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昆仑之巅的曙光

    

  天空虽然还是黑色的,但遥远的东方天际已经露出了一丝鱼白,我心中知道,恐怕我已经没有三十分钟了,最多十分钟,太阳即将升起。

  我在一面在空中向着昆仑之巅逆风狂飞,一面祈祷太阳不要升起,看着脚下连绵的黑色山脉,我突然想到了当年在死幻之森,我拿着给袁茵的解药拼命狂奔的情景,当时也是在心中祈求太阳不要升起。

  换了时间,换了地点,心情却是一样的,但这次可没有老哥帮我了,想起来不禁有点心酸。

  觅着安杰尔强大的生物波动,我渐渐向昆仑之巅靠近,越往上飞就越冷,同时我亦发现了上千人在半山腰止步不前,因为昆仑之巅的主峰已经完全被一个强大的结界笼罩,战斗力SS级下的人是无法通过的。

  而快要到达积满白雪的昆仑之巅时,我发现除了我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人在接近巅峰?

  我感觉到了,昆仑之巅除了安杰尔以外,的确还有一个奇怪而强大的生物波动,她给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她应该是袁茵没错了。

  就在我离昆仑之巅还有一分钟左右的行程时,东方天际的金色曙光突然绽放,太阳从黑色的深渊升了起来,首先照亮的地方就是雪色的昆仑之巅。

  我看到了在冰雪禁地昆仑之巅的曙光中相互对峙的二人,高大魁梧的安杰尔赤着上身,两只巨大的金色翅膀从背后张开,一头长长的金发在翅膀扇起的风中狂舞着,他金色的眸子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他的完全体竟是“天使形态”!

  与安杰尔对峙之人虽然身着黑色的宽松魔法师袍,但在激荡的风中仍然能看出她瘦弱的身形,她一头黑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脸上戴着一个白色骷髅面具显得异常诡异,她左手捧着一本黑色的文书,右手向天擎起,她似乎在施展什么魔法?

  高飞在空中的我一咬牙猛然向斜下方俯冲而去,我能感觉得出她绝对不是安杰尔的对手,我必须让她赶快离开。

  向昆仑之巅俯冲的我突然感到了一阵无形的热浪爆炸一般的向我袭来,飞向白雪皑皑昆仑之巅的我有一种飞向太阳的错觉,不是错觉,我已经看到昆仑之巅的白雪开始急速融化,我猛然在空中停了下来,我已经无法再向前飞近一寸了,而热源正是那个神秘的黑发魔女。

  一朵笼罩着整个昆仑之巅的巨型黑色莲花突然盛开,没有人能形容这种象征着死亡的黑色莲花的美丽,可以将一切化为灰烬的究级火焰魔法“地狱黑莲”爆发!

  我本能的向后暴退,而位于地狱黑莲中的安杰尔却没有机会离开,黑色的火焰中让我无法判断安杰尔是否受伤,我所到的是昆仑之巅的积雪化为灼热的银色瀑布向山下狂泻,而随之而来的是被灼热瀑布引发的连环雪崩,惊天动地的大雪崩中,黑色的火焰越烧越旺。

  从场面上来看神秘黑发魔女是制敌先机,一开始就施展绝技“地狱黑莲”想将对方一击必杀。

  但我想安杰尔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打倒,果然,黑色的巨型火焰突然被数十道金色的飓风撕裂,只是一转眼功夫,“地狱黑莲”便熄灭了,安杰尔正站在火源的中心地带从容地扇动着他金色的翅膀,刚才那些飓风显然是他用翅膀制造的。

  此刻的昆仑之巅已经被“地狱黑莲”烧得完全变了模样,光秃秃的,看起来十分诡异。

  “袁茵,这种程度的魔法是打不倒我的,难道你从圣魔经上只学到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吗?”安杰尔冷冷地道。

  这一刻我最深的感受到安杰尔太可怕了,拥有完全体的他与之前那个与我在昆仑之巅决斗的安杰尔已经完全不同了!他的改变已经不能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了,进化到完全体的他不但强大而且予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无论是他的呼吸还是眼神,都带着一种强烈的毁灭味道,他的存生似乎就是意味着毁灭。

  “天使形态”其实就是最强的战斗生物形态,袁茵无论是气势或是斗志已经都被妖皇安杰尔完全压倒了。

  “我让你见识一下圣魔经的厉害。”魔法能量以惊人速度飙升的袁茵左手持着黑色文书,右手放在胸口,口中叼念着什么?突然,本已经被阳光照亮的世界一下又遁入了无尽的黑暗,天地之间一片漆黑。

  身在空中的我有一种突然置身于黑暗地狱的感觉?

  “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昆仑山脉更是剧烈地晃动着,天摇地动之间,一道红色的光芒从昆仑之巅射了出来!

  无尽的黑暗中,那红色的光芒转瞬间变成了夺目的血色光柱,是火山爆发!这是看起来比烟花还美丽的超级火山爆发,整片天空布满了血红色的焰火,大气层疯狂地颤动。

  而安杰尔正是位于火山爆发的中心!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用翅膀吹走火山岩浆的机会了!除了这些温度奇高的岩浆,更可怕的是火山爆发的冲击力!

  第一道血色光柱还没散去,“轰隆”之声再次大作,第二道更强劲,更恐怖的血色光柱从昆仑之巅冲了出来,火山二度爆发!就这样,一连七次,超级火山七连爆!一次比一次强,一次比一次恐怖。

  魔法终于散去,世界恢复了光明,阳光重新占领了这个浓烟滚滚的世界。

  空气中充满了火焰的气息,让我的呼吸也变得有些不畅,但最让我难受的还是安杰尔那滚滚浓烟中梦魇般的身影,他用金色羽翼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超级火山七连爆之后,他张开双翼,身体毫发无伤。

  “你的进攻到此为止了吗?”张开双翼的安杰尔迅速飞向袁茵,袁茵因为连续施展强力魔法,身在空中的她已经摇摇欲坠。

  “小茵快走!”我大吼一声飞到了袁茵与安杰尔之间,张开双臂拦住了安杰尔。

  “我们的决战之日还有三天,你要提前来送死吗?”安杰尔在空中定住了身形,用饶有兴致的目兴打量着我。

  “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我冷冷地道。

  “你已经练成剑玄录了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这个一无所成的羔羊,不要忘了我的读心术,你真令我失望。”安杰尔望着我不住地摇头。

  “别太过迷信于你自己读心术,你会为此付出惨重代价的。”我将双拳一握,体内能量像暴风一般提升,一团暗黑色的能量火焰立即包裹住我的身体,我迅速进入了“超级战斗状态”。

  “你现在的程度似乎超过了一年前你与冯德的合体,不过还是未能完成剑玄录,真是叫人遗憾。”

  “小茵你为什么还不走。”我一面召唤出气魔剑的第五形态“金魂”一面对身后的袁茵吼道。

  气魔剑第五形态“金魂”属性“爆”,金魂外型比较像日本刀,剑身为金色呈弧形,剑长两米,属性为“爆”,也就是说,无论金魂的剑身碰到什么物体,该物体就会爆炸。

  “这把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东西似乎有些意思,可不可以借我玩玩。”安杰尔缓缓地向我伸出了右手。

  “当然没问题。”我反手一刀,闪电一般向他斩去,一道夺目的金光立即划过空气。

  安杰尔骤然消失了,我右手手腕一振立即将刀光卷向后方,但安杰尔却又出现在原来消失的位置,我左手一抬,第二把金魂出现在我手中,金光闪过,安杰尔左臂中刀,轰的一下,他整条左臂炸了开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将头一摆,口中叼着的第三把金魂出现,安杰尔头部被金光扫中,又是轰的一下头颅被炸得粉碎!

  一招得手,但我却丝毫都不乐观,只见了安杰尔那两只金色的大翅膀迅速地扇动,带着他没有头颅与左臂的身体闪电向后移去,我当然不会就此罢手,立即抄着三把金魂追了上去,但无论我怎么提速,他残缺的身体都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转眼之间,他的头颅与左臂再次重生,他微笑道:“不错嘛!你的动作比你的脑子反应还快,真是有点难以捕捉你的心,这一招三刀流的招术值得嘉奖,不过,我要告诉你,这种程度的攻击是伤不到我的,还有,我的生命精华是我的翅膀,除非破坏我的羽翼,否则我的身体可以无限重生,来吧,尽情的进攻!”

  三道金光划破空际,黑色能量火焰笼罩的我带着三把金魂疾进,这次安杰尔站在空中一动不动,显然他准备硬接我的“爆魂三刀流”!

  我的招式当然不会一层不变,就在三道金光快要接近安杰尔的身体时,每一把金魂的刀尖突然亮了起来,三把金魂的能量反应同时无限增强,刀尖部位此时就像绽开了三个金色的小太阳。

  “来得好!”安杰尔的眼中充满了战斗带给他的兴奋。

  三个金色的小太阳在要接触到安杰尔身体的一瞬间,他那两只金色的羽翼立即拦在了身前,他竟然敢用最重要的部位接下我这全力一击。

  “轰轰轰!”三声巨响,炸开的并不是他的翅膀,而是我那三把金魂!三把能量飙到顶点的金魂在碰到他的翅膀后刀刃立即炸得粉碎。

  我在爆炸的余波中后退,安杰尔却迅速地逼了上来,他重重的一拳击在我的小腹上,只觉五脏六腑纷纷炸开一般的我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护体的黑色能量火焰完全消失了,只觉得身体要分裂的我猛地向遥远的地面栽去。

  “脆弱的羔羊。”安杰尔狂笑着迅速向疾速下坠的我逼近。

  就在安杰尔追上我之时,流星般下坠的我猛然用双掌对准了他:“剑玄毁灭炮!”

  “剑玄毁灭炮”可以算是我这一年来习得的最强武技,这一招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能量炮融合了我所有的绝杀,气魔剑五种形态锐、炎、冰、吞噬、爆炸等元素都融入了这一黑色能量炮当中,而且这一招剑玄毁灭炮是将我体内所有的真气在一瞬间全部送出,也就是说,虽然这一招攻击面积很小,但却压缩了我所有的能量,可以算一记千倍超级压缩炮,不过这一招最讨厌的地方,就是需要时间汇聚能量,现在我通过下坠,已经赚够了汇聚能量的时间。

  如此近的距离,就算安杰尔怎么防备也是难逃一击!

  “轰”的一下,我的双掌几乎是贴着安杰尔的上半身将“剑玄毁灭炮”轰了出去,血肉横飞中,他整个上身被轰了个稀巴烂。

  这一刻,我却不禁有些绝望,他的上半身已经化作血雨,但那两只梦魇般的金色翅膀却仍然丝毫无损,于是他的上半身在不到二分之一秒内再次重生。

  胸口再中一拳的我这次带着血雨旋转着向高空飞去,安杰尔看着自己的拳头幽幽地道:“这样的战斗,真是太无聊了!”

  我的五脏六腑以及身体的各种组织受损度百分之九十,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但就在这时,一道暖暖的白光却笼罩住了我的身体,在温暖的光线中,我身体的各种组织以奇迹般的方式复苏,这是超级治愈白魔法,身体闪电恢复的我看到了悬在空中的袁茵一手持着黑色文书,一手为我射出治疗光线。

  “小茵,快逃!”我猛然发现,安杰尔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她身后,我的提醒显然已经晚了。

  袁茵听到我的警告后,本能地回头,安杰尔的右掌于是抵在了她戴着面具的脸上。

  “真是个碍事的家伙,消失之前,让你心爱的男人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如何?”安杰尔变掌为抓,一把抓下了袁茵的面具。

  “不要!老大不要看我!”袁茵尖叫着用双手去掩自己的面孔,但她的双腕却被一把安杰尔左掌一把捉住,我看到了她的脸,看到了她那张因为修习圣魔经变得完全漆黑、浮肿、扭曲、抽搐的面孔。

  “老大,不要看我,不要看我啊!”泪流满面悲鸣着的袁茵拼命地在安杰尔手中挣扎。

  “小茵,王八蛋你快放开小茵!”我怒吼着向下冲了过去。

  “小茵?你说的是我手中这个丑陋的怪物吧?”安杰尔冷笑道,“放开这个怪物,真是太容易了。”

  他左手迅速松开,右手却对着袁茵的小腹轰出一记能量炮,血光一闪,袁茵被洞穿的小腹上立即多了一个空空的大洞。

  这一瞬间我完全征住了,忘了飞翔也忘了咆哮,甚至忘了呼吸,我眼中的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只剩下黑白二色,袁茵带着一蓬黑色血雨向下栽去,我也是从高空中头下脚上地坠落。

  不要!小茵不要死啊!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不可以死的!

  我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悲哀与愤怒完全左右了我的心,我看到安杰尔在仰天狂笑,我看到生命力迅速失去的袁茵拼命地想用双手掩住自己的面孔,小茵要消失了!小茵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怎么可以?

  “老大,不要不理小茵啊!小茵永远都听你的话。”

  “小茵的眼睛就算看不见了,老大也真的不会讨厌小茵吗?”

  “小茵要和老大还有小北永远生活在一起。”

  “老大,小茵已经长大了,小茵不会再哭泣了!”

  “老大,小茵不能也不会再依靠你了,只要待在你的身边,小茵就会不自觉地依赖你,对你撒娇,小茵很感谢你这些年来,一直在保护和纵容着我。”

  “小茵可不可以借老大的肩膀用一下,小茵希望能靠在老大的肩头,把我这一辈子最后的眼泪流尽。”

  “老大,小茵不在你身边了,你要多加保重。”

  我的脑中变得一片空白,无数的黑色回忆画面闪电一般掠过,无数张袁茵流泪或欢笑的面孔匆匆掠过。

  南宫北的声音突然在我脑中响起。

  “老大,你知不知道,小茵姐为了你改变了很多,她本来是一个很独立且容易走极端的人,但在你身边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的依靠你,特别是我们一同离开家乡后,因为一直在你身边的关系,她失去了更多最初的自我,她的情绪一直被你所左右了,但你却始终没有给她回应,这样真的很不公平!不过,我却更喜欢现在的她,一直很男孩子气的她,只有在你的面前才会注意到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变得柔弱和学会撒娇,所以我很担心,当有一天她不再依赖你的时候,或者是说她不能再喜欢你的时候,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老大,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我只是希望,就算你要封闭自己,但也请考虑一下小茵姐的心情,别太伤她的心。”

  冯德的话也在我耳畔回响。

  “其实邪都被灭之后,袁茵完全可以停止修练圣魔经的,你可知道她为什么要一直坚持修练吗?你可知道她为什么要在你与安杰尔决战的三天之前,先行挑战安杰尔吗?”

  “我只能说,周宁,你比我幸福。”

  袁茵你不可以死的,无论如何我也不让你死!我要杀了那个王八蛋!在我无声的呐喊中,我的灵魂突然炸了开来,突然我体内的剑心也跟着炸了开来,灵魂与剑心产生了共鸣!无尽的悲哀与愤怒中,我的灵魂与体内的剑心重合了!我的灵魂与剑心在愤怒中一起燃烧了起来,灵魂燃烧的力量让剑心能源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小子,很伤心吧?我送你去地狱陪她吧!”安杰尔将手一挥,“超终极邪破神裂弹!”一个巨大的“紫色太阳”向我迅速飞了过来。

  我体内的剑心在灵魂的燃烧中转化为剑茧,一层黑色的光也围绕在我体外,把我紧紧地缠住包裹了起来!我置身于剑玄光茧之中,我进入了剑玄录的最后的剑茧阶段!

  “紫色太阳”一般的超级能量炮弹轰在我的身体上,我却没有任何感觉,被剑茧包裹着的我完全与外界隔绝,我的身体在剑茧中迅速液化--气化--再液化--最后终于实体化,我得到了新的身体!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带着无与伦比的超新星爆发似的能量,我新的身体有一种与天地融合在一起的感觉。

  巨大的爆炸当中,我破茧而出悬在了空中,黑色的长发在风中狂舞进也带着漫天剑气,我的身体上还覆盖了一层半透明紫色的龙鳞,我身体的周围环绕着无数黑色的电流,张开双臂释放出爆炸般剑风的我有一种能将任何东西摧毁的自信。

  从袁茵受袭到我剑玄录大成,时间大概是三秒左右。

  “剑玄录完成加神龙变?”安杰尔无法置信地道,但他的眼中却射出两道白色的激光扫中了坠向地面的袁茵,袁茵连惨叫也发不出,已经崩溃的身体又开始间歇性透明化!我想不到安杰尔这个混蛋竟然还用融化消失光线偷袭垂死的袁茵。

  “卑鄙的王八蛋!”怒吼着的我一手将垂死的袁茵吸入了怀中,开始拼命地生命能量强行输入她的体内,但血还是止不住!而且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安杰尔竟识到我惊人的变化,他猛然消失在了空中,再次出现已经是分身为六个“安杰尔”在我前后左右上下等方向,六个安杰尔的双掌同时对准了我,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他们显然是在累积能量,当能量提升到顶点时,他们同时叱道:“消失吧!”

  整个天空暗了下来,六道耀眼金色的超级光炮从六个方向轰向抱着袁茵的我,“轰”的一下,六道超级光炮同时轰成了我身上,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让整个昆仑山脉消失与大气层被撕破的超级爆炸迸发了!此刻的昆仑山脉就如遭到了小型殒星的撞击已经荡然无存,空中也没有了任何的云彩,爆炸的中心,就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

  我却完好无损地抱着袁茵悬在空中,安杰尔的攻击无法穿透那些绕在我身体周围的黑色护体电流!

  “没用的家伙!”抱着袁茵的我闪电一般移动到安杰尔身前,在他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我左手抱着半透明的袁茵,右手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

  “你……你想干什么?”安杰尔看着我的目光中有恐惧一闪而过。

  “杀了你。”我右手一拉,活生生地将他一只手臂扯了下来。

  “啊!小王八蛋。”他的惨嚎声还未结束,他小腹上又多了一大大的血洞。

  我看着自己沾满他鲜血的右手冷冷地道:“垃圾!”

  “小子,别忘了我还有三段变身。”安杰尔一面说着,他的身体一面发出雪白的光芒,光芒减弱时,他完全的改变了,满头金发变成了银白色,就连眸子也变成了雪白色,金色的翅膀变得雪白,他不但全身变白,而且还有一团圣洁的白光笼罩着他。

  “看到了吧!这就是完美的真正天使形……啊……”他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原来是我没等他将话说完,便硬生生地将他一只白色的翅膀从他背上扯了下来,伤口涌出来喷泉般的鲜血洒满了他白色的身体。

  摇摇欲坠的他无法置信地看着我:“这……这怎么可能……”

  “垃圾就是垃圾!”我一面拼命地向袁茵体内输送生命能量,一面冷冷地道。

  “不可能!我不信,我再变!”巨大的爆炸中,他化身为四翼天使,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变身,他咆哮道:“好吧!索性我就用终极战斗形态打倒你。”

  整个世界再次进入黑色,耀眼的白色光芒中,安杰尔完成了他的终极变身,他变成了六翼天使,六只由白色圣光形成的天使之翼从他背脊中冒了出来,光翼天使降临人间,世界陷入永恒的黑暗!

  抱着渐渐要消失的袁茵的我飞到他的身前冷冷地道:“垃圾就是垃圾,再变几次身也是一样的。”

  “不……不是的!”他的身体分明在发抖。

  我用右掌对准了他的身体:“有什么遗言吗?”

  “不要杀我。”他悲鸣着向后倒飞。

  “现在求饶已经太晚了!”我右掌一握:“彩虹出来吧!”一把七色光芒组成的巨剑被我握在手中,气魔剑的终极形态“彩虹”!

  “不要啊!”安杰尔拼命地煽动着六只光之翼化作一道白光想逃走。

  我将剑一挥:“说再见吧!”

  “我们的世界是……”安杰尔发出最后的悲嚎。

  无限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彩虹,安杰尔整个身体炸了开来!他的生物波动与气息终于完全地从这个世界上辙底消失了!

  光明重新降临大地,巨大的彩虹仍然挂在天际。

  

第八章 昆仑之巅的曙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