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令在线阅读

摸金令

指点乾坤

悬疑·探险生存·87.8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08-03-17 22:17

第一章曹公疑冢——内容简介:一个普通的转业军人刘金尉,在南阳城中开出租车之时,在一次看似偶然却暗藏玄机的文物买卖中,被无意间卷入了垂涎曹操七十二疑冢古墓的海外古文物贩子的环环圈套当中,后又被老爹告之是曹公疑冢建造者拜把兄弟的后人,掌握了曹操七十二疑冢墓葬建造的秘密,并因之得到当年摸金校尉的护身之宝—摸金令,随后被文物贩子劫持,进入曹公当年的九棺朝圣之地,躲过旱魃成乱的凶险之所,游走古墓尸蝉的巨颚之下,险些迷失在坐化仙尸的迷迷丽眼之中,处处机关,道道难题,摆在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伙子身上,切看他用自己的智慧和在部队锻炼成的应变能力,怎么样化险为夷,并在岌岌中得到同为沦落人的考古博士妹妹及化外高人的协助,秉承男女搭配,考古不累的千古箴言,一次次死里逃生,最终战胜海外文物盗窃团伙.终得美人垂青。第二章七宝聚沉棺——内容简介:绮丽的边疆风情,惊险的墓宝争夺战,犯罪分子的恶毒计谋,一环扣一环的惊心水底墓葬大冒险,各路人马齐聚边疆,魑魅魍魉,斗智斗勇,展开了最新一轮的水地墓葬争夺战,更加新奇的古墓玄尸,更加巨大诡异的水底湖怪,更加让你叹为观止的墓穴机关,精彩绝伦,不容错过!第三章双墓国鼎——内容简介:古怪的劫持,神秘的盗墓集团,第九块摸金令的现世,中原盆地内的定地神针,龙爪山古墓的对影地宫,揭开重重迷雾,冰释团团因果,最终引溢出的却是一件惊骇千秋的旷世国宝,刺激,精彩的盗墓经历,纷乱纠缠的黑白阴阳大对决,尽在摸金令第三章双墓国鼎!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第一节 古瓶风波

    第一章曹公疑冢

  第一节古瓶风波(1)

  “姓名!!”

  “刘金尉。”

  “哎,我不是记的你叫什么屁屁的吗.”

  “警察同志,那个屁屁是小名,我本来的名字就是刘金尉,屁屁那名字是我妈给起的歪名,别人从小就叫惯的,因为听起来顺耳又搏笑的,这不就都叫上了嘛,一叫就叫了我二十多年。‘

  “噢,怪不得,我说我也是管这片的,老听人叫你屁屁,还真没听过你的大名。”

  “您笑话我呢,您说我老实巴交的,啥坏事没干过,没偷过煤球,没顺过人自行车铃铛什么的,怎么会跟您打上交道了呢。。”

  “你的意思,让你来这还冤枉你了,”

  “不敢,警察同志,我就是不明白我怎么会莫名其妙来您这了呢,我刚才还在家看电视来呢,正好演你们警察的连续剧呢,就那个重案六组,真叫好看,正崇拜呢,您给我弄这了”

  “你废话真挺多啊,不枉你叫个屁屁这名啊”

  “呵呵。”

  “好了,咱们都认识,一个街上的,闲话少说,我告诉你,我这是正经问你话,不过不是拘留啊,你不用紧张,只是有点事找你了解一点情况,真是抓你的话,刚才就不是我一个人去了。”

  “那是,我明白,重案六组的电视剧我也没白看啊,您这叫传唤问话,了解情况,我当老百姓的积极配合您就行了,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多废话不是。”

  “好了好了,屁屁,闲话说多了浪费唾沫,咱们街坊住着这么多年了,我也不为难你,我问你什么你老实告诉我就行了。”

  “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

  “现在开始吧,姓名?”

  “您写过了”

  “年龄?”

  “25”

  “职业?”

  “开出租的。”

  “司机啊”

  “是。”

  “你知道我为啥找你来问话吗?”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吗。”

  “真不知道。”

  “那好,我问你,你前几天是不是在北郊从一瘦子那买了个古董瓶子?”

  “!!!!这事您听谁说的啊。”

  “废话,卖你瓶子的那个‘猴精’让我们抓了,那个瓶子现在你那,对吗?”

  我看着我对面的这位警察,老实说我也经常见他,都是一个区的,不算陌生,我住的地方离他们的派出所又很近,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可这会和他面对面坐在偌大的拘留室里,我却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象不认识这个人一样。环境能改变人这话一点不假啊。

  “那个瓶子现在在你那对吗,屁屁同志?”

  他问完我这句话后一动不动,黑黑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我,我知道是希望能从我回答的话里找出破绽。

  我看了对面的警察一眼,没怎么思考就嘴皮子一哆嗦:“我这哪有什么瓶子啊,你说的瘦猴是谁,我不认识。我这半月都在开出租车啊,怎么可能有人卖给我什么古董瓶子。”

  虽然事后证实我现在这么说这极其愚蠢,不过我这会可没想那么多,主要是我存着侥幸,那时候弄回这瓶子的时候根本没人看见,再说那“猴精”三角眼从别人手里弄过来这瓶子时根本不知道里面还另有乾坤,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可能是我拿着那个古董瓶子跑着转了几天,被眼红的人看到举报了,警察才找我问话的吧。我有点后悔自己太招摇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就尝到胡说八道带来的后果了,警察指着我的鼻子,从背后拿出一副手铐:“刘金尉,你以为我是白痴对吧,把你叫来就是问问你话?那样说那是救你呢,你买的那个瓶子是偷挖来的古董,你这是文物销脏知道吗。你拿着它问东问西跑了几天了,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要老实说的话我看在一个片儿长大的份上,还有你老爹的面子上能给你说说情,你倒好,不说实话,这边早就把你的情况摸的门儿清了,你那个瓶子藏在哪我们都知道。你早交出来还能撇清关系,现在是你自己不识时务,不是我不帮你,法律无情!你先在这待会吧。等找到那瓶子再给你好好捋捋清楚!”说完这话,这位警察哥们把我往椅子上一拷,然后拿着我刚才的“谎话笔录”气呼呼的摔门出去了,我听到他出去后打电话的声音,断断绪绪的听不清楚,不过我听到一句“让这小子在这先待着吧,不行再这扣留48小时好了····他老爸····又怎么样····”得,我这算正式被拘留了。

  人生就是这么戏剧化,刚才我还在家看关于警察的电视连续剧呢,可转眼的工夫就被一个现实中的警察给拷在派出所的拘留室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嫌疑人,还牵扯到古董销脏的嫌疑,靠!想想我老爹考古协会会长的身份,真让我哭笑不得。我吐了一口气,扭扭脖子,坐在椅子上,决定好好的想想这几天所发生的事。

  我叫刘金尉,25了,还有一个屁屁的小名,那名字被别人叫着有意思,自己听着别扭,二十多年叫下来听惯了也就不那么讨厌了,我是开出租车的,老爹虽然是市文物考古协会的会长,可对我来说没什么实际意义,他那个协会也就是个民间组织,没什么特权,平时也就是听到哪里搞建筑有什么墓被挖了,或是哪里出土文物了,他们那些对古董文物着迷的人就一窝风的跑去考察,不过一般政府是不让这些民间的考古人员进入真正的文物挖掘现场的,不过我老爹有个人大代表身份就方便多了,这伙协会的人看老头子有这个便宜,年纪又大,干脆就推举他当了协会的会长,不过就是图他的代表身份跑着方便罢了。

  再者我住的南阳城地处中原地区,古文化遗址极多,古墓葬什么的就更别说了,三国时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曹操刘备诸葛亮那些人在三国时期就是在我们这里打的热火朝天的,那些远离市区的深山老林里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先辈古人的秘密,这么个地方考古协会能闲的住吗,反正我老爹干的挺热乎的。

  我当兵回来两年多,虽然在部队是个业务尖子,可回到地方还是得从头干起,我又不大喜欢老爹那一套考古的玩意,再说那个协会又是个民间机构,进去了也没有油水可捞,正好我舅舅有辆出租车,当兵期间在部队也考了驾照,就干上了这行,先混着再说。

  我所住的城市NY市是个中等发展型的城市,经济不算太发达,汽车出租行业起步比较晚,有了大城市的借鉴,政府限制了出租车的数量,只有一千多辆,不像大城市那样,一个城市几万辆出租车挤在一地争吃一碗饭。同行业之间竞争少了,钱当然也就好挣一些,所以出租行业在我们这里还算不错的职业;不过这行撑不着,饿不死,就是累,不过我的年龄决定了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不过这会我坐在拘留室的椅子上,可没空想我那出租车,我敲了敲头,回忆前几天遇到“瘦猴”三角眼时的情景。

  那是几天前的早上吧,当第一缕阳光刚刚爬到这个城市的最东边的时候,我已经出车挣到第一笔钱了,客人是个女的,大清早穿的花里胡哨,挺暴露的,一看就知道是做皮肉生意的,也就是小姐,经过一夜的折腾,眼神呆滞,不过脸蛋白白圆圆的挺好看,上了车说去北郊,然后就靠在后座默默地抽起烟,我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她,现在的女孩子,长的漂漂亮亮的,有多少工作不能做,非要去做这个,除了一些家庭原因可能就是心理空虚吧。

  我胡乱的猜测着我后座的这位,一般遇到这种人我不主动和她答腔,容易惹麻烦。上次就遇到过一位,上车也是不说话,可我一答腔问她,那话稠的让我差点把方向盘吃了,红嘴唇得得的还离不开她那些烂事,什么那男的长的象猪头但却很厉害,弄了她一个晚上,还说我很帅,昨晚上为啥不是我,后来就一个劲的叫大哥,最后下车不给钱,说看我顺眼,要陪我睡觉给我抵车钱,弄的街上许多人围观,我一年轻小伙子那受的了这个,后来自认倒霉,不问她要车钱把她哄下车,方向盘一打就溜了。后来再遇到这种人我就当自己是哑巴了。今天拉的这位我看还是老政策,当哑巴,少惹为妙。

  车开到城郊的一个庄口停了下来,小姐们都喜欢租郊区的这些便宜房子,那姐儿们下了车,我暗暗呼了口气,看着那姐们扭着小屁股进庄了,心想没什么事就好。

  正好这离我家也不远,就打算回家吃早饭,我把车倒出庄口,方向一打就准备离开,这时听到车后边“嗵”的响了一声,凭我的经验不是撞到什么东西就是路边有大石头把轮胎给硌了,我赶紧下车,绕到车后检查,可没见什么大石头,也没什么人啊,正奇怪呢,“嗵”又是一声,这下我看清了,是路边蹲着一位,对着我又打手势又挤眼,手里还拿着一块黄不拉叽的东西,我仔细一看,土坷拉,妈的原来就是这家伙在边上蹲着砸我车的,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操,你干吗呢。”转到车上拿了个平时修车的螺丝拧子就过去了。

  平时我是个和气脾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今天一看到这家伙火气噌的就上来了,我现在分析可能是砸我车那家伙长的太寒碜了,一头乱脏发,三角眼,精他娘的瘦,对着我嬉皮笑脸,旁边放着个烂鼓鼓的麻包袋,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地道的主,再着开车的都爱车如命,他砸我车比砸我脸还让我生气,又是那么个贼样,看着我就火大,妈X的敢砸我车,我冲着三角眼就过去了,照理说一般的小贼看到我拎着铁棒子虎视耽耽的样子都该躲一下了,可三角眼不这样,反倒站起来冲我打手势,一边还用手在嘴上做姿势让我小声点,我就有点纳闷了,正要开口问呢,这位哥们先开口了。

  “弟弟,对不住了。”

  “谁是你弟弟啊,你别乱攀亲。你妈的砸我车干吗啊”

  “哎呦,对不住。我不砸你车你不就走了嘛。”嘿,希奇了,就这家伙还想坐车么,我奇怪了,

  “你要坐车不会喊啊。”

  我晃晃手里的铁棒,问他。这会我才看清这哥们的真容,一头卷卷的染过的脏黄短发,三眼皮的三角眼,颧骨高耸,鼻子反倒塌着,薄唇大嘴,一对尖耳朵,一嘴的散牙,身上穿着我眼熟的绿军装,皱巴巴的,一身斑斑点点的黄干泥,下巴上挂着几根半死不活的短胡子,脸上脏脏的分辨不出年龄,乍一看就像刚从地洞里爬上来的黄鼠狼。

  这会一个劲的给我赔不是,精瘦的脸上堆着讪笑,比哭好看不到哪去。我一阵厌恶,心说赶紧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会看清这个人了,知道是“走手”的,也就是个贼,旁边的烂麻包口袋里肯定是他偷的东西,想找个下家销脏吧。

  “滚吧,老子没兴趣看你偷来的东西。”我转身想走。

  “哎”

  他竟然拉住我,我火气一下就又上来了,推了他一把,刚想走,又被他拉住了,没完了,

  “兄弟,你容我把话说完行不行,我不是贼,我就是这庄上的。不信你可以看我的暂住证啊。”

  我纳闷了,看着他递上来的暂住证,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我没骗你吧,费这么大劲只是想让你看看我刚挖到的东西。这会大清早的没啥人,我没文化,看不懂这玩意,你给看看值不值钱。差不多的话我就卖你了”

  我看着这家伙的猥琐样,知道这话十有八九是胡扯,那证件估计也是假的,不过既然都到这份上了,看看也无所谓。老爹平时也给我讲点文物方面的知识,虽然懂的不太多。可起码不会被这猥琐的三角眼骗了吧。

  看我没意见了,三角眼才从旁边的烂麻袋里掏出了个长长的圆圆的东西,我一看,好家伙,还挺大,几乎半米多高的一个瓶子,上面粘粘的呼了好多的黄泥,就和三角眼身上的泥巴颜色差不多,我心里一动,不会是真叫这家伙挖到什么古董了吧。

  三角眼挤着眼叫我看,我伸手摸了摸,粘呼呼的一手泥,我转到车上拿来水壶把这个瓶子冲了冲,这才看清。

  这是个说四方不四方又有点圆圆肚子的青铜瓶,挺厚实的,上面附着了好多因为年代久远而生出来的青胎色,斑斑驳驳的,表面刻了着许多花纹和我不认识的字。

  我一看心里明白了六七分,这可能是个汉代的东西,汉代冶铁技术发展很鼎盛,南阳至今还有汉代冶铁工厂的遗址,虽然这两年在这里出土了不少汉代的文物,文物展览什么的我也去看过几回,可都是些兵器,民间用品什么的,可做工这么精美的瓶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就先问他,你这东西哪来的?想卖多少钱?三角眼一看我问价,知道有门,嘿嘿一笑。

  “哥们,看你也识货啊,不瞒你,我是刚从坟地里挖出来的。要的话开个价你拿走”

  “刚挖出来的,骗我的吧,外面的泥是湿的不假,可瓶里面还有一层干泥的痕迹啊,不是刚挖的吧,你是从哪偷来得?说实话!”

  我的口气加重了,他看看我手里的铁棒,头耷拉了一阵,估计是看我体格比他健壮,动起手来不占便宜,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哥们你眼真尖,我说实话,虽然不是刚挖的,不过也差不多,是我前几天串来的,还差点把命陪上,就想赶紧出手,我这两天在这等人买,也有几个人问,可都是看看就走,这年头,人们警惕性提高了,操,都以为我是骗人的,我要是骗人,天打雷劈,叫那坟里的玩意儿咬死。”

  “你说这话我也不信啊,什么坟里的玩意啊乱七八糟的。”

  “哥哥你别急嘛,既然想买,不如上我家,听我慢慢给你讲好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别是玩闷棍的吧,把哥们我诱到僻静地方砸倒,连人带车给我“充公”了?还是小心一点,我说不去,看大路上说话也不方便,就把三角眼连人带东西给拉到我车上,把他带到更远一点的郊区,反正我也不怕他给我翻邪风,就他一个人,哪是我这个部队里的武状元的对手。看到后面没有跟什么人和车,我放心了,就和三角眼坐在一起听他讲瓶子的来历。

  虽然我很不情愿叫这个脏家伙坐在我的车上,可我对这个瓶子实在是好奇,又听说他说什么古墓里的玩意,好奇心促使,也就顾不得他那副脏相了。三角眼看我确实有意,再说这两天遭了不少白眼,难得有买家,就唾沫横飞,一五一十的给我讲了这瓶子的来历。我一听就听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原来这三角眼是个职业的文物贩子,也盗过古墓,不过这家伙挺谦虚,自谦是他们这一行里最不入流的,平时也就是上深山里收点老百姓家里的旧东西,然后拿到城里骗冤大头,他们这行叫“串死物”,把收上来的文物叫死货,让别人听了还以为是骂人呢。

  他是属于小打小闹性质,盗墓挖坟用他的话说是“偶尔为之”(靠,这脏三角眼竟然能说这么文气的话,不容易)他们这行把专业盗墓的叫“土夫子”,我们这边都叫“土扒子”,都是同一个职业,这家伙平时也就是小打小闹的,没收过什么好玩意儿,可深山老林里钻多了偶尔也能碰到好东西。

  这天他在南阳郊县的深山里乱钻“串死物”,天黑了,就到老乡家里借宿。南阳这地方,地处中国第二级地貌台阶向第三级地貌台阶过渡的边坡上,东边是桐柏山、北面是伏牛山,西靠秦岭.南边是襄北丘岭地,其地貌,山地、丘岭、平原约各占三分之一,最高的山峰海拔2200多米,最低的平原地海拔不足90米.说白了,整个南阳地区就像是个正放着的大碗,周围的几大山脉把南阳围成一个近乎椭圆的盆地地型,从风水学上来讲是个极聚地气的地方,要不然当年的卧龙诸葛亮也不会躬耕在这地方等刘备来三顾茅庐。

  这三角眼借宿的地方,是南阳的偏西南地区,位于淅川县和内乡县交界的地方,西临丹江,东边是宝天曼自然保护区,这里树高林密,大山一座连着一座,是这些文物贩子们“串死物”的最佳地点。

  不过这天三角眼运气不是很好,连爬了两座山,转了几个村子也没收上来什么好东西,就淘到几个晚清的破碗,几枚制钱外加半块不知道是哪朝县令的墓碑,眼看天黑了,就借宿在山边的一家农户家里,给人家20多块钱,借住个几天,就当是自己串物的中转站。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探险生存小说

摸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