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五章 成熟标志

    白茫茫的晨雾渐渐消逝,迎面而来的是那芊芊碧草,彤彤红日和在朝阳中生机盎然的绿色群山。

  张弘范与张弘正兄弟并排站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但身心却并不轻松。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的创立以及中国发动的一系列急风暴雨般的进攻带给他们以极大的震撼。这一轮的进攻带来的辉煌胜利不仅仅是夺取了一些城池,更为重要的是激发了天下百姓对于击败元军的希望,有了希望爱国的热情自然高涨,各地都充满躁动的声音。

  兄弟二人也都感觉到部下的将士也有些人心浮动,尤其是一些新近才归附的原来赵宋的军队,尽管张弘范并不太担心泉州的李潮攻陷福州之后会试图切断自己与元廷的联系,因为他相信中国暂时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他在内心的最深处还是有了一丝迷茫,一缕对未来的担心,如果中国继续以现在的势头发展,天下属谁也未可知。

  张弘正了解兄长的想法,他却不似兄长一样可以不动声色,“兄长,我真的有些担心眼下的局势,梁雄飞派人来报,泉州的李巨部队蠢蠢欲动,万一中国军队南下与赵宋残部联手夹击我军?当初就不应该急于南下入粤,应该击溃李潮再行南下的,如今敌人趁乱壮大,悔之晚矣。这几日,将官们都对中国的迅猛崛起议论纷纷。”

  张弘范淡淡一笑,道:“李潮所部应该不会选择南下,此时李潮是绝对不会主动与我开战的,目前他的目标是向北发展,控制全闽,完全巩固。而且他们既然要创立中国,又怎会再与赵宋联手,此等傻事应该不会做的,就算可以击败我军,他接下来岂不是要直接面对赵宋?”

  张弘正点头道:“兄长所言有理,只是眼下王想,李潮创立中国之后一切如新,充满朝气,发展迅猛,我真的有些担心他们能够成了气候。”

  张弘范却不愿意看到弟弟如此消沉,他故作轻松,“眼前看的确如此,但未来事情谁可预料,走一步再看一步就是了,眼下我军不能在此按兵不动了,已有春意,可以发动新一轮的攻击,振奋将士斗志,彻底灭亡赵宋!”

  张弘正也略感振奋,手握成拳,“对,兄长,就这样决定吧,灭亡赵宋也是朝廷与中国共同的愿望。”

  张弘范哈哈大笑,“那我们岂不是完成了他们的共同心愿,我们兄弟不应该再有忧虑,灭亡一个朝代,结束一段历史,何等的容光,我们可以彻底控制广东,以为基地,同样可以有选择进退的余地。”

  这一日傍晚,中国的使者受李潮的派遣由福州到来,双方保证不大规模向对方进击,后方的安定正是双方所需要的。

  三日后,张弘范启动了新一轮对赵宋残余的攻击。

  三月初的大都,才有春意,依旧有些寒冷,来自南方的流星略微有些不习惯,但是置身于繁华的大元都城之中,仿佛忘却了整个南方都几乎是血雨腥风的战场。

  他心中对于刺杀元帝忽必烈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而且来了之后也没有什么门路,但是既然到达了大都,却也不能无所作为,至少也要寻找机会,实在不行也要刺杀一两个元朝大臣,不然如何面对傲寒。

  温情这些日子感到了寂寞,丞相也没有新的任务交办给她,成天无所事事,她有些怀疑是否丞相已对自己丧失了信心。

  闲来无事,她就只有在大都街头闲逛,她没有朋友。

  在漫漫人流中,她注意到了流星,她一眼就发觉出他的不凡,他眉宇间的气质是那么卓然不群,象她这样的年纪,普通女人早已成亲生子,就算自己可以接触众多的不凡男子,但又有几人真正地把自己当作女人看待?

  她幽幽一叹,心中有了真正的感伤。

  就在此时,前面一阵大乱,原来却是一名骑马的将军飞驰而来,行人们纷纷避让,行动缓慢之人已被撞倒在地。

  她的心中有怒火升腾,想出手阻止,却又感无奈,自己难道真的可以阻止?

  眼波处,却看见不凡男子的手已扶在腰畔的刀柄,心中不由一动,他要出手?

  却已经有人抢先跳了出来,却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文士,文弱的外表,一根手指指向马上将军,“停马!你难道看不见百姓吗?”

  将军终于勒住了跨下之马,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这名有些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年轻人忿忿不平,“街市之上如何能象你这样纵马而行,伤及百姓,你于心何忍?——”

  听这年轻人口音,原来却是来自南方,将军已扬起马鞭,“不知死活的南蛮!”

  一鞭已抽在年轻人的身上,四周变得一片寂静。

  温情心中也不由一痛,年轻人却并未闪开,紧咬双唇,怒目而视。

  当温情看到马鞭再次扬起之时,再也按奈不住,走近高声喝止,“不要打他!”

  她直面军官,“今日本就是你不对,怎还有脸对这他痛下狠手!”她的手已扶住剑柄。

  军官哈哈大笑,“居然还有女子为他出头,我就一并打了,又能如何?”

  就在此时,当四周围观的人群流露出同情发出一小阵骚动之际,流星快步向前,一把按住了那名年轻文士,“二弟,你疯了不成?快向这位将军赔罪!”

  他竟然强行将文士按倒在地,自己也已跪倒,“您大人有大量,我们初到京城,冒犯虎威——”

  年轻文士拼命想挣脱他的压制,却不成功,待想开口,流星已拍打了他的脸庞一下,顿时一阵疼痛,军官得到了满意,他也想赶快离去,于是大笑着纵马而去。

  温情却怔怔地站立着,她没有想到这相貌不凡的男子会轻易屈膝——当流星拍开年轻文士的哑穴之后,年轻人挥拳击向流星,流星伸手搁挡,年轻人仿佛受到重击,接连退后几步,“你,不能强迫我向那无理军官下跪!”

  流星怒道:“看来还真的要封住你的哑穴才是,年轻人,若不是我,你不是只有受苦,说不定性命难保!这里哪有我们南人说理的地方?”

  年轻人仿佛受到了这句话的打击,“就算如此,我英帝国宁愿死去,也不屈膝失去气节!”

  “气节有何用处?没有了性命你还能做些什么?你方才就算死了,对于那名军官有何损伤,无非是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再说你这也叫气节?我不和你这种人废话了,我走了。”

  流星真的有些无奈,扬长而去,他实在不明白这些年轻人的想法,看来还是远离为妙。

  英帝国却受到了震撼,他在这一瞬间改变了自己的决定,他本想来到大都寻找进入仕途的机会,但他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天堂,也许中国才是自己的归宿,自己在这里仅仅是一个南蛮,不会有真正的尊重,公平的机会。

  而温情却没有失望,她不知为什么紧紧跟随在流星的身后。

  走过了两条街道,流星却发现有人一直在跟随着自己,却是方才仗义出头的佩剑女子,也算是美女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目前什么事情还没有做过,京城之中也应该不会有人认识自己会识破自己的身份。

  拐进一个胡同,他猛然转身,“美女,你跟着我有何企图?”

  温情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他,只是她已经发觉了他的不凡,又从他方才的话语里有所感悟,他的不凡又上升了一个高度,是自己下意识的行为?也许是最近太空虚无聊了吧。

  “我,——谁说我跟着你了?”她的脸略有红晕,他的一声美女竟让自己有一丝喜悦与娇羞。

  流星逼近一步,“难不成你是感谢我方才替你解除围困的,其实似你这样的美女应该珍惜自己,方才我十分不忍心看你受到伤害才会挺身而出的。”他的口气十分轻松,淡淡的笑容,眼神里还流露着对她的欣赏。

  她居然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居然有浓烈的羞涩涌起,他的话语不管真实与否都已让她有了陶醉,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与感受,“那就算我是来感谢你的吧。”她艰难的说道。

  流星明了她对自己的感觉,身心完全放松,他也有一点动心,大笑道:“既然如此,天已正午,我还未吃午饭,美女既然已存感激之心,我也就不客气了,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当然是你会帐。”

  雅致的包间里,流星畅饮美酒,佳人相伴。

  “酒不醉人人自醉,没想到我今天一时的冲动还是换来了好报,得以结识似你这般的美人。”

  温情端起酒杯,抿上一口,“今天让你美女美女喊得我真的有些晕了,我还是有些奇怪,据我观察,你样貌不凡,应该也拥有不凡的武艺,为何当时宁可忍气吞声也不出手,江湖上的汉子此时理应一怒拔剑,虽然你的理由对于年轻文士殊为有理,但对于你却不需要。”

  “错!”流星摇头说道:“如果我当时逞一时之快就会让我无法在京城立足,我是一个成熟男子,绝对不会为别人的闲事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哦,是吗?我觉得你并不似你自己说的这样冷漠,你从南方来?”

  “不错,我准备在大都扎根,南方依旧战乱,弥漫战火,不适合我这个有钱人生活。”

  “原来你很有钱,那你还要我来会帐?”她轻笑道。

  “开玩笑了,我怎会计较这么一点小钱,初到京城就结识了你我很高兴,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将来也许还有麻烦姑娘之处呢,我是流星,姑娘芳名?”

  “我是温情。”

  两日后,流星成为了温情的邻居。

  丢失重庆之后,伯约无奈只有将主力调回,逼近重庆,隔江屯驻,寻找时机夺回重庆,不过一时之间他也寻找不到破城的办法,另外以偏师一部由兵败的汪良臣率领赴庐州附近阻击庐州中国军队的向外发展,川中两军形成了对峙僵持的局面。

  王想在重庆收到了王晴自信阳写来的书信,展信一阅,‘臣王晴奏:主公西狩巴蜀,已近半年,大军锋及,莫不披靡,今臣又闻新克重庆,万州二郡,我大中国军声威日振,幸甚!臣本胡蛮,生于大漠之中,存于乱世之时,幸得遇明主,鹰扬隼视,拯人民于水火,臣虽万死则无以为报,本欲之帐前效犬马之劳,以报明主知遇之恩。

  臣奉命留守荆襄,编练至尊之军,徐图北伐大业,乃任之所任,不敢少有怠慢。将士用命,上下一心,至尊之军已五千之数,莫不愿一死以报明主,元胡南下,无不遥望叹息,谓蒙古之军不及也,至今不敢过汉水而西顾。臣以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望主公早日令我至尊之军,效命帐前,定当捷报。此报,寻欢顿首于信阳。‘他心想看来王晴对于受冰焰的指挥并不十分愉快,其实这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只需军令可以统一,每个将领都保持与自己的关系良好就可以了。

  他于是提笔给寻欢回了一信,他准备派遣在新近加入军中的对骑兵颇有见地的小洒去信阳加入至尊军辅佐寻欢在至尊军中扩大骑兵数量。

  前几日听了小洒关于骑兵的论述,深以为然,当初自己也曾经十分重视骑兵的建设,只可惜在不破城之战中损失殆尽,而将来向北进军少不了与元军在马上搏击,而至尊军虽然有长弓之利,作为自己倡导建立的王牌之师,在野战中目前却只能担当防守之任,是时候扩大至尊军的进攻力量了。

  小洒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投效就会被王想作为特使派回襄樊,他出身于汪良臣的部下,在重庆之战中失利才加入中国军队的,虽然前些天大着胆子向王想发表了一通自己关于骑兵的看法,却怎料想到会一步登天。

  “主公,我乃一介降将,怎能担此重任?”他甚至眼光里都有了迷惘。

  “你没有问题,到达襄樊之后传达了我关于稳定新占区域之后再做进攻的命令后,你就加入至尊军,与寻欢将军共同合作商讨将至尊军主力扩大至一万到一万五千人,其中骑兵增至五千人,至尊军凝结了我的希望,希望你与寻欢为我将这支钢铁之师打造完美。”王想说的很专注,眼神里传递着信任,“一入我军就是兄弟,小洒,人总有犯错怯懦的时候,只要你从此心怀中国,就没有人在意你的过去。”

  小洒已拜倒在地,“小洒愿与中国共生死,同命运!”泪洒征袍。

  

第六五章 成熟标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