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透明血液

    在夜幕的掩护下,两人顺利的返回府中别院。司空浩玄将南星满肚子问题的南星向房中一扔,激活其身上的岁月。自顾回房,闭目修炼,似乎今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城卫军不愧为守卫帝都的精锐部队之一,在司空浩玄回府后不久,他们便发现监视目标的反常。负责监视的营长不敢怠慢,忙将事情上报。

  在极短的时间内,城卫军统领亲临。在闯入查看下,一个个如临大敌的城卫军脸色不由大变,五十名盗贼无一例外的被杀死于房中。

  城卫军统领卡纳克黑着脸将负责监视的营长一顿训斥后,心中不由开始寻思着如何向上级解释。开玩笑,在整整一个营的城卫军监视下,让人无声无息的杀死五十人而不自知,先不去说城卫军的脸面问题,如此失职他城卫军大统领的脑袋也会不稳的。

  在卡纳克在为自己脑袋担心之时,掌管帝国军务的司空不群已经得到消失。在司空府书房中,连夜召见城卫军统领卡纳克。

  书房中,司空不群端坐正中,紧紧盯着匆匆赶来的卡纳克。司空不群对这个亲手提拔的家族外姓成员一直都很满意,是一个有能力之人,他心中也非常不解,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司空不群向恭敬立于身前的卡纳克道:“你可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吗?”

  卡纳克不敢抬头,跪于地上,“是的,请家主责罚!”

  “责罚?!责罚就能够弥补你所犯的过失吗?你可知道,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好,你就将被踢下城卫军大统领的位置。你明明知道,此事是陛下亲自过问的,怎么还如此大意?你以为其他几个家族会在陛下面前轻易放过此事吗?”司空不群怒道。

  看着跪于地上不语的卡纳克,司空不群闭目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可曾勘查现场,是否找出些许凶手所留的蛛丝马迹?”

  卡纳克道:“属下已经命人勘查了现场,从凶手的行凶路线看,凶手非常熟悉城卫军的布防,如此属下大胆推测,是城卫军内部或家族内部之人所为。从现场发现的足印来看,属下推测凶手为两人。足印小而短,首先排除了是矮人族所为,因为足印比较浅,以矮人的平均体重不可能留下如此浅的足印。剩下的就是侏儒族了,但属下实在无法分析出一直少见的侏儒族为何要冒险去杀血盗团。”

  卡纳克一口气说道此处,有些犹豫的继续道:“从足印来看,还有,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未成年的孩童。但要说两个孩童杀死五十名血盗团的精锐,更令人感到荒谬。其外,凶手的杀人手法很是特别,似乎是一种习惯,五十血盗均被捏碎喉骨而亡。”卡纳克说完,将书面报告呈于司空不群。

  司空不群看着手中的报告很满意卡纳克的表现,在生变之后,能够快速的做出反应,“看来足印和这种特别的杀人习惯是凶手留下的唯一线索了,让魔法师去做足迹的复形了吗?”

  “已经请了城卫军中魔法师前往,但因为足迹太浅,对大地土元素的压缩有限,所以魔法师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留于地面的足印。”

  司空不群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吧,令城卫军封锁九门,拘捕任何受到怀疑的对象。”

  在卡纳克退出书房后,司空不群将手中的报告,递于身边之人,“席先生,你是如何看待此事?”

  平日里深居简出的席先生,显得很神秘。在司空府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大家都清楚,席先生绝对深得司空不群信任。

  仔细将报告看了一遍,扶着胡须的席先生道:“卡纳克确是人才,应变能力非常之快。在事情刚发生就能做出如此详细的报告,确实不易。只是,这凶手的杀人手法,的确令人费解。碎人喉结,是大陆上很少见的杀人手法,倒是军队中的斥候常用到此类手法,也很有可能是凶手的故意掩饰。还有一种可能是其他几个家族看上了大统领的位置,耐不住寂寞了。”

  司空不群双目中精光闪现,“现在暂时不去分析凶手是谁,我们先来想想,明日早朝如何能够保住城卫军大统领之一位置。想打我司空家族的主意,哼!”

  是夜,司空家主的书房,灯亮了一夜。司空浩玄丝毫也不知道,他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已经在几个人的分析下呼之欲出。魔法,司空浩玄对这个世界核心的技艺,还处于懵懂阶段。

  清晨,司空浩玄准时睁开双眼,在雪儿的精心伺候下洗漱完毕,穿戴整齐。早有侍女过来通报,宋紫烟今天要和司空浩玄一起用早餐。

  带着收拾妥当的雪儿,司空浩玄向自己母亲的别院走去。虽然清晨的空气在这满是树木花卉的司空府邸是那么的新鲜,但司空浩玄心中还是为到母亲别院的这一大段路大皱眉头,盘算着要快点做出一顶轿子。

  路上司空浩玄心中一直在盘算、设计着自己的轿子。虽然府中景色秀美,但已经吸引不了天天处于其中的司空浩玄了。

  如果为某一件事情集中经历,时间总显得比较短暂,在不觉中来到母亲的别院。几天没有见司空浩玄的宋紫烟显得非常高兴,“玄儿,几天都不到妈这来,是不是得了好处,就忘了妈妈啊?”

  司空浩玄知道,宋紫烟指的是生日时送自己的那张紫晶卡,那里的晶币和平时府中内务拨给自己的零花钱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司空浩玄连忙上前搀住母亲道:“妈,看您说的。我怎么会忘记给您请安呢。实在是您这离我的院子不近,您也知道,你儿子就是有那么点懒。过几天就好了,我已经想到了办法,以后天天过来看您。”

  看到司空浩玄早已满心欢喜的宋紫烟,那会真的去怪儿子,拉着司空浩玄在桌边坐下,挥手示意侍女可以开饭了。

  宋紫烟自侍女手中接过一个色泽纯粹的金色酒壶道:“玄儿,这是你父亲从南疆送来的特产,在南疆也是很珍贵的东西呢。这可是他送来孝敬你爷爷的,妈妈给劫下了点让你也尝尝。”

  宋紫烟亲自为司空浩玄身前的酒杯中注入了含有几缕鲜红血丝的透明液体,“玄儿,这可是南疆黄金森林中,特产的黄金兽的血液。你父亲送来的可是没有兑过一丝水,快尝尝。”

  司空浩玄早在宋紫烟倒出液体之时,就感觉到了这种液体是一种血液。灵魂巫术,在上古被称为最为残忍、诡异,有伤天和的巫术,是因为灵魂巫术的基础是血巫术,在摄取生物血液稳固巫术基础之后,才能够摄取生物灵魂修炼灵魂巫术。司空浩玄机缘巧合下,在母体中直接凝结出先天的强大灵魂,虽然跳过了血巫的阶段,但依旧对血液有着天生的敏锐感知。

  

  

第十七章 透明血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