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同赴国难

    

  文天祥端起了茶,喝了一口,似乎有一些陶醉,“好茶,清香可人,自从起兵以来我已经有三个月未喝上如此好茶了。”

  楚玉笑道:“这可是江南名茶碧螺春呀。”

  “是吗,没想到王将军对品茶也有兴趣?”

  王想苦笑,“大人高抬了,我出身寒微,哪懂得这些。”

  楚玉道:“是呀,我们将军可没有这些雅趣,这都是韦流水韦大老板送的,正好由大人品味,这才合适。”

  “何为雅?小姑娘,你可知道,我朝那么多的文人雅士若把精力都投入到强国上来,少附庸一些风雅,大宋也不会有今日之困顿了。”

  王想点头,“大人所言极是。”

  楚玉皱起了眉头,“文大人,你这个人怎么才说两句话就又开始忧国忧民了,这一次你前往临安不就可以一展才能了吗!”

  文天祥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楚姑娘说得极是,这一次我定要努力清除朝中的各项毒瘤,一舒这几年心中的郁闷。”

  王想也开怀大笑,“是呀,大人率领勤王大军到达京城之后,说话自然要有分量了,只是大人,当年岳王爷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不然空留悲歌一曲,——”

  “这个我自晓得,我虽知忠君,但我更思报国,天下乃我大宋子民之天下,当年岳公被害真是让人痛心,相信岳公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那么悲惨的结局。只恨我空有岳公之志,却无有他的才华,此次起兵之时,我就想到这也许是一个机会,惟有变乱才能让世人觉醒,才有机会复图振兴,否则京城的达官贵人们还在做着他们的chun梦呢!”

  王想已完全被他的情绪所影响,“大人,有你一****大宋必有希望!”

  四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王将军,让我们同赴国难吧!”

  李潮与陈洋的一万步兵在行军半个月之后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余人,看着日趋壮大的部队,李潮很是激动。

  “陈洋,你觉不觉得现在很有成就感?”

  陈洋点头,“是,以前何曾想过自己会成为将军,李先生,我看等到了临安,我军就要突破两万了。”

  “那是一定了,军需若有不足,就沿途向富家大户筹借,当然一定要写上借条,我想不会有人敢不借的,要积极扩大兵员,人马越多,筹码也就更重。”

  夜晚,冬夜里居然有一弯明月。

  李潮独自在大帐中思索,人在寂寞时总是喜欢回忆,不由又想起了陆芸的温柔,在自己心中,到底是功业与爱情谁更重要,自己也有些分不清了。而这段时光的辉煌在夜晚似乎一点也不愿想起。

  此时,卫士在帐外禀报,“李先生,外面有一位先生求见,说是你的故交。”

  李潮有一些诧异,见到来人,原来却是刘臣,旧日的玩伴。

  李潮看见他心中不由有一丝厌恶,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早已随他大父亲刘整投降了蒙古,而更多的是从小对他的居高临下的不悦。“原来是刘兄,一别经年,怎会知道小弟下落?”

  刘臣身着一身书生的装束,头上还带着方巾,他其实并不适合这样穿戴,孔武的身材最适合他的始终是戎装。

  “李潮,几年不见了,我一直很担心你这个兄弟的,见到你这么康健,真是让人高兴!”

  李潮大笑道:“哈哈,倒是刘兄你的装束让小弟吃了一惊,印象中你可是军装不离身的。”

  “那还不是为了来见兄弟你呀,穿着军装多有不便,当年分别时你还只有十七岁而已,若不是李叔叔执意不肯随家父共同进退,我们兄弟早已可以文武搭配大展身手了!”

  李潮冷哼一声,“也许吧,如今老人已经逝去,刘大人在破襄阳时,可是出了不少力的,想来刘兄也一定很得意了。”

  “也还算不错了,我闻知李潮的事迹,就已猜到是你,这个时代英雄又怎会埋入尘土之中,所以我向伯颜丞相请令来此,请贤弟与我一起加入大元。”

  刘臣的眼睛盯住他,李潮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原来如此,但不知我去之后可居何职,能否有一日可以封王拜相?”

  “这?贤弟,这么遥远的事情太过不切实际了,但富贵荣华却是实际的,尤其这飘摇的宋朝已经是完全腐朽了,你不可能把他救活了。”刘臣的脸上有了浓浓的愤恨,“他们是如何对待忠臣良将的呢,我父亲若不投入大元,恐怕也和当年的岳飞一样了!”

  李潮叹了口气,“话是不错,当年我父亲被罢官之后,也是困顿逝去。”

  “贤弟,随我一起去吧!到时把宋朝皇帝抓住,好好出他一番鸟气。”

  李潮微微一笑,“刘兄,随我来。”他挑帘出帐,刘臣紧随在他身后。

  他指了指天上的明月,“刘兄,你看那皓月当空,月光皎洁无暇,人生就是如此,今天的我方才出世,名声就如这皓月一般无暇,如若不是走投无路我又何苦放弃气节。当年你父刘整金亡奔宋,尚称义士,可惜今日他虽人已如黄土,却仍背骂名,我立于天地之间,如何会随刘兄你去呢?”

  刘臣脸色微变,“贤弟,你怎可如此固执。”

  李潮负手前行,猛然大喝一声,“来人,把他抓起来!”

  在冬天的阳光下,在一万五千名战士的注视下,李潮手持着鬼头刀,他要杀死刘臣。

  刘臣被绑在木桩之上,充满了恐惧,“贤弟,饶我一命吧,看在当年的交情上——”

  李潮已经举起了刀,“我决不会放过你的,你们父子两人手上染了多少我们同胞的血,你们生来就是鞑子的奴仆,原来侍奉金狗,现在又为元狗杀我同胞,我们身为汉人,就算不做大宋子民,我们也决不能向鞑子屈膝!”

  刀光闪过,李潮的心情很愉快,人头落地。

  在欢呼声中,李潮挥动长刀,“拔营,前进!”

  临安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李巨与王永的一路却十分不顺,刚一出发十几天就连续与其他小股义军交战了几次,虽然没有落在下风,但部队却没有得到发展。

  李巨有些窝火,“这帮家伙,也号称义军,不去打蒙古鞑子老来打自己人!”

  王永劝慰他,“将军不必生气,好在我军并未有什么损失。”

  就在此时,远方烟尘纷起,似是有骑兵向他们飞驰而来。

  李巨大笑道:“好,看来又有仗要打了,不知又是哪路神仙不给我们从他地头过了。”

  王永道:“将军,好象有不少骑兵。”

  李巨回身下令道:“准备战斗!”

  却不料,来的居然是元军,一万名蒙古铁骑,由伯颜带领的一万人。

  伯颜率领着这一万铁骑已经深入宋境十几天了,正在回军与大军会合的路上。此时的他充满信心,这些天的侦察已不能称作侦察了,那么多的宋军居然没有人来阻挡他们,他们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他觉得灭宋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所以他并没有把对面的一万名步兵放在眼里。

  

第十五章 同赴国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