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黄河底·玄剑阁

    

  巨浪过后,身上都已经微湿的我和洗仁鲜的眼睛死盯盯的看着那翻滚的浊浪,不再说话。

  自己的梦想和同伴的性命对你来说哪一样更重要?

  洗仁鲜看到我迷茫的表情也就不再逼我给出答案,其实在我心中答案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也许时间有一天会给出答案吧?

  血红的残阳终于被逐渐发乌的黄河水吞食了,傍晚的天空这剩下最后一抹归霞。

  突然水面上浮起了一个红点,我欣慰的笑了,用力的挥手:“小书,怎么样?找到……”

  “周大哥,那是他的衣服!”洗仁鲜发现了,我也发现了。

  “周大哥,怎么……”

  没等她办字出口,我已经不顾一切的扎入了水中,不管小书出了什么事?我都要下去看一看!

  但我跳入黄河中时,才发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以我在水中的能耐,跳进这黄河之中无疑于送死。

  污浊冰冷的河水让我看不清周遭的环境,河水汹涌的程度令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

  在这暗流与旋涡纵横的黄河中,并不是我这种只在小湖小河里游过的人所能进入的。这哪里是黄河,简直就是死之河,我随着疾流不住的在水中挣扎,连想浮上水面我都已是不可能了。

  河水中的泥沙令我不得不闭上了痛得要命的眼睛,很快我就被卷进了一道飞速旋转的死亡旋涡之中,我曾听说过黄河的死亡旋涡就如绞肉机一般,无论****只要一被卷入核心,立时变成肉汁,难道小书已经遇害了。

  小书虽然说了他在水中搜索人的气息是他天生的异能,但这黄河究竟不是一般的凶地,是属于特级凶地,这也是为什么这条横贯四国的大河至今为止没有一座桥的原因。

  我飞快的被暗流旋转着向下拉去,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袁茵,别人还好,没有了我她应该怎么办?谁能替我让她活下去?

  突然只觉腕间一紧,一只有力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我不能睁开眼睛,就算是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能在黑暗中任凭着牵着我的那只手主宰我的方向。

  说来也奇怪,我的气息并没有象想象中那么快耗尽,这也许就是精气系裂被改造的关系吧!

  虽着那只手的带领之下,身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我明白我们已经越潜越深。

  “老大,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小书的声音贴着我的耳朵传进了进来?

  水中可以传声?是我的精气系统改造后的关系,还是小书的水中异能?

  我睁开了眼睛,飞快下沉的我们竟置身在一汪清流之中,身着单衣的小书左手拉着我右手拉着洗仁鲜,想来在我跳水以后,洗仁鲜也跟着跳了下来。

  我们的前下方是一块巨大的水底岩,那水底岩的中间有一个仅供一个游入了的小洞,小洞的旁边还镶着一颗巨大的珍珠,这汪水底清流正是珍珠光芒笼罩之处,我抬着头向上望,在珍珠光芒照不到的地方都是黝黑的河水。

  我的气息快要耗尽了,我立即挣脱了小书的手,抢先游进了那仅供一人出入的水底岩洞,不出我的料,游进洞后,果然可以浮出水面,这是一个经过改造的天然水底岩洞,这个岩洞全都铺上了亮晶晶的水晶,浮上水面映入眼中的就是两条水晶通道,不知伸向何方。

  小书一面延着水晶梯子爬了上来,一面说:“找这个地方真不容易,要不是我水性好,在这暗流密布的地方,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洗仁鲜喘着气:“刚才看到你的衣服浮上水面,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

  “没有,我的衣衫太碍事了,所以我就脱了,不过好彩,靠着在水中搜索春喜他们的气息总算找到了这儿。”小书望着我笑道。

  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谢谢又算是什么?

  “老大,接下来就得靠你了!这两条路你必须要选一条。”小书指着前方两条明亮的水晶通道。

  我笑道:“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一条生之道一条死之道,选对了即是生路,选错了则被死亡吞噬,绝无活命的机会,据说每隔一千年的这个时候都有藏剑族自己的族人试图得到先祖师纪天所留下的剑玄录,但大多在突破第一道封印之后,选择生死道出错,就旺自送了性命。”小书看着我。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突破第一道封印开始选择生死道了。”洗仁鲜拧着身上的水。

  “这藏剑阁中一共有三个封印,第一个封印是镇守着剑阁之门,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而第二个封印则镇守着藏剑室,第三个封印就是封印在那本剑玄录之上了!老大,你选择吧!”

  我笑道:“放心,选择之后,我会先一个人走,安全了以后再叫你们跟进,如果我死翘翘了没有反应,你们就以回去了。”

  小书竟然点头道:“好办法!”

  洗仁鲜则红着脸没有出声,这也是我的希望的,为了一本所谓的书去送命,没有必要拉着大家一起垫背,虽然刚才我们三个人可以算是同生共死。

  小书之所以答应得那么爽快,那是因为他了解我的意思。

  “不过老大你一定要知道,无论怎么样选择,都要慎重慎重再慎重,不能说凭籍运气,我就怕你这一点,一时冲动会想依靠运气。”小书淡淡表情,让我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其实最无辜的是洗仁鲜,我是以寻找她的同伴作为诱饵让她助我,她虽然单纯,我想她现在也知道了我算是在利用她,不过她肯跟着我跳进黄河之中,她的心我就很难明白了。

  “左还是右呢?”望着两条光明而深遂的水晶大道,我不知该去向何方。

  小书突然道:“老大,我可以给你一点提示,就是那个奸滑如鬼的冯德此刻应该是和春喜在一起的,以他的个性来说,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他是不会轻易进入生死道的吧?”

  “不错,以他的个性,他是不会冒这种险的,一定有投机取巧的方法!”我沉吟道。“能告诉我一点关于死之道的信息吗?”

  “据说死之道之中充满了死意,死意是没有实体的灵气,通过精神感染令人死亡。”我皱起了眉头:“如果是以南宫北脑死状态进入的话,不知能不能抵过死意?可惜南宫北不在这儿,看来我要从冯德的角度去想怎么选择生死之道。”

  小书没有再出声,洗仁鲜也紧张的站着等待我的选择。

  “如果我冯德的话,我首先想到的是牺牲别人,但是如果春喜死了,他解不开封印也是枉然,而且我怀疑这生死道必定不是只选一次!不然藏剑族的人早就搞定了!”

  “不错,我怀疑在到达第二道封印之前,必定要先经过数十次的生死道选择,如果靠运气的话,一个人运气再好,也经不起这么多次考验,那冯德是想什么法子过去的呢?”我不住的挠头。

  “小书,你估计,冯德会不会带着一大批活人来逼他们做先行者试路?”我对他道。“除非他能找到一批都能如我这样有在再恶劣的水中都能视物的人,才能顺利躲过无数暗流到达这里,否则不可以带很多人到达此处,我估计最多不是春喜把他带进来而已!”小书自信的道。

  我摇了摇头:“那道未必,如果他们选准方位后,把几十个人关在一个密封的容器内,沉到这儿也未尝不可!”

  “老大,真有你的,经你一说,我好象是在这附近的泥土里看到了一个黑铁箱似的东西,我最初以为是以前人沉船留下的残骸。”小书点头道。

  “不过他能用这个方法,咱们可没有条件使用他的方法,对了我想到了……”我突然笑了起来。

  小书和洗仁鲜的眼中同时放出光芒:“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我这个办法是冯德办法的兽化版!”

  “小书,我曾听别人说这黄河的河底的淤泥中有一种食沙蛇对不对!”我望着小书的眼睛殷切的道。

  小书惊道:“你想用食沙蛇代替我们做先行者去试探生死道?”

  “不错,你既然说死道中致人性命的死意是通过精神感染完成,所以我想只要是有生命的动物一旦接触到死意都会致死!所以我想用这黄河底的食沙蛇可以一试!”我分析道。

  “这个办法倒真是可以试一下。”小书沉吟道。

  “但是我听说这食沙蛇奇毒无比,一旦被它咬了可以说是天下无药可解对不对?”我低下了头。

  “那就不要去抓了。”洗仁鲜忙道。

  小书笑了:“老大你既然已经说出来了,我还能不去一试吗?你等一下我。”他转身就走。

  “你这人为什么老用别人的性命去冒险?”洗仁鲜突然大声的对我吼道。

  我的脸刷一下红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的确,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可是这些事我自己是做不来的,我……

  “鲜儿,另瞎说,抓几条蛇算什么冒险,再说了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小书回头脸上带着宽慰的笑容。

  “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小书的话与笑脸让我万分羞愧,同伴的性命与自己的梦想哪一样对你来说更重要?鲜儿的话又浮上了我的心头。

  “小书是我自己没用,老让你受累,其实我真的想不通自己哪一点能令你心甘情愿……”我喃喃的道。

  “老大,我是在投资,长远投资,因为我看好你!”小书身形一动已经落入了水中。“小书你要小心一点!”洗仁鲜担忧的道。

  “没事,我估计我可能是五形术士中的水术士……”小书已经潜入了水中。

  “周大哥,什么叫五行术士中的水术士?”洗仁鲜不解的道。

  我傻傻的盯着水面:“五行术士只是一种职业,就如魔法师一样,魔法师有黑魔法师,白魔法师,而五行术师却分金、木、水、火、土五种术士,他们分别跟这五种元素定下过契约,因此而拥有了操纵这五种元素的能力,小书所指的水术士便是其中拥有操纵水元素能力的人。”我把以前我从小书那儿听到的关于五行术士的事告诉了她。

  “小书为什么说可能?难道他自己都不能肯定吗?”

  我摇了摇头:“小书关于自己本身的一切记忆都已经被别人封印了,所以他什么都知道,但是对自己本身却只能是一无所知,也许他现在感觉到了什么吧?”

  “他真可怜!”洗仁鲜叹道。

  “他曾经跟我说过他虽然没有武技与魔力,但他应该有战斗能力的,如果他是五行术士中的水术士的话,应该就可以解释他的疑问了。”我靠在水晶墙上。

  “五行术士很厉害吗?”

  “你要知道现在夹杂在四大霸国中的五行小国除了因为四大霸国之间投鼠忌器,谁也不敢先动手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每一个五行小国中都有一位能力已达S级的超级五行术士盘踞其中的关系,令别国不敢轻易出兵,如[洪幻国]的孙幻水,[林易国]的钱易宇……不过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也不懂。”

  “你当人家是白痴,说不定小书跟那个孙幻水有什么关系?”洗仁鲜急忙证明自己。我心头一动:“你说得对,如果小书真是水术士的话,他说不定会是[洪幻国]的超级水术士孙幻水门下门徒,随着这根藤,小书的来历……”

  “他的来历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洗仁鲜突然道。

  “对他自己来说很重要,因为他是两个超级组织之间的关健人物,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两个组织突然一同不再对他出手,但我想这应该只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所以他如果先找到自己的来历,对他应该非常会有利!”

  “可是,我是问对你啊?”

  “对我?”我挠着头:“对我来说,他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不会一直都是我的同伴?”

  “难道你怕有一天他会背叛你?”

  我苦笑道:“无所谓背叛,也许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便不再是我同伴……对了,我想问你我刚才跳入黄河中的时候你为什么也跟着一起跳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看到你跳,我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跳了。”洗仁鲜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

  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模样,我不禁又想到了在黑暗中她与我的舌战?不行,让吸鲜族的女人爱上的话,那大家都会死得很难堪。

  “鲜儿,你知不知道我只是想利用你?”我脱口而出后,马上后悔了,因为等一下抢剑玄录我还得再利用她一把。

  “我知道,但是遇到你以后,我娘曾托梦给我,说如果跟着你的话,我就可能会得到幸福。”她充满憧憬的看着我。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会这么的对我言定计从,原来藏在她身体中的她老妈在搞鬼!

  我能让她得到幸福?谁让我得到幸福啊?

  “我只能在她身体中寄生三百六十五天,如果时间一到她仍然没有得到幸福的话,我就会和她精神融合,让她离开这个世界!”我想起了洗仁鲜那死鬼老妈对我说的话。“周大哥,你在想用什么方法让我得到幸福吗?”洗仁鲜盯着我道。

  我才恍过神来:“哦……”

  水声一响,光着膀子的小书提着用他衣衫做成的袋子从水里冒了出来,那袋中不断有东西在蠕动,显然里面有不少食沙蛇。

  我笑道:“抓到了?你没事吧?”

  小书微笑着爬了上来:“抓到了,我没什么事,只不过被……”

  话音未落,他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手中还紧紧的握着袋子。

  “小书!你不要……”我急忙冲了过去,我的一颗心顿时如沉下了无底的万丈深渊一般。

  小书爬了起来:“地太滑,我只是摔一跤而已,干吗那么紧张,刚才我要说的是我只不过被吓坏了罢了。”

  “……”

  “抓了多少条?你手上怎么有伤口?”我突然发现小书的手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三十多条吧!这食沙蛇虽然巨毒,却也是有弱点的,它们最怕人类的血液,接触到人类的鲜血以后,它们就会暂时失去知觉,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它们是不会去袭击人类的,在捕食它们的时候我故意让自己流血,让它们的行动变得迟饨,也就容易捕捉一些了。”小书轻描淡写的道,我却可以想象到他在水底让自己流血捕捉食沙蛇的艰辛场面。

  谢谢两个字始终都无法从我微张的口中说出。

  “老大,还等什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但愿现在春喜他们还不要把剑玄录拿到手才好。”小书提醒我。

  我点了点头,我们一同来到了两条水晶生死道的前面。

  我用自己身上的衣服撕成了两根长长的布条,再用每一根布条分别系住一条小书给我的食沙蛇。再分别投进左右两条水晶道中,我再示意洗仁鲜用她的凝血真气驱赶两条食沙蛇向前游去,当然系着两条蛇的布条末端始终都被我握在手中。

  那两条食沙蛇被洗仁鲜的凝血真气一逼,立即飞快的向水晶道深处窜去,一眨眼,它们就转入了弯道,我摄住心神,轻轻的放着手中的布条,任由那两条食沙蛇深入。

  突然之间左手握的布条传来了巨烈的颤动,续而就完全静止了下来,面右手的布条而在延伸。

  我点了点头,把左右手的布条同时开始回收,当往回拉到我们视野之内时,左边布条系着的食沙蛇已经僵死了,而右边的食沙蛇还在挣扎。

  我立时放开了左手的布条:“我们往右边!不过你们先等着我走了再说。”

  小书和洗仁鲜一同点头。

  我小心翼翼的赶着那条食沙蛇在右边蜿蜒的水晶道中前进,很快就到了尽头,这条果然是生道。

  但不出我们所料,前方又是两条不同的水晶道。

  于是我又折回去将小书和洗仁鲜带了过来。

  我们就是依靠着小书捕获这些食沙蛇,和我们身上的衣物撕成布条不断的前进。

  当然我们走和并不轻松,仍是非常提心吊胆。

  最后当小书的食沙蛇只剩两条,我上身已经完全是赤膊上阵,而洗仁鲜的长裙则变成了超短裙,我们终于进入了另一个天地,不再是无穷无尽的生死道选择。

  一个挂满钟乳岩的岩洞,岩洞的前方极远处有一点微光。

  “小书,那远处的灯光应该是藏剑室处在了吧?”我们一同置身于黑暗中,但却觉得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

  “我想应该是吧!”小书沉声道。

  “看样子,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屏住呼吸了!鲜儿你随时准备偷袭春喜。”我对身后的洗仁鲜道。

  她怯怯的点了点头:“黑暗中不会有怪物吧?”

  “傻瓜,安心吧!就算是有怪物,也早被那个魔族的魔女修理了。”

  我们三个人就在黑暗中蹑手蹑脚的接近那个发光的地方,那发光的地方是一个剑形的石门,在石门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珠,正是那明珠发出璀灿的光芒驱走了黑暗。

  我们三人匿藏在黑暗当中,哪敢进入明珠光照的范围,因为此刻我们已经看到了剑形石门里的春喜和冯德。

  那剑形石门内的情景我们一时看不太清楚,但依稀却可以判别出那是一个完全由水晶建造的秘室,藏剑室的光源匀来自水晶壁,但水晶壁之后却是黑漆漆的一片。

  “老大,这个水晶藏剑室好像是建在黄河底的水中!”小书贴着我的耳朵用极细微的声音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秘室内冯德和春喜正在四处张望。

  “喜儿妹妹,你实在是太辛苦了,刚刚开启了第二道封印,你就先歇一伙吧?”冯德关心的道。

  春喜笔直的走向了正前方,并将手中的裂天之剑递给了冯德:“我没事!我们行动得快一点,大约再过一个小时剑阁的门就会自动关闭,我可不想被困死在这里。”

  “喜儿妹妹,我虽然知道你神功盖世,但你还是得注意身体呀!劳累过度的话,别的不说,就算你有个头痛脑热的,那全魔族还不得群龙无首了!”冯德关切的道。

  春喜咯咯的笑了起来:“冯哥哥你真是说得喜儿我心花怒放,但我这次奉魔族三长老之命,夺取这剑玄录,可是容不得半点闪失,这事关到我们魔族的命运,出了什么状况我可担当不起。”

  “没事,以喜儿妹妹的绝世神功来说怎么可能会出状况,再说了我觉得以喜儿妹妹的能力屈于魔族三长老之下,简直是没有天理,不如喜儿妹妹拿了这剑玄录自个修练,到时天下无敌,让天下万人都屈于你的膝下。”

  春喜回头,脸上得意的笑容已经僵住了。

  冯德忙道:“望喜儿妹妹见谅……我都是为了喜儿妹妹的明天着想!”

  “其实你的想法,我何尝没有想过,但如果我私自拿了这剑玄录,就算我藏到天涯海角,在十天之内一定都会被魔族三长老找到,那商全倒也罢了,但在哈兹无尔和无面长老的手下,我恐怕三招都走不过。”春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这般厉害,还要这剑玄录干什么?”冯德这小子故意道。

  “这剑玄录之力如果练成之后,能力自要在他们之上。”春喜道。

  “这不就成了,喜儿妹妹拿到手以后就赶快修习,一朝功成,岂还惧他们。”

  “除非我能十日之内练成,虽然我天资聪慧,可从古至今,也未曾听说过谁能十日之内就完全参透剑玄录并将之练成,听说史上最强的剑客师纪天当时参悟这剑玄录也花了五年,我最起码也得花六年吧?”春喜轻道。

  “这剑玄录能不能复制,或者春喜妹妹能否自己先记下来,反正这剑玄录现在还在你手中。”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魔族有一门魔解心语,专门探知别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我私下偷学剑玄录,自然是瞒不过三长老的,我将书交给他们之时,他们一定会用魔解心语检查我的。”春喜无奈的道。

  “既然这样,他们何必搞得那么麻烦,三长老中直接派一个来取这剑玄录就是了!”冯德道。

  “他们三个此刻如果能抽开身的话,就不用我来了,他们三个此刻正在魔宫进行魔族大计,少一个都不行!”

  “夺取这本剑玄录可是你们魔族大计的一部分?”

  “反正我已经决定引你加入我们魔族,我求三长老替你换魔性之血后你就是我们魔族的人了,所以告诉你也无防,我们魔族正在进行魔王哈特雷斯复活计划!”

  我心头狂震,魔王哈特雷斯复活的话,这天下还有宁日?

  难道那夏怒抢夺蓝星圣晶,商岚妍和我上chuang借种,还有这春喜夺取剑玄录都是魔王哈特雷斯复活计划的一部分?

  这时我猛然发现,我身边的小书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第三十四章 黄河底·玄剑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