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有的人常常驻足于你眼前,你却始终记不住她的模样,有的人只是曾经勿勿一瞥,你便从此终生难忘。

  现在站在人潮顶端舞台上的无名少女就是我所说的后一种人。

  她青涩的笑令人群为之疯狂,她一双胜过了满天星光的美眸扫到哪儿就会在哪儿引起骚动,但我却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合协?

  她不食人间烟火的青春与美丽虽然令人疯狂,但我却有一种她不应该混迹在这喧哗的人潮中的感觉,因为两者是格格不入的,也许正是因为两者的格格不入,才将她的美丽与纯真在这俗世间衬到了极致。

  看着她天真的笑,我想是男人都会同时升起两种念头,一种是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呵护她、惜怜她;另一种就是zhan有她,像这样天使般纯真的女人,在被你zhan有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那些处于云端的快乐又将如何形容?

  我和南宫北拼命的向舞台前挤去,但汹涌的人潮却令我们难以移步。

  “各位静一静!”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无名少女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躬着背的小老头,他的五官中看过后一眼就会让人记住的是他的鹰钩鼻,予人一种很奸滑的感觉。

  “小老儿商全和侄女妍妍都是乡下人,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这次受邀到此参加[燕都疯狂嘉年华],真是想不到会受到这样热烈的欢迎,我的侄女妍妍从小与我相依为命……”老头的话刚讲了一半,就被下面的起哄声打断了。

  “臭老头,一边凉快去别在这里罗罗嗦嗦坏了大爷兴致。”

  “什么乡下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奸商,也不知从哪来拐卖来的好姑娘!”

  “老头,我看你和她也不像亲戚,你一定是个骗子!”

  “老头,不如你把这妍妍姑娘嫁给我吧!”

  “就是尽管开价就是了!”

  “老伯把她嫁给我条件随你开!”台下大多的人竟都打起了这位小妍的主意来了!

  商全咪着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我家妍妍今年刚满十八,也是待嫁之年,对我家妍妍有兴趣的话,各位不妨明天到[燕都神龙客栈]找老头一谈,现在妍妍开始吧!”

  这个老混蛋什么叔侄,我看他八成就是人贩子!

  “老大,明天我看我们就不用去[燕都神龙客栈]了,你的条件太差,人家看不上眼的。”南宫北笑道。

  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晚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轻盈的站在台前,虽然她四周人潮如涌,我竟从她纯真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丝掩饰不住的寂寞?此刻舞周围汹涌的人潮已风平浪静,因为她要开始唱歌了!

  这次她动人心魄的声音中竟然蕴藏着凄凉,在让人目眩神迷,心神意乱之时,不禁又有些要为她心痛的感觉。

  黑夜、人潮、灯火、月光都挡不住她歌声中传来的那份令人心碎的寂寞,此刻她不象站在台前,而象站在另一个我无法触摸到的世界!那感觉就是这世界上只剩下她孤伶伶的一人一般。那是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寂寞世界?

  一个纯真如白莲的少女的心中为何会有这样的寂寞呢?

  “又见雪飘过,飘于伤心记忆中。”

  “让我再想你,却掀起我心痛。”

  “早经分了手,为何热爱尚情重。”

  “独过追忆岁月,何许此生不会懂。”

  “又再想起你,抱拥飘飘白雪中。”

  “让我心中暖,去驱走你冰冻。”

  “冷风催我醒,原来共你是场梦。”

  “像那飘飘雪泪下,弄湿冷清的晚空……”

  这少女小妍天籁般的声音怎么会唱出如此寂寞的歌声,我很清楚这是她用自己的心在唱歌,纯美的她难道受过什么样的伤害吗?

  她一曲唱毕,台下众人皆被感染,过了良久才想起起鼓掌,掌声雷动中,那叫商全的老头领着小妍下了舞台,人潮围着他们久久不散。

  续而形成了他们走到哪儿一大拔人围在哪儿,一直低着头的她突然抬起头笑着朝我这个方向挥了挥手,也许是在告别?

  我立即对身后的袁茵和小书说:“你们先回客栈!我和小北去去就来。”

  我领着南宫北也跟随着围追商全与小妍的人流移动,简直一群疯狂的追星族?!

  身后远远传来了袁茵粗鲁的吼声:“老大你这个色狼加王八蛋!”

  好不容易跟着那一大堆拥着商全与小妍的人潮到了[燕都神龙客栈],却一直无法靠近他们,看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店休息了!那小妍对我微笑和挥手应该没有别的意思吧?

  “让开!让开!要命的快点让开!”十数匹健马长嘶着冲天街口的人流,闪电一般冲向这边,街道上的人们惊慌失措的四处闪躲。

  “是城卫队的人!”躲闪的人群中有人惊叫。

  那十数匹健马立时在[燕都神龙客栈]的门前将商全和小妍围了起来,马上的人都穿着城卫队的黑色军服。

  其中一个为首的稍稍发福的中年人,铮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还敢在这里看热闹,要命的还不快滚!”

  他的话一出,他的手下们纷纷亮剑,围观的人们尖叫着四处散去,一转眼,[燕都神龙客栈]前这条长街就变成了一付冷冷清清的样子。

  只剩下那十数匹马上[燕都城卫队]的人与商老头叔侄,还有躲在街角的我和南宫北,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飞上了屋檐,檐角挂着一弯冷月,隔街的车水马龙与这条街的落寞形成了鲜明对比。

  小妍怯怯的藏在商老头身后,商老头满脸堆着商人式的陪笑,不住的点头哈腰。

  那中年胖子翻身下马:“商老伯,怎么样想清楚了没有?”

  商老头苦笑道:“小老儿膝下无儿无女,小老儿的下半辈子也只能靠她了,张队长能看上她的确是她的福份,但一来是她现在年纪还小……”

  “少给我他妈鬼扯,商老伯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不是在游乐会上招亲了吗?”张队长一脸的横肉都在颤抖。

  “那是小老儿开的一个玩笑,只是为了活跃当时的气氛……”

  “行了,我知道你想把你的侄女卖个好价钱,但我实话对你说,她今天是嫁给我也得嫁,不嫁给我也得嫁,我当兵报国这么多年,钱是没有,剑倒是有一把你答是不答应。”说话之间,他那雪亮的剑锋已经递到了商老头的喉前。

  商老头几曾见过这种阵势,一下子吓得瘫在了地上,城卫队的人一阵哄笑。

  那个叫小妍的少女,更着红着脸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张队长看着小妍色眯眯的笑道:“好夫人,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清风月明之夜,[燕都城卫队]张队长露出野兽本性强抢民女为妻,气死乡下老头,这一定是明天全国各大新闻社的头版头条!”我带着笑容从阴影中步了出去,我知道这是英雄救美的时候来了。

  我一面走一面在想,不会这么巧吧?难道上天真要把这个纯美少女赏赐给我?

  “你们是什么人?”张队长怒吼。

  我回头扫了一眼犹在发抖的南宫北,洒然一笑:“在下[西域江南联社]特派记者周宁是也,今晚回社以后,我一定会把今晚所见所闻全都发表在明天[西域江南新闻榜]上,而且一定会是这一周绝对头榜头条!张大队长一定也会是本年度最佳新闻人物!”

  张队长冷笑道:“小混蛋,你当我们现在在拍[情深深雨朦朦]啊!我不管你是什么****记者,现在竟敢管我的闲事,我就打到你什么也做不了为止!”

  他话音刚落,他的十多名手下立即仗剑围住了我,那小妍此刻不禁为我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我淡淡的道:“既然你们想先动手,那么谁伤在谁剑下,就不必负法律责任了?”

  张队长点头道:“话你倒是说得挺漂亮,不错,生死各安天命!”他的语气中阴阴的让人不舒服。

  “如果谁败了就再也不许插手商家叔侄之事!”我拔出了一真背在背上的重剑。

  “行,那你就去死吧……”

  十来道剑光突然在黑夜中亮起,局外的南宫北惊叫:“老大小心!”

  我已一剑挥出,以身体为圆心,横斩挥剑三百六十度[八面威风],剑光幻成一个剑圈,将逼近我的十来名城卫队员逼开。

  十人又同时跃起,十道惊虹似的剑光直指我的头颅,这一下突变几乎令我手足失措,这些城卫队员的战斗能力比我想象中要强上很多,我原来以为他们是一些酒囊饭袋,随随便便挥上几剑就把他们赶跑,这时我才发现,这[燕都城卫队]的人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在象[燕都城]这种龙蛇混杂的大都会,没有几分本事是当不了这[燕都城卫队员]的。

  照他们现在的实力,如果对方是两到三个我估计用我所学的[魔剑三式]还能应付得来,但现在对方是十四个人!

  不好我随机应变的能力强,脑子闪电般一转,整个人立时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手足一用力便贴着地出了空中包围剑圈!

  那十多人一剑落空又马上散开再次将我围住,这时我心里非常清楚,我那[魔剑三式]要一次对付那么多人根本就不可能,只能咬着牙拼着受伤,一个一个的把他们解决掉,形势对我来说非常严骏。

  耳中传来张队长的声音:“这小子还有几下吗?你们动作快一点,干掉他!”

  这时我看到南宫北已经走出了街角的阴影,剑提在手中,不过由于身体一直在抖上不停,手中的剑一副随时就要脱手的样子,他太害怕了,他小声的道:“你们是官兵,不可以杀人的!”

  小妍则在商老头身后关切的看着我,竟有一道暖流流过我的心间?

  那十来道剑光又起,这种情况下我只觉得自己那三招[魔剑三式]怎么施展,都会留下极大的破绽给对方,待别对方又是十多股力量?仔细想来,我这三招[魔剑三式]并不适合以寡敌众打群战!因为我的招势虽然够狠,也可以说是招招搏命,如果对手是一到两个,这样的重剑剑招,招呼到对手身上,对手一定会疲于奔命来全力抵挡和抵消你给予他的重击,然后你又可以趁机再出一招。

  现在这三招[人翻马仰]、[飞天落炮]、[八面威风]中,只有是[八面威风]以寡敌众的有效招,但这是一招对近身围攻你的人突袭的奇招,我一开始就施出这招,他们立时识破,我再反复使用这招不但没有突袭的奇效,而且破绽就越来越明显。

  就是因为这三招招式太过大开大盍,收招的时间相对来说,也要得久一些,所以破绽也非常的大,我又无法一招同时攻向全部敌人,这样来说就是你用尽全力压制了少数几个敌人,却给了大多敌人可称之机,他们会趁机着你出招以后露出的破绽要了你的命!

  说白了一个是我招势太少,另一个就是我所学的这三招在应付这种场面时缺乏应有的威力,如果袁茵没有烧那本《魔兵战场实用剑技》就好了,那上面一定还有魔剑兵在战场上以寡敌众的招数。

  在转瞬之间,我出招几乎是招招受制于敌,我施出[人翻以仰]时,因为攻击方向为上,腿部受到攻击,我施出[飞天落炮]时,主攻方向为前方,身后受敌;我施出[八面威风]又是头部受敌。

  一下子我身上的鲜血之花在黑夜的冷风中不断的绽放,随之洒落四处。

  “老大!”南宫北吼叫着冲了过来,砰的一下他连人带剑被人踢得横飞出去,他长剑脱手而飞,人趴在地上一下子便动弹不得了。

  身上的痛楚慢慢的增加,我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剑越来越沉重,虽然周身的伤口都是并不深,但我非常清楚随着伤口的增多,我将筋疲力尽倒在别人剑下。

  “张队长,你快叫他们住手,我不想连累别人!”耳中突然又传来了那宛若天籁的声音。

  我疲于应付之间,已经无法看清楚她的面容,但我想她一定是快要哭了!

  莫名其妙的死在这[城卫队]的剑下,是不是太可笑了!

  “他必须得死,是他自己答应的。”张队长的声音好象变得离我非常的遥远了。

  “不要!”伴着那天籁一般的声音,又一道剑光浅浅的划过我的胁下,一线的冰凉掠过去,热血从胁下的伤口涌出。

  我不能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手中!

  “傻小子,哈特雷斯创造的剑式真是被你白白糟蹋了!你为什么不把三剑连成一式呢?”耳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

  我无暇顾及是谁说的,但这细若游丝的声音对我来说几乎是如雷贯耳,顿时我脑中突然一亮。

  我闭上了眼睛,一式[人翻马仰]施出,剑向上升人也向上升,耳中传来剑袭向我足下的声音,我不等招式用老,向上升到一半的剑又被我突然用力向下一挥[飞天落炮]施出,直直的向前下方重斩,他们显然没有想到我一招没施完就突然变招,立时散开,等着我[飞天落炮]落空后的破绽,但我[飞天落炮]虽然落空,但重剑还没直斩到地面时,我又手臂一斜,将剑的下落之力用我的身体作为调结中心用力的向周身挥去,一招三百六十度的[八面威风]又告施出!

  我当然不会给机会给他们跳起来攻击我的头部,在以身体为圆心的[八面威风]没用老之前,我剑走偏锋,向上一斜,借着[八面威风]的惯性直接施出了[人翻马仰]之式升龙剑招式,升到空中又没等招式完结施出[飞天落炮]。

  我就以[飞天落炮]、[八面威风]、[人翻马仰]这三招连续不断的施出,这十多个[燕都城卫队员]竟一时无法近身于我。

  那细若游丝的声音又从冷冷的空气中传入了我耳中“儒子可教,一句话就能点通你,后面就看你自己的领悟能力了!”

  此时我已经张开了杀得血红的眼睛,机械式的连绵不绝施展这[三合一的魔剑三式],这一招似乎变得永远没有尽头,在我筋力耗尽之前。

  我的心中此时已经变得一片空明,只想怎么样更好的施展着这不断连续而不留下破绽的三招,我把这称为[连续技原理],平时每施出一招,在收招时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破绽,但通过[连续技原理],这一剑技或武技中的致命缺陷却得到了革命似的改善!也就是说在我施出第一招以后,招式使到一半或是即将收尾时,突然随势使出了第二招,这就有效的利用第二招的出招时间抵消了第一招的收招时间,对敌人来说我的老招式应有的破绽消失了反而变成了新招式的杀着,如此连续,在第二招收招之前,我的第三招又抢先施出,这就是不按牌理出牌的道理!同时也解除了收招的破绽!

  接着只有力道与技巧把握得好,第三招未收招之前你又可以抢先施出第四招,如此反复,视对手与你自身体力情况而定,理论上说也许你还施得出[无限连续技]。

  我携着这[三合一的魔剑连续技]向狂风骤雨一般不要命的卷向那围攻我的十来人,一下子他们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不知如何寻找破绽下手,杀红了眼的我在一阵发狂的搏杀之后,终于斩出了一阵又一阵的血雨与哀嚎!他们被我这疯狂的连续剑技击溃了!大家都几乎被血雨染红了身体,不过此时几乎都是他们的血。

  恍忽之间只听张队长恨恨的道:“算你狠,愿赌服输,我们走!”

  转瞬间,他带着他受伤的属下们纵马消失在了新月下的黑夜中,隔街仍旧人声鼎沸!我也终于松懈了下来,重剑再也握不住了,脱手而飞,人重重的仰天倒在了地上。

  我的身边除了从地上爬起来大呼小叫“老大,你好厉害!”的南宫北,就是那一对被吓得混身发抖的叔侄。

  那刚才又是何方高手暗中指点于我,对方显然对我的武功套路非常了解?所说的几个字是真正的金玉良言,如果没有他暗中指点,我一定早翘了!这下我倒是开窍了,武技可以说在一战之间,又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南宫北将我从地上扶起来之时,那个叫小妍的少女也跑了过来,她关切的道:“你没事吧!”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都是……皮外伤……”她关切的话让我心情无比的舒畅如沐春风!我想说如果你抱一下我,就更没事了,但我又岂能说出口?

  惊慌末定的商全站在一旁:“好小子,这次算我和我的侄女欠你一个人情。”

  我淡道:“没有的事,在下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今天别说是你们叔侄,就算看到任何一个人遇上这样的麻烦,在下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的。”说光冕堂皇的话是我的强项,如果是换了个长得如恐龙一般的丑女你看我救不救?不过话说回来长得象恐龙有谁去抢她?

  “请问小哥哥大名,我一定会铭记于心!”小妍看得我有种快要飘起来的感觉。

  “在下周宁,请问小姐!”

  “我叫商岚妍,山风岚、百花争妍的妍!”人如其名的她令我觉得不虚此战。

  “小北我们走吧!商岚妍后会有期!”南宫北一只手搀着我一只手拖着我的重剑转身离去。

  “慢着,周小哥!”商全突然开口让我们停了下来,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什么事?”我相信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伪装得很漠然。

  “我和妍妍不久就要离开这座城市,此后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我不想欠你这一份人情,但是把小妍嫁给你这种穷小子的买卖我是绝计不做的。”一副奸商模样的商全皱起了眉头。

  “不用还了!这种小事何足挂齿!”我装模作样,其实我心中倒是希望他能将商岚妍托附于我,那就叫梦想成真了。

  “这样吧!在离开[燕都城]之前我让你和妍妍约一次会,我看得出你很喜欢我家小妍,好了,就明天吧!明天晚上八点我让妍妍在[燕都公立公园门前]等你,到时你有伤不能去就怪不得我了,反正我人情是还给你了!一言为定!”他没等我把话说完拉着商岚妍就走。

  我给了商岚妍一个很酷的微笑,她回头轻道:“希望明晚我们能见面!”

  直到她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我犹喃喃的道:“只要不死,我爬也要爬去!”

  “那好,老大我现在不扶你了,你自己爬回去吧!”

  “……”

  有一个问题一直悬在我心中,那暗中指点我的高人究竟是谁,那神秘的声音竟令我如此不安?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