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七章 关于爱情

    

  赵安这一路都很小心,他也很注意自己的安全,并没有走在大队人马的最前面,虽然感觉计划的已经比较周全,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可是依旧只有硬着头皮率军偷偷过江。

  留下了一百多名军士看守船只之后,大队人马直扑粮道。

  赵安心道自己没有理由这么倒霉的,当初的那些大宋将领投降大元之后,不都是可以建功立业风云一时,自己虽然迟了几年投降一样可以达到成功,于是鼓足斗志,继续向前。

  远方已依稀见到中国军队的粮车,数量倒真是不少,而且粗略看来压粮的只有一千余人,心中不禁一阵狂喜,人在马上也微微有些颤抖,看来一切都与预料的没有分别。

  赵安猛然挥手道:“全军出动!”

  顿时,杀声四起,五千元军士兵一起扑向了粮车队。

  虽然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但是元军的突然出现还是让笑凡有些慌乱,他带领士兵虚张声势的抵抗了一下之后,挥手道:“撤退!”

  士兵们一听他的命令,立刻丢弃了粮车,全线溃退,元军士兵气势极盛,瞬间就已经夺取了大半的粮车。赵安大喜过望,看来中国士兵被自己的突然袭击吓破了胆,“追击敌军!”

  他率领着三千余人追了下去,另外一千余名战士则开始收拢散乱的粮车。

  赵安估计很快就能消灭这批不堪一击的护粮部队,不血战一场,元军中的那些蒙古将领定然不服,要用人头和他们说话,而且重庆的敌军也不可能很快来援,不需担心安全问题。

  笑凡突然止住了溃散,他第一个回身开始搏击,手中长剑快如闪电,剑花幻影,转眼间已经有三名元兵成了他剑下的亡魂,身后的士兵们也迅即振奋随着他一起反身迎战追击而来的元军,双方立刻混战在了一处。

  赵安却并未加入战团,他看到了英勇的道士笑凡,却只是嗤笑道:“武艺再高也难逃一死。”他从来都以为真正的大将并不需要过人的武艺。

  赵安随即大声下令道:“一柱香的时间内全歼敌军,重重有赏!”他有理由相信这个目标可以轻易达成,己方的人数足足是对方的三倍以上,士气又很高昂。

  笑凡越战越勇,他估计马上自己的四千战士就要出现了,于是左手从怀中摸出烟花弹,投向天空,闪电般发出光芒,“弟兄们,元军中计了,今日让他们有来无回!”

  伴随着笑凡倾心的呼喊,漫山遍野的中国战士从北面出现,向战场冲杀而来------

  元军当然只有失败,他们在一刹那间从将军到士兵就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败不可避免,而对生存的渴望则召唤着他们迅速想向江边逃窜,一旦可以上船就能活下去。

  赵安在中国军队出现的一刻就掉转马头,他也同时想到那些粮草恐怕全是假的,只不过是诱饵而已,果然很快就有人回报他这个消息,他陷入了痛苦之中,完了,自己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今后只有苟延残喘结束自己的人生了吗?

  当元军溃散到江边之时才发现船只刚才被高洋率领的中国军队控制,面临着抉择。

  因为高洋甚至面带着微笑,“降者免死,降者免死!”

  但还是有一大半元军随着赵安展开了夺船的行动,赵安明白大多数人都与自己一样,不相信背叛之后再度投降会得到免死的待遇,这是为了生存的血战。

  只有在此时,他才后悔自己的武艺没有常常练习,太生疏了,不过靠着勇气,还是有五百人与他一起重新度过了长江,获得了生存的机会。

  但是赵安却丝毫感到不到普通士兵的庆幸,血染了征袍,这难道就是自己的命运,失败。他感到了苦涩,心中的酸楚甚至让他感觉快要控制不住,想要放声痛苦。

  笑凡知道自己成功了,斩杀一千八百余名元军,俘获了两千七百余人,可以说是振奋人心的胜利,他眉宇飞扬,今日的自己不再仅仅是一名英雄的道士,而是笑凡将军,他尽情的享受着士兵们崇敬的注目。

  当笑凡凯旋至重庆之时,王想亲自出城迎接,“将军神勇机智,真乃我中国栋梁也!”王想不再称呼他为道长。

  “全赖主公谋划,我只是执行而已,主公,此次大破赵安所率领这元军,全军士气大振,又新收降了不少士卒,我军人数反而增加接近两千人,是否应该过江寻求与元军大战了?”他似乎渴望着下一次在战场上的表演。

  王想哈哈一笑,“将军是不是有些太心急了,还是休息一下吧,而且我一直有个想法,将军是否应该正式告别道冠,其实道士的生活并不适合心中热情似火的你,如果笑凡还俗就可以考虑关于爱情的问题了,男儿大丈夫怎能没有美人相伴?”

  笑凡先是有些错愕,随即却流露出喜悦,“这可是主公的命令,我身为下属不得不从,主公乃天下之主,将来就是天子,我奉命还俗应该不算违背自己当年入道的誓言了,哈哈哈,关于爱情的一些问题我早想找个美人一起研究了。”

  王想大笑,心中感到特别温暖,这才是真实的笑凡,自己的朋友兄弟应该都享有幸福快乐,“好,我祝福你早日拥有美人。”他看了看笑凡的道冠,一本正经的说道:“请允许我最后称呼你一声,笑凡道长。”

  夜晚,王想面对着单膝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这名被俘的据说是赵安亲信的小校和蔼的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今天让你来是有一件重要事情交办给你,事成之后你可立大功,你将我的这封密信送交给赵安将军,切切小心。”

  王想拿出一个蜡丸,交给小校,“万一让元军发现可就危险了,知道吗?”

  小校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小校似乎很有信心。

  “那你就去吧。”

  小校走后,笑凡有些疑惑,“主公,此人真的会去密报伯约?”

  王想道:“我观他方才表情有些过于热诚,眼光却很闪烁,多半是会去密报伯约了,就算不去我们也无什么损失,不过是浪费了几张信纸而已。其实我的反间计是非常简单的,没有多少希望可以瞒过伯约的,不过我其实是在成全伯约,给他一个寻找替罪羊的机会。”

  笑凡心中一亮,“主公的意思是他会借机除掉赵安,将战败的责任推给他与我们私通?”

  “正是,伯约自视甚高,在元军中本也是新星,若连吃败仗,他颜面何存?再说元军众将想来本就不耻于赵安所为,我相信伯约会果断的除去赵安,这也了我为旭日报仇的心愿。”

  笑凡点头道:“主公洞察人性,真是让人钦佩。”

  王想大笑道:“我料伯约很快必定退回成都休养生息,元军此刻士气低落,这两****军可以摆出渡江之势,此时他必定不愿冒险与我决战,元军若可退兵,我就要离开重庆,悄悄向东,督率东线我军作出新的攻击,到时就由你镇守重庆!”

  笑凡立刻沉浸于幸福中,自己即将担负大将的责任。

  两日后,赵安通敌被杀,伯约退兵回返成都。

  重庆隧安。

第六七章 关于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