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无名山庄二三事

    

  在黑暗中我们虽然看不清她的面目,却感受到了来自她的强大杀气,随着她手中晃动着的香烟,我们的心也在随之摇摆。

  我强自镇定:“没看见我们在接吻吗?”

  洗仁鲜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臂,看来她也很是紧张,因为现在我们三人都是处在筋疲力尽的状态当中,若要和一个杀气这么强的对手作战,绝无生机。

  “我再问一遍你们是什么人?”她的声音冷得彻骨。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与黑暗中的她对持。

  她的声音冷笑道:“就凭我救了你们这一帮窝囊废!”

  “大婶,你说话放尊重点,你们看到我们在接吻吗?你不经我们允许就擅自闯了进来,破坏了我们的情调,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救了我们。”与人斗嘴可是我的强项。

  砰的一声,门重重的打开了,门外的阳光与落叶都一同闯了进来。

  门边的女人此刻也完全的暴露在阳光之下,一头疾舞的银发,高挑的个子,冷艳的眼睛,一袭紧身黑色皮装将她的丰胸、纤腰、修长的大腿以及优美的曲线勾勒在了我们眼前。

  她手中那支既将燃尽的香烟嗖的一声向我眉心疾射而来,我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拔剑护在身前,那支香烟与我的剑一接触,我立即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大力从剑上传来,我整个人被这股力量撞得向后横飞,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我作梦也想到,一支快要燃尽的香烟尽有如此大的力量?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杀了你!”她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冷冷的道。

  “师妹,你也是的,怎么和几个孩子较起真来了。”这时我才发现门外的半截梧桐树上坐了一个在阳光下微笑的红发男子,正是那个灭魔猎人。

  “他对我出言不逊。”她傲然回头道,原来她是对我那句大婶耿耿于怀。

  “其实你想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问我就好了吗?”

  银发女子打断了灭魔猎人的话:“我偏不!别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师兄的臭样子,要知道每次年度试练,我的成绩都要高出你很多!”

  那灭魔猎人笑道:“行,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但要知道昨天晚上若不是他们出手相救,你就见不到我了,所以对他们客气一点好吗?”

  “谁稀罕见你,你死了最好,免得让我一天到晚见到你净生气。”银发女子不屑的道。

  “我师妹就是这样,你们别介意。”那灭魔猎人抱歉的笑道,他对我们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了,看来他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给说清楚……”那银发女子话出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她当然有不得不停下来的理由,因为她的嘴突然被那个红发灭魔猎人用嘴嘟住了。

  洗仁鲜的脸变得一片绯红,低下了头,也许是在回味刚才在黑暗中的吻?

  我拉着她道:“鲜儿,你还不走,这部电影再演下去可能就要由爱情片变成******片了!”

  这一对情侣忘我的拥吻着,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我们三个观众正要识趣的退场,女主角去突然身形一动,翻过墙头消失在了阳光当中。

  “等一等,谢谢你们救了我。”面带微笑的灭魔猎人叫住了我们。

  “彼此,彼此。”我回头道。

  “我先前和她在闹一点小矛盾,现在没事了,兄弟你没事吧?”他对我道。

  我挠着头道:“看来禁止女性吸烟,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我没事。”

  “她战斗力比我强,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们会被困在这,我和来找我的丽兹白一并到这儿,本来是想联手击杀春喜并弄到我所需要的解药,可是想不到却被这个女魔头抢先一步了。“他脸上的神情多少带着几分无奈。

  “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我试探他,毕竟只有一本剑玄录,我也不希望太多的人插手。

  “不知道,所以我现在就必须先赶回[天涯总部]去找解我身上巨毒的方法,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们了。”他笑道。

  “接下来的事,你是指黄……”冼仁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书捂上了嘴:“他所说接下来的事,是指解除风化城的[****邪阵]。”

  “没错,我本来想让丽兹白留下来解决这件事的,但她不愿离开我,我的时间很紧迫了,你们好自为知,量力而行。”他站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谢谢你在进城时的提醒,但我想问一下你是否知道袁茵的父亲的事?”

  他皱起了眉头,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只能说她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对了我叫科比,再次遇到你的时候,我们好好喝一顿。”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越过围墙,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当中。

  “老大,他好像在逃避这个话题。”一直沉默不语的小书终于开口了。

  “不知道,不过感觉上他是知道些什么吧?”想起这时在风化城中守候南宫北的袁茵,我的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老大,我们现在先做正事吧!”小书沉声道。

  我点了点头,兴致高昂的举起了手:“好,我们立马朝着剑玄录出发。”

  “老大,我指的是我们先吃点什么吧!你看鲜儿盯着你的脖子很久了。”小书道。

  看着洗仁鲜贪婪的目光,我心中不禁有点发毛:“鲜儿不知道你对白血病人感不感兴趣,不感兴趣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健康男子。”

  “老大,你怎么能这样,不过老大你自己有没有主意到刚才你拔剑护身时的动作比你以前要快了很多。”小书突然道。

  经他一提醒,我猛然想到了自己刚才拔剑对抗那个什么丽芝白的烟头时,动作的确是非常的迅速。

  如果是在以前,估计我的剑刚出鞘,那烟头就点在我眉心了,搞不好会留下一个永久性的纪念。

  “老大,你跳一下试试!”

  我一咬牙,双足一弓,猛的向上跃去,我的身子竟然比我平时都要轻了很多似的,一下子跳出了我原来最高纪录的两倍。

  我惊喜的望着小书。

  “别看我,你要感谢鲜儿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换气,让你的身体里的精气得到了改造。”小书淡道。

  鲜儿红着脸低下了头:“我……我……”

  我拥着鲜儿,用力的香了她一口,马上开始测试我的速度,当我足下生风向前疾奔时,两旁的景物快如闪电一般与我勿勿的擦肩而过,这是以前绝对没有的感受。

  老在平路上奔行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为了挑战自己,我开始了高跳低纵的奔行,我一会儿踏树,一会儿上瓦,一会儿落地,那种风驰云涌的感觉真是爽到了极点,就像玩高速的赛车游戏一般,可是我这是天地飞车,只要能落脚的地方,哪儿都能去!

  我从来没想到过速度提高之后,会用这样的快感,现在我总算体会到了人家说的超级高手,穿梁跃瓦,飞檐走壁的感觉了。

  我一面在这个若大的山庄中疾行,一面用眼与耳去观察四周,无论是我所看到的还是我所听到的,都要比从前清晰了很多。

  其实因为我小的时候看色情书过多,眼睛有少许的近视,由于没有钱的关系所以买不起隐形眼镜,为了风度我只有硬撑着,但现在这个令我尴尬的问题终于离开了我,在此我由衷的感觉洗仁鲜的……等等,我怎么象是在打广告?

  可惜我那年迈的爷爷已经过世,否则我一定让洗仁鲜在一个缺氧的地方给他换气,让他扔掉跟随着他多年的助听器,不过不知道鲜儿愿不愿意跟我那个没有牙齿的爷爷接吻?

  想一想去,我那个死去的二舅也有换精气系统的必要,如果他换了气的话,速度自然就变快了,那他不会死在一群追打他的家庭主妇手中,这里要申明的他是一个偷内裤的贼。

  我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在挑战着自己身体的极限,更高,更快,更强,这口号我自己听着也觉得忒熟?

  经过试验我终于欣喜的发现,除了力量以外,我全身的每一个机能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就拿新陈代谢速度来说,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比如,平时我一天上一次厕所,现在一天就上三回,还有拿我掏鼻屎的习惯来说,我以前平均是一小时一次,现在也提高到了一分钟一次,但是事后小书说这与我当时感冒有很大关系!当然我只是举例而已。

  当我气喘嘘嘘,大汗淋漓的回到起点时,小书和洗仁鲜正向我微笑,他们在欢迎英雄归来吗?

  我也微笑着向他们招手。

  “老大,在这里能吃的东西,我和鲜儿都已经吃光了,你饿的话就把裤腰带再勒一勒!”

  “……,王八蛋,我已经换了吸血鬼的精气系统了,没事,我喝你的血来充饥吧!”

  “鲜儿……你掩护,我先辙了!”小书撒腿就跑。

  不知不觉中小书似乎也改变了?不过他原来什么样我是不知道的,反正我有一种他被我们同化了的感觉。

  浊浪滔天,一轮鲜红的斜阳低悬在波滔汹涌的黄河之上,不知为何,我心中总在担心这轮夕阳会被狂巅如怪兽般巨浪吞噬。

  “这是河吗?我怎么看不到边!”洗仁鲜的俏脸已被斜阳映红,两颗漆黑的眸子带着惊讶的颤动。

  站在陡峭岩岸边的小书回头神色慎重的对我道:“老大,你是不是真的想要那本剑玄录!”

  我拼命的点头。

  “你不要忘了就算我们找到了玄剑阁,还必须面对武技超强杀人成性的女魔头春喜和比狐狸还狡猾的冯德。”

  “这个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说了,春喜是早晚都得杀了,为了小茵和南宫北。”我语气虽然是斩钉截铁,但我心里面却是虚的,我想的是但愿这个藏在黄河底下的玄剑阁大一些,我们早好不用和他们碰头,就得到了剑玄录。

  “老大,你不要抱侥幸心理,我劝你还是别利润薰心,把一切都赌上了。”

  “你怎么这么罗嗦,象个老太婆一样,你不会不敢下水吧!”我有些不顾一切的味道。

  小书苦笑道:“既然这样,我无话可说了,你们等着我。”

  他的身形幻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投入了波涛汹涌的黄河之中。

  “小书不会有事吗?”洗仁鲜担心的道。

  “你也知道的他的气息就和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一样,对他来说,在水中还不是和在陆地上差不多。”我宽慰自己安慰洗仁鲜。

  洗仁鲜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那你是不是担心他在黄河中随处大小便,会污染水质。”我笑道。

  “周大哥,你为什么要岔开话题?”洗仁鲜用认真的目光盯着我。

  我竟然不敢直视,低下了头:“小书不会有事的,小书不会有事的,他们两个王八蛋是不会发现他的。”

  “那本书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因为得到那本书,我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不希望自己一直象现在一样,坐在梦想的彼岸与之遥相对望,我不要这种可望不可及。”

  “那小书的性命和你的梦想来说哪一样对你更重要呢?”我作梦也想不到单纯的洗仁鲜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可以拒绝回答的。”洗仁鲜不依不饶。

  同伴的生命与自己的梦想,如果是在小书刚入伙时,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牺牲掉,但现在,经历了……,我已经不能如刚开始一样轻易的说把来历不明的他送出去了,因为在心中我已经把他视为重要的伙伴。

  我喃喃的道:“都重要。”

  “一定要选一个呢?”

  一道巨浪突然重重的打在我们脚下的岸岩上,飞溅的浪花碎片淋了我们一身,几只归鸦尖叫着匆匆的在我们眼前掠过,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了起来。

  

第三十三章 无名山庄二三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