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攻取襄阳

    

  周醒喜欢傍晚的夕阳,此时已微微有了风,可以吹散炎炎的夏意。

  就是现在,在这一片平原之上,他与秦远会师了。两个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周醒心中想到秦远应该与自己一样仿佛不再独自承担重任,相互有了依靠。

  “冰焰,终于等到了你们。”秦远语气沉重,他已经知晓王想失踪的消息,脸上也有迷茫,“这些天我一直在担心------”

  周醒道:“可惜我没有完成自己的职责,王想将军至今下落不明。”他有些悲戚,“我真的很担心,担心我们失去王想将军。”

  “不会的。”秦远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决。

  周醒长叹一声,“我知道我没有去救不破城,甚至也没有等待王将军,会有很多人怨我恨我,但我只希望秦将军你了解我,我不想让更多的战士洒尽热血。”

  秦远道:“王想将军一定可以很快回到我们中间,冰焰你也不要去想的太多,眼下全军由你我主持,当务之急是我军的去向,眼下我军实力已被削弱------”他忧心忡忡。

  周醒忽然有一种感觉,此时是自己肩负责任的时候,油然而生出使命感,“秦将军,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迅速决断,否则我军眼下没有王想将军统帅,军心很容易涣散,我们应该按照即定的目标,迅速攻取襄阳一带,取得我们继续发展的基地,还望将军与我同心协力。”他恳切的望着秦远,期待着他的回答。

  秦远同意了,随着他的点头,决策就已作出。

  楚玉的心却已碎了,她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她为王想担心,他的生死未卜让她的人生变得灰暗,她努力回忆着王想那自信的笑容,她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失败,也许会失去生命。

  她要留下来,她要等待王想平安的归来。

  她泪眼朦胧的向周醒说道:“冰焰,我要留在这里。”她心中有一点怨恨,正是面前平静的冰焰在最关键的时刻离弃了王想,但却无法表露自己心中的不满,“我要等他回来。”

  她的楚楚可怜让周醒也有了酸楚,但他还是拒绝了,“夫人,让您留下来实在太危险了,我绝对不能同意,您放心,王想将军一定可以平安归来。”他很坚定,仿佛不留任何余地。

  楚玉不再说话,她知道自己所能做的只有默默的为自己的爱人祈祷了,眼前的冰焰那么的坚定,不再熟悉。

  有了明确的目标,也加快了行军速度,在六月流火的日子,他们已离襄阳不远了。

  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抵抗,所以兵力非但没有折损,反而又募兵三千余人,但将士们大多已经非常疲惫。

  秦远有些担心,“冰焰,我们这支疲惫之师,可以成功吗?”他发现最近自己似乎已经有点认同冰焰在军中的领导地位了,尽管自己不想这样。

  周醒淡然道:“当然可以,我们要一举攻取襄樊,秦将军,我方才已经去观察了一下,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大家一起参祥一下。”

  他充满自信,“现在襄阳,樊城的城防已经比较残破,不再似吕文焕血战襄阳之时的铜墙铁壁了,而且据我们先前派来的战士回报,江北的樊城守备较松,兵力也不足,初步估计,襄阳守军不过一万,樊城最多五千人,唯一可虑的是目前范文虎在襄阳,我计划先取樊城。”

  秦远点头道:“话虽如此,但襄阳敌军若来救援樊城,------”

  “这样,我已经下令让潜伏的一千战士从前几日就开始分别潜入樊城,仅留一百人在襄阳,以这一百人在我们进攻之夜点火为号,我军以偏师四千人进攻襄阳,起疑兵作用,再同时以两千勇士,驾舟带火器逆流而上,烧毁江上连通两城的浮桥,同时以火器攻击襄阳,樊城守军也会被吸引到南门一线,我军此时集结主力猛攻东门,北门,再加上城内九百战士趁乱起事,敌军在夜晚必乱,我们留下西门让敌人逃走,放他们离去,我们可以顺利攻下樊城。”

  说到这里,冰焰脸上泛起了笑容,“目下元军并无主力可以支援,即克樊城,再图襄阳,则易许多。”

  秦远击掌叫道:“好!就依冰焰所说。”

  他的面有喜色,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苦涩,人的才华总有上下之分,终于明白自己的才能远远不能与冰焰相比,但却依旧有嫉妒存在。

  送走了秦远,刘裕紧接着进了大帐,脸色郑重,“将军,我已经搜集到了五十艘快船,火器弓弩都已悲齐,两千壮士也已经挑选完毕,大家都士气高昂。”

  冰焰微笑道:“先生辛苦了,敌人可有什么动向?”

  刘裕道:“应该没有,我们行事小心,敌军一如往常。”他顿了一顿,眉宇稍稍舒展,道:“江西战局倒是有所改观,文天祥大人得吴浚,傅卓,李钰,翟国秀等人相助,连取广昌,宜黄,宁都,南丰,信县,秀山等地,声威大震,元军不得已集结四万大军由阿刺罕,董文柄率领驰援江西战场。”

  冰焰也有一些振奋,“如此真是太好了,我们在襄樊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了,明夜,我们要展开攻击,将是一个不眠之夜,热血之夜。”

  他随即离开大帐,与刘裕一起巡视军营,慰问战士,勉励大家,“兄弟们,将士们,今天大家好好休息,战斗就在眼前,我们要用铁血铸就我们的人生。”

  年轻的战士们都是热血男儿,都热爱,相信他们共同的事业,一定可以成就。

  这个夜晚特别宁静,大家都早早休息,赵宁陪伴着楚玉,她忽然心里开始发慌,害怕自己与楚玉一样,失去自己的夫君,就算冰焰在自己心中并不是那么亲切,但却是唯一的依靠。

  就算是夏天的早晨,也已经非常炎热。

  范文虎听着探马的回报,心中有些烦躁。

  “敌军声势极盛,在城外二十五里处扎营,从大营的规模看人数不会少于一万五千人。”

  虽然敌军人数和己方大致相当,但是不知道敌军会不会有后续人马,己方可是不会有援兵的,看来需要主动出击了。心中既有打算,心也定了许多,他准备在这一夜奇袭敌寨,不给敌军养精蓄锐的时机。“看看谁能是我之敌!”

  此时周醒与他的大军已经到了对岸,在离樊城四十里外的地方隐藏了起来,等待黑夜的到来。

  他也感到紧张,他希望在没有王想的时候,也可以胜利,不仅仅是对于自己很重要,对全军的将士都很重要,胜则生,败则死。

  刘裕低声说道:“攻下襄阳,一切都将改变。”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心中却激情澎湃,到那时的主公冰焰,也将赢得战士们的崇敬。

  冰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襄阳城中。

  笑凡道长始终也没有等到机会,他已经来到襄阳十天了,却没有找到可以刺杀范文虎的机会。

  今天,他发现城中的军队紧张起来,开始频繁调动,原来是城外来了一支大宋的军队。他当即决定要为这支宋军攻城做一点事情。

  他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道士,却是一个爱国的男儿。

  夜幕终于降临。

  似乎所有的人都等了许久,夏日的白天实在是太漫长了。

  范文虎提起自己的长枪,望了望身后的八千战士,他的信心更足了,这些战士有许多曾经与自己一起经历过那血与火的年代,就算敌军一倍于己,又有何惧。

  “全军随我出城!”

  周醒抬头望了望闪烁的群星,“今夜星光灿烂呀,出发。”

  秦远也在焦急的等待,等待襄阳城内火起。

  江上,五十艘快船,也已出发,刘裕站在船头,壮志满怀,已忘记了自己原来是个文弱书生。

  终于,有火光,是在襄阳城中。

  所有的人心中也都有火,这血与火的一夜开始了。

  范文虎在城外十五里看到了火光,心中一惊,但却没有回军。城中起火,也不能阻挡他奇袭的决心,消灭了敌军主力,襄阳就不可能会有危险。

  “全军全速前进!”

  襄阳城内火势一起,五十艘快船就已经迅速出现在襄阳与樊城之间的江面上,当火器开始喷射,开始摧毁江上浮桥之时,两城守军的全部焦点已都在江上,箭雨开始向江中倾泻。

  刘裕的身前身后均是盾牌手,将他护得密不透风,尽管不断有惨叫之声从身畔传来,刘裕却并不恐慌,心中反而变得空灵,“向襄阳江岸边逼近。”

  周醒的大军也已经逼近到樊城附近,但是全军依旧偃旗息鼓,悄无声息,敌军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被吸引到江上了,他在等待城中的混乱开始,这一战的其始阶段是成功的。

  樊城也起火了,就在火焰初起的那一刻,冰焰大呼一声,“冲锋!”

  他也投身到这冲锋的洪流之中,当然他有无数的亲兵护卫,但他一定要参与冲锋,因为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在危险时刻,他与大家在一起。

  樊城的守军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受到如此猛烈的打击,而且城中还有无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敌人,城外的宋军似乎又不惧死亡,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已让元军丧失勇气。

  当北门轰然被撞开的一刻,周醒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他知道自己今天至少已经成功了一半,“我们胜利了!”他这一声呼喊让全军为之激动。

  元军开始溃散,周醒正待进城,有人来报,“将军,秦远将军大营附近似乎正在激战!”

  这一句话让周醒猛然一惊,是呀,秦远没有出现在襄阳城下,他一定是遇到了危险,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元军对他展开了袭击,他将目光投向对岸,虽然只看见隐约有火光晃动,隐约有喊杀声,心中一动,那此时襄阳城中的敌军还能有多少?

  冰焰没有丝毫的犹豫,大声下令道:“刘裕全军立即登陆对岸,展开攻城,然后舰船回归,再运送将士过江攻城!”

  他要抓住这个意外的机会,在秦远之军被打垮之前,在襄阳城中那一百战士制造的混乱被完全平息之前,攻破襄阳,这时他是真的热血沸腾。

  也许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机会?

  笑凡道长在城中火起的时候也开始点火,只不过他是在范文虎的府外放了一把火,对岸的喊杀声越来越大,随即似乎离襄阳也越来越近,他也更加兴奋,刚才他一剑击杀了他今夜所杀的第一名元兵。

  此刻,就在他的对面,一名潜伏的战士从怀中取出了藏好的旗帜,正要展开,却倒在了箭下。那是他们光荣的战旗。

  笑凡拿起了战旗,他开始向东门前进,他相信这里更容易让大旗飘扬。

  秦远没有想到自己会陷入如此苦战,他刚刚率军出大营不过三里,就遭遇到一支强大的元军,敌军的统帅应该就是范文虎,只有苦战。

  他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一退后就面临崩溃,他听到远处的杀声越来越大,他还可以期待,期待破城之后援兵的到来,那时可以夹击元军,“决不后退,杀!------”

  范文虎发现自己上当了,而且也作出了错误的决定,不用探马回报,他已看见对岸的浓烟,他已开始愤怒,“杀光这些宋兵!”他不能失败,接受耻辱的结果,眼前只有迅速消灭对手,然后撤回襄阳。

  岸边,刘裕刚一下船,左臂就中了一箭,他险些晕倒,但却强自支撑着自己,“攻取襄阳就在今夜!”第一轮的冲锋开始了,无畏的冲锋------

  当第二批战士渡到襄阳城下的时候,战士们惊异的发现,此刻,在襄阳东城楼之上有一面飘荡的战旗在移动,那时他们的战旗,一阵欢呼之声,斗志更加昂扬。

  疯狂的冲击仍在继续,襄阳城中守军本就不多,心理此刻已将崩溃,他们已不相信可以守城成功了。

  笑凡道长独自一人在东门城楼之上,抗着旗帜在与敌人游斗,仗着自己的轻功,他已经杀了十余名元兵了,好在东门的守军大多已经掉去防守另外两门了,他还可以支撑,他也知道自己已接近成功。

  周醒是第四批渡到对岸的,襄阳终于城破------

  他的眼睛不知不觉中已经湿润,城下堆积的战士尸体,胜利正是他们的生命换来的,自己也把握了命运的脉搏。

  此刻,他脉搏奔流。

  

第四十四章 攻取襄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