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琴音突断,陈鱼一双美目竟然透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光华:“你们要找的人……别说我没有看到,就是看到了不告诉你们又如何?”

  陈鱼突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让[弃者帮]的竹堂主吃了一惊,我也松了一口气,我真怕这大美人会为了怕开罪两大杀手组而将我们交了出去,从她决定救我们开始,我就看出这美人姐姐有一点倔脾气。

  “可是……”竹堂主话刚开口,又被陈鱼打断:“无需多说,你们[弃者帮]别以为我不会武功就了怕你们。”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刮刮叫!我不禁大为开心,他们闹得越翻我们就越安全。

  “但这方圆数里只有[沉鱼池]一座建筑……”竹堂主沉吟道。

  晚冷笑道:“我家小姐说了没有就没有,你有什么资格在我家小姐面前放肆,就是你们的左右护法和帮主亲临我家小姐也不会放在眼里。”

  竹堂主闻言面色一变:“这句话在下是记住了,在下一定会传给敝帮左右护法与帮主的。”

  “知道还不滚,难道真要我家小姐对你们[弃者帮]颁下[绝医令]!”晚又是一声冷叱。

  竹堂竹不自觉的退了一步:“[绝医令]只有[医家]的[医皇]白问心一人能下。”

  “别废话,要滚赶快,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家小姐是[医皇]白问心的师妹,我现在限你在我数十声之内立即消失于我家小姐的视野,不然[弃者帮]惹了祸可怪不得谁!”晚话音刚落[弃者帮]的竹堂主立即带着那数十个黑衣人转瞬间走了个无影无踪。

  我也松了一口大气,想不到晚口中的[绝医令]竟有如此神奇之功效。

  不过这也怪不得谁?[医家]的威名太大了,这个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医生都加入了[医家],所谓[医家]就如医生的工会一般,这些平时各自为战的江湖郎中与医生加入[医家]主要是为了在这乱世中能相互依靠,而[医皇]白问心就是[医家]的领袖,他只要向谁颁下[绝医令],那不但所有隶属于[医家]的医生都不会对被颁下[绝医令]的人出手救治,就算没加入[医家]的医生为了生计也会自觉遵守这一规则,想一想象[弃者帮]这种在刀口上讨生活的杀手组,受伤肯定是家常便饭,被颁下[绝医令]后果会怎样?

  “老大,我们这下麻烦好象惹大了。”南宫北小声说。

  “都是怪老大被那个小狐狸精迷昏了头。”袁茵竟有些兴灾乐祸的味道。

  “够了够了,大不了我们关键的时候把这红衣睡猪交出去就行了。”我故作不以为然。

  “现在可没那么简单了,这个红衣少年是[弃者帮]与[超梦杀手组]的关键人物,为了以防万一人家一定会杀我们灭口的。”袁茵再提出反对意见。

  “你这个死乌鸦嘴,你以为我愿意啊!事到如今咱们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齐琳这个小妮子,下次撞在我手里,我要她好看。”我只要把责任推到齐琳身上来逃避民怨。

  门吱的一响,晚走了进来,天已经渐亮。

  晚看着惶恐不安的我们,淡淡一笑:“想不到你们这群小孩子惹的祸还真不小,不过我家小姐一言九鼎,她说了救你们,你们在这里她就会尽力保护你们。”

  “那如果我们离开了这里呢?”袁茵问道。

  “那我们家小姐就不管了,她本来是想让你们马上走的,但考虑到你们现在出去一定是会送死,她就破例让你们留上一宿,明天天一亮你们就走。”

  “多谢漂亮的晚儿姐姐。”我摆出了招牌式天真无邪的笑容。

  “别谢我,你们的小命就算在这里也未必能保得住。”晚淡淡的道。

  “别骗人了,有陈鱼姐姐在这里谁敢随便闯进[沉鱼池],那真是活腻了。”我大拍马屁。

  晚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你知道我家小姐为何深夜在此奏琴吗?”

  我们三人一并摇头。

  “因为之前她和[超梦杀手组]的人约好的,如果估计没错的话,在天大亮以前[超梦]中的人一定会来到[沉鱼池],如果是[超梦四奴]中人还好说,但若是[超梦六杀]中的任何一个,我看你们绝计是逃不过他们的气息搜索,到时保不住你们可不是我家小姐失言了,我这是先告诉你。”晚说完掩门转身离去。

  南宫北哭丧着脸道:“我们怎么这么倒霉!我们还这么年轻!”

  我怒道:“死就死怕什么,死在[超梦]这样的高手手下……也也……挺风光的吧!”“那老大你一个人去风光吧!我和小北就不陪你了。”袁茵闷哼一声。

  “小茵,现在可是患难见真情的时候,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连忙先调结人民内部矛盾。

  “老大外面风好大!”南宫北一指窗外,我又透着玻璃向外看去。

  天虽未大亮,但外面景物已逐渐清晰,[沉鱼池]外的野草被狂风乱得低低的压在一起,一道银色的人影几乎是脚不贴地的射了过来,来人的速度快到我平生未见。

  那银色的人影倏的停在了石拱门前,那一阵狂风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时我才看清来人的面目,个子是奇瘦而且很高,一头乱草般的金发披撒在两肩,一双眼睛竟是蓝色的,他手中还捧着一个黑色的锦盒。

  陈鱼又停下了手中的琴,她其实也弹得挺累的,都弹了一个晚上了,你看我多怜香惜玉!

  晚冷冷的道:“来者何人?”

  那金发瘦贼辑了一个躬:“在下[超梦]银豺参见过陈鱼姑娘。”

  陈鱼脸上虽然没带任何表情,我却发现在她的眸子中似乎在期待什么?

  她淡淡的道:“不必多礼了!”

  金发瘦贼[银豺]突然面容一变,又瘦又尖的鼻子抽动了几下,蓝眼中似乎放出诡异的光:“咦?这里怎么有生人的味道?”

  陈鱼立时蹙起了眉头:“有吗?”晚则笑得很牵强:“没有吧!”

  我们三人则是脸都吓白了,南宫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立时捂住了口鼻,袁茵无奈的摇着头道:“老大,人家感觉的气息不是你的呼息,我们准备死在别人手里吧!”刹时狂风又起,那银豺一头枯乱的金发似乎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他尖锐的五官带着残酷的感觉,只见他右手一挥,凌空向后一抓,嗖的一下乱草中一个[弃者帮]装束的黑衣人突然弹了起来,伴随着银豺的动作空气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抓住了那黑衣人的身子,银豺将手再一摆,那黑衣人被凌空抓到了银豺的身前。

  银豺面部抽搐了几下:“你的味道很难闻,说你藏在草丛里干什么?”

  这时我们又暂时松了一口大气,原来这银豺是靠鼻子将藏在草丛中的黑衣人嗅出来的,不知道他能否将我们嗅出?

  那黑衣人竟然没有慌张从容的道:“这草丛又不是你家的,我在这里关你何事?”看到这黑衣人的面容我不禁又大吃一惊,这人竟是那个[弃者帮]的小头目冯德。

  银豺桀桀的怪笑了两声:“藏在这里偷窥我拜访[沉鱼池]主人就是死罪,更何况你是[弃者帮]的人。”

  “你错了,第一我是受了伤在草丛里养伤,第二我虽然穿着[弃者帮]的衣服并不代表我是[弃者帮]的人。”面对超级高手冯德的镇定自若真是令我佩服,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他自己的战斗能力不在银豺之下,这似乎绝不可能,如果他是强于银豺的高手也不会被银豺轻易擒获了;第二他心智过人?!

  “算了懒得和你这样的小喽罗废话,陈鱼姑娘我杀了他你没意见吧?”

  陈鱼眼睛飞快的眨了一下,淡淡的道:“只要他没有踏进我[沉鱼池]就与我无关,你请自便。”

  银豺顿露杀机,冯德突然仰天狂笑,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被这小子笑得莫名其妙?“死到临头了还笑什么笑?”我感觉银豺可能要上套了。

  “我笑天下鼎鼎有名的[超梦四王]之一的银豺大人竟会乘人之危!”冯德脸上带着说不尽的不屑。

  银豺变容一动:“我怎么个乘人之危了?”这小子要干什么我还不清楚,但他拍了马屁,很明显他把[超梦四奴]说成了[超梦四王],无形中把银豺捧了上去。

  “银豺大人竟然会乘一个名不见经传武功低微的小人物身受重伤之际在养伤之时下手将他杀死。”冯德一字一句的道。

  银豺将手掌一曲,冯德的右腕立即被他吸入掌中,他这手隔空取物已至出神入化之境,他在替冯德把脉,只是一瞬间他就松开了冯德的手腕桀桀怪笑道:“好,告诉我你伤在哪儿,若你真的有伤在身我就不为难你,若你骗我,你可知道下场?”

  银豺说出这番话显是替冯德把过脉后胸有成竹,他眼中的杀机浓得令人胃都要收缩。冯德竟然笑了,笑得很得意!?刹那间我明白了,这小王八蛋是个正宗的老狐狸!

  “就在这里!”冯德说话这间反手一掌打在自己的胸口,咔咔几声轻响,是他肋骨折断的声音,只见他将口一张一股血箭喷了出来,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人都被这变数吓了一跳,但我却已经是预料之中了,他面对强敌的手段令我不得不佩服。

  面容痛苦得扭曲的他半坐在地上还在笑,一面笑血一面从他口中溢出:“银豺大人想来你是不会食言的,我可以走了吧!”

  银豺无奈的点了点头:“你给我滚!”

  冯德颤抖着身体勉力站了起来了,颤颤巍巍的转身就走,我心中暗暗盘算,这小子的智慧与我不相上下,而且若论残忍我不是他的对手,假以时日,如果我混出个什么名堂,这小子也定非池中之物,到时他肯定会是我的对头,银豺这个笨蛋为什么不现在杀了他,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养虎为患吗?

  “慢着,先别走,我改变主意了!”陈鱼突然一拔琴弦,晚立即飞身奔向冯德。

  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到了陈鱼身上,她淡淡的道:“无论什么理由,我都要杀了这个小子!”

  我几乎要为陈鱼欢呼了,还是她有眼光知道什么东西是留不得的。

  冯德转身急道:“我是欧阳莲香的儿子!”

  陈鱼面容大变大声道:“晚儿住手!”

  已到冯德身边正准备出手毒杀他的晚立时凝住了身形。

  陈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晚儿让他走吧!”

  看着冯德离去的身影,我不禁大为愦憾,这小子这句话什么意思?竟对陈鱼有如此魔力?冯德这个小人物着实厉害,我有种预感说不定哪天陈鱼和银豺都要死在他的手中。

  晚此刻又回到了陈鱼身边,陈鱼淡淡的道:“银豺说正事吧!”

  “我家大主人说了,姑娘求的事他实在是无法答应。”银豺此话一出,陈鱼立即花容变色,脸刷的一下白了。

  压抑不住的失望之色从她美丽的眼中流露出来,她冷冷的道:“既然如此,你就走吧!我也要歇息了。”

  银豺点了点头指着手中的黑色锦盒道:“这是我家大主人从[雪域之巅]得到的[灵芝雪莲],他让我送给姑娘。”

  “我不要他的东西,我只不过求他放过一个人他都不干,又何必送我这种宝贝,我消受不起,你回去对他说他的东西我看着就觉得恶心,行了,你回去吧!”陈鱼黯然道。

  这什么[灵芝雪莲]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想来一定非常珍贵,美人就是不同!

  银豺又丛怀中掏出了一封信:“我家大主人说了他想对姑娘说的话全都写在上面,姑娘一看便知。”说话的同时他将手一扬,那封信就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托着一般平平稳稳的飞向了相隔大约有十来米的陈鱼,陈鱼摇了摇头,晚伸手一弹,那封正在飞向陈鱼的信立即燃了起来,转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银豺又是一拱:“那在下就先告辞了,姑娘多多保重!”他身形一动,一道银影眨眼消失不见了。

  陈鱼疲惫的站了起来:“晚儿你去安排一下,我先回房了。”

  晚点头道:“我知道了小姐。”

  我们三个人无力的或躺或坐,真是渡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夜。

  晚儿推门而入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劈哩叭啦的说了一大串:“你们四个人准备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到客房去,我家小姐说了让你们借住一宿,明天天一亮你们就走,但是有几点你们要记牢了,首先你们要记住了别随意在花园里走动,因为花园里除了草药以外大多都是有毒的植物,第二除了客房和厕所别的地方你们也不要去,违者死,第三别胡乱提问。”

  我们哪敢乱走,那十几个黑衣人一进到园子里就翘了的场面可是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中,没事送什么死?但是只在这里躲一天[弃者帮]的人就会走了吗?还有[超梦杀手组]的人,光想想就会发抖。

  我本来想问她陈鱼这个超级美女会不会再接见我们,她说了不让乱问我也就忍了,但有一个问题我总是得解决的。

  “我们的同伴现在昏迷不醒怎么办?”我指着仍在昏迷中的红衣少年。

  晚替他把了一会脉:“他没什么大碍再过六个小时左右就应该会醒的。”

  “姐姐不但人漂亮医术也好厉害。”袁茵突然拍起了马屁。

  这死小妞竟敢抢我的台词,其实她也太多心了,以为我是会对谁都下手的人吗?

  晚淡淡一笑:“妹妹你也不错,好了我也很倦了,你们跟我来吧!”

  在晚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大宅的庭院深处,假山奇石布于奇花异草之间,这里不但有亭台楼榭,而且还有白玉石砌成的大水池,里面养着数十尾红色的金锦,这大概就是沉鱼池吧!

  晚踏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把我们领到了一幢红色的木楼,并把我们分别安置于两间房内,不用说了袁茵这死丫头独霸一间,晚指明了各种设施之后勿勿离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死色狼你笑什么?”袁茵大为不满。

  “你知道我在想着什么发笑吗?”我得意的道。

  两个傻瓜摇头。

  “我在想象晚这个女孩子吃力的搬着十几具尸体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卫生总不成叫小姐去搞吧!”

  “……”

  袁茵和南宫北这两个家伙大呼小叫的朝洗澡房奔去,根本就没有和我探讨一下未来的想法,我也乐得倒头大睡。

  等我醒来是已经接近正午,所有的人都是睡得正酣,包括那个来历不明的祸根子红衣少年,我懒懒洋洋的走进了洗澡房,一面洗一面想好好的整理一下事情的头绪吧!

  这里是[沉鱼池]这里是[四大美人]陈鱼住的地方,我现在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昨晚发生的事简直就象作梦一样,可大都是恶梦,离开这里以后我该怎么办?

  当当几声清响,我忙睁开眼睛抬头向洗澡房的玻璃气窗望去。

  “老公你的身材好棒喔!”气窗已经被打开,外面是一张带着笑的俏丽面孔,齐琳这个死丫头?

  大惊之下,我忙掩住了*:“你这个死丫头,如果不是我聪明早就被你害死了!”她竖起一根粉尖般的指头:“嘘!小声一点,我是乘晚每天练功这个时候潜进来的。”

  “这里这么多毒物,你倒是厉害!”我话中带刺。

  “我以前是这里的常客,这当然难不到我了。”她自信的道。

  “说,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怒道,但声音却不自觉的小了下来。

  “我哪有害你,我就知道凭我老公的聪明才智一定能求得陈鱼庇护的,老公你好厉害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她笑得很甜。

  我冷笑了两声,看着她:“说吧!你故意设计把我逼到这里来究竟有何居心?”

  齐琳面色一变:“我哪有?”

  “你设计让我冒死逃进这里难道真的一点目的都没有?打死我都不相信,你这个小狐狸精!”我气道。

  齐琳终于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老公,你真是个天才!还是被你识破了!”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