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一年后

    

  “老大,又在一个人看星空吗?”南宫北将轮椅滑到我的身旁。

  “嗯。”

  “老大,这一年来你真的变了很多。”南宫北担忧地道。

  “是吗?除了头发比前长一点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吧?我觉得长发也蛮适合我的。”我继续仰望着星空淡淡地道。

  “这一年来,你的话变得越来越少,见过的客人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五个。”南宫北叹了一口气。

  “我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变少,小北,真的不要太担心我了。”

  “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会拼命地说话,想让我对你宽心,但是你骗不了我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小北,你想太多了。”我转过头看着南宫北微笑道。

  “老大,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告诉我实话吗?”南宫北认真地道。

  “说吧。”

  “剑玄录你修练完成了吗?”南宫北一字一句地道。

  “干吗问这种东西?我不想说这个。”我低下了头。

  “还有十天,就是你和妖皇安杰尔在昆仑之巅的决战之日了。”

  “我没问题的……小北,真的不要担心我。”

  “我怎么能不担心你,这一年来,你闭关修练了很多次,虽然每次出来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你骗不过我的。”南宫北摇着头道。

  “放心吧,我不会输给安杰尔的。”我用低得几乎连自己都无法听清的声音道。

  “老大,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听,但我还是想说,打不过就逃走吧!到文剑圣诸葛撼野的风之宫去,那儿是安杰尔唯一不会涉足的地方,诸葛先生也肯定会收留你的。”

  “小北,逃是不可能的事,虽然诸葛先生似乎与安杰尔定下了某种协议,但我不能去连累诸葛先生,最重要的是从一年前的那一天开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逃。”

  “可是安杰尔真的是太可怕了,西域江南帝国与野望大陆帝国都纷纷在他手中沦陷,我们的飓飙帝国与长城帝国也已经是笈笈可危,亡国之日估计也不远了。”

  “小北,说起来我们还能住在瓦岗堡都是多亏了你,因为你,神龙财阀还能在这个风雨招摇兵荒马乱的时代迄立不倒。”

  “其实神龙财阀之所以还能存在,主要是安杰尔网开一面,和老大你有关的事情,他都有刻意的避开。”

  “他倒是个守约之人。”我淡淡地说着,心却突然痛了起来。

  “老大,你觉得安杰尔究竟想干什么?”南宫北看到我眼中流露出落寞的神情,急忙转换话题。

  “他曾对我说过,他希望能以一个人的力量毁灭一个世界。”我幽幽地道。

  “我不觉得是这样,虽然他现在疯狂地在攻陷各个国家,致力于建立属于他的超魔杀帝国,但我觉得他不像在毁灭一个世界,而更像在建立一个新的世界?”

  “建立一个新的世界,恐怕这个世界建成之后,就只剩下一个人罢了,还有属于他个人的国家为什么要叫超魔杀帝国?”

  “据他说,超魔杀帝国这五个字就代表了世界存在的真相,真是让人听得一头雾水。他的确是在疯狂杀戮被他控制在手中的人类,但我在心底还是觉得他不是想毁灭这个世界。”

  “为什么会这么想?”

  “据我所掌握的情报,死在安杰尔手中的人类大多都是强制接受了他安排的神秘试验改造,所以我断推出,安杰尔他在想方设法的变强!”

  “变强?现在拥有了完全体的他还不够强吗?西门断天都在与他交手之后神秘失踪了,他还有什么不满的?”我沉声道。

  “老大,花火不是说过,安杰尔在八千年前是因为要做出某件疯狂的事情而被失落之都的人封印起来的吗?”

  “我估计失落之都所指的疯狂之事,应该是安杰尔想毁灭这个世界。”

  “老大,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是毁灭世界的话,失落之都在八千年前阻止了他,为什么现在却死守在失落之都袖手旁观呢?”

  “现在的安杰尔也许已经不是失落之都所能控制了?”

  “不对,花火不是说了,失落之都的人都在等候着安杰尔重返失落之都,也就是说安杰尔要做的那件疯狂的事情,地点必须在失落之都?这一切都可能跟失落之都守护的使命有关系!”

  “传说中的世界命脉就在失落之都,也许安杰尔会到失落之都去破坏世界命脉吧?好了,我们也不要管这么多了,其实只要打倒安杰尔,他所有的阴谋不就全都会被破灭吗?”

  “听老大你说得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夜已经深了,小北,你去睡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谈。”

  “老大,这次我想跟你一道去昆仑山脉……”

  “不行,绝对不行!”我没等南宫北将话说完,就粗暴地打断了他。

  “老大,我虽然帮不上什么,但这种时候,让我站在后面,看着你一个人往前冲……”

  “小北不是这样的。”我拍了拍他的肩头:“你也有你自己的使命,我答应你一定努力打倒安杰尔,而你也要好好守护神龙财阀,直至小茵接手。”

  “可是……”

  “没能这么多可是,对了,小茵她还是一直不肯见我吗?”想到袁茵,我心中不禁有些难受。

  “其实这一年以来,我也只是在半年前她生日那一天见了她一面。”南宫北忙道。

  “其实她不愿意见我,也不能怪她,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对她发过火,那个时候,我竟然对一心想来帮我的她说滚,我真是太过份了。”我叹了一口气。

  “我想小茵姐应该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的,这一年来,她不肯见你,只是因为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你罢了。”

  “是吗?”我苦笑道。

  “我想是的,老大,有句话也许我不应该说,但我还是要说,就算你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伤心的人,也请你不要老把自己一个人锁在过去的回忆世界中,而忽略了现在还一直关心着你的人的心情。”

  “对不起。”

  “这句话不用对我说,我只是希望,就算你要封闭自己,但也请考虑一下小茵姐的心情,别太伤她的心。”

  “我知道了,小北你先去睡吧。”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仰望遥远的星空。

  南宫北的确成熟了很多,而且变得越来越理智,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值得信赖。在这个****的时代,神龙财阀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南宫北不知为此付出多少心血,同时他也在为四处漂泊的袁茵与封闭自己的我而忙碌着,我比较担心的是他的身体,最近这一年来有每况愈下的趋势,他真的太累了,看着他现在头上又冒出的几缕白发,我忍不住有些心酸,可是我却无法替他分担些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在他面前装出轻松的样子,不让他太过于担心我。

  袁茵一直四处漂泊,最后一次得到她的消息是半年前,她回到了瓦岗堡,与南宫北一起渡过了她的十八岁生日,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她并没有如西门断天所预言的因为西门家的基因变身,那一天一过,她又人间蒸发,我想也许她还一直有和南宫北保持着联络,但她不让南宫北告诉我关于她的事情。

  据我所知,邪都虽然已经被灭,但袁茵仍然在修练圣魔经,传说中修练圣魔经是十分凶险的,不但非常容易走火入魔,修习的程度越高,身体为此付出的代价就会越惨重,但愿她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西域江南帝国已经亡国,而三十八皇子冯德,在被安杰尔捉走之后,也从此渺无音讯,但我能通过剑玄感应知道,他仍然活着,只是不知活在世界上哪一个角落,想来他的日子绝计不会好过,这个以不看人脸色而活为梦想的人,现在是否已经不再向别人低头?

  洗仁鲜与商岚妍都住在文剑圣诸葛撼野的“风之宫”中,目前来说,她们应该还安全的,在世界上四处肆虐为所欲为的安杰尔竟然与诸葛撼野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风之宫”也就成了特殊的收容所,诸葛撼野用这个地方庇护了落难之人。

  思想单纯的洗仁鲜没有太多让人担心的地方,而商岚妍怀的孩子据说是快要降生了,我这个“义父”却不知能否见上那个孩子一面。

  武剑圣西门断天的失踪是这一年以来民间最热门的话题,有人说他与完全体的安杰尔一战后被杀,也有人说他为了超越完全的安杰尔躲起来进行修练,还有人说他已经臣服于安杰尔,在暗中替安杰尔卖命。

  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骄傲的西门断天会臣服于谁,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西门断天与完全体的安杰尔曾有过一战,但谁胜谁负我就无法知晓了,我虽然搜索不到西门断天的生物波动,但我隐约感觉到他应该仍然活着。

  妖皇安杰尔已经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他四处杀戮的手段虽然不及当年的魔王哈特雷斯那样辙底,但喜怒无常的他经常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比如一夜之间毁灭一个地区,又或者杀光某座城市的女人,情绪极为不稳定的他被大家认为,神经方面有严重的问题。

  就是这样一个疯子,却拼命想将世界掌握在手中,而且他做得很成功,西域江南帝国与野望大陆帝国先后在他手下瓦解,五行小国也随后纷纷归降,唯一在咬牙坚持的是我的故乡飓飙帝国与长城帝国。

  飓飙帝国因为有十二贤者,他们已经宣称,如果妖皇要强行入侵,大家就来个玉石俱焚,施展最强太古魔法“殒星降临”,也许是这个威胁奏效了,安杰尔的妖皇军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飓飙帝国出手,但我想,安杰尔绝不会永远对飓飙帝国坐视不管,出手只是早晚的问题。

  而长城帝国没有沦陷,很多人都说是因为诸葛撼野的功劳,因为他居住在长城帝国,所以安杰尔放了长城帝国一马,具体情况是怎么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与西门断天齐名的暗黑经纪人自安杰尔出现后,他就再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民间流传的消息中,有一种说法是暗黑经纪人就是安杰尔,这个我当然不会相信,关于安杰尔的内幕,恐怕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比我更了解了。

  暗黑经纪人一直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经常几年没有他的消息本来也属于正常,但偏偏是安杰尔出现后,他就消声觅迹,难免会引发各种联想,传得最凶的就是他已经被安杰尔干掉了。

  而超梦六杀也开始沉寂,秋杀自杀、春杀与碧月同时失踪、冬杀被我误杀,超梦六杀已经变得残缺不堪,外界预言超梦六杀的时代过去了,他们因此而将难再有所为,如果暗黑经纪人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替超梦六杀增加新成员,也许会换来不同的评价,但消声觅迹的暗黑经纪人并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应,看来,强极一时的超梦六杀衰落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随着西域江南帝国的瓦解,西门断天的失踪,西域江南的皇家剑士团也随之崩溃,据我所知,二号带领着几名不愿屈服安杰尔的团员,在原西域江南的领域中组织了规模只有几千人的义军,安杰尔似乎并没有把二号的义军放在眼里,所以他们现在仍然能活着,值得一提的是,二号所领导的义军的活动经费,由神龙财阀在暗中提供。

  绿莹在半年前也加入了二号的义军,表面上她仍然是游走于各个区域与国度间悬壶济世,实际上她是负责煽动和游说各地的民间力量揭竿而起。

  花火重新回到了失落之都,具体原因不明。

  虽然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却几乎没有人能相信义军可以打败妖皇军团,整个世界将落入安杰尔的控制之中,是现在的主流观点,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敢于像二号他们一样站出来反抗的原因。

  打倒妖皇安杰尔,妖皇军团也就会随之崩溃,这似乎是最原始也最有效的方法,但以安杰尔超强的战斗力来说,天底下没有几个高手愿意去送死,就算有人愿意去送死,但他也未必能见得到安杰尔,想与安杰尔一战,天下有此资格的人少之又少。

  我即将在十天后与安杰尔一战,不过这个消息却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不希望被别人关注,我也不是肩负着什么拯救世界的使命,我这一战只是为了一个人,仅此而已。

  昆仑山脉下唯一的古镇--俄斯奇。

  我提前三天到达了昆仑山脚下的俄斯奇,在没有与南宫北告别的情况,我悄悄地离开了,我总觉得与南宫北告别的话太伤感。

  不过令我意外的是,原来荒凉的古镇竟然已经人满为患?镇上的每一家旅馆几乎都已爆满了,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古镇位置如此偏僻,既非旅游之地,也非藏宝之地,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跑到这个地方来?

  难道是我与妖皇安杰尔决斗的消息泄露出去了?不可能啊!

  当我好不容易在一间残旧的小旅馆中花重金找到了一间小房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长途跋涉再加上天色已晚,我索性将门一关,倒头就睡,明天再打听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正当我睡得迷迷糊糊,我那门突然被敲响了,此刻夜已经深了。

  “谁?”我话一出口,就已经知道站在门外的是谁了。

  “你居然还活着?”睡眼惺忪的我地打开了口,不过门外他的模样还是把我吓了一跳。

  “好久不见。”他微笑道。

  “的确是好久不见,不愿意向别人低头的家伙,怎么做起了乞丐?”我看着门外衣衫褴褛满身伤疤的冯德苦笑道。

  “周兄,你错了,我冯德现在的职业是强盗不是乞丐。”冯德意味深长地道。

  “你的意思是,你遵守了当年你与安杰尔一战后,绝不再看人脸色而活,绝不再向任何人低头的诺言。”

  “不错,如果我愿意做安杰尔的狗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冯德点了点头。

  “皇子大人不做他的狗,他竟然还能让你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不是奇迹,是游戏!他以捉弄我为乐,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出,我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你的战斗力被封住了?”

  “是的,这一年来,失去了战斗力的我非常艰难的在乱世中活着,而且我被妖皇军团列为通缉犯,我知道,安杰尔想看的是一无所有的我怎么个不爱别人的脸色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所以你以抢劫为生。”我沉声道。

  “目前只有这个工作。”冯德笑道:“不过这个工作对我来说非常的危险,每一次出手,几乎都是以命相搏,能活到现在,我也有些佩服自己。”

  “你的母亲还好吗?”

  “她死了,一年前你我在昆仑之巅与安杰尔决战之时,她就病死了。”冯德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黯然。

  “你的梦还准备做下去吗?”

  “当然,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冯德斩钉截铁地道。

  “你已经不再向任何人低头了吗?”

  “是的。”

  “那你来找我,不是准备求我替你将被封印的战斗解开吗?”我冷笑道。

  “虽然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恢复战斗力的人除了安杰尔,就只有同样修习过剑玄录,曾经有过合体,身体中残存着彼此意识的周兄你了,但我不会求你的。”

  “那请便吧,夜深了,我要好好休息。”我淡淡地道。

  “我不会求你,但我还是建议你,替我解开封印,这种时候,你最需要的是帮手,而本人就是你最好的帮手,好好考虑一下。”冯德意味深长地道。

  “我不觉得你能帮得上什么忙,因为你的战斗力已经被封印了一年,也就是说这一年来,你的战斗力不可能有什么进步,而且我们已经不能再合体,所以我找不出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帮手。”

  “你错了,我的战斗力在这一年来虽然没有什么进步,但我对剑玄录的领悟在心中已经新的理解。”

  “有新的理解又怎么样?你还是不能突破最后一层吧?”

  “我没有突破,那你自己呢?我想问一声,周兄你是否已经练成了剑玄录,是否有信心能战胜完全体的安杰尔?”

  “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我冷冷地道。

  “我新的领悟加上你这一年的努力,说不定可以让我们同时将剑玄录修练完成。”

  “你的建议我不接受,如果想解开封印的话,就求我吧!我想看一下不再向别人低头的三十八皇子向我低头。”

  冯德微微一笑:“想不想见袁茵。”

  “什么意思?”我面色一变。

  “只要你替我解开封印,我可以让你马上见到袁茵,怎么样?这个交换条件不错吧?”

  “马上见到袁茵?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的剑玄感应分明感觉不到她,如果她在附近的话,我绝对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周兄认为我是撒谎的人吗?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永远也无法见到袁茵了,不信的话,将你的剑玄感应完全张,看一看,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袁茵的生物波动。”冯德淡淡地道。

  完全张开剑玄感应后,果然如冯德所言的一般,袁茵的生物波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怎……怎么可能,快告诉我袁茵怎么样了?”我用力地扯住冯德胸口的衣服。

  “周兄怎么能对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动粗?快放开我,其实你也不用求我,做为交换,只要你解开我的封印,我一定会让你马上就见到袁茵的。”冯德得意地笑道。

  “卑鄙的家伙,你究竟对袁茵做了些什么?她还活着吗?”

  冯德从我的手中挣脱:“她当然还活着,至于我对她做了什么,这就是我们夫妻间的私事了,周兄不要忘了,袁茵是我的妻子。”

  “还活着就好,如果她有什么损伤,我绝对要你好看,还有她不是你的妻子,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结婚仪式都举行过了,这都可以不算吗?”冯德故作委屈地道。

  “不说这个,快让我见她,如果我见不到她,你也别想活了。”

  “老兄,如果你不替我解开封印,就算杀了我,你也别想见她。”冯德朝着我挤了挤眼。

  袁茵的生物波动竟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前几天我明明还能感应到她的存在,而现在,她的生物波动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心中的害怕到了极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袁茵现在怎么样了?但愿她还活着。

  我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无论如何,我得先替冯德解开封印再说。

  因为我与冯德同练剑玄录,再加上曾经合体等原因,我们的剑玄真气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要解开他的封印并不太困难,我从外施力,他从里合应,二人真气里应外合,花了三个小时左右,就将他的封印解了开来,让他战斗力恢复如初。

  “多谢了。”冯德微笑着从容地站了起来,“恢复战斗力的感觉真好。”

  累得满头大汗的我仍然半坐在地上调整气息。

  “别这么紧张地望着我,我不会食言的,我马上就让你见到袁茵。”

  “那……快点……”我重重地喘着气。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齐聚在个偏僻的古镇?”

  “废话少说。”

  “这可不是废话,因为大家都知道还有半个小时,也就是日出之时,妖皇安杰尔将与某人决战于昆仑之巅。”

  “还有半个小时?”

  “不错,大家只知道某人会与妖皇安杰尔决斗,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某人究竟是谁,而在下正好知道那个某人的一些情况,她就是黑莲魔女袁茵。”

  “袁茵要与安杰尔今天的日出之时决战于昆仑之巅?”我惊道。

  “怎么样?这个消息够惊人的吧?”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如果袁茵马上就要与安杰尔决斗了,我为什么感觉不到她的生物波动?你一定是在说谎。”

  “看来你太不关心袁茵了,她一直在修练三大圣物中的圣魔经你可知道,因为修练这本最强魔法之书,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不但袁茵的外表会被改变,就连她的生物波动也被完全改变了。”

  “是吗?”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昨天,我与袁茵已经在昆仑山脚下见了一面,她的战斗力的确比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外表亦一样,生物波动改变时,则表示她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的圣魔经。”

  “那我得马上到昆仑之巅去。”我咬着牙道。

  “其实邪都被灭之后,袁茵完全可以停止修练圣魔经的,你可知道她为什么要一直坚持修练吗?你可知道她为什么要在你与安杰尔决战的三天之前,先行挑战安杰尔吗?”

  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我知道的。”

  “我只能说,周宁,你比我幸福。”冯德幽幽地道。

  “那我就先行一步。”我猛地将房门推开准备离去。

  “走好,这次的战斗,我就不再参与了,因为我不想去白白送死,不过我一定能找到超越安杰尔的方法的,我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和袁茵与安杰尔一战之后,让他大伤元气,以便让我得到成长的时间。”

  “那你自己保重吧!”我一面说着,一面冲天而起,向着昆仑之巅飞去。

  

第七章 一年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