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一九章 义士归宿(四)

    李潮目送着大批的妇孺出城,心中充满了恨意,双方都在表现着自己的伟大,而自己却仿佛成了小丑,命运真的如此戏人,“好,就让你们继续自己的崇高吧。”他传下了密令,“一旦入城,杀光城中的所有军将无论他们是否投降。”

  他要用血来洗刷自己所遭受的羞辱。

  接下来是双方旷日持久的攻坚战,元军动用了已至极限的火器,不计伤亡的反复冲击,而城中的守军也在用血肉之躯将一个个被打开的缺口填补,城上城下城里城外最多的就是死尸。

  经过了七日的血战,元军终于突破了樊城的城墙,仅余襄阳一城未破,但元军此时也已经付出了近四万人伤亡的代价,守军也伤亡接近两万。

  在襄阳城头,冰焰拖着疲惫的身躯,感觉双腿就象被绑住了一样,连续几日都只睡一两个时辰让他的体力已感觉快达到极限,而梁力却早已躺倒在了病榻上,却还停留在城头,发着高烧,他的身旁的担架上躺着秦远,他们两个人都是坚决要求与冰焰他们一起留在城楼之上,感受着血与火的激战。

  秦远听着始终不停息的喊杀声,心潮也随之澎湃,“好,大家死在一起,也算同为理想献身了!”他有眼泪,不是难过,却是激动。为理想而死,只有光荣,他没有被忽略,抛弃,他也是中国勇士的一员。

  又是四天过去了,南门终于被元军打开了一个难以弥补的缺口,张齐贤抄起长枪,郑重地对冰焰说道:“我率领预备队发动反击!”他随着冰焰轻轻点头昂然而去,开始了反击,却成了永别------

  很快西门也被突破,童铁在西门牺牲的消息也已经传来。

  此时偌大的主城楼上已只剩下了十几名卫士与冰焰、梁力、秦远。

  梁力勉强坐了起来,“到了最后的时刻吗?”

  秦远大笑道:“到了,一定是到了,杀声已近。”

  冰焰拔出长刀,刀指长空,“我刀指向长空,就算有畏惧也可以忘却,兄弟们,到了我们最辉煌的时刻,不是悲壮,而是我们的责任。”

  梁力忽然挣扎着想要起身,“我已没有了战斗的能力,冰焰,扶我到战旗旁边,我要守护着战旗。”

  秦远大声回应,“还有我!”

  战火终于蔓延到了城楼之上------

  楚玉第一个服下了毒药,“是时候了,姐妹们,我先走了,我其实是一个凡事都喜欢抢先的人,我先走了。”她此时心中忽然有苦,是痛苦吗?她还年轻,就算再视死如归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微笑面对死亡。

  赵宁也立刻吞服了毒药,显得有些匆忙。

  刘靓却很从容,“我的人生有了终点,希望爱我的人无论在人间还是阴间都好。”两行清泪滑落,发自内心的感动。

  冰焰一直战斗到了最后的一刻,履行了他的诺言,他看到秦远与梁力死去,死得很迅速,他却有战斗的能力,身上一共中了三刀一枪一箭,他最终缓缓倒下,没有呼喊心声,就走向了死亡。

  

第一一九章 义士归宿(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