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魔宫之匙

    

  “无聊!”夏怒皱起了眉头,月光下,他迎着那五根疾舞的绿影轻轻挥出一剑,他那看似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剑却不知蕴含了多少力量,就连我们站得远远的几人也感觉到了在黑暗中涌动弥漫的热浪。

  刷的一下,五根绿影分别被斩成了两截,夏怒薄如刀锋的唇角掠起一抹冷笑,但那冷笑很快就凝结在了唇角,眼中充满了惊讶之色。

  每一根绿藤被斩断之处倏的又喷出六七根由细及粗的绿藤,而被斩断的那截绿藤掉在地上,一头猛的扎起地里,一头疾舞着向立在冷风中的夏怒攻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数十根绿藤交织成网罩向挥剑的夏怒。

  我不由暗暗称奇,想不到杨光的植物兵器竟是如此厉害,随着夏怒的剑越挥越快,那些绿影也就越来越多,很快,我们就已看不见绿影中的夏怒了。

  那些越来越多的绿影交织成了一个庞大的绿茧,黑夜的风中绿茧疯狂的旋转,终于挡住了茧中夏怒那一浪高过一浪的炎剑之风。

  “帅哥,你好厉害!”齐琳拍手笑了起来。

  杨光却面色凝重的道:“雕虫小技而已,这[食火藤]遇得热力自然会疯狂增殖,但我估计困他不住……”

  他话音未落,那疾转的庞大绿茧竟冒出了浓浓白烟,白烟倾刻之后变成了黑烟,轰的一声,那巨大的绿茧化做了千万枯灰炸了开来,而爆炸的原点,夏怒冷冷的持剑站在其中,黑暗中杀气又开始四溢。

  “他的炎之力超过了那些食火藤承受的极限。”杨光淡淡的道。

  “没关系,他中了我的寒魄水晶剑的玄寒冰劲之后,还如此消耗体内能量,伤势自然只会加重,这样我们二人联手,胜算自然就更大了。”齐琳看着手中的寒魄水晶剑道。

  果然如齐琳所说,夏怒本已煞白的脸庞开始扭曲,一双能发出将人刺透目光的眼睛也因痛苦而变得浑浊不清,他身体一颤,用剑插在地上,撑住了身体。

  齐琳轻笑:“帅哥,你现在伤势加重,再不找个地方好好静养,就撑不过一个小时了,现在如果你还敢与我们厮杀,玄寒冰劲侵入你的脑部,就无可挽回了。”

  夏怒扶着剑恨恨的道:“就算死,我也不会便宜了你这个贱人……”

  说话同时,夏怒挟剑已化作了一道灼热的光闪电一般射向齐琳,齐琳轻轻掠起避过:“人家正值青春年华,可不想跟你玩命。”

  杨光也身形一晃,身体周围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雾,那些红雾似乎在黑暗中散发着孱弱的微光,杨光将手一扬:“过来尝尝[红毛鬼菌]的厉害!”

  夏怒出人意外的没有追杀齐琳,也没袭击杨光,他剑光所指之处竟是被吓得口瞪目呆的南宫北,只听南宫北一声惨叫,夏怒便将身材高大的他负在了肩上。

  “你要干什么?”我急了。

  “杨光,三天之后,翠竹山见,一手交人一手交物。”夏怒用剑指着杨光道。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魔族二杰竟是这么卑鄙下流的鸡鸣狗盗之鼠辈。”齐琳故作不屑的道。

  “放屁,如果不是我本就身受重伤,现在只有以前十分之一的能力,哪会伤在你的偷袭之下。”夏怒恨恨的道。

  “得了,本姑娘如果不是从生出来之日便被封印了能……算了懒得跟你废话。”齐琳不以为然的道。

  “放开他。”袁茵尖叫中,几个火球在夜风中起伏着奔向夏怒。

  夏怒则身形一动,融入了黑暗之中,只剩下我们四人。

  “杨大哥,我求求你救我的兄弟一命,用那个什么东西和他交换吧。”我奔到杨光面前跪了下来。

  杨光苦笑着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们卧虎之心用了十条命才换来的东西,岂是你兄弟一条命就能交换的,我拒绝。”

  “可是我们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而不救他。”袁茵咬着牙道。

  “可是我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了夏怒的剑下而无能为力,他们宁愿死也要守护的东西,我没有权利用它来交换你们同伴的性命,再说了那东西如果重入魔族之手,死的人就不仅仅是一个两个了……”杨光的眼神变得非常的空洞。

  “老公,其实你们不用求他的,要救你们同伴的性命求自己就好了。”站在一旁的齐琳突然柔声道。

  我们都惊讶的看着这个神秘的少女。

  她嫣然一笑:“你们可知道这个一直在躲着夏怒的人刚才为什么要现身与夏怒一战吗?”

  杨光面色一变。

  我轻道:“痛打落水狗!”

  “你错了,夏怒虽然受伤,但若要用力击杀杨光也未尝不可,换句话说就是他是冒着生命危险现身的,平时被夏怒追杀得象狗一样的他,按理说应该对夏怒是闻风而逃,这次却现身相搏?”齐琳摆了摆手。

  “他有不得不现身的理由。”我喃喃的道。

  齐琳一个闪身翻到了杨光与袁茵之间笑盈盈的道:“因为魔族夏怒想要的东西放在这个男人婆身上。”

  袁茵睁大了眼睛,掏出系在颈间藏在怀中的水晶鱼:“这个东西?”

  杨光看着她手中的水晶鱼点了点头,缓步走向了袁茵。

  齐琳将手中水晶剑一扬:“这魔宫之匙现在已经属于这个男人婆,如果你要硬抢的话,我只有主持公道了。”

  “魔宫之匙?”我和袁茵同时惊呼,我忙奔向了袁茵,她更是紧紧的把那水晶鱼握在了手心。

  “谁说这魔宫之匙是属于她的,这是我们卧虎之心几乎全灭才从魔族手中抢到的。”杨光咬着牙道。

  “你不是送给她了。”齐琳扬了扬眉。

  “我只是暂时寄放在她那儿。”杨光摇头道。

  “无论如何,除非把南宫北还给我们,否则我谁也不给。”袁茵握着这个意外的宝物斩钉截铁的道。

  “这魔宫之匙难道就是数千年来大家一直都在寻找的魔族最后的月影行宫开启之匙?”我用颤抖的声音向齐琳问道。

  齐琳点了点头:“算我老公识货,这就是无论对魔族或是天下千万生灵来说意义都非比寻常的开启魔族月影行宫之匙,而卧虎之心就是因为当年从残存于世的魔族手中偷走了它,而遭到魔族的追杀。”

  “为了这魔宫之匙我们卧虎之心已经付出了一切,所以如果你们不把它还给我,我只有大开杀戒了。”一阵夜风吹来,杨光一身锦袍都在风中激荡,他缓缓的伸了了一只手,月光下那只手似乎握着无形的死亡力量,我非常清楚他的植物兵器一出手,我和袁茵只有待宰的份。

  “怪不得别人都说欧阳虎一死之后,卧虎之心的人便纷纷踏上邪道,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果然是眼见为实。”齐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不要污辱卧虎之心。”杨光眼睛也红了。

  “是你污辱了卧虎之心,你不但利用一个天真可爱的少女替你保管那么危险的魔宫之匙,险将她止于死地,事后不感恩不算还要杀她灭口,这种忘恩负义的行径你敢说不是你污辱了卧虎之心这四个字,不是你污辱了欧阳虎的天天之灵。”齐琳咄咄逼人的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如果不把魔宫之匙还给我……”杨光急了。

  齐琳插道:“你不是说你要大开杀戒吗?难道大开杀戒还有别的意思?”

  杨光一时竟被他说得无语以对,其实我明白是齐琳在逞口舌之利,将杨光护魔宫之匙之意歪曲,要斗嘴看来杨光哪是这小丫头的对手?

  “你知不知道,现在之所以弄成这样的局面错全在你,你还好意思杀人逞凶。”齐琳逼视着他。

  杨光茫然无语。

  “你根本就不应该将魔宫之匙交给这无辜少女的,其实你们持有魔宫之匙自然也就有指示月影行宫位置的地图,明明已经到了这附近,你们却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想不到会这么快找到魔宫,为求以防万一还将魔宫之匙托给这无辜少女,以致商队四十多条人命全灭,你们老大的师兄身份曝露而死,他们的同伴被俘,这一切都要有由你付责。”齐琳冷笑道。

  “可是我没想到……”

  “不要说可是你没想到魔族会如此嚣张的四处杀戳,若按以前他们一定不会袭击商队?告诉你,魔族正在进行的大计划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除了他们深藏的踞点,他们已不惜曝露任何形迹!”齐琳大声的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杨光突然抬起了头,盯着齐琳道。

  齐琳嫣然一笑:“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应该知道这魔宫之匙更不能交给魔族了。”杨光眼睛一亮。

  “可是现在我老公的同伴落在魔族夏怒之手,我可不能见死不救,再说了就算将魔宫之钥交给夏怒,又不是不能再抢回来。”她望着我一副爱怜的表情。

  “我不能冒这个险。”杨光摇头道。

  “没有所谓的冒不冒险,现在离三天之约倘早,谁也不会料到会有什么变化,魔宫之匙就暂时放在她身上也好。”齐琳指着袁茵道。

  “反正我是绝不同意再将魔宫之匙交给夏怒。”杨光沉声道。

  “这个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就暂时一起行动吧”齐琳轻道。

  杨光沉吟了片刻,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老公,人家可是为了你才主持公道的。”她对我做了做鬼脸。

  我哼一声:“狐狸精,别把我当白痴了,我们虽打不过你但脑子不会比你笨的,你口口声声主持公道,其实还不是都为了你自己。”

  “这话怎么说?”齐琳苦笑道。

  “废话,如果把魔宫之匙给了杨光,他自然会扬长而去,你想进入魔宫的计划恐怕就得落空了,放在我们身上牵制于他,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我道。

  杨光默然无语,他显然已有自己的打算。

  “你果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过你把这一切说破对你又有什么好处?”齐琳轻笑道。

  “只是不想让你这个寄生虫这么得意罢了,告诉你们我们也有自己的坚持。”我轻道。

  袁茵接着道:“就是我们的同伴安全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

  齐琳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了那根盛有夏怒血液的水晶试管:“我可不是寄生虫,杨光你可知道月影行宫之门没有魔族皇裔的血液是打不开的。”

  杨光眉头一动:“有这回事?”

  齐琳惊道:“这事你的同伴一定是知道的,她竟然没有告诉你?”

  杨光身体不自觉的微颤道:“她……她一定是怕我……罢了,我们走吧!”

  “目标翠竹山。”齐琳指了指黑暗中的前方。

  我和袁茵紧跟着他们一并融入了黑暗之中,我们都抱着无论如何都要救回南宫北的决心,但事后我才知道,我们也因此陷入了一场更大的危机之中,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第七章 魔宫之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