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两个人

    

  因为我和袁茵行动能力所限,为了牵就我们,齐琳和杨光不能在那些崎岖险峻的山路间施展他们绝快的身法,只有与我们一道蹒跚而行,一路上杨光很少开口说话,齐琳则与他几乎是两个极端,吵得我们不得安宁。

  两天以后我们才到达了魔族最后的月影行宫所在之处翠竹山,我作梦也想不到在险峻而阴沉的群山之间竟还有一处这样的人间仙境,满山随风而舞的青竹带出勃勃生机,伴着山风liu走山巅处的薄雾时聚时散。

  “杨大哥,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齐琳拔开几枝嫩竹追上了杨光。

  “说吧!”杨光加快了脚步。

  “我昨天偷看了你换衣服。”她竟然道。

  “……”

  “你身上有好多伤。”

  “那些都是这三年来被魔族留下的毁灭烙印。”杨光淡淡的道。

  “可是我发现其中竟有不下十处是致命伤,一个人若有一处那样的伤就很难活下去了,我想不到你竟有十来处之多?”齐琳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你想问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对不对?”杨光回头笑了。

  “没错,因为从你身上的某些伤痕判断,应该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也就是说……”

  杨光打断了她的话:“也就是说,我这个残破的身体,每时每刻都会疼痛,而且是痛得非常厉害。”

  “如果用药物的话,只能完全麻痹你的神经中枢才能消除疼痛,但很明显你没有这么做,我很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齐琳切入了正题,很明显她想学到这个方法。

  “我没有什么方法?”杨光温柔的笑了。

  “不可能!”齐琳喊了起来。

  “就算是现在,我的身体还是在痛,虽然我从来都没有习惯过这种痛,但我必须活下去,我不停的对自己说必须活下去。”杨光喃喃的道。

  “你……你的意思是你是靠自己的意志活下来的?”齐琳惊道。

  杨光温柔笑的道:“其实只要我的意志一松懈,现在就可以马上死去,但现在我还不能死,绝对不可以死……”

  “支持你活下去的意志是什么?”我也加入了记者团。

  杨光没有回答,望着薄雾轻移的山巅,眼中充满了憧憬之色。

  “这……这还用问,一定是杨大哥他们老大的遗志了。”袁茵柔声道。

  “进入月影行宫,毁掉魔宫中的圣物,这样就可以破坏魔族大计了,然后老大的遗愿也就完成了。”杨光话中带着少许兴奋与不安。

  “这一切,完成之后,你就可以死了。”齐琳冷道。

  “我才不死,我不要死!”杨光加快脚步象几乎要跑起来的样子,这时我们才发现自己也到了山巅。

  杨光在绿竹间轻车熟路的飞快穿梭,齐琳倒也罢了,我和袁茵则是跟得非常吃力。

  在竹林间一处山岩平坦之处,他停了下来:“雷娜,雷娜,雷娜……”

  山雾冷风间只有他的越来越急燥的声音在缓缓的飘荡。

  “杨大哥,你是不是记错了地方?”袁茵轻声道。

  “不会的,她怎么不在这儿,我和她说好我不回来她不走开的,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的。”只一瞬间,杨光的脸色变得非常的苍白。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如果她在这山中的话不可能不回应一声的。”齐琳竟然有些兴灾乐祸的样子。

  “你给我住嘴,雷娜,雷娜~~~~~~~~~~”杨光开始不停的大喊。

  片刻之后,他猛的一跺脚,转身就走:“我找她去。”

  “站住!你说走就走吗?”齐琳冷冷的道。

  “不错,我爱走便走。”杨光不耐烦的道。

  “看来你是不在乎你们老大的遗志了。”齐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杨光却如被定住了身形一般,身体不再动弹。

  “就算一个同伴失踪了比起欧阳虎的遗愿为说孰轻孰重难道你不会判断吗?现在魔宫之匙还在我们这,你不怕你一走,我们就跑了?”齐琳挥着手中那一小枝竹节。

  “可是……”

  “看来你不是一个稳重的男人,你这个样子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难道支持你活下来的不是你们老大的意志,是什么别的?”齐琳口吻中竟带着训斥之意。

  “不关你的事!”杨光咬着牙道。

  “原来你们老大所托非人了。”齐琳笑盈盈的道。

  “住口,我们老大看人从未走眼过。”浑身散发着杀气的雷娜突然从薄雾中绿竹间移了出来。

  “雷娜!”杨光此刻的表情和刚才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眼神中都焕发着光彩。

  雷娜冷冷的对他点了点头看着齐琳道:“你再胡言乱语,我会杀了你的。”

  齐琳做了一个怕怕的表情笑了:“姐姐别生气,人家不再胡言乱语就是了,杨光是欧阳虎最可以信赖的兄弟,而你就是欧阳虎最爱的女人,对不对?这次我没有胡说了吧!”

  听着齐琳后半句,杨光和雷娜二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难道我又说错了什么?”齐琳挠着头故意苦笑道。

  杨光急忙岔开了话题:“雷娜,刚才我叫你你怎么不答应一声?”

  一脸寒霜的雷娜突然扭妮起来了。

  “有什么事吗?”

  雷娜咬着牙红着脸道:“刚才人家正在山中方便,怎么好回话。”

  “……”

  当杨光向雷娜交待清楚我们的来意后,已是夕阳快要沉入山涧之时了,晚风中的寒意则越来越盛。

  月影行宫开启的时刻是在每一个月圆之夜的凌晨,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月圆之夜,而夏怒的伤势照齐琳推算现在应是已痊愈,也就是说在今夜凌晨以前夏怒必将会现身索要魔宫之匙。

  令我们意外的是齐琳早就想好了对付夏怒的法子,与夏怒力斗,杨光和雷娜再加上齐琳还有袁茵都不会是大开杀戒的夏怒的对手,所以只能智取。

  在以南宫北的安全为前提下为求大伙的利益均不受损,我们也加入了齐琳的作战计划,也就是在最后一刻由我将用魔宫之匙交换南宫北,剩下的工作我和袁茵便是在山中砍竹子,按照齐琳的设计图将我们藏身这一片绿竹林改造成一个能将夏怒困住的奇门竹阵。

  明月升上了暗空之后,我们就开始俨阵以待夏怒的出现,我们必须照齐琳的计划小心的进行,否则一步出错就可能全军覆灭,因此我对齐琳这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不得不另眼相看,小小年纪不但心计过人而且见识之广令人惊叹,她绝非出身于平常人家,但我却非常的对她反感。

  还有她为什么要缠上我,这也是我所无法理解的。

  “老大,我好担心小北。”袁茵紧靠着我坐在月光下。

  “傻瓜,他不会有事的,夏怒为了魔宫之钥是不会杀他的。”我安慰她更多的是在安慰自己,南宫北是我强带出来的,如果真的出了点什么事?

  “我就怕,他被那个凶残的混蛋砍掉一只手或脚,象张伯那样……”

  “不会的,小北这么怕死,一定会很乖的,就算断一只手也没什么不好啊!他不是顶祟拜杨过的,搞不好还会因此而练成了黯然消魂剑什么的……”

  “老大杨过是谁?”

  “这个……这个……你去问作者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

  随着一阵狂笑,一身黑衣的夏怒扛着双目紧闭的南宫北出现在了明月之下。

  我喃喃的道:“一看就知道是反派,一点新意都没有……”

  “老大,先别说话了。”袁茵紧忙掩住了我的嘴巴。

  我们竹林中的五人都死盯着夏怒,齐琳嫣然一笑:“帅哥你来了,不过这次的出场方式怎么与以往不同呀?”

  夏怒剑眉一扬:“怎么不同?”

  “以往都是你骑着坐骑,这次你怎么成了别人的坐骑。”齐琳轻道。

  夏怒面色一变急忙将南宫北扔在了地上:“废话少说,魔宫之匙呢?”

  “你先让我们看人质是否安全。”我扬声道。

  夏怒点了点头,遥对南宫北隔空弹出一指,指风声中南宫北悠悠转醒。

  眼睛还未睁开就喊了起来:“老大!”

  我心中暗暗欣慰,看来他还是心里有我。

  “魔族的大爷,你收我做小弟吧!以后我就叫你老大,只要你饶我一命,我给你做牛做马,老大是不能杀自己小弟的。”南宫北声泪俱下的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场景不对。

  “小茵我们走,看来不必对这种人浪费魔宫之匙了。”我拉起了袁茵的手。

  “老大,你才是我心目中的老大,刚才我只是疑兵之……”南宫北看到夏怒恶狠狠的眼神不敢再出声了。

  “你们在玩什么花样,魔宫之匙到底有没带来?”夏怒沉声道。

  “既然人质安全,老公让他看一下魔宫之匙吧!”齐琳轻道。

  我点了点头,将右手在月光下张开,摊在我手心的正是那发着异彩的水晶鱼。

  夏怒眼中精光暴长:“拿过来!”

  “帅哥,你可千万别轻举妄动,否则我毁了这魔宫之匙,你们想打开月影行宫之门,不但得是魔族三大长老联手开启,而且就算能开得了那门,三大长老中也必定有一人承受强启之力而亡,所以你不想这魔宫之匙有什么损失,听我的慢慢来。”齐琳警告道。

  夏怒冷笑着不再出声。

  “为了公平起介,你先放人走出你三步以外的距离以后,我们就将魔宫之钥扔给你,如果人质走出三步以外我们仍然不扔魔宫之钥给你,你完全可以将人质击杀。”齐琳朗声道。

  “看你们玩什么花样!”他轻轻一脚踢在了南宫北的身上,南宫北开始连滚带爬向这边奔来。

  在南宫北跑出离夏怒的三步距离之时,我将手中的魔宫之匙扔向了夏怒,在扔出魔宫之匙的同时,我奔上前去拉南宫北,一把拉住南宫北一并回奔之时,那魔宫之钥正缓缓飞向夏怒之手,眼看他的手要接触那魔宫之匙的一瞬间,那魔宫之钥突然闪电一般开始倒飞。

  夏怒面色一变,飞身追钥,杨光将手一拍,那些经过他改造的绿竹狂摆之中,暴雨一般的竹叶嗖嗖声中射向夏怒,夏怒忙定住身形,一挥剑那些密发如箭的竹叶纷纷被他的炎劲化为灰烬。

  魔宫之匙已经回到了齐琳手中,原来我们早就在这水晶鱼身上系了一根透明的线,我投出再由齐琳收回,然后杨光控制经他改造过的异竹攻击夏怒。

  惊魂未定的南宫北一回到我们身边,早有准备的袁茵立即用魔法射出十来个火球,一时绿竹在火光中狂舞。

  “遁竹阵已经启动,你们跟在我的身后,千万不要走出路。”齐琳带着我们开始在她设计的竹阵中穿行,我们则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

  而夏怒则疯狂奔跑的挥着剑与那些经杨光改造过的[食火竹]拼杀,那些越烧就增殖得越快的绿竹阵困住了夏怒。

  出走那片改造过的竹林之后,我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遁竹阵困不了他多久,现在开启月影行宫的时辰已到,杨光魔宫在哪儿?”齐琳握着魔宫之匙道。

  “杨光别告诉她。”雷娜冷道。

  “你想过河拆桥?”齐琳笑了。

  “什么过河拆桥,那魔宫之匙本来就是我们卧虎之心的。”雷娜拔出了手中的长剑。

  “你们打吧!我们可不要进什么魔宫,失陪了!”我忙拉住袁茵和南宫北准备开溜。

  “雷娜我们就和他们暂时结盟吧!进到魔宫里面再做打算吧!”杨光将手放在雷娜肩头。

  “而且现在魔宫之匙在我手中,闹翻了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老大的的遗愿因你一时冲动而化成泡影那就不值了。”齐琳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嘻嘻的表情。

  犹豫片刻之后雷娜才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

  “老公,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归,魔宫里宝藏无数,难道你真的对那些魔宫中的异宝不感兴趣吗?”齐琳的声音令我不得不停了下来。

  我征征的望着袁茵与南宫北。

  “里面不但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其中的武技密芨、魔法宝典也不计其数,搞不好传说中的三大圣物也在里边。”齐琳的声音追着我的耳朵。

  “老大,我们快离开这儿吧!”南宫北不住的摇头。

  袁茵听着魔法宝典四字眼睛都亮了。

  “而且夏怒马上就要出阵了,一出来追着气息找到你们,到时你们一定很惨。”当她说到这句话之时我们终于开始折返,她说得非常有道理,跟着大部队要死一快死。

  “你为什么非要我们一起去?”我望着她不解的道,这个心比海深的女人一定有她的原因。

  “人多好玩!”她甜甜的笑了起来,我真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那杨光你先带他们去,我肚子不太舒服方便一下,随后就来。”雷娜突然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站住,姐姐你真的是肚子不舒服吗?”齐琳叱道。

  “不错!”

  “我真想不通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那些复杂的事情交给男人去做就行了。”齐琳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雷娜冷冷的道。

  “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去伏击夏怒,就能从他身上得到血液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不止是危险,你如果这么做是必死无疑。”齐琳道。

  “可……”雷娜咬着牙。

  “他希望你能活下去,你为了维护他却不惜身涉死境,你们两个人真好玩。”齐琳笑了。

  “雷娜,她已经得到了夏怒的血了,你……你为什么一直没和我说这件事……”杨光颤道。

  “没有必要!”雷娜冷冷的道。

  “因为她知道做这样的事十有八九会死去,她不愿你死,所以她去,就算失败了她既对得起你们老大欧阳虎的在天之灵也……”齐琳话未说完,一把反射着月光的冰冷剑锋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不要再胡言乱语,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雷娜持着剑。

  齐琳嘻嘻一笑,身形一动躲到了我的身后:“我不说了。”

  雷娜刚放下剑,齐琳却又道:“每一个人都不应该被一份只属于回忆的爱情束缚住,这次我说的是我自己。”

  杨光忙拉着雷娜道:“我们走吧!”

  “天底下没有规定谁一生只能爱一个人,姐姐别生气,我说的是我自己拉!”齐琳又笑嘻嘻的道。

  片刻之后,杨光将我们领到了一块竹林间的黑岩之前:“就是这里了!”

  齐琳抬头望着天际的明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开始吧!”

  

第八章 两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