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没有尽头的桥

    

  离有「黄金码头」之称的「风化城」越近,心底那份不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

  「风化城」可以说是那条由「洪幻国」的「潘阳湖」发源并前前后后横贯四国的「黄河」在西域江南国最大的码头,为何这四周都是一遍荒凉的景象?不像是热闹的码头,倒象是最近接地狱的死城?

  天色渐暗,如果小书说的没有错,天黑之前我们一定就能进入风化城,不知道齐琳那个狐狸精是不是真的在城中等侯我们了。

  风越吹越大,由两旁树林中传来声音如波涛一般汹涌!

  “前面就是「灰石桥」了,通过了这座百米大桥,再过十分锺我们就可以平安抵达「风化城」,顺便告诉你们,「风化城」的材料就和「灰石桥」一样的,「风化城」整座城也都是由「灰石」筑成的,传说九百多年前的乱世中,这「风化城」因为地势的关系,是战略家们眼中的「黄金地段」,围绕着这座城市也不知发什么过多少的战事,而「风化城」建立之初,就是以在战争背景下的巨型堡垒为蓝图而建的,但随着时光的流逝,「灰石」砌成的堡垒渐渐的变成了商客云集的「黄金码头」,「灰石」虽然坚硬却会因为时间的关系自行风化,这也是「风化城」名字的由来。”小书的声音被吹散在了晚风当中。

  这两百米之长的「灰石桥」静静的伫立在夕阳之下,死气沉沉的,灰色的石桥两边没有扶手,而桥下的河床早已经干涸,鹅卵石凌乱的铺在干涸的河床与野草之间,也不知道这快要腐朽的桥下已经断流多久了,数百年前这里一定是气势磅礡吧?

  “这桥太长了。”踏上这灰石桥的那一刻,我竟在心中产生了一种这桥可能会崩溃的奇怪感觉。

  “我不喜欢这里的气氛,阴森森的。”袁茵快步跟上了我。

  “没事的,过了这座桥,我们就可以平安到达风化城了。”小书轻道。

  “但愿如此,小北你可别太害怕……”我猛然觉得不对劲,一回头,已经失去了南宫北的身影。

  袁茵顿时变得脸色煞白:“小北刚纔还在我身后的,怎么可能消失了?”

  “我们现在位于桥上,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就算小北被人抓走一时半伙也不可能找到掩体藏身,怎么一点迹象都看不到?”小书环顾空旷四周,夕阳下的风越来越冷。

  “小茵你用气息搜索一下小北的踪迹。”我强自镇定,我突然想到南宫北的失踪说不定与这风化城人迹罕至有关?

  袁茵的短发被冷风拂乱,她蹙着眉头进行南宫北的气息搜索,我不断的环顾四周,只有小书平静如常。

  “老大,我感觉不到小北的气息。”袁茵惶恐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刚纔还在我们身后,怎么可能一转眼就不见了,连气息也查不到?”

  “有两种可能,第一、南宫北在一瞬间遇袭被杀,那气息也就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第二、南宫北的气息被别人封住了。”小书从容的道。

  “但愿是第二种可能。”袁茵咬着牙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的一个大活人眨眼就不见了,难道真有鬼不成?”我皱眉道。

  “那老大,我们是不是折返回去找南宫北?”小书看着我道。

  “不用了,对方既然能有一瞬间将小北掳走而不被我们发现,那我们就算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的,我们继续前进。”

  袁茵急了:“老大,可是……”

  “无需多说,我自有办法。”望着前方长长的灰色桥梁,我大步向前走去。

  夕阳在不知不觉前已坠入了山间,天虽然没有完全暗下来,但能见度却降低了,风停了下来,罕见的夜雾却从河床下升了起来。

  在长长的桥上行走的我们有一种孤单的感觉,袁茵突然将头一偏眼睛一亮:“我感觉到了!”

  “小北的气息?”我惊道。

  “不是小北的气息,是另一种奇怪的气息,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了?”袁茵一面说着一面开始凝聚魔念力。

  夜雾越来越浓,我们极力在搜索看不见的敌人。

  “找到了……”袁茵一个闪身向前奔去,很快就追入了浓浓的夜雾之中。

  “等一等……”紧追她的我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只听她一声怒叱:“爆炎射……”

  几道红色的火柱立即穿破了浓浓的夜雾飞向天空,“小茵冷静一点!”等我冲到她的立身之处,她却早已失去了踪影。

  暗叫不妙的我想到了被我甩在身后那个手无缚鸡之力小书,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全军覆没?我一咬牙冒着夜雾向回冲。

  往回冲了片刻,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搭在我的肩头之上,终于轮到我了,我本能的反手去拨剑,熟悉的声音却传入了耳中:“老大,你要冷静一点!”

  回过头去,小书就在我的身旁,而我的一头冷汗却流了下来:“怎么办?小茵也不见了!”

  “老大,你有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小书轻声道。

  “这座鬼桥上面什么都不对劲!”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有一种对方在戏弄我们的感觉。”

  “难道就像猫玩老鼠一样,玩厌了再一口吃掉?”折腾了这么久,连对手的影子我却没有看到。

  “对方在玩他的游戏,不过我们也可以替他作一个游戏。”小书嘴角掠过一丝冷笑。

  “什么游戏?”

  “测试对方心理承受能力的游戏。”冷静的小书神秘的道。

  “怎么个测试法?”

  “攻破他的心理防线,想办法逼得他自动现身!老大现在游戏的规则提供了,游戏就看你怎么玩了?你最好冷静的想一想。”小书静静的看着我。

  想考我这个老大吗?别的不行攻破别人的心理防线这种游戏却是我比较擅长的,我伏耳对小书低语了几句。

  “老大,南宫北不会有事吧?”小书突然大声的说道。

  “过了今夜就难说了,但他今天早上服用的药应该能控制他体内的毒性一直到凌晨以后吧?”我也大声的与他回应道。

  “他现在被人抓走看来是难逃一死了,不过这样也好,死了倒也洒脱些,不必日日受那「银月之蚀」的折磨。”小书叹了一口气。

  “这「银月之蚀」的毒性真是这么大吗?”

  “这个还用说吗?天下十大奇毒之中,「银月之蚀」位列第四,南宫北现在已中毒太深,到了满头银发的阶段就算医皇出马也未必能完全治愈,若不是我用药物替他控制住毒势,他早就死了。”

  “说起来还真亏了你的秘药,要不我们都得被这可以在空气中轻易传播的巨毒「银月之蚀」感染。”我与小书二人一唱一和配合还算默契。

  “我们倒没事,但南宫北就算是死了,尸体上的毒性也是可以传染的,唉……不知以后要有多少人被「银月之蚀」所害。”小书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我们的前方的夜雾中突然多了一个黑衣红发男子,他瘦而高,虽然风吹乱了他头发让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孔,但他那乱发中的一双眼睛却闪烁着鹰一般锐利的光芒,腰间挂着一把长得快要拖到地上的古剑,左右两肩各扛着两个失去知觉的人,正是南宫北与袁茵。

  “既然你们这么想见我,那我就让你们见见吧!”黑衣红发男子神秘莫测的道。

  小书平静的道:“谁想见你了,是你自己出来的。”

  “对一个身中巨毒既将死去人我们兴趣不大。”我也强自镇定道。

  “别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什么「银月之蚀」,你们是想要回同伴吧?”黑衣红发男子肩头一动,昏迷的袁茵与南宫北分别被震得抛了起来,在空中一个交叉互换位置后又落到了他的两肩。

  “雕虫小计有什么好炫耀的,要不要回同伴我们是无所谓了,只是担心有些莫名其妙的人误中奇毒罢了。”我笑道。

  “我们和你无冤无仇,只要你把我们的同伴还给我们,我就给你「银月之蚀」的解药。”小书从容自如的对他道。

  黑衣红发男子终于面色一变:“我把你们的同伴还给你们,你们真的可以给我解药吗?”

  结合小书对毒药的丰富知识与南宫北染起的一头银发竟在三言两语令我们站在了反客为主的有利位置,晚风又吹了起来,夜雾被吹散了,我点头道:“只要大家是公平交易,我们绝不失信。”

  “那就好!”黑衣红发男子说话之间,一头银发的南宫北被他飞快的向我抛来,我伸出的手刚碰到南宫北,只觉一股猛烈的冲击力自南宫北身上传来,为了抵消那冲击力,抱着南宫北的我不住的后退。

  正在后退的我眼前突然一花,那红发男子不知何时到了我的眼前咧嘴一笑,我只觉小腹一阵巨痛,抱着南宫北的我顿时被他一拳打得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

  与此同时,他一瞬间又出在小书的身旁,一个耳光掴在小书的脸上,清脆的耳光声中,小书身体也被那一耳光之力击得飞了起来,不偏不倚落在了我的身旁。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一定要原谅我……因为我还得向你们要「银月之蚀」的解药,啊哈哈……哈……”肩负着袁茵的他突然纵声狂笑起来。

  “这个人是疯子!”我咬着牙道。

  “撒谎的孩子会被狼吃掉的,你们要小心了。”压低嗓子的他突然咧开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看来我们完美的计划以失败告终,忍着腹间的隐痛我站直了身体:“你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

  他皱起了眉头脸上是夸张的表情,用手指戳着自己的额头:“我?我是一个无聊的人,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在捉弄你们吗。”

  “如果是捉弄人的话,我想已经够了,放了我们的同伴吧!”小书扶着面色惶恐的南宫北也站了起来。

  “但我认为还没够,你们既然还有胆去风化城,那与其让别人玩死不如由我来。”他半瞇着眼,用怜悯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话音未落,带着袁茵的他突然消失了。

  夜雾早已被风吹散,天色虽然暗了下来,但周围的景物还是清晰可见,那神秘的黑衣红发男子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这次他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我能感觉到他仍在我们周围高速移动,只不过他移动的速度快到了我们肉眼无法捕抓的程度,我们自然就无法看到他的影象。”小书淡淡的道。

  “这附近这么荒凉,会不会是他干的?”南宫北不安的环顾四周。

  扛着袁茵的黑衣红发男子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咧开嘴笑道:“这个倒是不是我干的,那是因为附近的人知道这儿非常危险所以自行离开了。”

  “你是猎人?”小书突然语出惊人。

  黑衣红发男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小书:“你怎么知道的。”

  “你胸口那枚「天涯猎人协会」的「银狐徽章」已经将你的身份曝露出来了。”小书淡道。

  “你倒是很有几分见识。”

  “猎人很稀奇吗?”南宫北迷惑的道。

  “普通的猎人自然没什么什么好稀奇的,但「天涯猎人协会」的猎人却个个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天涯猎人协会」这个公开的神秘组织已经存在数百年之久,但他们招收的会员却一直限定为六十六人,他们的每一个会员都是经过常人无法想象的考验而拿到执照,而且据说他们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疯子,因为据说只疯子纔能通过那些奇怪的考验……”

  黑衣红发男子惊讶的看着小书没有说话。

  “你是什么猎人?宝物猎人还是保镖猎人?”小书沈声道。

  “我……嘿嘿……我是灭魔猎人……”黑衣红发男子神秘的道。

  “难道这附近有魔族出现?”小书迷惑的道。

  “这就不关你们的事了。”

  听到魔族二字,我的心不由得强烈的跳了起来,我首先想到的是那个楚楚可怜的商岚妍,难道她现在就在附近?具我所知,这世界上存在的魔族人数最多也不超过三百人了,也许我能得到一点她的消息,也许我能搞清楚魔族他们为什么要我的身体?当然还有魔族究竟在进行什么样的计划?我的身体与他们的“魔族大计”有什么样的关系?

  “不过既然你识破了我的身份,做为奖励我就不为难你们了,你们还可以跟我玩一个游戏,如果你们赢了就可以把你们的同伴要回去,如果你们输她就得死。”这也叫不为难我们?

  我们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猎人弄得一头雾水,不过袁茵的小命却被掌握在他的手中,我真害怕这个疯疯颠颠的人突然会把袁茵给撕了。

  别无选择的我道:“什么游戏?”

  他肩头一动,袁茵立即飞了起来,他右手向前一抡,巨大的手掌抓住了昏迷的袁茵的头颅悬在他的身前,他嘴角掠过一丝残酷的笑容:“不想她死的话,你们谁也不要动。”

  蠢蠢欲动的我只有咬着牙停下了脚步,目光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袁茵。

  “她可是你们重要的同伴?”他用诡异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我们三人一齐点头。

  “那就好了,让我们一起来玩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真是令人兴奋的游戏啊!”黑衣红发男子表情不禁变得亢奋起来。

  天空的光线越来越暗,风中的寒意也越来越浓,我们三人的五米之外是那个眼中带着危险目光的黑衣红发男子,他一手抓着袁茵的头顶将她凌空吊起,另一手兴奋的握着拳。

  “游戏很简单,我会问你们关于这个女孩的五个问题,只要你们能答对三个我就不杀她。”

  “等一等,你很了解她吗?如果我们答对了,你不知道实情却硬说我们错了怎么办?”我瞪着他。

  “这个你们大可放心,既然要玩游戏我会绝对公平的,对她的了解,我相信一定会比你们多,因为在我用手抓住她的脑袋时,我就已经入侵了她的思想,她现在在我的眼中已经成了一杯透明的清水。”他笑道。。

  “你也会「魔解心语」?”我失声道。

  “不错,我这一招是学自魔族的,游戏准备开始了,每题只有一次回答机会!”他抓着袁茵头顶的手突然咯咯作响,那是他挪动关节发出来的声音。

  我对朝夕相处的袁茵有多了解?就在这一刻我竟变得不太自信了起来,要知道我的答案左右着她的生死。

  

第二十三章 没有尽头的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