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明天你要嫁给谁了

    “除非是我死,否则我和冯德明天的婚礼绝不会改更。”齐琳坚决的语气与她脸上顽皮的微笑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不相信。”我咬着牙摇头道。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祝福我吧?”她美丽的脸上那顽皮的笑容看起来更放肆了。

  “明天举行?绝不会更改?”我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除非我死。”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用种开玩笑的心情决定自己的未来吗?”心情烦躁的我终于被她放肆的笑激怒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她睁大了眼睛微笑着摊开双手。

  “没有什么不可以?”我怒极而笑:“你总是报着这种游戏的态度来做任何事情,任何做过的事情,你也不过是把它们当作一场游戏对吧?我讨厌你这种嘻嘻哈哈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

  “我也不想这样啊!”齐琳仍然在拼命地微笑,但两行泪却已经从她眼中滑落,“你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而面对这种事情,我除了拼命地笑以外,已经找不到任何别的表情面对你了。”

  “齐琳……”我的心突然痛得要命。

  苍茫的黑色天幕已经升起了漫天星斗,齐琳脸上缀满星光,她流着泪微笑的表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我还以为,自己终于拥有了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抛弃我的人,而现在我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齐琳的微笑有绝望的味道。

  “不是的……”

  “你不用安慰我,我也不用骗自己,无论我怎么努力,住在你心中的那个人绝不会是我。”齐琳指着我的胸口悲哀地道。

  “不是的,你要相信我,我只是为了救她而已。”我大声地道。

  “只是为了救她?救那个一直住在你心里的她,所以就选择和她结婚吗?”

  “不是的,现在住在我心里的人绝对不是她!”

  “好吧!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齐琳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一字一句地道:“你听清楚了,我和冯德的婚礼明天下午六点在西域江南的皇家教堂举行,如果你……还要我的话,就在此之前阻止我。”

  “你在赌博吗?”我沉声道。

  “不,你错了,我不是在赌博,我是在乞讨……”

  看着齐琳的身影最后消失在黑暗中,我眼中的泪也流了下来,我喃喃地道:“我周宁何德何能让你如此委屈,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你……”

  “说句公道话,我也认为你配不上她。”周静从我身后的黑暗中浮了出来。

  “哥……”

  “她太傻了,越是聪明的人,做起傻事来就越不可理喻,她坚强的外表只是为了保护自己那颗最柔软的心。再复杂的人也有最单纯的东西,那个傻丫头心中的爱情是像水一样纯静的东西。”

  “哥,我真的搞不太懂,她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仰望着星空,想着星光下她拼命微笑泪如雨下的表情。

  “那个丫头生长在成很极端也很复杂的世界,她所接触到的人物虽然都是出类拔萃的,但每一个人同时都是戴着面具的,每一个人在与别人交往之前,往往会先考虑对方的利用价值有多少?自己向对方付出多少又或者自己能从对方身上得到多少?而你与那些精英们不同,虽然你有时会懦弱、但偶尔也有勇敢的时候、有把别人的幸福看得比自己小命重要的时刻、当然很多时候你都表现得有些自私,但与那些精英们比起来,你更像是一个人,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她对你说的?”

  “不错,她曾半开玩笑地对我说,恋爱还是跟人一起谈比较好!她说真正喜欢上你的那一刻,是那个你拥着她在沙漠中的看星之夜,你那种像犯错孩子一样难过的眼神,以及拼命也想要为她做些什么来补偿她的愧疚表情。那些真挚而温柔的感情,是她从来未从精英们身上得到过的。”

  “哥,她什么时候对你说的?”

  “半年前,在超梦六杀的居住地无峰岭,她在那里苦侯了半年,只为了求得与暗黑经纪人见上一面,希望暗黑经纪人能放你一条生路。”

  “哥,我要怎么办才好?”

  “爱一个人的时候,齐琳是个傻丫头,她要做傻事的时候,只有她爱的人才能阻止。不过,你究竟要怎么办?应该由你自己做出决定。”周静微笑道。

  “哥,你似乎在暗示我,去阻止齐琳?”

  “小子,别理会我的暗示,因为比起商岚妍来,我比较喜欢齐琳那个丫头,但是……你不能按我的喜好来做出判断,我的喜好是不必负责任的东西。而你做出的决定,会改变这两个少女的一生,所以在这之前,我建议你最好先问问自己的心。”周静耸了耸肩。

  “如果我阻止齐琳与冯德结婚的话,商岚妍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了吧?”我眉头深锁。

  “不错,我只能保护我弟弟的妻子,我已经在数万人面前以十二贤者的名誉起誓,保护你三天之后的妻子!而我想你应该明白齐琳的意思,如果你去阻止了她的婚礼,那就意味着,你必须取代冯德,与她完婚,所以那丫头说了,她不是赌博,而是乞求!”

  “我怎么能允许,齐琳在一怒之下,嫁给冯德那个王八蛋的话,这样她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人生与幸福。但是,如果我丢下商岚妍不管,去阻止齐琳的话,不但商岚妍的性命难保,老哥你们十二贤者的名誉也要因此而受损!”我连连摇头。

  “十二贤者的名誉你不必挂在心上,如果你不娶商岚妍为妻,我们十二贤者只不过不能强出头保护她罢了……”

  “哥,我似乎已经没有选择了?”我痛苦地道。

  “难道你已经做出选择了吗?小子,我不是说了,在做出选择之前先问问自己的心吗?”周静幽幽地道。

  “一边是齐琳的人生;一边是商岚妍和尚在孕育中的生命、十二贤者的名誉、以及我对夏怒的承诺!”

  “数量多的那一边,未必是正确的选择。”周静淡淡地道。

  “但选择了数量少的那一边,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选择了数量多的那一边,你这一辈子都会过得很安稳吗?”

  “哥,你似乎一直在暗示我选择阻止齐琳?”

  “不,我没有暗示你任何东西,我只是有意站在你的对立面,让你把事情看清楚,然后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知道了,原来你是怕我动摇?”

  “人类是世界上最容易冲动的动物,我只是希望让你更明白,人做出决定的时候,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不能因为一瞬间的冲动难以克制,而毁掉很多宝贵的东西。”

  如血的残阳下的“江山”的颜色红得有些妖异,就像此刻我双眼中布满的血丝。

  我孤孤地站在皇宫中心地带唯一的山峰“江山”之巅,眼睛却痴痴地望着山下绿林间那座白色的建筑--西域江南皇家教堂。

  风中不时传来阵阵欢快的喜乐,我心中的悲哀却难以言表,齐琳与冯德的婚礼还有十分钟就要举行了!

  山上的风很冷,但却并不能使我清醒,本来已经决定绝不离开白家大宅半步的我,昏昏愕愕之间竟然还是离开了白家大宅,鬼使神差的难以克制,一步步接近齐琳与冯德成婚的皇家教堂。

  此刻,我才明白,周静所说的“一瞬间的冲动”有多难以克制,昨天一夜未眠,因为只要一合上眼,拼命微笑的齐琳流着泪的模样就会出现在我脑海中,她在轻轻地问我,周宁,你要抛弃我吗?你要抛弃我吗?你要抛弃我吗……

  我要抛弃她吗?我应该阻止她吗?我明明知道不应该也不能去阻止她的婚礼,但我却在恍恍惚惚中一步步地向她举行婚礼的地方靠近。

  站在高高的山巅之上,听着那隐隐飘荡在风中的喜乐,我冲下山去的念头随着时间的逼近,变得越来越强烈!我知道这是危险的念头,但我不能骗自己,我想这么做,我要阻止齐琳,我不能让她嫁给那个王八蛋。

  “人类是世界上最容易冲动的动物,我只是希望让你更明白,人做出决定的时候,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不能因为一瞬间的冲动难以克制,而毁掉很多宝贵的东西。”周静的话反复在我耳边的风中响起。

  我在挣扎,我的心在做最后的挣扎,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了,明明选择早就已经做出了,但我还是不甘心。

  山顶的风很大,随着夜的逼近,我身边的风又大又冷,狂风渐渐淹没了我耳中的喜乐,我终于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我知道齐琳一定还在等我,就算她在拼命的微笑,她的眼中也一定是充满了傍徨与不安。

  闭上双眼的我只能在黑暗中看到她绝望的神情,而看不到山下婚礼的人潮。

  “轰”的一声礼炮清鸣声令我的心刺痛了起来,连绵不绝的十二响礼炮就如插在我心头的十二把尖刀,但我知道此刻正拼命微笑的齐琳一定比我更悲伤、更绝望。礼炮声宣告了婚礼仪式的完成,也宣告了齐琳与我的人生从此改变。

  泪流满面的我睁开双眼,上千只白鸽“扑腾”着飞上了黑色的天空,七彩的礼花也随之缀满了整片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风突然停了,山下的喧哗的人声再度传入了我的耳中,不对!没有喜气洋洋的欢笑声,也没有嘻嘻哈哈的玩闹声,山下人们的声音似乎都在传达着一种惊惶不安的讯息,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婚礼仪式一结束,难道就发生了什么惨剧?否则人们也不会敢在皇家的婚礼上表现出这样的失态,绝对是大事不妙了,我不敢想像,希望齐琳这个傻丫头不要做出什么事情才好。

  我的头脑大乱之际,我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那就是毫不犹豫地向山下飞驰而去,我要去看看结婚的礼堂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会是令我遗憾终生的事情。

  当我冲到绿林间的皇家教堂前时,人潮竟然已经散去了一大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看不见笑容,我惊慌失措地冲进了空荡荡的教堂,只有身着礼服的冯德一个人呆若木鸡地孤立在其中。

  “冯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急急地吼道。

  冯德脸上“痛苦”的神情立即一扫而光,换上了神秘的笑容:“你来晚了,没有赶上好戏。”

  “混蛋,有什么好戏?”

  “先恭喜我吧!我已经结婚了。”冯德对着我点了点头道。

  “这个我知道,我要问的是新娘到哪儿去了?”我握紧了拳头,呼吸变得急促。

  “她走了。”冯德沉声道。

  “她和你举行婚礼之后,就离开了,她没有受到伤害吧?”

  “她不伤害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谁还敢伤害她。”冯德苦着脸道。

  “你们都没有阻止她吗?她有说要到什么地方去吗?”

  “谁敢阻止她?除非是不想活了,至于她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自己去问西门断天就好了。”

  “西门断天带走她的吗?”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她把西门断天带来的,其实就算西门断天不来,就凭她“黑莲魔女”的名头,也足够让所有的人乖乖地与她合作。”

  “黑莲魔女?袁茵也来了?”

  “她不但来了,而且还与我完成了结婚仪式,我的新娘从齐琳变成了袁茵。”

  我心头大惊,不能置信地道:“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我和齐琳举行结婚仪式前的最后一秒,身着婚纱的袁茵带着她的父亲西门断天出现了,她说,她要取代齐琳和我完婚,如果有人反对的话,他们父女俩便会在这儿大开杀戒,让这次婚礼变成在场所有人的葬礼!”

  “怎么会这样?”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停止了!

  “西门断天当场向我父皇为她的宝贝女儿提婚,他厉声恐吓,如果有谁说他的女儿袁茵配不上三十八皇子的话,他西门断天绝不会向任何人手下留情!而现在的袁茵,不……也许应该说我的妻子袁茵已经完全改变了,现在的她连眼神都是冷冰冰的,准确地说她就像个美丽的鬼一样,她的冰冷残酷的气质完全不同于以往了,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她已经得到了三圣物中的“圣魔经”!不过她可能刚刚开始修习。”

  踏上复仇之路后,袁茵已经变成了不择一切手段疯狂复仇的复仇鬼,原来她失踪这半年,是去了极秘之地“魔天洞”取得传说中三圣物之一的史上最强魔法书圣魔经了,难怪她会消声觅迹半年。

  “然后在西门父女的威胁之下,你就和袁茵举行了婚礼?”干涩的声音从我喉咙中挤了出来。

  “我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我对不起袁茵。”我低下了头,小茵怎么可以这样牺牲自己!

  “你又对得起谁?那两个丫头其实都是任性的家伙,齐琳是想毁掉自己的幸福,袁茵是希望只要你能得到幸福就好了!其实最可怜的人是我,我才是周兄你爱情漩涡中最大的牺牲者。”冯德苦笑道。

  “不要开玩笑了,齐琳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当然是我和袁茵婚礼仪式之前离开的,她被她那气急败坏的大将军父亲给拖走了,我的婚礼真是变成了一场活生生的闹剧,结婚仪式刚结束,我那新婚妻子“黑莲魔女”小姐,马上扭头就走,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恐怕不会回来了。”我不假思索地道。

  “看来我得一辈子守活寡了!”冯德对着我挤了挤眼。

  “西域江南国的皇帝是可以超越这个国家的法律的,只要你成为了皇帝,想娶多少个女人就能娶多少个女人,三宫六院自然就不再话下,在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恐怕不出三年,这个国家就会落入你的掌握之中吧?”

  “周兄实在是太多心了,我冯德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手腕?”

  “听说大公主死得很惨?”我故意影射道。

  冯德微微一笑:“听说商岚妍也死得很惨!”

  我面色一变:“难道她已经……”

  “周宁,这一次你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哈哈……”

  “不可能!”我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会的,目前有我老哥和十二贤者在,没有人敢动她的。”

  “不错,十二贤者在场,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但现在十二贤者已经踏上了赶回飓飙帝国的路上了。”

  “我老哥不会向我不辞而别的。”我不住地摇头道。

  “事出突然,自然就来不及告别了。”

  “飓飙帝国发生了什么事?”

  “从我们西域江南皇室的情报机构得到的消息是,魔族最强战士哈兹无尔带着一个魔力强大的不明生物体入侵飓飙帝国首都月冠城,他已经趁着大贤者林玄闭关,其他十一贤者离开飓飙帝国之际,潜入了“白月圣晶”的存放之地。”

  我心头巨震,我知道那个哈兹无尔携带的“魔力强大不明生物体”一定是即将降生的魔王,也许他是希望借助三圣晶之一的“白月圣晶”使魔王快速降生!

  “魔族的蓝星圣晶据说在魔族围剿战中不知落入了哪个势力之中,哈兹无尔潜入飓飙帝国显然是为了魔族将来的发展,而获取新的魔能源,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机会难得!十二贤者都不在。”

  “冯德你觉得那个“魔力强大的不明生物体”是什么?”我突然将话锋一转。

  “周兄在暗示我那是魔王之胎吗?”

  “我对世界灭魔联盟所说的话,冯兄可有听到过?”

  “你说,商岚妍现在怀的是你的孩子,拥有西门断天血统的魔王之胎早已经从商岚妍体内分离了出来。”冯德微笑道。

  “你可相信?”

  “从目前收集的情报,你的话有百分之八十的可信度,但是,无论如何,世界上那些灭魔势力都不可能放过商岚妍的,我已经等着看两天之后的好戏了!”

  “如果他们跟我在这里纠缠不清的话,恐怕魔王降生后,更精彩的好戏会上演。”我冷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敢肯定的是,现在周兄你绝对不可能说服那些云集在瓦岗堡的灭魔势力,商岚妍凭你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保不住的。”

  “冯德你在暗示我什么?”

  “我们都是好兄弟,就不谈什么暗示了,我就直说好了,现在能帮你的只有我一个人了。”冯德笑道。

  “皇子真的愿意大发慈悲帮我?”我斜着眼道。

  “我们兄弟情深,你有难我当然要出手了,唉,只可惜目前我能力有限,想帮你也是有心无力啊!”冯德叹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皇子说要帮我,都是骗我寻开心?”我等着冯德后面的条件。

  “我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周兄你千万别多心,我的确愿意帮你,可是我现在也是力不从心,但是只要周兄先配合我完成一件事情,我就能不遗余力地帮周兄你摆平一切麻烦。”冯德陪着笑道。

  “什么事?”

  “我希望周兄能帮我将这个国家控制在手中,然后我再用举国之力,替你摆平那些云集在本国的灭魔势力。”

  “原来皇子你想篡位啊?我一介草民能帮得上什么忙?”我心头一动。

  “难道周兄你忘了,我俩现在都是属于SS级,而且又同是修习剑玄录,一旦合体……”

  “皇子准备靠武力夺取这个国家吗?”

  “夺取这个国家必要的武力是需要的,但各方面的准备工作我也做得非常足了,只要周兄肯点头配合我,在你的婚礼举行前,我一定可以将这个国家控制在手中。”冯德的目光大盛。

  “皇子真是深谋远虑啊!”

  “过奖,过奖,我只是喜欢把事情想得比较周全罢了。”冯德轻声道。

  “那皇子可准备好了事后怎么处理我?是通过合体吞噬掉我的身体,还是大权在握后,直接把我一杀,然后把一切罪名都推到我和神龙财阀上?”

  “周兄,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只要你答应与我合作,我可以对天发下毒誓。”

  “皇子对我一介草民发下毒誓的话,那传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了,这可万万使不得。”

  “周兄事到如今还不肯相信我?难道真要我把心掏出来不成?”冯德皱起眉头道。

  “掏吧!我倒真想看看狼心狗肺是什么模样的。”我话锋一转冷道。

  “周宁,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的话,你今天就休想离开皇宫。”冯德马上展开“变脸”的绝技,阴阴地道。

  “皇子准备和草民我动手吗?”我厉声道。

  “你可知道这一年来,我进步了多少?”冯德看着自己的双手道。

  “皇子的意思是有把握杀死我?”

  “杀死你我倒还没想过,我只是想把你留在宫中几天,让灭魔势力干掉商岚妍再放你出宫罢了。”冯德淡淡地道。

  “皇子非要这么做不可?”

  “其实我也不想做这么绝,只要周兄答应和我合作,一切就好说了。”冯德脸上又挂上了“亲切”的笑容。

  “我们两个人动起手来,皇子未来能占得了上风,不要忘了当年我们二人合体时,吸收到的超级能源都在我体内,那些超级能源让我消化吸收后,身体得到了翻天覆地的进化。”

  “还有呢?”冯德目光闪烁不定。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前些日子,我们神龙财阀骋请“盗墓专家”潜入大公主的坟墓,弄到了一些她的骨灰。”我微笑道。

  冯德面色一变:“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些大公主的骨灰随时可能会交到西门断天手里,如果皇子一定要把我留在皇宫中的话。”

  “那些骨灰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冯德强自镇定。

  “那些大公主的骨灰当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能说明问题的是一份“医家”的化验报告,大公主骨灰交到西门断天手中的时候,那份化验报告也会一并呈上,到时凶手恐怕就要遭殃了。”

  冯德眼珠一转:“周兄难道没有听说,西门断天因为强嫁女儿,已经和我父皇闹翻了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要知道西门断天可是西域江南国的守护神,西门断天强嫁女儿,也许让你的父皇有些脸上无光,但皇帝宋朝泽是不可能为一个冷宫皇子与国家守护神翻脸的,特别是没有找到西门断天的替代品之前。”

  “你请继续分析。”

  “我还料到了一旦西门断天知道了杀大公主的凶手是谁!恐怕就算那凶手有SS级,他也会豪不犹豫地拔剑干掉那个凶手,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目前还没有任何人可以挡得住进入“完全战斗状态”的西门断天的轻轻一剑!”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我怀疑你根本就没有派人进入大公主的墓地去偷骨灰?”

  “皇子尽管怀疑就好了,但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一步行错可能就会全盘皆输,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皇子最好还是先让我走。”

  “看周兄你说到哪里去了,你要走的话我怎么可能拦着。”冯德脸上又堆起了令人肉麻的笑容。

  “哪刚才冯德那一番狠话是白说了?”

  “什么狠话?周兄也知道我刚才是和你在开玩笑,我知道周兄应该有这个幽默感的。”

  “原来是开玩笑啊?早说嘛!吓我一身冷汗。”我皮笑肉不笑地望着他道。

  “不过和周兄合作的事情,还请周兄三思,其实也未必一定要合体,总之只要周兄肯配合,我们一定会很顺利的将这个国家握在手中。”

  “皇子还不死心啊?”

  “我给周兄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要合作的话,请随时通知我,否则,我想不出周兄能用什么方法保住商岚妍的小命。”

  “软硬兼施,皇子真是煞费苦心了,不过,与皇子合作夺取国家一事,我会考虑的,如果我想不出别的方法拯救商岚妍。”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第一章 明天你要嫁给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