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世界中唯一仅有的她

    

  “什么人?”冯德面色大变,他显然是想不到,不知不觉竟有人闯到了他的寝宫。

  “不用大惊小怪,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你们又不是美女。”一个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红发男子从雨幕中跑了过来。

  “花火!怎么是你?你不是一直待在失落之都吗?”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地方是人待的吗?连美女都没有一个,我实在是受够了,所以就跑了出来。”花火笑嘻嘻地道。

  “你倒是很会跑啊!一跑就跑到了皇宫里来。”冯德阴着脸道。

  “没办法,皇宫里美人最多,而且大都非常寂寞,所以是我们采花贼的圣地。”花火一脸无奈的表情。

  “那你可知道,采花贼在皇宫中被抓到是什么下场吗?”冯德冷冷地道。

  “怕我听到了什么?想杀我灭口吗?”花火故作“惊慌失措”地道。

  “冯德,不许你动他,他是我的朋友。”我沉声道。

  “还是你小子够义气。”花火笑道,“看在你这么够义气,我就像你提供一点关于安杰尔的讯息。”

  冯德皱起眉头道:“安杰尔是什么人?”

  “安杰尔就是你们口中的神秘人,也是被封印了将近八千年的妖皇,你们要听仔细了,这可是我从失落之都带回来的独家消息。”花火神秘地道。

  我心中一动:“你清楚他的一切?”

  “清楚一切不敢说,但我应该可以解出你心中很多疑惑,要不要听。”花火笑道。

  “请讲。”

  “你们可知道八千年前在失落之都曾发生的事情吗?”花火压低声音问道。

  “你指的是八千年前那一次失落之门开启,各种族共派出一千多名精英进入失落之都探险一事吗?”

  “有听说过。”

  “这一千多名精英全灭,而他们都是死在一个人手中,那个人就是妖族之皇安杰尔,由有各族血统的妖族本来就是被喻为战斗机器的种族,而妖皇安杰尔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战斗机器。”

  “他既然是最强的战斗机器,而且又是妖族的皇帝,那为什么在八千年前会被封印起来?”冯德不解地道。

  “当时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据失落之都的大长老透露,妖皇安杰尔在八千年前突然决定一意孤行做一件疯狂的事情,那就是终结圣妖一族在失落之都中守护百万年的使命,结果惊慌失措的长老会立即号召整个妖族与妖皇安杰尔一战,在妖族长老会几乎全灭的情况下,妖皇安杰尔被封印了起来。”

  “看来我们真是安杰尔的再生父母啊!没有我们误打误闯解开封印,他怎么可能有今天。”冯德苦笑道。

  “既然封印解开了,妖皇安杰尔恐怕还会去完成他当年没做完的事情吧?”我担忧地道。

  “所以现在失落之都的妖族没有出来追缉他,都死守在失落之都,等着他重返失落之都,不过在此之前,妖皇安杰尔一定要先恢复自己的身体。”花火点头道。

  “恢复自己的身体?”

  “不错,八千年来,光之卵封印让安杰尔的身体已经变得残缺不堪,他必须要重新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就必然吸收神族、龙族、魔族、人族、吸血族这五个种族的最强战士,因为妖族本身就是这五个种族杂交出来的,只有吸收了五个种族的最强战士,安杰尔的身体才可以恢复完整,也许应该是变得更加完美。”

  “所以他才会早先找上人族最强战士王白帝,利用读心术知道王白帝的弱点后,逼着他赴死,这个卑鄙的家伙一定是以“残龙党”以及“十邪帝”逼王白帝束手就擒。”我颤声道。

  “随后又找上了吸血族之王洗冷隋,洗冷隋自知无法逃脱,就以自爆相胁,让安杰尔答应放洗仁鲜一条生路。”冯德接道。

  “魔王哈特雷斯是在恢复战斗力的瞬间被他偷袭而亡……”我喃喃地道。

  “神族最强战斗邪牙似乎也已经再动难逃,而龙族的最强战士齐琳也看透了他吸收的目的,以自爆相胁,和他定下了某种契约。”冯德意味深长地道。

  “我一定要杀了他,在齐琳被吸收之前。”我咬着牙狠狠地道。

  “第一个被吸收的对像王白帝与安杰尔约定的赴死期是半年,而最后一个被吸收者齐琳与安杰尔约定的赴死期又是多长呢?据我猜测不会超过半个月。”冯德不断地刺激着我。

  “别说了!我不会他伤害到让齐琳的。”我重重地喘着气。

  “我只能提供这么多讯息了,至于战斗方面,我这样的人始终都不适合战斗,所以一直停留在A级,就帮不了你们什么了。”花火话毕准备转身离去。

  “还是要很多谢你,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妖皇安杰尔,在他身体还未完整之前,干掉他!”我握紧了拳头。

  “不用找了,他已经到了。”冯德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无比惨白。

  “你的剑玄感应找到他了?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我急道。

  “我的地下迷宫,他正的接近邪牙,不行,我得在他找到邪牙之前,将邪牙杀死。”冯德猛地窜进了暴雨之中。

  “花火你要多保重。”我一面说着一面跟着冯德向下跑去。

  因为身无战斗力的关系,冯德很快就被我抛到了后面,我凭着记忆跌跌撞撞地在他的地下迷宫中奔跑,我的心乱到了极点,我只能希望冯德在妖皇安杰尔吸收邪牙之前,将邪牙杀死!

  气喘嘘嘘的我跑到关着邪牙的地方时,发现冯德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囚禁邪牙的房间,他的眼神充满了绝望。

  我艰难地跑到他身边,猛然看到囚禁邪牙的那个房间的玄铁之门已经被震得粉碎!在原来囚禁邪牙的房间中,邪牙早就失去了踪影,有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金眸男子在幽暗的光线中对着我与冯德冷笑。

  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接近两米的身高让普通人必须仰视他的面孔,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金色的眸子中有摄人心魄的光芒,他的皮肤白得像雪,他的五官华丽完美且无懈可击,但却予人一种雕塑一般冷漠的感觉。

  他的那压倒一切的惊人气势令我的心脏难受到了极点,因为我觉得在他面前,自己除了心脏还能勉强跳动之外,一切身体机能都已经停止了。

  “很抱歉,你们来晚了一步,邪牙已经被我说服了,与我融为一体。”安杰尔的微笑也让人觉得充满压迫感,“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怕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吗?不说话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我发现自己与冯德的身体都紧贴着走道的墙壁,我们因为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连呼吸都快没有了,更别提说话了。

  “你们不说话也没关系,我可以用心跟你们的心交流。”安杰尔的声音有一种让人意识变得模糊的力量,“你们想用合体来对付我吧?真可惜,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了,可怜的羔羊们。”

  “你……你是害怕吧?”脸色惨白的冯德硬生生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

  “想对我使用激将法吧?从现在起,皇子你最好不要再说一个字,否则我就杀了你的母亲。”安杰尔冷笑道,“周宁还有几个小时才能恢复战斗力,现在你们就撞在我手里,只能算你们倒霉。”

  冯德不敢再出声,只是征征地望着安杰尔。

  “不要在心中骂我,我听得到的。”安杰尔淡淡地道,“皇子大人,千万不要激怒我,否则你母亲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

  “你究竟要对齐琳做什么?”我硬着头皮将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其实你已经知道了,何必要问我呢?”安杰尔沉声道,“不错,她已经答应让我吸收了,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不讲人情的人,我给了她几天料理后事的时间,还有五天她的生命最后终结的时刻才会到来。”

  “我不会让你吸收她的。”

  “你在威胁我吗?无论是南宫北还是袁茵,我都可以轻易杀掉,你以为自己有力量保护齐琳吗?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安杰尔厉声道。

  “你似乎只知道威胁别人,卑鄙的家伙。”我怒道。

  “要说到卑鄙,你身旁那个叫冯德的家伙绝对比我要更甚十倍,我提醒你,这样的人最好远离!这家伙连我都觉得他很危险。”安杰尔一面打量着冯德一面道。

  “你准备怎么对付我们?”

  “当然是将你们送上黄泉之路了,但是我又很期待你们合体后与我一战,真是左右为难啊!”安杰尔叹了一口气。

  “我劝你还是现在把我们杀掉比较好。”我沉声道。

  “不要忘了,我可以看透你们的心,我知道你们想活下去,不过在我的眼中,你们只不过是玩具,最多也就是危险的玩具而已,好吧!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就玩你们一回,现在就杀掉你们的话,太没有挑战性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用颤抖的声音道。

  “我现在出手杀你们就像捏死两名蚂蚁,等你们合体之后,杀你们也不过是踩死一只蟑螂这么简单,你们听好了,要想挑战我,就到山巅国的世界最高峰昆仑去找我,我会一直在昆仑之巅等着你们,同时我也会在那儿等着齐琳,你们有五天的时间,五天一过,龙族的最强战士齐琳就属于我了,那个时候,就是西门断天也不再是拥有完整身体的我的对手。”

  “你不怕西门断天在你拥有完全体之前杀你吗?”

  “不会的,西门断天与我已经见过面了,他说了,他很期待与我的完全体交手,在我未达到最强之前,他是不会对我出手的,西门断天自出生以来,就一直都在寻找对手,寻找最强的对手,所以在我这个对手还未成长到最强状态,他是不会出手的。”

  “你和西门断天也是一样的人吧?”

  “不,虽然我们都同样渴望强大的对手,但他的兴趣只是个体,而我的兴趣是整个世界,我的兴趣是以我一已之力,毁灭世界上所有我不喜欢的生命体。”

  “恐怕你只喜欢自己?”

  “也许吧!一想到一个人去干掉一个世界的人,我就会很兴奋,这种兴奋你们是绝对不会明白的。”安杰尔激动地道,“看着吧!我一定能做到的。”

  “未必,我和冯德绝对会联手杀掉你的,在你毁灭世界之前。”

  “那真是太值得期待了,我们昆仑之巅不见不散!”

  漫天飞雪,昆仑山脉。

  银色的大地上,布满了尸体,天空在飞雪,山巅也在飘血,白色飘舞的雪花与腥红飞溅的血花交织着洒满了昆仑之巅。

  齐琳还活着,这是她最后的反击,在她的煽动下,各国政府军与各种组织疯狂对妖皇安杰尔发起了进攻,结局只是雪山上四处都是飞舞坠落的尸体,其中据说还有不少S级的高手。

  这一天是齐琳最后的一天,我和冯德在前往昆仑之巅的半山腰。

  前一刻还是杀声震天,上千具尸首四处横飞,这一刻整个昆仑之巅都已经安静了下来,此刻的昆仑之巅就像是无人的坟场。

  雪在掩埋他们的尸体,血染红了白色的大地。

  “要休息一下吗?”一身黑衣的冯德停住了脚步。

  我回头轻声道:“是害怕吗?”

  “我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点,如果他没有吸收邪牙的话,我们应该是胜卷在握,但现在的结果已经难以猜测了。”

  “你要退缩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我冷道。

  “退缩的心我一直都有,但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没有路可以退了,这一战,我是不能逃避的,无论这一战是胜是负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向任何人低头,我都不会再看任何人的脸色而活了,这一战是我梦想开始的一战,这一战是我冯德准备发光的一战!”

  “你觉得我们有几层胜算?”

  “不知道,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一点把握,也许是四层,也许是五层,你的黑杀之剑加上我的剑魔吸应该可以抗衡他的吸收之技,可惜的是你的黑杀气魔剑虽然能吸收肉体,但却是剑把肉体吞噬掉了,而不是剑的主人可以吸收,不过总应该能牵制他一下;而我的剑魔吸也许可以抵消一些他的吸收能量漩涡。”

  “合体吧!我想他一定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吸了一口冰冷而且充满血腥味的空气。

  “希望我们能成功,我要再次提醒你,只有百分之十的成功机会,失败就是死,对了,我还要说的是,我们此次合体将是最后一次,因为身体的排斥反应,我们永远也没有第三次合体机会了,记住,此次之后,你与我今生今世永远都无法再与任何一个人合体了,所以这是我们今生今世的最后一次合体。”

  “我知道了,开始吧!”我伸出了双掌。

  冯德双掌与我抵在一起那一刻,一股电流在我们身体之间疾速流窜,很快我们身体内的血液也相互交流,天旋地转间,我们的灵魂也开始了对流,那种身体撕裂的痛楚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与清晰。

  我们的灵魂在彼此的身体中寻找栖息之处,但这一次却没有第一次合体时那么轻松,因为我们的身体中都有一股力量在排斥对方的灵魂,那种灵魂钻进对方身体又被轰出来的感觉令我们难受到了极点,我有预感这一次的合体会失败。

  我们的灵魂在剧烈的痛苦中终于进入了对方的身体,于是双掌相抵的我们开始旋转了起来,随着灵魂渐渐的融合,我们旋转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一团黑色的光芒爆炸一般从我们二人体内放射而出!那包裹着我们的黑芒以我们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无限的扩张,黑芒所到之处,一切物体都被吞噬消融,当黑芒褪却时,一直在旋转着的我们终于停了下来,一具新的躯体诞生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与上次合体时又有不同了,“我”飞身掠起,来到了一块布满积雪的山壁之前,“我”轻轻地将左手一挥,山壁上所有的积雪立即变得晶莹如镜,从雪镜中“我”看到了自己再次合体后的模样。

  上次紫色的短发变成黑色,根根嚣张直立的黑发在白色的冰天雪地中显得异常的耀眼,五官的轮廓很深,不但眼眸是深邃的黑,连嘴唇也是黑色的,眉目间流动的凶悍与残忍让“我”觉得自己现在的面孔有些狼的味道。

  ****着的上身很结实,皮肤黝黑且温度其高,那些雪花还没碰到“我”的皮肤,就自行融化蒸发了,所以远远看去,上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裤子的“我”就像一团黑色的火焰!但是因为雪蒸气的关系,黑色的“我”却像是笼罩在一层白色的雾当中一般。

  除了外表的变化,“我”对外界的感受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锐,“我”能听见昆仑山脉每一朵雪花飘落的声音,“我”能看清昆仑山脉每一朵雪花的菱角,不但“我”的视与听得到了超级强化,“我”就算闭上眼睛,也能通过空气的流动知道四周的环境以及物体移动的方向。

  此刻的昆仑之巅出奇的安谧,雪花飘舞的声音轻盈,风liu动的声响温柔,但他心脏勃动的声音却冲满了挑衅,“我”感觉到了,妖皇安杰尔用他的心向“我”发出了挑战!

  “我”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投射向昆仑之巅的最高处,他在等“我”!

  随着“我”越飞越高,脚下的景物也变得越来越小,向下望去,天地之间都是一片苍茫的银之白色。

  万米的高空,他站在真正的昆仑之巅等待着我的到来,化身为黑光的“我”终于飞到了他的头顶,一袭银白色披身的他站在昆仑之巅对我冷笑。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静止了下来,亿万朵晶莹的雪花与黑色的我一道悬挂在空中,他静静地站在绝顶对我与峙,他因为战斗而亢奋的笑容凝固了,一头乱舞的金色长发凝固了,他赤着结实的胸膛穿着那件激荡的银白色风衣也凝固了,他就像一尊雪白雕像。

  整个世界就像围绕着“我”与他似的开始疯狂旋转了起来,但我是静止的,他是静止的,亿万朵盛开的雪花也是静止的,唯一跳到的是“我”与他眸子中的燃烧的火焰!

  黑色与金色的火焰由我们的眸子间爆炸般的蔓延,整个世界开始勃动,亿万朵雪花自空中摇曳而下。

  悬在空中的“我”厉声道:“我来了!”

  金发与银披风在风中狂舞的妖皇安杰尔淡淡地道:“你们似乎来晚了一点,没有赶上我屠杀千人的好戏,现在他们的尸体都已经被白雪掩埋了。”

  “没关系,现在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一声厉叱中向他出手了,由于“我”的动作快到了极点,转瞬间就像有数十个黑色的“我”围着白色的安杰尔疯狂进攻。

  “我”那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一拳一脚都可以轻易将世界上最坚硬的岩石轰得粉碎,只是在眨眼之间,“我”就已经对他轰出了数千记拳脚,而且每一击都是轰在他的身体上,他却毅然不动的傲立在昆仑绝顶。

  “你只能碰到我的左臂。”无论“我”从哪个方位进攻,其实都是轰在他的左臂之上!他将右臂背着,他一只左臂竟然拦下了我所有的攻击。

  “那我就集中进攻一点!”悬在空中的“我”一声怒吼,双拳密集地向他头顶轰去,他自然是轻易地用左臂拦了下来,但“我”这一次的进攻方式却有些特殊,双拳所有的进攻线路都是同一点,也就是说数万记重拳轰向同一个位置。

  “我都说了没有的。”抬着左臂抵御着我疯狂进攻的安杰尔在冷笑。

  “剑魔吸!”双拳疾攻的“我”突然变招,腕间喷射出一团“剑吸黑芒”将安杰尔笼罩在了其中,其实“我”早就知道这种程度的拳脚攻击是不可能伤到安杰尔的,开始的进攻只是佯攻,“我”要用剑魔吸来暗算他,将他的能量吸光!

  正当“我”准备开始用剑魔吸来吸收他能量之时,发现原来笼罩在剑吸黑芒中的他消失了。

  背心突然一阵巨痛,“我”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他一脚踢飞,重重地落在了昆仑之巅,“我”落地之处,激起了十数米高的雪柱。

  “我都说了这种程度的进攻是没有用的,不要忘了我拥有超级读心术,你的每一个动作,你准备玩什么花样,我都会一清二楚,能预知你的行动的我怎么可能会失败,觉悟吧!羔羊们。”此刻换了他悬在空中。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这只是开始而已,就算你能预知我的行动又怎么样?我让你欲逃不能!”我一面说着,一面将左手搭在了右腕之上,右掌心对准了安杰尔:“黑杀之龙灭!”

  一条张牙舞抓的黑龙从我掌心钻了出来猛地扑向安杰尔,这条发出阵阵龙吟之声黑龙正是“我”气魔剑黑杀的终极形态,黑杀的特质是可以吞噬一切物质。

  安杰尔看到黑杀之龙呼啸着扑向他,他立即长身而起向天空激射而去,“我”的黑杀之龙也旋转着对他狂追不舍。

  亿万朵雪花飘荡的空中,只见一人一龙疯狂地追逐着,人是金发妖皇安杰尔,龙是自“我”掌心无限延伸的黑杀之剑,由于安杰尔的突上突下突左突右无规则四处乱飞,自“我”掌心中放出的黑杀之龙竟然已经有数百米之长,总之这条龙的一端必须永远与“我”的身体相连。

  一直在逃避黑杀之龙的安杰尔突然停了下来悬在空中,“我”的黑杀之龙立即张开血盘大开,猛地将安杰尔吞了下去,看着一动不动的安杰尔被黑杀之龙吞掉后,我不由心头暗喜,但很快就由暗喜转为暗叫不妙。

  能吞噬一切的黑杀之龙没有干掉安杰尔,竟然还反被安杰尔吸收了!龙头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安杰尔还张大了嘴巴将龙身吸了进去,太恐怖了,他竟然能吃掉“我”的黑杀之剑!

  数百米的黑杀龙身在数秒之内被他吸了个干干净净,如果不是“我”撤招撤得快,说不定连“我”也要随着黑杀龙剑一起被他给完全吸收掉!

  “你们二人的合体就只是这种程度吗?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安杰尔悬在空中不住地摇头。

  “我”在心中暗骂,什么这种程度?都是因为你这个怪物才让“我”的绝技无用武之地,剑魔吸与气魔剑之黑杀这两招足以应付天下高手的武技对擅长吸收之道的安杰尔来说,绝对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那这次就换我出招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将右掌对准了我,“终极邪破神裂弹!”

  黑色的太阳呼啸着从天而降,他这一记裂破神裂弹的威力比身体百分之三百释放状态的邪牙施出的还要厉害得多,那黑色的灼热“太阳”开始让昆仑之巅的积雪融化。

  “我”一咬牙,双掌交叠在一起:“剑魔吸,收!”

  “我”硬生生地用双掌抵住了从天而降的“邪破神裂弹”,“我”要强行吸收这记超级能量炮弹,抵着“黑色太阳”的“我”一面后退一面艰难地开始吸收这巨大的能量,在昆仑之巅的绝顶被轰缺了三分之一的情况下,被震得全身鲜血从毛孔涌出的“我”终于将这记“能量炮弹”吸入了体内。

  “不错嘛!还能接下我一招,我再来!”安杰尔双臂一挥,上百颗巨大的“终极邪破神裂弹”暴雨般从天而降,一百多颗呼啸而至的“黑色太阳”融化了昆仑之巅所有的积雪,站在暴雨中心地带的“我”无路可退。

  吸收一颗“邪破神裂弹”的“我”都已经很勉强了,一百多颗邪破神裂弹真是恐怖了,不但我吃不消,整个昆仑之巅恐怕也会崩溃。

  如蝗而至的一百多颗“黑色太阳”转瞬间已经成四面八方袭向了“我”,此时此刻的“我”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发一声咆哮,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一股爆炸般的能量自脑部向全身蔓延,另一股汹涌澎湃的能量自丹田气海处疯狂膨胀,两股能量在心脏处交汇迸发出惊人的全新超级能源,这全新的超级能源令“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新的生命,这一刻被黑色火焰覆体的“我”有一种脱胚换骨的感觉,“我”终于进入了“超级战斗状态”!

  迎着暴雨般而至的“黑色太阳”,站在中心地带的“我”双臂一挥:“回去!”

  一百多颗巨大“黑色太阳”通通被“我”激得飞了回去,一百多颗“黑色太阳”如飞蝗一般闪电回轰向悬在空中的安杰尔。

  “轰隆”之声大作,空中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百多颗“终级邪破神裂弹”同时击中安杰尔的身体并引爆!爆炸所产生的能量冲击波撼天动地,大气层剧烈的波动,昆仑山脉也被引发了多处雪崩。

  爆炸过后,双臂交叉护在胸前的安杰尔头发凌乱,衣衫破烂不堪,而且身体多处流血,悬在空中的他已经摇摇欲坠,他竟然还在笑:“这样才有一点意思,这样才是3S级的战斗!”

  他话音未落,身体被黑色火焰包裹的“我”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移动到他身后,双掌猛地在他背心一轰,他的身体便流星般地向下疾坠,未等他落到地面,“我”又追上了他,飞起一腿将他像球一样踢向天空,然后再次追上他,双手紧握十指交叉重重地将他向前抡飞。

  无论动作还是力道以及速度,进入“超级战斗状态”的“我”都占到了上风,几秒之内,他已经在空中遭受到了“我”的数百记连环重击。

  这数百记连环重击每一下都非同小可,每一击都相当于一颗小型陨石轰在地面,所以每击在他身体上一下,我都能感觉到他皮开肉绽、血管暴开、骨折筋断,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崩溃。

  身在空中的我再次追上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他,左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脚踝,然后像螺旋桨一般抡着他整个人疾速转动了起来,大叱一声之后,身不由己疯狂旋转的他被我用力甩向崩塌了一半的昆仑之巅,他如流星一般撞在岩石之上,“轰”的一下,昆仑之巅炸了开来。

  “还没完!”身在空中的“我”狞笑着双掌向前一伸,两条黑杀之龙咆哮着从掌心飙了出来,两条张牙舞抓的黑杀之龙在空中自行开叉,分裂成四条黑龙,转瞬间数百条怒吼的黑龙狂袭昆仑之巅,它们的目标都是安杰尔!

  数百条黑杀之龙疯狂地撕咬与吞噬着昆仑之巅,昆仑之巅在群龙的攻击下,疾速的开始消失,一眨眼的功夫,昆仑之巅的海拔高度至少下降了五百米!也就是说“我”的黑杀龙群改变了地形!

  安杰尔消失了!?他被“我”的黑杀龙群吃掉了吗?不对,他的生物波动与气息仍然还在,而且变得更加强烈!我一抬头,他就悬在我头顶上方?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外表改变了?一头金色长发暴长到脚跟,金色的眸子光芒强得耀眼,而他****的上身与之前相比的确有了惊人的变化,他背部竟然长一只金色的翅膀,他的气势与战斗力也比之前大幅度提升,此时此刻的空气中疯狂地弥漫着他遮天蔽地的气息,他似乎令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现在我只拥有两段变身,这是第一段变身,我还能控制住自己快要如火山爆发的能量,如果第二段变身展开,整个昆仑山脉还能否存在,我可不敢保证。”安杰尔骄傲地道,“如果我的身体完成之后,我还将拥有第三段也就是终极变身,羔羊们!你们是看不到了!”

  “妈的,你唬谁!”“我”怒吼道:“剑玄狂潮终极能量炮!”

  然而“我”的双手并没有施放出任何东西?在安杰尔耀眼灼人的目光中,像被千万支针扎在身体上的“我”竟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除了自己的意识“我”什么也无法控制了?一股寒意由心底飙升!“我”此刻就像失去了躯体的灵魂。

  “你的身体从现在起由我控制了。”安杰尔看着自己紧握的右拳,“这是神族绝技--究终神控,你已经成了任我摆布的羔羊,如果不爽的话,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意识强行自我引爆!”

  “我”想闭上眼睛不再看他那居高临下的神情,但眼皮的开合已经不受我的控制。

  “跪下,扇自己耳光!”他话音未落,半跪在地上的“我”已经开始左右开弓,双手重重地扇在了自己脸上,此时“我”的心中充满了绝望与悲哀。

  “哈哈哈……”右拳紧握的安杰尔仰天纵声狂笑,他背部的金色翅膀也不过住地扇动。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电一般自“我”的身体中分离而出,那幽灵般的黑影光速般猛地袭向仰天狂笑的安杰尔,是冯德!他强行与我分体,用最后的力量偷袭安杰尔!

  他以旋转着的身体作为武器钻向安杰尔的背心,这是他的独门绝技“杀神灭佛焚世钻”!是他融合剑玄录与邪魔增殖大法再加上引爆全身真气以身体为武器的超级武技,这是完全属于他为自己量身订做以生命为赌注的绝招,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将这一招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他这一招可以将世界上任何物体穿透!而且最厉害之处就是快!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就死在了他的偷袭之下!这一招施出,就算等级再厉害的高手如果猝防不及,也会中招被透身而过!

  黑影猛然定在了空中,安杰尔狂笑中用右掌抵住了冯德的头顶,冯德的偷袭失败了,安杰尔冷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羔羊们,为你们的无知付出代价吧!我用神控让你们两个联手的家伙自相残杀!”

  他话音未落,我的身体已经飞到了空中,冯德也带着一脸痛苦的表情从上至下向我飞撞而来,黑杀之剑出现在了我的手中,冯德也对着我举起了双掌,面面面相觑的我们都要死在彼此的手中了!

  “够了!不要忘了你与我之间的约定。”银玲般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声白衣的齐琳突然出现在下方。

  “当然,我怎么可能忘记,我只是吓唬一下他们罢了。”安杰尔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住了我们的行动,我重重地从空中摔落到地面,而冯德却被他吸到了手中。

  “记住就好,否则我宁可自爆也不会让你吸收的。”齐琳冷冷地道。

  “放心吧!一年之内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伤害周宁的,我说过的话算数。”安杰尔将冯德挟在胁下。

  “那你可以走了,时间一到我会自行赴约的。”

  “我在山的那边等你,今天的天黑之前一定要到。”安杰尔带着冯德化作一金光消失在天际。

  雪又开始从空中飘了下来,我丝毫感觉不到分体后的撕裂感与身体在战斗时所受的创伤,我只是呆呆地站在一旁望着我前方的齐琳。

  雪越下越大,也越下越疯狂,站在昆仑之巅的我们又重新置身于一片白色的天地间。

  “说话啊!每次见到我都讨厌得连话也不想说了吗?”齐琳望着我微笑道。

  我拼命地摇头。

  “你还是没有说话,说话啊!我想听你的声音。”齐琳轻声道。

  “我……”

  “对不起,我总是这么喜欢强人所难,从见到你开始就一直勉强你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所以现在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任性。”

  “你才没有任性,你根就没有需要让我原谅的地方。”

  “有啊!我一直都在撒谎,我一直都是口不对心,说什么心门已经关上了,说什么那个喜欢你的齐琳已经死了,说什么不再和你有任何关系,其实那都是骗你,齐琳始终都放不下你。”

  热泪从我眼中流了下来,我哽咽道:“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好冷啊!抱一下我好吗?只是一下就好了。”齐琳轻咬着下唇柔声道。

  我快步走上前去,用力地将齐琳拥在怀中,她将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肩头,雪在这一刻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世界变得异常的安静,紧紧相拥的我们就像是位于无人世界的中心地带,或者说这个白色的世界中只剩下我们两个彼此取暖的人。

  我们就这样一直站在冰天雪地中感受着彼此的温暖,看头顶无声的白云在变幻万千中滚滚而逝,直到天际露出一丝暮色。

  “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齐琳靠在我的肩头轻声道。

  “说吧。”

  “不要忘记我。”齐琳柔声道。

  “不会的,永远也不会的。”我咬着牙道。

  “松手吧!我离开的时候到了。”

  “不要,我不让你走。”我将她拥得更紧。

  “没办法啊!我必须要离开了。”齐琳用力地从我怀中挣脱。

  看着从我怀中离开的齐琳,我笑了:“谁说没有办法,我就有。”

  “真的吗?”她的目光闪烁不定。

  雪突然又飘了起来,漫天飞雪再度降临到这个世界。

  “是啊!我有一个只有我才会施展的魔法,这个魔法可以让任何人都不能再威胁你,这个魔法可以让你不用去送死。”我微笑道:“齐琳,你也不要忘记我……”话音未落,我右掌一翻,猛地击向我的头顶,我已经计算过了,她就算要赶过来要阻止我也来不及了!

  但我的右掌却悬在了头顶,整个世界如同被定格了一般,头顶飞掠的浮云,扬起右掌的我,漫天悬空的雪花都被定住了,唯一移动的只有缓缓向我走来的齐琳。

  “你怎么可能骗得过我,我早就已经准备了“超级滞魔结界”!”齐琳轻笑道。

  “不过你这个自杀的姿式蛮帅的,和不会动的人接吻一定也很有意思。”背着双手的她一面说着一面踮起脚尖仰着头来吻着我的唇,整个雪白的世界在这一刻温柔地旋转了起来,围绕着我和她。

  她闭上了双眼,两道泪痕划过美丽的脸颊,而一道温暖的热流却自她的口中送入了我的口中再迅速流至我的腹部。

  雪花开始飘舞,我却全身麻痹一动不能动弹地躺在了雪地之上。

  “你让我吃了什么?”我唯一能靠控制的只剩下嘴。

  “龙珠和我的龙血之精华,我把自己的龙珠融解在血液的精华里一起送给了你,就当作临别的礼物吧!虽然因为这些东西,你的身体会有几个小时的麻痹时间,但对你战斗力的成长是绝对有好处的,所以你就乖乖地在这儿躺上几个小时吧。”齐琳笑盈盈地道,“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自己比较自私的想法,我希望自己的血液能在你的身体里流淌,这样你就比较不容易忘掉我。”

  热泪再从次从夺眶而出,落在我脸上的雪花一下被融化了不少。

  “其实以前我就有想过,如果要死的话,就像天底下所有女主角一样死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怀里,可是现在对我来说,却已经成了一个奢侈的梦想……”齐琳一面说着眼泪一面落了下来,微笑着的她不住地轻拭着泪水,“真讨厌,本来我是准备一直微笑的,让最后的我在你的记忆中是永远都微笑的齐琳,但讨厌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跑了出来,难看死了。”

  “一点都不难看!”我已经不忍心再看着她了,但又舍不得闭上眼。

  “我要走了!”向前走出几步的齐琳又回过头来:“最后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也许你会觉得我太麻烦了,但这句话是我一直都想要的,就算骗我也好,就算可怜我也好,假的也没关系,对我说,我爱齐琳好吗?我真的很想听你对我说句话。”

  “不说,我不说……”我咬着牙道:“我才不要对你这种狠心把我一个人抛下的狐狸精说这种话。”

  “那真是太遗憾了,那我走了,你要多保重。”齐琳转身就走,但在漫天风雪中的步伐却走得很缓慢,我知道她仍然不甘心,她仍然在等她想要的话。

  就在她快要消失在风雪当中时,已经哽咽的我终于用尽全力地喊了起来:“齐琳……我爱你……是真的……我是真的爱你……这一生一世我都爱你……”

  回过头来的她已经泪流满面,她仍然在微笑:“骗我是小狗。”

  “骗你……是小狗……”

  “那我就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她柔声道:“你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你必须活着才能为我报仇,一年后杀掉那个混蛋为我报仇吧!”

  齐琳终于消失在了漫天风雪中,很快她的气息与生物波动也完全地从这个世界上辙底地消失了,她离开了!

  但躺在冰天雪地中的我却仿似又见到了微笑着她,她就躺在我的身旁,天与地围绕着我们再度旋转了起来,白色的天地转眼变成了黑色,我们躺在草原上仰望同一片星空。

  “周宁……我不走了……”

  “嗯。”

  “你不赶我的话……我可以永远都……跟着你……不走好吗……”

  “嗯。”

  “我漂亮吗?”

  “嗯。”

  “你暗恋我很久了吧?”

  “嗯。”

  “你是猪吧!”

  “嗯。”

  刺骨的寒冰将所有的幻觉都驱走了,看着渐渐要将我掩埋的白雪,我清楚,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剩下心痛得快要裂掉的我一个人孤单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大,我似乎来晚了!”一身黑衣的袁茵带着西门断天出现在我身旁。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小子,我宝贝女儿苦苦哀求,我才来帮你的,快说话。”耳畔响起了西门断天不耐烦的声音。

  “滚!”我咬着牙道:“你们从我的世界滚开!我谁也不需要。”

  “找死!”西门断天厉叱道。

  “爹,我们走吧!让他安静一下。”声音变得哽咽的袁茵拉着西门断天逐渐远去。

  苍茫的天地中,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只剩下一个躺在冰天雪地中的我。

  

第六章 世界中唯一仅有的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