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在线阅读

凡人修仙传

9分/10591人评过

仙侠 / 幻想修仙

747.35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一个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进入到当地江湖小门派,成了一名记名弟子。他以这样身份,如何在门派中立足,如何以平庸的资质进入到修仙者的行列,从而笑傲三界之中!诸位道友,忘语新书《大梦主》,经在起点中文网上传了,欢迎大家继续支持哦!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书友20210301106552580966.
    粉丝等级:
  • 粉丝第2名:王八气质的猪.
    粉丝等级:
  • 粉丝第3名:梦想不死.
    粉丝等级: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大师兄又出极品了在线阅读
陈枫穿越到了天韵大陆,成了四大宗门紫霄宗的大师兄,并且获得了一个增幅系统。 这本来是好事,但是陈枫发现,这个系统好像对增幅二字有一些误解。 比如:增幅出的扫把能扫出更多的灰尘了,匕首也成了小型盾牌,补血丹成了姨妈丹。 陈枫:??? 要不是劳资销售出身,你这种东西卖得出去? 本书为快乐修仙,与传统模式不同,不喜者慎入。 书友群1022272480,欢迎大家入驻!
一直很皮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人世见在线阅读
明月高悬照古今,人间世,有时繁华有时凌乱,别时依依聚时惜惜。 人来人去的岁月里,当时间过后,谁在笑看人生这场戏…… (本书慢热)
石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庭封道传在线阅读
少年苏庭,携陆压传承,穿越仙侠神话世界。 炼就斩仙飞刀,成就雷火之体。 上震云霄,下慑幽冥。 诸天神仙,无敢犯者。 “我有一刀,诸天万界,神仙妖魔,无有不惧者!
六月观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原来我是道祖在线阅读
孙昊穿越到一个修仙世界。 无法修炼,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却是样样满级。 他不知: 农场那只宠物,是九天神鸾。 池塘那朵莲花,是绝世妖仙。 门外那个护卫,是雷劫主宰。 后来,他发现: 那个捡走他破柴刀的刀客,成为一代刀圣; 那个常来听他诵经的小生,成为佛教之祖; 那个跟他来学弹琴的姑娘,成为妖族至尊。 …… 孙昊坐在天帝位上,满脸震惊:我是道祖?我以天地为盘、众生为子,布一场惊天大局?我怎么不知道? 新书:【开局获得不死天功】
赤焰龙神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魔天记在线阅读
一名在无数凶徒中长大的亡命少年,在从被囚之地逃出升天后,又机缘巧合下另换身份,进入某一修炼宗门中,从此一个无法想象的大千世界向他敞开了大门,但阴差阳错下,又不得不面临随时可能丧失神智,化身成滔天魔物的杀身危机…… 诸位道友,忘语新书《大梦主》。经在起点中文网上传了,欢迎大家继续支持哦!
忘语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疆在线阅读
鹰击长空,鱼跃龙门,熊咆虎啸,万物皆有灵。末法之极,磁极轮转,世界变迁。曾经那个熟悉的世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当神话变成现实,当传说不再神秘,世界无疆,热血永恒。
小刀锋利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老秦人的刀在线阅读
“你是老秦人的刀,一把锋利的刀,老秦人不能没有你这把刀。” 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有人界,仙界,神殿;还有妖谷,冥海,玄天..... 人界有凡人武者和巫师,有嗜血幻字人;仙界有仙,神殿有神;妖谷有万妖,冥海有囚徒,玄天有猎人…… 历史是真实的历史,仙侠是虚构的故事。 刚从部队复员的十九岁小伙莫守拙,喝醉了酒抱着一本名叫《老秦人》的书于睡梦中穿越到了大周王朝赢氏部落,借用残体化身老秦人的刀,开启了一段斩妖除魔的鏖战旅程…… 诸天万界,有太多未知之地,也有太多未知之人。在很多未知之地的未知之人眼里,神和仙都不值得一提。 “猎人专猎仙,妖难进悬山。丰王欲封妖,举兵灭周朝。”战火连绵,生灵涂炭,谁对谁错,留给后人说。
笑一世浮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长生不死在线阅读
凡人篇:  为求长生,图谋天下!  我钟山,要建立无上天朝,收集天下气运,冲刷己身业障,至此迎抗天威,开天辟地,长生不死。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功名!  为了长生。修功名者,建立天朝收集天下气运!修积阴德者,创立圣地积攒无量功德!修风水者,更是能够沟通阴阳两界,借天地之势!修运者,……………!修命者,………………!  -----------------------------  仙人篇:  问天下,谁能长生不死~~~~~~~~~~!
观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在线阅读
张一凡魂穿诛仙世界刚刚经历灭村惨案来到青云门中的张小凡身上。 前世因为名字相似,张一凡对刚开始的诛仙情节十分熟悉,但是在张小凡被逐出青云门后便弃书了,对于后续情节只是在同事的聊天中略知一二。 看张小凡在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的情况下怎么仗剑天下,怎么潇洒纵横,怎么快意人生,怎么一步一步成为绝世剑仙,怎么应对未知的危机,怎么走向更广阔精彩的仙侠世界!
琉璃山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凡人修仙传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山边小村

    二愣子睁大着双眼,直直望着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身上盖着的旧棉被,已呈深黄色,看不出原来的本来面目,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淡淡的霉味。

  在他身边紧挨着的另一人,是二哥韩铸,酣睡的十分香甜,从他身上不时传来轻重不一的阵阵打呼声。

  离床大约半丈远的地方,是一堵黄泥糊成的土墙,因为时间过久,墙壁上裂开了几丝不起眼的细长口子,从这些裂纹中,隐隐约约的传来韩母唠唠叨叨的埋怨声,偶尔还掺杂着韩父,抽旱烟杆的“啪嗒”“啪嗒”吸允声。

  二愣子缓缓的闭上已有些发涩的双目,迫使自己尽早进入深深的睡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天就无法早起些了,也就无法和其他约好的同伴一起进山拣干柴。

  二愣子姓韩名立,这么像模像样的名字,他父母可起不出来,这是他父亲用两个粗粮制成的窝头,求村里老张叔给起的名字。

  老张叔年轻时,曾经跟城里的有钱人当过几年的伴读书童,是村里唯一认识几个字的读书人,村里小孩子的名字,倒有一多半是他给起的。

  韩立被村里人叫作“二愣子”,可人并不是真愣真傻,反而是村中首屈一指的聪明孩子,但就像其他村中的孩子一样,除了家里人外,他就很少听到有人正式叫他名字“韩立”,倒是“二愣子”“二愣子”的称呼一直伴随至今。

  而之所以被人起了个“二愣子”的绰号,也只不过是因为村里已有一个叫“愣子”的孩子了。

  这也没啥,村里的其他孩子也是“狗娃”“二蛋”之类的被人一直称呼着,这些名字也不见得比“二愣子”好听了哪里去。

  因此,韩立虽然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也只能这样一直的自我安慰着。

  韩立外表长得很不起眼,皮肤黑黑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孩模样。但他的内心深处,却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他从小就向往外面世界的富饶繁华,梦想有一天,他能走出这个巴掌大的村子,去看看老张叔经常所说的外面世界。

  当韩立的这个想法,一直没敢和其他人说起过。否则,一定会使村里人感到愕然,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大人也不敢轻易想的念头。要知道,其他同韩立差不多大的小孩,都还只会满村的追鸡摸狗,更别说会有离开故土,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

  韩立一家七口人,有两个兄长,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小妹,他在家里排行老四,今年刚十岁,家里的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全家人一直在温饱线上徘徊着。

  此时的韩立,正处于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之间,恼中还一直残留着这样的念头:上山时,一定要帮他最疼爱的妹妹,多拣些她最喜欢吃的红浆果。

  第二天中午时分,当韩立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背着半人高的木柴堆,怀里还揣着满满一布袋浆果,从山里往家里赶的时侯,并不知道家中已来了一位,会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客人。

  这位贵客,是跟他血缘很近的一位至亲,他的亲三叔。

  听说,在附近一个小城的酒楼,给人当大掌柜,是他父母口中的大能人。韩家近百年来,可能就出了三叔这么一位有点身份的亲戚。

  韩立只在很小的时侯,见过这位三叔几次。他大哥在城里给一位老铁匠当学徒的工作,就是这位三叔给介绍的,这位三叔还经常托人给他父母捎带一些吃的用的东西,很是照顾他们一家,因此韩立对这位三叔的印像也很好,知道父母虽然嘴里不说,心里也是很感激的。

  大哥可是一家人的骄傲,听说当铁匠的学徒,不但管吃管住,一个月还有三十个铜板拿,等到正式出师被人雇用时,挣的钱可就更多了。

  每当父母一提起大哥,就神采飞扬,像换了一个人一样。韩立年龄虽小,也羡慕不已,心目最好的工作也早早就有了,就是给小城里的哪位手艺师傅看上,收做学徒,从此变成靠手艺吃饭的体面人。

  所以当韩立见到穿着一身崭新的缎子衣服,胖胖的圆脸,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三叔时,心里兴奋极了。

  把木柴在屋后放好后,便到前屋腼腆的给三叔见了个礼,乖乖的叫了声:“三叔好”,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听父母同三叔聊天。

  三叔笑眯眯的望着韩立,打量着他一番,嘴里夸了他几句“听话”“懂事”之类的话,然后就转过头,和他父母说起这次的来意。

  韩立虽然年龄尚小,不能完全听懂三叔的话,但也听明白了大概的意思。

  原来三叔工作的酒楼,属于一个叫“七玄门”的江湖门派所有,这个门派有外门和内门之分,而前不久,三叔才正式成为了这个门派的外门弟子,能够推举7岁到12岁的孩童去参加七玄门招收内门弟子的考验。

  五年一次的“七玄门”招收内门弟子测试,下个月就要开始了。这位有着几分精明劲自己尚无子女的三叔,自然想到了适龄的韩立。

  一向老实巴交的韩父,听到“江湖”“门派”之类的从未听闻过的话,心里有些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便一把拿起旱烟杆,“吧嗒”“吧嗒”的狠狠抽了几口,就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在三叔嘴里,“七玄门”自然是这方圆数百里内,了不起的、数一数二的大门派。

  只要成为内门弟子,不但以后可以免费习武吃喝不愁,每月还能有一两多的散银子零花。而且参加考验的人,即使未能入选也有机会成为像三叔一样的外门人员,专门替“七玄门”打理门外的生意。

  当听到有可能每月有一两银子可拿,还有机会成为和三叔一样的体面人,韩父终于拿定了主意,答应了下来。

  三叔见到韩父应承了下来,心里很是高兴。又留下几两银子,说一个月后就来带韩立走,在这期间给韩立多做点好吃的,给他补补身子,好应付考验。随后三叔和韩父打声招呼,摸了摸韩立的头,出门回城了。

  韩立虽然不全明白三叔所说的话,但可以进城能挣大钱还是明白的。

  一直以来的愿望,眼看就有可能实现,他一连好几个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

  三叔在一个多月后,准时的来到村中,要带韩立走了,临走前韩父反复嘱咐韩立,做人要老实,遇事要忍让,别和其他人起争执,而韩母则要他多注意身体,要吃好睡好。

  在马车上,看着父母渐渐远去的身影,韩立咬紧了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眼框中的泪珠流出来。

  他虽然从小就比其他孩子成熟的多,但毕竟还是个十岁的小孩,第一次出远门让他的心里有点伤感和彷徨。他年幼的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等挣到了大钱就马上赶回来,和父母再也不分开。

  韩立从未想到,此次出去后钱财的多少对他已失去了意义,他竟然走上了一条与凡人不同的仙业大道,走出了自己的修仙之路。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