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透明的心

    “真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每个问题只能由我指定的人回答,说出答案时必须说出理由,相互间不准商量!”他此言一出,我的一颗心不禁沈了下去,如果他不断的指定小书来回答,那袁茵就不要想有什么生机了。

  他目光不住的在我们三人身上游走,心急如焚的我只有在心中拼命祈求不要选择小书。

  他那诡异的目光突然收回到深邃的眸子当中:“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女孩最爱的人是谁?”

  这是一道相对来说可以算简单的题目,黑衣红发男子缓缓的道:“这个问题就由谁来回答呢?”

  他的目光在南宫北与小书身上视戈了片刻然后停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最爱的人是她妈妈,她曾对我说过,她就是为了保护她可怜的母亲纔所以降生到这个世界上,而这么多年她的妈妈也是她唯一相依为命的亲人。”我对这个问题相当有自信,袁茵的想法我不敢说十拿九稳,起码说关于她的问题,我十个最少也能答对八个,因为小茵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我是除了她老妈以外最可以信赖的人。

  但那黑衣红发男子冰冷的声音却打碎了我的如意算盘:“错!”

  “不可能……”我指着他道,我不相信自己的答案竟会是错。

  “老大冷静一点,猎人大人,她最喜欢的人不可能是你吧?”小书平静的控制场面。

  “也许未来我会成为她最喜欢的人,但现在是她的父亲!”黑衣红发男子的浅笑又浮上了嘴色,但带着一些讽刺的味道。

  “你说谎,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我和南宫北大声抗议。

  “那我就告诉你吧!这个女孩子心里真实的想法:她的母亲虽然一直都对她说,她是她当妓女的母亲在接客时不慎怀孕所生下来的,所以她的父亲是谁也就无从得知,但这女孩却认为她的母亲在骗她,因为她从懂事以后,一直都隐隐约约觉得她母亲隐藏了很多秘密,她母亲之所以会做妓女,很有可能与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有关,在她母亲口中淡化的父亲形象,在她的心中却非常的清晰完美,随着自己慢慢的长大,她对心中的父亲的爱就随着自己的理想化越变越深,所以到目前为止她最爱的人是她的父亲。”黑衣红发男子的话让我变得迷惑,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相信他的话。

  “你们可千万别一错再错,接下来只剩下四道题,珍惜你们同伴的生命。”

  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南宫北额前也爬满了豆大的冷汗,只有小书面无表情。

  “听题,第二个问题是她七岁时最大的梦想是什么?银头发的小子你回答。”黑衣红发的灭魔猎人的目光罩住了面色苍白的南宫北。

  这个问题极难回答,南宫北紧张的道:“嫁……嫁入豪门能过上衣食无懮的生活。”

  那灭魔猎人笑道:“你为什么不说是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呢……”

  “那我……”南宫北急了。

  “那你还是错了,她七岁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那个曾经拼命保护过她的男孩子,因为是妓女的孩子的关系,那时的她经常受到周围孩子的欺负,而在那时候曾有一个人为了保护她常常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年幼的她不知道应该怎样报答那个男孩子,所以她就在自己的心里说,长大了以后我一定要成为那个人的妻子!”灭魔猎人的手指着我。

  我不禁愣住了,从前的画面又浮现在了眼前,那个眼神冷漠的短发女孩对满头是血的男孩说:“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他们会打死你的。”满头是血的男孩脸上竟还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流点血又不会死,他们只敢欺负人是没有胆子杀人的,和我一起玩吧!”

  “你们已经不能再错了!”灭魔猎人的声音又将我拉回了现实当中,看着被控制在他手中的袁茵,我的心乱了极点。

  “第三题,如果你们再错的话,那这个游戏就提前结束,问题是到目前为止她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光是在什么时候?” 灭魔猎人的手好像随时都要将袁茵脑袋抓爆的样子!

  我竟有些想逃避他的目光,他却笑了:“这次我还是选你!”

  “老大,冷静一点,你的背心已经完全湿透了,慢慢回答。”小书在我身后淡淡的道。

  我看了期待着我的南宫北一眼,咬着牙道对来灭魔猎人道:“她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光应该是在她十二岁那个冬天。”

  黑衣红发的灭魔猎人冷冷的看着我,不置可否。

  “因为在她十二岁的那个冬天她曾经发生过查不出原因的失明事件,用尽了一切医学手段和魔法手段都没有任何效果,当时一个医家的「一星医生」对她的眼睛做出了诊断,她将永远无法看到光明,那是她最沮丧最绝望的时光。”每说出一个字,都令我觉得是如此的艰难,如果救不了袁茵,我不敢想象……

  黑衣红发男子又笑了,阴阴的:“你寸步不离的陪了她一个冬天后,但来年春天她的眼睛奇迹般的复明了,后来那个「医家」的「一星医生」说这可以是因为她血统遗传的关系,你指的是不是这件事?”

  “不错!就是这件事。”

  “回答错误!”黑衣红发男子的话让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已暗了下来,红着眼睛的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你胡说!”

  砰的一下,小腹重重的被他一脚踢中,我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南宫北和小书慌忙向我扑了过来。

  而我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衣红发男子抓着袁茵脑袋的大手,我宁愿此刻那只大手盘在我的头顶。

  “最沮丧的时光应该是三天前的一个夜晚,你和魔族少女商岚妍上chuang的那个夜晚,当时她躲在花众中偷看,梦想破灭的她迎来了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光。”灭魔猎人淡淡的道。

  “不过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因为我突然对我手中这个猎物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如果你肯告诉我在这个女孩子「十二岁那年失明事件」中你们对她隐瞒了什么,我就可以算你们答对一题!这个交换条件不错吧?”灭魔猎人突然道。

  “我说。”毫无选择的我只要将一直藏在心中的秘密全盘托出。

  “在这个女孩子的心中是一直认为这件事中你和她的妈妈对她隐瞒了什么,如果你不愿说就我也勉强你,如果你想说的话就请!”

  我点了点头:“好,我说,那个「医家」的「一星医生」曾说过,根据小茵这种危险的血统遗传作出推测,她十八岁那年可能身体还会发生一次更严重的病变,如果没有特殊的解决方法,她将会失去生命!而这种特殊的解决方法……”

  南宫北吃惊的看着我,当然这件事情除了那个医生以外,就只和我和袁茵的妈妈知道。

  “越来越有趣了,什么特殊的解决方法?”

  “那医生说,想让她活下,必须在她十八岁之前,将她亲生父亲的血液混入她的体内,这是唯一能解救她的方法!所以这次将她带出来,我也是得到了她母亲的首肯,由于她母亲曾发下誓言绝不再提她父亲的名字,所以只给我提拱了一个地点西域江南国的首都「瓦岗堡」,她母亲说她的父亲看到袁茵的话自然就会知道她是什么人。”

  “多么任性的母亲,为了贱踏自己而不惜去做妓女,但不过看来她还是想救她的宝贝女儿的,好算你答对一题。”灭魔猎人满意的笑了起来。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绝不能再出错了。

  “第四题,她的真名叫什么?”灭魔猎人此言一出,我们立刻沈寂了下来,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正当我们面面相觑之际,他哈哈大笑:“这题很难吗?银发小子还是由你回答。”

  南宫北惊慌失措的不敢回答,此刻我也陷入了犹豫之中,小茵的名字?真名?

  “不回答就视为答错!”

  我和小书不安的看着南宫北,南宫北终于咬着牙:“袁茵!”

  “回答正确,其实这是一道故弄玄虚的题,玩的就是心理游戏,看到大家太紧张了,所以让大家轻松一下,马上进入最后一道题,最刺激的一道题,如果答错了,她就死,我绝不会改变我的决定。”灭魔猎人打了个呵欠。

  我们却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顿了。

  “而回答这一题的人就是……”他的目光最后停在了小书的身上:“你来回答。”

  这个新近入伙的小书竟然来回答最关健的一题,但小书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惊慌之色,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生死立判的最后一道题,不要眨眼,不要呼吸,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答错了,听题……她的初吻给了谁?”

  此题一出,我心中雪亮,可惜回答的不是我。

  小书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不算复杂,因为我能通过看别人的嘴唇知道谁吻过她,所以你只要让我看仔细一点我就可以告诉你。”

  “难道你还自创了一门读唇术,那你就看仔细一点吧!”灭魔猎人将手一伸,被他悬在手中的袁茵向前移动了一点。

  小书缓步向前走去皱着眉头看了片刻,立即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就在他说话的一瞬间,他的脸向前一凑,轻轻的吻在了袁茵的唇上,然后淡淡的道:“是我。”

  灭魔猎人神色一变,把袁茵抛给了他:“你答对了!”

  “不应该说我抢先了,如果我说她没有接过吻,那你一定会吻她的,所以我只有出此下策,你为什么想杀了她?”小书将昏迷的袁茵递给了赶上来的我。

  “因为她长得很象我一个仇人,不过既然你们赢了我是不会抵赖的,这个游戏玩得真尽兴,给你们一个忠告,别接近风化城,那个城市此刻已变成了通往地狱的城市。”灭魔猎人转身就走。

  “我也给你一个忠告,经常入侵别人精神世界的人,最终将会精神崩溃而死。”小书淡道。

  灭魔猎人停住了脚步:“是吗?”

  “经常入侵别人精神世界的人往往都会受到他入侵过的精神世界的逆袭,当然这种逆袭是属于一种慢性的积累,随着你入侵的精神世界越多,别人精神世界对你的逆袭影响也就随之会在你的精神世界中越积越多,直至最后爆发,到时轻则人格分裂,重则精神崩溃变成无可救药疯子。”小书的话让那灭魔猎人的脸越变越难看。

  “你对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最初你练习这魔族的「魔解心语」你就应该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当时你一定是报了侥幸心理对不对,不是魔族的人练习魔功而得到悲惨结局的例子我想你应该听过不少吧?入侵别人的精神世界,本来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入侵者非常的容易受到被入侵者精神世界悲、喜、仇、恨、苦恼甚至绝望所影响,了解太多太多别人的人生从而导致自己的精神异变……”

  “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想告诉你一个解决「魔解心语」副作用的方法。”

  “有这种好事?”

  “不过我有一个很简单的交换条件,那就是你用魔解心语进入我的精神世界中替我解除那个记忆封印,你自然就会知道了。”小书淡淡的道。

  “你想利用我?我的本能告诉我你是一个危险的人物,我不想做这样危险的事件,后会有期。”灭魔猎人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我们相互对望,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小书,小北你们两个记牢了,小茵十八岁会发生的事情,你们绝计不能告诉她,如果谁说了我就杀了谁!”我神色凝重的道。

  “收到!”他们二人难得异口同声。

  “同时我也不希望你们告诉她我夺去她初吻的事情。”小书挠着头道。

  “你放心了,对于一个有口臭的少女来说能把自己的初吻献出去,她只有欣喜若狂的份,怎么会怪你呢?”

  “老大,口臭少女还准备把初次杀人献给你。”南宫北指着我身后愤怒的袁茵道。

  “她什么时候醒的……”我惊恐的向前狂奔,口臭少女在身后穷追不舍!

  我们站在石桥上望向前方,此刻已经在黑暗中看到了满城的灯光,这“风化城”中真的会象那“灭魔猎人”说的那么凶险吗?齐琳还在等着我呢,进入风化城究竟是一切迷底都被提晓还是陷入更多的谜团之中。

  

第二十四章 透明的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