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七章 泉州巨变(上)

    李潮也知道了流言,他平和的注视着吞吞吐吐将流言说出来的李益阳。

  从外表看起来他是如此的平静,仿佛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李益阳不禁安心了一些,说的也流利里许多,“我实在想不通怎会有这些流言,居然会如此污蔑先生,而且李巨将军就算对先生有不满,却也不会在此时对先生有什么阴谋的------”

  李潮的心中却是起伏不定,“世人常说,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但听益阳此说我也就安心多了,元廷劝降的使者以被我腰斩,非常时期,流言也许会杀人的。”

  李益阳应了一声,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益阳,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在我面前我想应该不会有所隐瞒,我想知道你对未来有信心吗?”

  李益阳一怔,却先是思索了片刻,“益阳不敢相瞒,自从先生您夺位之后我的信心动摇了,又有最近的一系列失败,信心再不似以前那般坚定。”

  “如果背叛我可以换取自己的生命荣华,你会考虑吗?我要你真心地回答。”

  李益阳一阵惶恐,“先生,李益阳从未有过背叛之心,此生我都会追随先生,决不更改。”

  “好,古人说‘丈夫共事,终始当日,岂可中道改易,人谁容我乎!’我就是需要有人永远追随,那样无论浅露如何艰险,我都有信心作出决定。”

  李益阳连连点头,道:“先生,会有许多人如我一样始终追随的。那我便先告退了。”

  李潮点点头,却忽然压低了声音道:“益阳还是要多关注李巨将军的行踪,随时报于我知道。”

  李益阳心中又是一惊,匆忙退出,汗已湿衣,今日的先生似乎真的变了太多。

  李巨怎会不知道流言,他的心中也果然开始怀疑起李潮。

  在他心中的李潮本就是为了权力、个人利益无事不可为的小人,加上此次其一到泉州,元军就不战自退,更让他疑虑重重。

  他却只有对惜缘倾诉,“惜缘,我真的担心有事发生,这样的流言先不说是真是假,单单就引起他对我更深的猜忌就足以让我陷入危机。”

  惜缘已有些紧张,“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解决。”

  两日后,梁天问到达泉州。

  他带来了忽必烈的又一封信,这次的使者却是没有那么倒霉,遭到腰斩之酷刑。

  李潮阅罢来信,哈哈大笑道:“天问,我已明了,这一切其实都是鞑子皇帝的诡计,意在挑动我们的内乱。”

  梁天问也点了点头,道:“方才我也想到了这一层,但先生可知道我为什么要专门将此信送来给先生吗?”

  李潮一怔,“却是为何?”

  梁天问凝视着李潮,庄重道:“那要请先生先恕天问无罪,否则我不敢说。”

  李潮笑道:“天问随我日久,当知我决不会因为一些不中听的话语责怪你的,但说无妨。”

  

第一零七章 泉州巨变(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