹豫。

  “臣不想说明什么,方才微臣还从王爷身边的卫士那里得知了一个讯息,王爷似乎早已预料到今日回府时有大事发生------陛下不妨还是先派几名太医去为粘罕王爷诊治吧,他福大命大应该不会有事的。”

  伯颜保持着微笑,终于让皇帝改变了主意。

  粘罕在床上又翻了一个身,“怎么还没有消息?”

  龙傲寒叹道:“看来在皇帝心中------”

  粘罕心中不由有了恨意,自己在父亲心中原来是如此的轻贱。

  此刻,王想正在王府不远的地方焦急的观察着情况,却迟迟没有看到期待的景象。

  直到太医到来,他终于完全失望了,看来今天自己的计谋完全失败了,愤愤的跺了跺脚,却又看见片刻的工夫已有一些陌生人也驻足于王府周围,心中又是一动,看来粘罕已经被怀疑。

  他径自直奔流星家中。

  温情知道他们今日的行动,却见王想匆匆而回,便知道事情多半不太顺利,“王兄,不顺利吗?”

  “不错,而且我看我们的处境已十分凶险了,待流星与傲寒回来之后我们就应该立刻离开,温情,你速去与田悦收拾一下行装。”

  他已经作出了离去的决定。

  龙傲寒与流星好不容易设法应付走了太医,推说粘罕伤情已经稳定,服药之后已经睡去将他们打发回宫。

  

第九四章 也有失败(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