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悲惨邂逅

    

  “张伯难道说昨晚你是故意┅┅”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著呵欠的张伯打断了。

  “我可什麽都不知道,哪来的故意。”

  袁茵摇头道:“那你刚才说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是什麽意思?”

  张伯无奈的笑道:“没什麽意思!以我个人的经验,倒霉的事总是接迭而来的,所以我说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笼罩在我心头的阴影却越来越浓了,商队的全灭和那两个逃亡的男女想来应该有著什麽关连,而张伯的神秘莫测更是我预料之外的。

  “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给你们一个忠告,这两天最好哪也别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会带你们去西域江南首都瓦岗堡的。”

  目送著张伯苍老的背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也许他不会再回来了。

  “老大我们该怎麽办?”袁茵一屁股坐在我的床边。

  “为什麽商队的人会全都被杀了?”南宫北的轻颤道。

  “你们有没有看出,这个老丝绸商人张伯恐怕不简单。”我道。

  “没看出来。”两个人一同摇头。

  “┅┅,我们还能怎麽样!见机行事了,这样你们两个待在这里,我去外面打探一下消息,记住千万别离开。”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我并不想将自己的猜想完全的告诉这两个白痴,免得他们胡思乱想。

  “这话我怎麽听著忒熟,好像是谁对我们说过来著。”袁茵看著自己的手指。

  “张伯说过的,老大这麽说一定是怕我们跟著他防碍他泡妞。”南宫北配合道。

  “算了,这麽大的太阳,我就辛苦一下吧,跟老大出去看看情况,小北你就留在这里,千万别离开,要知道强烈的阳光可是美容的大敌喔。”袁茵站了起来。

  南宫北惊恐的握住面颊点了点头。

  看著南宫北的模样我顿时心生厌恶立时吼道:“小北,你是不是男人?怎麽一天到晚都跟缩头乌龟似的。”

  “这还不是拜你老大所赐,一天到晚被你凶来凶去,逆来顺受惯了自然也就不象男人了。”袁茵笑道。

  “是吗?同样是跟著我,为什麽你会这麽象男人?”我还以颜色。

  袁茵的笑顿时僵在了脸上。

  我一个人走在拥挤的大街上,终于松了一口所,碍事的袁茵总算没有跟来。

  但我却并没有想自己想象中那麽轻松的开始用眼睛收尽城中美女,只是不住的向别人打听昨夜商行所处的客栈发生的事。

  众人口中说的是绘声绘色,更有不少人说得象自己亲临现场一般活灵活现,但我相信大多都是没有用的废话。

  但经过我自己总结还算是得出了不少共同点。

  第一就是所有尸体上都有灼伤的痕迹,也就是说那间客栈中所有人都是死于灼伤,即被炎属性的武技或炎属性的武器所杀,而炎属性的武技和武器最大的特点就是兵不刃血,因为人体与高温相接触时,血还没流出来,就会凝固,轻则留下焦黑的疤痕,重则整个人的身体就会焚烧起来!不过从尸体上分析凶手似乎还未强到让人体焚烧这一步。

  第二就是凶手极快的速度和无声无息的身手,商队所住的那间客栈虽然位于城中比较偏的位置,但凶手在进行屠杀的过程中一点也没有引起外界的察觉,当然我也不能排出,客栈旁边居民听到了动静,因为怕事而不敢张声。

  第三点凶手的人数很少,这是官方公布的消息,只有估且信以为真了。

  正在想著想著,砰的一下我竟然碰倒了一个迎面而来的女人?

  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一个妙龄少女,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束成了两股马尾,雪白的脸蛋上面最吸引人的是她那一双水灵的大眼楮,微微撅起的小嘴和美丽的小鼻子衬出一脸顽皮与无辜,她个子虽然不高,但超短裙下在却是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双手护在丰满的胸前:“你这个人怎麽走路不看路的?”

  “对不起。”我急忙将她拉了起来。

  她的手却抓在我的手腕上不肯放开,我惊讶的看著她?

  足足过了一分钟她才放开了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时停滞不前的人流又开始恢复正常。

  “姑娘真是对不起。”我发现她也在盯著我看,看到我浑身不自然。

  “没事那我就先走了。”我红著脸转身。

  “喂,等一等,你觉得我漂亮吗?”她竟然把我叫住了。

  漂亮是可以算得上漂亮,但离超级美女就差得远了,最多也就是可爱型那种,并不是很合我的胃口。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我心里想想,我回头微笑道:“漂亮,当然漂亮。”

  莫名其妙的女人,说完我转身又走。

  “站住,我怎麽觉得你象是在敷衍我。”她却不依不饶的叫住了我。

  在汹涌的人潮涌动之下,我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姑娘,我还有事,碰倒你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

  我刚刚迈出几步,她又道:“不行,我不让你走。”

  你以为你是谁?我没有理会她,继续艰难的前走。

  “你不站住,你会後悔的。”她象是在警告我。

  我还是没有理会她,大家都说在大城市里骗子多,我怕我停下来才会後悔,刚进城就被人骗财骗色,以後说出去多丢人啊!

  “你走吧┅┅你走吧┅┅你狠心丢下我倒没什麽┅┅可肚子里这个怎麽办呀┅┅”随著她呼天抢地的哭喊声,大街上的人流又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著我和她。

  我回头望去,满面泪痕的她正指著我一副悲伤欲绝的表情。

  周围的人议论声四起。

  “现在的小孩子早恋可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这个可不止是早恋那麽简单了,真看不出那麽清纯可爱一个女孩子竟被这个畜生搞大了肚子。”

  “少年人你可不能不负责呀!”

  “就是只顾自己一时爽快,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又想甩手逃走。”

  “你们男人就是没有良心。”

  人们自发的把我和她团团围住,头顶的阳光让我有些炫晕。

  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手忙脚乱的道:“别听她胡说,我真的不认识她。”

  那少女又抽泣道:“你现在当然不认识我了┅┅一听说我要把孩子生下来┅┅你就变得我和形同陌路┅┅”

  “哪有的事?”我失声喊了起来。

  “少年人你不能这样的。”

  “一点爱心都没有,竟然去逼一个这麽可爱的女孩子去打胎!”

  “打倒负心人!”

  “打倒陈世美!”

  “打倒克林顿!”

  街上的几个妇女们马上自发的联合喊起了口号。

  她一面抹著脸上的眼泪一面道:“其实我也知道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会变老变丑,可一想到这是我和你的第三个爱情结晶,我就实在下不了手了,我和你亲手葬送了他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再让他胎死腹中,我真是于心不忍啊,听人家说打胎打得太多了会得不育症的,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不会再怀孕了,所以我真的想把他生下来┅┅”

  几个年少无知的少女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哭得比死了亲爹还要惨。

  一些老成持重关心下一代成长的长辈也不禁泪眼模糊。

  我警惕的看著四周,深恐一些自控能力较差的少女会歇斯底里冲上来与我拼命。

  “可是,我还是爱你的,就算在夜里我被你咬得遍体鳞伤,我还是那麽的爱你┅┅”她掩住面孔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想不到这小伙子还是个有虐待倾象的变态。”

  “现在的新新人类听说最喜欢玩SM了!”

  “这个女孩子真是痴心啊!”

  “付出了那麽多,却得不得一点回报,她真是太可怜了。”

  我只感觉自己站在阳光下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你为什麽不说话?每到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回答的时候,你总是会不说话了,可是我还是那麽爱你,我怎麽这麽傻?我自己也不知道,跟了你这麽多年,我也不求什麽,只求你叫我一声老婆,你都不肯,其实只要你亲口叫我老婆,我就算死也心满意足了。”她流著泪痴痴的看著我。

  “叫呀!你还在等什麽?”

  “不叫老子杀了你,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小姑娘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样的人应该叫雷劈死他。”

  “你不叫我们今天和你没完!”

  我终于体会到了什麽叫舆论的压力,我终于知道了什麽叫人言可畏,为了不步上阮玲玉的後尘,为了能活著从人群中离开,头脑中一片轰响的我,机械的道:“老婆。”

  “老公,我好高兴!”她小鸟入林一般投入了我的怀中。

  四周掌声雷鸣般的响了起来。

  麻木的我拥著怀中这个陌生的女人,还叫她老婆,我想我是真的要疯了。

  “多谢各位街坊,後面的事,我想我会和我的老公一起好好解决的,大家各忙各的去吧?老公是不是?”她伸出一只手,胜利一般的频频挥动。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

  在千叮万嘱和祝福的声音中人流又开始涌动。

  “喂,老公,你现在可不要想马上把我推开,否则我大叫一声,你就有得苦头吃了!”这死丫头似乎能看穿我的心一般。

  我拥著她恶狠狠的道:“你叫什麽名字?”

  “齐琳,整齐的齐,琳琅满目的琳,要记牢一点不许忘了。”

  “放心吧,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我咬著牙道。

  “我好开心,这麽快你就对我海市山誓了,我们果然是命中注定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情侣。”她兴奋的道。

  “谁和你是情侣?告诉你,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是吗?”

  “自个自然,我周宁可是有仇必报。”

  “可是┅┅”

  “可是什麽?”

  “可是你现在抱著的是我,人家又不姓仇。”她在我怀中娇羞无限的道。

  “┅┅”

  “你究竟要抱我抱到什麽时候?大街上这麽多人,你也太性急了吧?”她又道。

  我差点昏倒:“不是你不许我放开你的吗?”

  “我只是说你不要想把我推开,没说你不可以温柔的放手,唉,你们男人就是会借题发挥,小题大作。”

  “┅┅”突然我本能的觉察到有身後有一股极其危险疯狂的气息。

  “老大,你倒是蛮风liu快活的嘛,这麽快就把上了漂亮的小妹妹?”不知何时,气势汹汹袁茵竟然出现了在我的身後。

  “你听我解释┅┅”我慌了,袁茵一发火,场面就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了。

  齐琳突然踮起脚尖,飞快的将她的樱唇在我唇上印了一下:“这一定是你的初吻,记住要把初ye留给我。”

  一转身她就消失在了人潮中,只剩下茫然的我随波逐流。

  “你也看见了,是她强迫我的。”我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还敢狡辩,事到如今看来只有由我替天行道了。”她右手直直的伸了出来对准了我,危险的气息不断的在聚积,她要使用魔法了。

  “等一等,给个理由先!”我慌了。

  “你当街调戏妇女,难道还不严重吗?而且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在国外,一言一行都带表著飓帝国,你的所做所为难道不是一件丧权辱国之事吗?”哪跟哪啊?她简直是在给我强加莫须有的罪名。

  “小茵,你冷静一点,在这闹市上施展攻击魔法,恐怕丧权辱国的会变成你,再说了我一直都把你当是我最最亲爱的┅┅”我笑嘻嘻的道,对待敌人笑也是一件强力武器。

  “少给我甜言蜜语。”

  “真心话了,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最最亲爱的妹妹。”她身上的魔念力在聚积,我脸上的笑容也是如此。

  “是妹妹┅┅我懂了!火舞轰华·乱炎射!”

  十个红色的火球从她身上暴迸而出,火光大作中整条大街上的人们立即乱成了一团,哭著喊著开始四处逃散,场面一片混乱。

  但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的我,猛的抓著袁茵的手开始混进了逃散的人流中,魔法军队和骑士守军来追究责任可不是闹著玩的。

  在快要回到客栈之时,我却发现有一些不对劲,我拉著袁茵的手将脚步放慢了下来。

  “老大,是不是附近有美女?”

  “有你个大头鬼,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们。”我和她一面走一面小声的道。

  “你说的是那两个凯觑我美色已久的佩剑黑衣少年吧?他们的气很强!”袁茵蹙起了眉头,我一言提醒後,她马上发现了,人潮中从袁茵闹事後我们混入人群中就一直尾随我们的黑衣少年,他们十有八九是冲著我们而来的。

  袁茵的魔法能力现在最多只能算三流,但她对气息的感觉却已胜过了一流的魔法师,这是她天生的异能,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的气息判断出错。

  “他们应该不会是军方的人吧?”我松开了袁茵的手。

  “应该不是,老大,一对一也许我能胜出,现在他们两个人我没有一分胜算。”

  我轻声道:“你先走,他们两个我来对付。”

  “不行,老大,你的剑术最多是达到了军队里八流剑兵的水准,要对付这两个危险人物,不可能的。”袁茵拔浪鼓般的摇头。

  正在我们说著话时,那两个黑衣少年却已经到了我们身後停了下来。

  “两位可刚从飓帝国来的人。”其中一个声音尖锐的少年道。

  我忙回头笑道:“两位要找同乡吗?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我们不是的。”

  袁茵在一旁配合的点头。

  “可是刚才这个姑娘在闹市里面自己说是。”另一个声音厚实的少年道。

  “是吗?”我一面说著一面狠狠的盯著袁茵:“这个各位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其实是长城帝国人氏,做坏事的时候总不可能自报家门吧,我们说飓帝国只是在掩人耳目,这点雕虫小技让两位见笑了。”

  “可是,从飓帝国来的商行尚余一个老者和三个少年还没有发现,我们怀疑┅┅”

  “错,是一个老者二两少年一个少女,而那个美丽动人温柔可人的少女就是你姑奶奶我,你们到底有没有调查清楚!”每当被别人误会成男人,她都会失去理智。

  我顿时傻了,这个浑蛋竟然自报家门。

  “那你们就是跟[卧虎之心]最後的两名残存者直接接触过的人,请你们跟我们走吧!”声音尖锐的少年道。

  “凭什麽跟你们走?你以为你们是FBI还是KGB?”我大声嚷著,一颗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就凭我们手中的剑!”他们二人同时从剑鞘中拔出了少许剑身,炽热的炎气立即从剑身上透了出来。

  街上的行人已经开始纷纷闪避。

  他们用的是炎剑,难道他们就是昨夜屠杀商队所在的客栈之人?

  袁茵踉跄著向後退去,那声音尖锐的持剑少年却紧跟著她:“我知道姑娘是魔法师,所以我不能让姑娘走出我挥剑距离之外,刚才姑娘在大街上放射火魔法的手段我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姑娘没有能把我一击必杀的能力,最好不要出手,否则死的一定是姑娘。”

  被他识破意图的袁茵脸刷的一下子全变白了。

  “我们真不知道什麽卧虎之心的残存者,所以你们另请高明吧。”我连连摆手。

  “没关系,我说你们知道你们就知道。”声音浑厚的持剑黑衣少年眼中掠过一丝杀机。

  

第四章 悲惨邂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