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因为神龙财阀重金悬赏的关系,我幸运地被关回了原来的单人牢房,齐琳对我的态度令我非常的难受,不过真令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成了洪幻国叛乱军的首领,她可真是神通广大。

  我一个人郁郁不欢地躺在牢中,不知道齐琳要怎么样处置我,也不知道魔王哈特雷斯现在身处何方?失去了战斗力后的我也丧失了搜索生物的感应能力。

  天已经全黑了,狭小的天窗中射入一道明净的月光照在我疲惫的身上。

  门“吱”的一下轻轻打开了,几个黑衣士兵站在门外,冷若冰霜的齐琳缓步走了进来,那几个黑衣士兵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刚准备发作,被齐琳一个手式阻止了,只听齐琳淡淡地说:“你们把门关上,然后离这间牢房远一点,我有话跟他说。”

  这间封闭的牢房中安静得出奇,我躺在月光下,齐琳站着黑暗中,因为光线的缘故,我看不太清齐琳的面目。

  “不是不认识我吗?你还来干什么?”我愤愤地道。

  “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来看一下属于我们黑龙军的千万军饷罢了。”齐琳冷冷地道。

  “现在的我,在你眼中只是钱吗?”

  “不错,现在我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特殊的东西了,你要听清楚,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了。”齐琳斩钉截铁地道。

  “是吗?”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

  “是的,因为我的心已经枯萎了,在和冯德步入教堂的那一刻,那个曾经喜欢过你的齐琳已经消失了!”

  “所以你可以漠视我的生死?”

  “你的生死的确也已经与我无关了,就算你受到怎么样的伤害,都不再与我有任何关系,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那个爱着你的齐琳不在了,现在剩下的只是一心重建神龙帝国的麒麟。”齐琳的声音陌生得可怕。

  “我不要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的齐琳。”我拼命地摇着头颤声道。

  “你有什么资格提出要求,难道你忘了那个齐琳在结婚前夜曾流着泪对你苦苦哀求吗?”齐琳冷笑道,“你这个人真是太可笑,是你把那个齐琳害死的,现在却在这里口口声声说什么不要。”

  “可是……”

  “没有任何可是了!现在的齐琳只是为了重建神龙帝国而存在,她为了挑起叛乱军与政府军的矛盾,不惜在水源中下毒,然后诬陷政府军;她为了夺得叛乱军的首领之位,不惜借孙幻水之手杀人,然后在将孙幻水这个盟友灭口,而成为了叛乱军的首领;她为了寻求各地诸侯的支持,甚至不惜绑架他们的家人……”

  “够了!我没有兴趣听你的英雄轶事……”我痛苦地道。

  “跟你这种陌生人废话这么多似乎是我的失态,好了,我告诉你吧,在南宫北带着千万金币来赎你之前,我会一直把你这个价值连城的奇货带在身边的,但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别的想法,就这么多了。”齐琳转身欲离去。

  “等一等。”我却突然开口喊道。

  “什么事?”

  “关于魔王哈特雷斯之事,我想我不能不说。”我咬着牙道。

  “魔王的事?我没有兴趣,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夺取洪幻国。”背对着我的齐琳淡淡地道。

  “他现在就在洪幻国,就在潘阳湖的某一个角落。”我的话将齐琳震住了,她转过身来,用迷惑的目光看着我。

  “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我是用剑玄感应追踪魔王哈特雷斯追到潘阳湖边的,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发生“剑心逆转”,我恐怕已经与他交上手了。”我一字一句地道。

  “他真的在潘阳湖?”齐琳的声音也微微颤抖。

  “我以性命担保他绝对就在这附近,而且他再过八天就会恢复到当年的最强状态,你别说要夺取洪幻国了,就是想在这片土地上保住性命也不太可能。”

  “用不了八天,只要再经过五天他就会达到最强状态,也许会超越当年的最强状态,不要忘了他身上有西门断天的血统。”黑暗中齐琳的脸色白得吓人。

  “那要怎么办?”

  “我的计划没有必要跟你这个废人说,你就乖乖在牢房里待着就好了,我自有办法对付魔王哈特雷斯,我绝对要把他扼杀在摇篮之中,我不能让他成为阻碍我重建神龙帝国的第一块绊脚石。”齐琳匆匆夺门而去。

  齐琳不但冰雪聪明而且诡计多端,但我很清楚魔王哈特雷斯绝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她嘴上虽然说绝对有办法,但实际上我看得出她也处于极度不安之中。

  第二天天一亮,上千只黑龙军的战船便纷纷离开港口向潘阳湖深往驶去,据说黑龙军准备提前对洪幻国皇室的余孽进行最后的围剿,地点就是潘阳湖中心的“地狱岛”!

  我与齐琳乘的是一艘船,只不过她站在船头发号施令,而我被囚在船底暗不见天日的牢房中。

  一转眼四天过去了,我能感觉到在风浪中颠簸了数日的大船终于停了下来,我估计是已经抵达目的地“地狱岛”了。

  地狱岛上有无数洪幻国历代文明的古遗迹,而这小岛中最著名的就是“地狱神殿”的遗迹。

  被四个黑衣士兵带到船头的我看到了满天的繁星,也看到了遍布小岛上的烽火,看来政府军最后的残存力量在齐琳的手下轻易被摧毁了。

  正在仰望星空的齐琳听到我沉重的脚步声后,淡淡地道:“他们太不堪一击了。”

  “也许应该说是您太厉害了,麒麟大人。”我讥讽道。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见我吗?”齐琳转过身来对我沉声道。

  “如果不是南宫北带着钱来了,就是你已经找到了魔王哈特雷斯的具体位置。”我不假思索地道。

  “如果我的“神龙之眼”没有出错的话,他现在可能就藏身在岛上“地狱神殿的遗址”当中。”齐琳幽幽地道。

  “你要带我一道进入神殿遗址吗?”

  “不错,你价值千万,只有把你放在我身边,才能确保你的安全。”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我叹了一口气。

  “我对你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因为他很可能就会在凌晨恢复战斗力,我没有绝对把握能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所以你这个千万金币还是待在我身边比较妥当。”

  “我不想去,这种时候我只会拖累你的。”我咬着牙道。

  “你这个货物是不可以有自己意志的,你不许再说话,我自有打算。”齐琳心中的不安已经透过她强自镇定的语气中渗了出来。

  地狱神殿的遗迹在黑暗中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是进入这个遗址巨大的入口是在地下,踏着石阶向下深入遗迹时,感觉就象在步入地狱之中一般。

  我们一行八人前进的步伐很快,四个拉着玄铁锁链的黑衣士兵,两个手执着昏黄照明魔晶石的待卫,以及不时在岔路口停下来片刻,然后指出正确方向的齐琳。

  我不知道这个地狱神殿有多大,因为光线的缘故,我只能看见这个遗迹的一角,其余的地方永远都笼罩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我除了发现我们在地狱神殿中越走越深外,就是感觉到一股强大得恐怖的生物气息,要知道我此刻我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身为普通人的我仍然能感觉到恐怖的生物气息,可见我们离魔王哈特雷斯有多少近!恐怖与不安缠绕了我们深入神殿遗迹每一个人的身体,我甚至能感觉到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一颗巨大的心脏在勃动着!

  深入地下的地狱神殿内没有风,但黑暗中的空气却在进行着异常流动,那些流动起伏的空气竟然像有生命一般诡异,我很清楚让这些地底空气拥有奇怪生命力的是一股特殊的魔能量。

  齐琳做了一个静声的手式,我们一起停在了一座已经崩塌掉了一半的石桥前,石桥下方是万丈深渊,石桥的另一端亦是无尽的黑暗。

  这一刻,我们已经都能听得到黑暗中巨大心脏的跳动声了,魔王哈特雷斯就在前方的黑暗中!

  “你们千万不要动,我去收拾他。”齐琳飞身跃过石桥,就在她的身影将要消失在黑暗中时,一股火山爆发一般的能量波动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

  天摇地动,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发抖,半座石桥轰然倒塌,我与六名黑衣士兵猝防不及全都被空气中传来的能量波动震得向后横飞数米,向前飞纵的齐琳被震得回到了她起跳的地方。

  “来不及了,拥有西门断天血统的他比我们想像中的要恢复得快!”我惊道。

  “神龙变!”再次悬在空中的齐琳双臂一张,两支金色犄角从她两边发际冒了出来,一层金色的水晶鳞片覆满了她的四肢,她的身体被包裹在一团紫金色的光芒之中。

  “啊!”伴随着一声痛苦的怒吼,黑暗中飘起了漫天的蓝色血雨,只是电光火石之间,魔王哈特雷斯的强大气息完全消失了!就像被什么吞掉了一样?一股浓烈得令人作呕的死亡气息爆发!

  “哈特雷斯被干掉了?开什么玩笑?”神龙化的齐琳一面无法置信地喃喃自语,一面向前方的黑暗飞射而去。

  “回来!齐琳,快回来!”我本能地喊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前方的危险绝对是齐琳无法应付的。

  齐琳落入前方黑暗中的那一刻,笼罩在她身上的紫金色光芒消失了,她也像被黑暗吞噬了一般,不过在紫金光芒消失前的一瞬间,我模糊地看到了前方暗黑中伫立着一个男子的背影,因为相隔太远我看不清他身体的轮廓,只是觉得他身材异常的高大,他的手上似乎提着半截尸体?那半截尸体就是我曾追踪过的魔王哈特雷斯,绝对不会错!

  “轰轰轰!”几下闷响过后,我身边唯一的光源,那两块照明魔晶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炸得粉碎,手持照明魔晶的两个黑衣士兵也无法幸免,随之四分五裂血肉横飞身首异处,牵着玄铁锁链的四位老兄亦紧随其后踏上了地狱之旅。

  整个世界顿时笼罩在黑暗之中,被溅了一身血的我孤孤地站着,身边的人都已经死完了,我竟然还毫发无伤?那神秘的力量似乎没有袭击我?

  那齐琳呢?在前方黑暗中的齐琳她怎么样了?她身上的光芒一消失,她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是对方太过强大了吗?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被干掉了?

  能一招就干掉恢复到最强状态的魔王哈特雷斯,那个神秘男子绝对非同小可,等等,他也许是偷袭,如果是偷袭那他就应该一直潜伏在魔王哈特雷斯左右,他为什么要等待魔王哈特雷斯恢复到最强状态才出手?

  齐琳!我想大声呼唤齐琳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他能轻易地炸掉我身边的黑衣士兵,显然也能遥控我的身体,我被制住了?我连呼吸似乎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一股莫名的寒意突然从我心底升起,周围的空气中有一种绝对压倒性的气势,我感觉那是比魔王哈特雷斯恐怖的气息还要令人毛骨悚然,还要令人绝望。

  不行,我一定要说话!我一定要确定齐琳是否活着,我憋着气,拼命地想从嗓子中挤出声音。

  “齐琳!”我竟然能发出声音了,虽然异常嘶哑,虽然在死寂的黑暗听起来非常的诡异。

  “齐琳!你一定要听他的话……”等一等,这不是我要说的,声音虽然是我发出来的,但这不是我要说的话,我一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齐琳,按他说的去做,否则他会杀死我的,你一定要按他说的去做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如果不是我的身体无法动弹,我敢肯定我的身体一定会不停地发抖,我的嗓子里发出古怪的言语,巨大的恐惧钻进了我的五脏六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喊,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我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完全地控制住了。

  刚才我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那样的话又有什么含义?齐琳还活着吗?

  那压倒性的气息突然消失了,那种黑暗中绝望的气氛也在一瞬间褪却了,我的身体能动了,我张开嘴颤抖着嗓子:“齐琳。”

  “不要喊了,我在这里。”齐琳冰冷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你……你没事吧?”我的身体这时才开始颤抖起来。

  “我都已经说了,我的事与你无关了。”齐琳冷冷的声音似乎想掩藏什么?

  “刚才那个神秘男子?”

  “没有什么神秘男子,一切只是你的幻觉,魔王哈特雷斯已经被我杀掉了,现在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齐琳淡淡地道。

  “不……不是什么幻觉,快告诉我,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拼命的摇头。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齐琳厉声道,“这一切都是你的幻觉!”

  “如果只是幻觉,那你的六个贴身黑衣待卫为什么突然死了?”

  “他们都是被魔王杀的,魔王临死前的奋力一击波及到了他们,就这么简单。”齐琳幽幽地道。

  “我明明和他们站在一起,为什么他们都粉身碎骨,我却毫发无伤?”

  “够了!”齐琳咬着牙道,“从现在起你不要再提任何问题了,一切等你跟我离开地狱神殿再说。”

  “我知道了。”她不肯说,我追问下去也只是徒劳无功。

  “把你的双手举高,双脚分开一点,然后身体别动,马上照我的话做。”齐琳突然在黑暗中道。

  “嗯。”我言依在漆黑的世界中举高双手,再分开双足,一动不动地等着齐琳的下一步指示。

  一线耀眼的银光闪过,这几天以来一直与我紧密不分的玄铁锁链随即离开了我的身体,它们被齐琳用大概匕首一类的神兵利器削断了,看来齐琳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削断缚在我身上玄铁锁链的工具。

  “现在不要说话,抓住我的手,我带你走出地狱神殿,然后我再告诉你我的决定。”齐琳在黑暗中平静地道。

  “你的手在什么地方?”

  “在你的前方。”

  漆黑的世界中,我的左手刚向前方探出少许,便碰到了她那冰凉柔软纤细的手指,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只手便主动捉住了我的左手,握得很紧。

  我们二人都一言不发地在黑暗中行走,周围非常安静,所以我们能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恍恍惚惚之间,我觉得自己就像和她行走在一个只剩下我们二人的世界中一般。

  一种奇妙的感觉在空气中弥漫,我突然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地这样走下去,听着彼此的心跳,漫步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中。

  她的手心不停在流汗!我们握在一起的手渐渐的变得润湿滑腻,但她的手却将我的手越抓越紧,十指交叉,掌心紧贴。

  也不知在黑暗中走了多久,我才看到了曙光,天虽然还未大亮,但浩瀚如海的潘阳湖尽头处传来了阵阵霞光,朝霞漫天。

  “你可以走了。”齐琳突然松开了我的手,冷冷地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马上离开洪幻国,永远也不要回来。”齐琳一字一句地道。

  “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绝不会离开。”

  “现在的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说条件,我说过了,什么事也没有,现在只不过是你离开的时候到了,因为我相信南宫北是一个守信之人,你回去之后,他一点会把悬赏的钱弄过来的,你走吧!”

  “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你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

  “我再说一次,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现在我不想看到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吧!离开这片即将属于我的土地,永远也不许回头。”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不再让我看到她的表情。

  “这种时候,我怎么可以……”

  “滚!”齐琳厉声道:“别让我再说第二遍,离开这儿,永远也不许回头,我不希望你妨碍我的大业,永远地从我眼前消失,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这个讨人厌的混蛋了。”

  “我现在就走吗?”

  “不错,我会派船送你走的,马上离开这儿,一分一秒也不允许你耽搁。”

  

第四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