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我也可以

    

  泉州。

  柳丝远望如碧烟,宛如朦胧的梦幻,岸边的柳丝垂入水中,映着一汪清澈的绿水。

  置身于这样的景致之中,李潮方才烦躁的心情略有平复。

  尽管他尽量在众人面前保持着往昔的悠闲,但内心却充满焦虑,他相信大多数大宋朝的有识之士都已经感受到绝望的滋味。整个六月里,福建战场的局势可以说是全线崩溃了,不断地有将领投降,死亡的消息传来,果然到七月初,元军就已经完全深入闽境了。

  泉州也不再是世外桃源,也会迎来战争。

  李潮的军队几经扩充,眼下已经达到了五万余人,其中骄傲率军六千在江西作战,李巨与王永率军一万两千已进驻漳州近郊,其余军马全在泉州驻扎。

  泉州的百姓们开始时倒是比较安宁,毕竟有数万战士驻扎于此,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战士就是当地人,有了这么一支子弟兵,在他们看来应该可以保全自己安定的生活。毕竟他们从未经历过兵劫,没有亲眼目睹蒙军的威势与残暴。

  但近几日,恐慌开始蔓延。

  就在今天早上,梁圣方知府代表百姓前来见李潮,“李先生,不知道元军来犯之时——”

  李潮当时就很坚决地说道:“大人与百姓们尽可放心,我李潮以泉州为家,定不负百姓深情,哪怕舍去性命,也要保全泉州平安。”

  送走了梁圣方之后,李潮就来到了这里,希望静静地思考未来的方向,其实最近始终在思考,却发现过去的雄心壮志,仿佛在渐渐消散,不是因为淡泊名利,而是因为看不到成功的可能。

  南逃广东?他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广东目前并不安宁,而且一旦放弃泉州,那自己当初所做的努力又有什么用处?

  自己追求的到底又是什么?王想就算失败也震动天下!我也要似他那样?

  仍在犹豫之中的李潮叹了口气,也许只有暂时观望了,死亡与投降都不应是自己的归宿。

  “报告,李先生,有大约五千元军骑兵正在向泉州进军——”

  元军的统帅是董文柄,他率领着这五千骑兵作为一支奇兵,目标就是占据泉州,一路上他不攻城,自然也没有什么宋军阻挡他们。控制泉州之后可以防止宋廷经泉州南下,也方便出海拦截由海路南逃的宋军。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危险的任务,一支孤军深入敌后,但到达泉州之时董文柄反倒轻松了许多,因为一路上看见遇见的宋军都丧失了斗志,所以他坚信,人数虽少,却一定可以夺取泉州。

  他当然错了!

  因为于情于理,李潮都不能逃避。

  才对百姓们作了保证,声犹在耳,怎能不战?也许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在今天想到了王想,想要成就大事的自己,居然还没有真正的打上一仗。

  元军不过是五千骑兵,又是疲惫之师。李潮要打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采取最简单的人海战术,当元军正准备安营扎寨之时,他就已经率领着两万五千步兵杀出了城。

  出城之前,他又大声吩咐陈洋,“你率军三千绕道到元军的来路埋伏,待元军败退之时再行截杀。”他说话之时似乎成竹在胸,给将士以信心。

  这是没有谋略的战争,这是最直接的碰撞。

  将士们身后就是美丽的泉州,眼前是虎狼般的元军,只有战斗,不能后退。城上不仅有己方的将士,还有许多观战的百姓,有他们期待的目光。

  李潮将步兵分为五队,轮番向元军展开冲击。

  他亲自抗起了一面战旗,大呼道:“为了泉州,倾我性命!”

  这是一场不畏死亡的战斗,也许这是一次杀戮,当鲜血染红土地,更激发他们的斗志,“冲啊——”

  李潮也忘却了危险,他拼命地呼喊,指挥着军队如潮水般一次次冲向对面的元军,就算敌人是骑兵,就算敌人是强大的元军——

  城上观战的百姓早已被感动,不知有多少人泪湿衣襟,哭声不会动摇将士们的意志,反倒让城下奋勇冲锋的将士更受激励,他们只有一个心愿,将敌人斩为肉泥。

  董文柄原本很乐于面对这样的战斗,他相信敌人很快旧将崩溃,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准备组织的进攻被敌军疯狂的进攻压制住了,他立刻下令变成防守队形,“绝对不能后退!”一旦后退,有可能被人海淹没。

  一个时辰的血战,到处都是尸体。

  李潮终于发现敌军有了混乱的迹象,毕竟自己一方兵力五倍于敌,敌军又是疲惫之师,他要参加这最后一击。

  这一刻,脑海中又有王想的影子,原来我也可以像他一样,在沙场上元军一决高低,就算付出巨大的代价。

  董文柄开始绝望,他相信自己的战士与自己一样都累了,饿了,渴了,真的再难支持。

  李潮拔出长剑,“随我杀鞑子!”最普通的呼喊,却充满激昂,他展开了最后的冲击,所有的战士都奋力冲击。

  此刻,就算夺去他的生命,他也不会回头,心中不再有任何的杂念。

  董文柄也要逃命,他的斗志已完全垮了,只剩下一个念头,逃跑,保住性命。

  再经过陈洋的一轮劫杀,当董文柄经过急驰觉得安全的时候,身畔只余下两千余名战士了,但并没有沮丧,有的是对生还的庆幸。

  战斗终于结束了,百姓们的哭声也换成了欢呼声。

  李潮被百姓们包围,他成了人们心中的英雄,救星。

  梁圣方知府也被感动,泪水纵横的他居然跪倒在了李潮的面前,“李先生,我们泉州父老不会忘记您的功德——”

  战士们带着无上的光荣接受百姓们对英雄的欢呼,仿佛忘却了为胜利洒下的热血。

  夜晚。

  李潮激动的心情已经平复,这一战有三千六百二十人牺牲,他并没有太多的伤感,用这样的损失换来自己的信心,百姓的深情,他认为值得。

  这是一个欢庆的夜晚,也许只有自己还可以保持平静。这小小的胜利改变不了飘摇的局势,但却激起了自己的雄心,不应该再安于现状等待观望了,如果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在这最混乱的局势下,借助这一次的胜利,就应该主动出击。

  窗外,居然有欢庆的烟花,军民同乐。

  江西,这一夜。

  文天祥独自一人写下过往的诗句,“男儿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原本以为自己此时此刻应该消沉。傅卓,李钰的投降给自己的打击确实不小,但自己却并没想象中悲哀,也许是自己已经在战斗中磨练了更坚强的意志吧,还可以振作精神。

  福建的战局异常恶化,看来已不可守,但这却不是自己眼下可以顾及的了,因为自己指挥的江西战场看来也难以支持了,也许应该将大军移入广东,全力确保广东一省。

  叹一声,想起王想,他在何方?

  就是在白天,吕武,杜如浒回归时带来的一个消息说周醒已经率领王想的残部攻取襄樊,这是一个让人吃惊,振奋的消息,可依旧没有王想的下落。

  王想是未来的希望,冰焰也是,他们都还年轻,这个时代,缺少的就是他们这样有才华又胸怀民族大义的人。

  天祥吹灭了烛火,黑暗中,默问自己,“我还可以支撑多久?”

  还是这一夜。

  福州城中的皇宫,灯火辉煌。

  赵昰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都是笨蛋,懦夫,叛徒——”

  他要亲自在战场上拼杀,保卫自己的都城,每天战败,逃跑,投降的消息已让他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他看了一眼身畔的流星与龙傲寒,“你们怕不怕与鞑子交战?”

  流星大笑,“我刀斩之!”

  龙傲寒一脸的坚毅,“我会追随陛下。”

  赵昰击掌道:“好!让我与二位将军一起为了大宋的存亡在福州与鞑子战斗吧!来人呀,酒来,今晚我们一醉方休!”

  

第四十六章 我也可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