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心的燃烧

    

  开始了撤退,开始时还是努力想保持阵形撤退,很快就控制不住局面了,变成了溃退。

  不止一名铁甲骑兵示威性的用长枪挑起了尸体,再让同伴用长刀将尸体腰斩,何等残酷。

  王想的眼里,心中都有火,但他还是要克制自己,他明白自己此时应该冷静,他仍然在且战且退,因为他要争取让更多的战士可以退入城中,刀法愈加凶狠。

  肖龙冲到王想身边的时候,身上已经挂了三四处彩,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将军,你也赶快进城吧!我来断后。”

  王想又是一刀砍翻一名敌兵,“我们一起进城——”

  肋下已中一箭,一阵巨痛,他咬紧牙关,不再坚持,回马急驰入城,方入城中,人已落地——他感觉自己已用尽气力。

  肖龙大吼一声:“我杀!”

  长刀有梦。

  这是一句母语的呼喊,居然激起了很多的回应,回应的也是“杀”字,只不过全部都来自于他的对手,这对于他是一个打击。

  这是一个红色的傍晚。

  终于,退入了城中,关上了城门,敌人被关在了城外。

  所有的战士都如释重负,有不少战士就躺倒在了地上,刚才经历的生死较量是他们没有经历的,如此强大的敌人。

  王想挣扎着爬了起来,“扶我上城楼,要加强防守,防止敌人夜里偷袭——”

  张弘范并没有急于攻城,他也要让疲惫的战士好好休息一下,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攻城的武器,他下令分驻四营,将不破城围了起来,等待明日援兵到来之后再行攻城。

  王想应该不会困守孤城,也要好好预备一下如何应对可能的突围。

  “也许我可以活捉你王想,只是不知道你能否真的看破生死。”张弘范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一个落雨的早晨。

  淅沥的小雨下个不停,却带来了一股清新的味道。

  但这样的天气却让周醒感到有些沮丧,因为如果天气再不放晴的话,估计将于一个时辰之后到来的战斗将缺少火器的支援。

  这里的地势不算险峻,因为实在也找不到什么好的阻击地点,这里是一个高坡,周醒将投石机摆设在了高坡上,而将火器营摆在了两侧,步兵则在高坡之后构成了一个扇形的阵势。

  照他原来的看法,己方人数虽少,但支撑半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的身旁是他的参谋刘裕,一个英雄的名字。

  刘裕已经不再年轻,过往困顿的生活已让他过早的有了些许白发,也正因如此,他特别珍惜自己获取的这个机会。

  是周醒给了他机会,并没有因为他看起来只是一个穷酸而看轻他,与他交谈,听他述说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就成了周醒的参谋。

  刘裕知道此刻周醒的心中一定有些惶然,因为刚才他们才知晓昨日张弘范的铁甲骑兵已击败王想,包围了不破城。

  周醒终于长叹一声,道:“其实如果我们果断舍弃虚名,何有今日危局?”他似有一些疼悔,“心中都有一丝侥幸。”

  刘裕轻声道:“时不助我,连天气也是如此,目下我军也有危险,且不说吕文焕兵力近倍于我,而且万一张弘范分兵来袭——”

  语声虽轻,却充满焦虑,字字敲打在周醒心头。

  周醒缓缓舒了口气,“刘先生以为我当如何?”

  刘裕心中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应该立刻撤退,急速西进,王将军当初也说过,若不能战,即可西行。”

  他没感直视周醒的目光,也许自己年轻的上司会雷霆大怒吧?

  但是令他欣慰的是没有,周醒淡淡道:“其实你说的不错,我与王将军都有一些理想化了,而且我军人数本就不多,还分兵三处,而导致处处被动,当初自己却没有感觉。”他停了一下,“但今日我若照先生所说行动,却如何让自己安心,这样王想将军岂不是陷于绝境?”

  刘裕也默然。

  周醒忽然想喝酒,想在此刻感受烈酒的滋味,人生就是这样,总要作出许多痛苦的决定。

  而在这个时候,他只有决定冒着覆没的危险继续在这里战斗,他知道自己心中不能承受抛弃识他重他的王想。

  心中有一个义字,也许因为这样将牺牲无数战士的生命,他努力不想去思索这些,“我至少要为王将军争取半日的时间。”

  他望了望刘裕,“今天在这里牺牲的战士,是在为王将军与不破城的战士多一分突围而出的希望而死去的。”他像是要说服自己。

  雨一直下。

  周醒感受到心中的压抑需要释放,他忽然说道:“有时候的狂并不是一件坏事,狂中方能见勇,一个不敢狂的人,又能有什么勇气。大家都认为我不够狂,而我知道我心中其实有狂,我狂只是平时不想让人知晓。”

  刘裕听得有些迷惑,“大人?——”

  周醒大笑,猛然走入雨中,拔剑四顾,大吼道:“老天!我们威震八方,名动四表,大义传遍天下,就算你让雨一直下,我们又有何惧!”

  他这一刻让所有人都蔑视天地。

  全军将士刹那间为之肃然,随即心中有狂,为之感染,心志愈加坚定。

  刘裕眼前已经模糊,原来他也不知不觉来到雨中,是雨珠,还是激动的泪水?

  周醒这片刻的轻狂激起了无限的男儿志气,这才有气势。这才是大丈夫气概!他明白自己永远不会有周醒这样的气质。

  此时,天空变得明亮,也许老天听到召唤,雨已逝去,就要有雨后的阳光。

  而周醒与他的战士们都感觉心在燃烧,那将有的雨后阳光将再添一把火在心间。

  此刻。

  王想正在谋划他的突围事宜,伤痛没有将他击倒,他还要将自己的斗志燃烧,今天是他突围的最后机会。因为若等到张弘正的步军全部到来,带来大量的攻城用具,那时敌军更众,吕文焕所部也将到来,那只有死路一条。

  张弘范并没有全力攻城,而只是派出小股部队试探性的进攻,他也在等待弘正的到来。

  王想终于下定了决心,突围将在中午时分展开,恰好选在午饭时间,也在张弘正步兵到来的前夕。

  那一刻敌人也许将有一刻的放松。

  更让王想心痛的是他清楚自己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很多战士,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突围成功,但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他将首先派一个骑兵千人队由西门突围,因为这是最容易想到的突围路线,待一接战,再以主力骑兵及所有弓弩手从东门突击张弘范的中军,这里虽是中军,但却在常人看来是最不会选择的去路,因为突围之后,仍要绕道才能南下或者西行,而且兵力较多。

  而他自己则将利用方才的两路疑兵,率领一千精骑由北门突围,寻求与周醒的回合,虽然北门张弘范比较重视,但如果发现自己主力突击东线,一定会判断自己是佯走西线北线,实际突击东线,自己突围的机会就很大了。

  王想只是简单地分派了突围的路线,肖龙也只是默默地跟随,直到众将散去,他才突然说了一句,“将军,让我走东线突围吧。”

  王想一楞,却从肖龙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灰暗,“小龙,你?”

  肖龙道:“让我来为将军引爆这不破城吧,将军一定可以顺利突围。”他说的悲凉,仿佛生离死别。

  王想心中一痛,知晓他已看透自己的内心,但他没有羞愧的感觉,有的却是感动。“小龙,有生命才有将来,你不是也有自己建国的理想。”

  肖龙垂下了头,“我明白,但我发现战场上的敌人那么多都是自己的族人——”

  王想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如此沮丧,我又何尝没有过你今天这种感觉,我此时只有一个短暂的目标,活下去。”

  肖龙感到了王想的真挚,“将军,我明白了,但还是让我为你完成这个目标吧!”

  王想不再拒绝。

  他忽然感觉到头脑无比清晰,不会有人指责自己,就算大家都明了自己心中所想,自己更应珍惜生命,为了理想,成大事者应有情义,但不能为情义所困,总有人需要牺牲。

  

第四十章 心的燃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