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迎接天祥

    

  王想原准备去温州迎接文天祥,他很想知道天祥目前的想法,但是又有点担心元军突然南下,毕竟从临安轻骑而来不过一天多的路程。

  他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派周醒去温州等候天祥的到来,然后请天祥来这里共商大事。

  周醒虽然有一些疲劳,却有一点兴奋,“我素来听闻文大人的高风亮节,却没想到自己可以见到他。”

  王想微笑,“冰焰,这一次又辛苦你了,自你加入军中以来,一直如此忙碌,立下了不少功劳,今后决不能亏待你的。”

  周醒道:“多蒙将军赏识,我即刻出发。”

  文天祥站在小舟之上,望着越来越近的陆地,心情很不错。

  他真的觉得自己很有些机智,也有着很好的运气,这一次自己全节归来,可以想象到自己的名声将会是如何,他对自己的未来居然也又有了年轻时的憧憬。

  有时候,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本来自己以为朝廷投降的决定对于自己应该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可是当知道这个消息时,自己居然挺过来了。也许自己的坚强以前没有察觉,而逃脱更是让未来一片海阔天空,他急切的要回到这片尚未沦陷的土地,他要书写自己英雄的篇章。

  当风起的时候,文天祥终于回到了尚在大宋控制下的土地。

  周醒在迎接的队伍里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位置。

  看着被众星捧月般迎接的天祥,他有一点点的羡慕。

  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心情也还舒畅,在他看来,有了天祥的归来,真能如众人所讲的扭转这即将崩溃的局势吗?他几乎完全不相信。

  但从心底里他对天祥还是有着一份敬佩,也许是同为读书人吧,他认为自己有着与天祥一样的傲骨。

  文天祥感受着众人的热情,但却从苏刘义的口中知道了他们即将撤离温州进入福建的事情,他有些诧异,“苏将军,为何放弃温州?”

  苏刘义小声道:“文大人,我准备率军入卫福州,我与陆秀夫大人,张世杰大人等人准备在福州拥立端王登基,大人也随我们一起走吧。”

  文天祥心中有了一丝无奈,其实他并不赞成放弃整个浙江,毕竟国土日渐缩小,回旋的余地也就越小,但是另立新君却也是当务之急,他也就沉默了。

  恰在此时,周醒出现在他面前,“文大人,在下周醒周冰焰奉王想将军之命请大人前去共商大事。”

  文天祥笑颜以对,“哦,冰焰,难道说你同时具有冰一般的冷静与火一样的激情,好象以前我并未见过你。”

  周醒也有了一点自得,“大人的评价恰如其分,我才加入王将军帐下不久,文大人,这是王将军给您的亲笔信。”

  文天祥决定去王想那里走一趟,在他心中,王想这支义军还是很有地位的,王想的真诚相待也很让他感动。苏刘义一旦撤入福建,整个浙江就只有王想一支孤军了。

  在路上,通过交谈,文天祥发现周醒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年轻人,也拥有智慧,并没有许多读书人的酸气,“冰焰,我看你一定大有前途,一定可以成为王将军的得力助手。”

  周醒又回复了谦逊,淡淡道:“大人过誉,我写一写简单的文书还行,行军打仗却还是外行,还要学习才行。”

  文天祥脸色也严峻了起来,“冰焰,我其实也一样,但就算外行,我此次归来也要整军作战,联络天下英雄,共图恢复大业。”

  周醒不语。

  片刻之后,天祥突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辈严守大义,也是活得很累。”

  周醒这一刻觉得天祥很真实。

  王想以盛大的阅兵式来迎接天祥。

  在不破城外,在平原之上,布满刀枪闪亮的战士,两万名战士高唱着战歌接受王想与天祥的检阅。

  “从西域到大海,由北国到江南,插满我们飘扬的战旗,光荣属于我们,梦想全都实现——”

  站在不破城的城楼上,文天祥感叹道:“王将军治军果然严谨,如此军容已与你我初见之时更进一步了。”

  王想笑道:“我准备在这里阻击元军难下。”

  文天祥道:“将军眼下已成孤军,元军也可由其他各路南下,若被元军围困,将军如何应对?况且我没有料到将军主力已经南下——”

  王想的脸上也有了阴豁,“各军若都入闽,恐怕连给养都难保证,文大人,不知你南下之后又有何打算?”

  文天祥道:“目下众大臣欲在福州立端王为帝,新帝登基,方可号令天下,我设想中的方略是固守江南各省,力求稳住局势,至于恢复大计,那将是一个漫长的计划了。”

  王想道:“据我看来,应侧重防守闽粤两省,再不济我们也有退路,扬帆入海,也未尝不可。”

  文天祥大笑:“将军想得好远,我南下之后会尽量给将军以支持的。”

  王想回身,“我想请大人为我在这不破城楼的空白处题上岳王爷的满江红,不知大人可否留下真迹?”

  “我算什么真迹,好,将军想得好,当可激励士气,岳王爷浩气长存世间,来,待我来写!”

  岳飞——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一晚,皓月当空。

  明天一早,文天祥就准备南下了,他几经犹豫还是决定再与王想谈一谈,王想似乎也正在等待他的到来。

  楚玉奉上清茶,王想道:“大人深夜前来,可有什么需要提醒我的?”

  “正是。我想将军自己也一定有些感觉吧,我观今日秦远将军的斗志似乎并不高昂,而将军的大军又已一分为二,将军是否也在忧心于对大军的控制?”

  “不错,大人果真是为我着想,一针见血,其实我决定分兵,也正是为了避免矛盾,分兵也是有好处的。”

  文天祥饮了一口茶,“清茶怡口,将军,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也不奇怪,只希望在大敌当前之际可以同心协力,将军与部下众将都是有感情的,走到今天并不容易,我想将军平时多加抚慰,再说将军的英武领袖形象已深入人心,想来应可安统全军,只是行事切不可意气用事。”

  王想正色道:“大人良言,在下谨记在心。”

  片刻之后,“大人,你说如果我在这里若能坚守一年,哪怕最终失陷,是不是也可感召天下。”王想轻声笑道。

  文天祥会意,“将军若有此心,我也就不多劝将军南下了。”

  送走了天祥,王想却并不疲倦,他决定听从天祥的建议,去见一见秦远。

  秦远惊诧于他的到来,“将军,发生了什么事,您这么晚来找我?”

  王想耸耸肩,轻松道:“不请我坐下吗?”

  他已经坐了下来,“今晚睡不着,所以来找你聊天,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秦远也很轻松,“哈哈,将军到访怎会有意见呢。”

  王想看到秦远的床头放着几本书,感慨道:“没想到你如此勤奋,我又仔细考虑了一下你的见解,确实很有道理。”

  秦远有些错愕的望着王想。

  “我们最近很少象以前一样聊天了,我感觉似乎有了一丝生分,记得当初我说过你的个性与我最象,而最近,我心中对你有了些许不快,我想也许你和我的感觉差不多。”他真诚的目光投向秦远。他相信可以得到他所想要的回应。

  秦远心中的一丝郁闷顿时散去,“将军,您别这么说,无论何时何地我秦远都会跟随您。”他有一些感动,“是您带领我们走到了今天。”

  王想笑了,“我其实也有点****,现在想来在此屯田的确不太现实,好在军需物资还很充足,李先生他们已经南下开拓根据地,我们不愁后路,待他们的好消息传来,我这里的局面可以稳住的话,也可以让你率本部人马入闽。”

  秦远道:“将军如此待我,我还能再说什么呢,但凭将军差遣,好男儿可为知己者死!”

  王想动容,“秦远——”

  秦远道:“其实我反对在此驻屯也是想多保存一点实力。”

  王想道:“这个想法也是对的。好了,既是知己,我们不如喝上几杯,皓月当空,当饮美酒。”

  夜已深了。

  王想带着一丝醉意摇晃着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烛台下,楚玉却仍在等待。

  她看见他,连忙迎到他的面前,扶住他的右臂,“将军,夜已深了,赶快休息吧。”

  他的醉眼朦胧,眼里的她是那么妩媚。隐约看见,她的双眸似星星一般闪亮,眉毛弯弯似春水远山。

  他不禁有些情难自禁,他右手一揽,已搂住了她,感受着她的芬芳,摩搓着她的秀发,他有一些陶醉,他知道自己想拥有她。

  而楚玉也没有抗拒的意思,也许她的心早已给了他。

  当他吻上她的唇时,她闭上了双眼,心中涌起了无限的甜蜜。

  他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小玉,今晚留下来陪我。”

  当天光大亮的时候,他才醒来,印入眼帘的是浅笑如花的她,也许昨夜自己的醉只是给自己与她的一个契机,人世间许多事不正是如此?

  “你终于醒了,将军,再有半个时辰,文大人就要出发了,您该起床了。”

  王想慌忙起身穿衣,“哎呀,是呀,我都忘记了。”

  看着他鬼急慌忙的样子,她忍不住笑出了声,王想居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小玉,拜托别这样笑我呀,我大小也是个将军吗。”

  

第二十一章 迎接天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