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瞻前仰后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之时,才发现我又回到了我们在风化城中的藏身之处,不过这此刻四周已是阳光灿烂,与当时阴森恐怖的气氛完全不同了。

  躺在被子里的我手上好象握着什么东西似的?

  我用力的将被子掀开之后,发现我右手竟然还一直握着那半截剑玄录,都怪冯德这个王八蛋,这圣物现在连半本都不是,是半截,叫我怎么练?

  我把这半截剑玄录揣进了怀里,左右看了看,他们怎么一个都不在?先找一下他们再说。

  我蹑手蹑脚的从祠堂走进了院子里,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

  满目翠绿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影。

  “老大,你在干什么?”耳后突然传来了小书的声音。

  我回头笑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小书他们两个呢?南宫北没事了吧?”

  小书脸上带着一种茫然之色:“南宫北已经没事了,现在他们去外面逛街,而且因为春喜一死,风化阵的****魔阵也因此而解除了,只不过找不到那个****魔皿罢了。”“那我就放心了,鲜儿也和他们在一起吧?”我坐到了假山上。

  小书也跟着坐在我的身边:“老大,对不起,当时情况太紧急,我只能救得了你一个。”

  “我相信你……”脑中突然又浮起了洗仁鲜曾对我说的话,我低下了头:“不怪你,是我自己这个做老大的没用。”

  “老大,其实当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没有必要彼此自责。”小书安慰我道。

  望了望头顶耀眼的阳光,我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陌生的感觉:“说得对!”

  “再说了,吸血族的体质,不是这么容易死的,我担心的就是那个冯德。”小书靠在了假山上。

  “担心那个王八蛋干什么?这种猪狗不如的杂碎,最好死在黄河底。”我气道,回想起和他交锋数次,我别说连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几次险些都要葬身在他手底。

  “我不希望冯德死。”小书一字一句的道。

  我大吃一惊:“你疯了!”

  “老大,如果他死了,这次我们三个人冒死潜入黄河底玄剑阁的功夫不全都白费了,现在老大你只得到了半截剑玄录,半截书对你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另位半截在冯德的手中,只要他没有死在黄河底,他就一定会想尽办法保全他那半截剑玄录,这样的话,我们就还有机会从他手中把那半截剑玄录抢到手。”小书缓缓的道。

  我苦笑道:“傻瓜,你太为我着想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不应该去抢什么剑玄录的,只是害了那么信赖我的洗仁鲜。”

  “老大……”

  “不过你放心,话虽是这样说,但我对于自己做过的事件绝不会后悔,因为就算后悔已经不能改变所发生的事了,所以对我自己选择的事,无论对与错我都决不后悔。”我淡淡的道。

  “老大,我给你一个忠告,这半截剑玄录,我劝你最好先不要看,这剑玄录上据说记载的都是天下无双的绝杀剑技,修习剑玄录之人,可以说无论身心都会受到这剑玄录的巨大影响,甚至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所以练习剑玄录之人都可以说是慎而慎之,一旦误入崎途,走火入魔就后果不堪设想,在钢玄国创始人师纪天之前,就曾经有几个绝世高手因练习剑玄录走火入魔,不得善终的事发生过。”

  “这本书这么厉害?”

  “老大,而且现在你手中的剑玄录是半截,根据这残缺不全的剑玄录练习无疑于寻死,所以你就更不能修习,你忍一忍,我们想办法搞到全本剑玄录之后,你再练好不好?”小书道。

  “行了,我知道了!”我嘴上答应,心里可不是这么回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的剑玄录,就算是半本,我也要练,就算能学个一招半式,也不至于象现在这么肉脚,而且冯德那王八蛋,我估计他死翘翘的成份可能会大一些,而且就算他活着,我能不能从他手中抢到他的半截剑玄录还是一个大问题?这个奸滑似鬼的王八蛋!

  “老大,你不要表面答应,背地里又暗自修习,不要报侥幸心理。”小书的眼光象是能所我看穿一样。

  “不会的。”我急忙岔开话题:“对了,对于魔族的魔王哈特雷斯复活计划,你有什么看法。”

  小书站了起来,却没有说话。

  “小书,你也听到了春喜的话,她说魔族准备了三千年的时光,现在魔王已经是复活在即了!如果魔王哈特雷斯复活,整个世界可能都要再度陷入恐怖的当中。”我急道。

  “准确的说是变成地狱吧!”小书淡道。

  “我曾听四大美人中的罗雁说过,商岚妍向我借种似乎也是魔族大计中的最要环节,当时我之所以能从商全手中余生,就是罗雁威胁说要杀了商岚妍让魔族大计落空,现在我才知道所谓的魔族大计就是魔王哈特雷斯复活计划,但魔族为什么要向我借种呢?”

  “这个就无从猜测了,毕竟魔王复活的环节就连我的记忆中,也是没有一点纪录,不过从你曾说过的魔族蓝星圣晶抢夺事件中,我也许可以分析出一点蛛丝马迹。”小书皱着眉头道。

  “说来听听!”

  “魔族进行魔王复活这样的超级行动,必定需要极为强大的魔能,而蓝星圣晶无疑就是这次行动中的魔能提供体。而且我猜测在三千年前魔王哈特雷斯丧命时刻,用最后的力量把自己的记忆与灵体注入了魔族的蓝星圣晶中,这样三圣晶之一的蓝星圣晶就更加必不可少了。”小书侃侃而谈。

  我也站了起来:“关于剑玄录,春喜也说了,是以防万一魔王哈特雷斯复活后,武技的记忆丧失的话,就用剑玄录来作为他的武技补完计划,所以虽然剑玄录被我们抢到,对魔王复活起不了什么实质性影响。”

  “下来就是商岚妍向你借种的事情了,对此我只能这样猜测,在远古的传说中,进行一些神圣或诡异的活动,往往需要圣婴之血来向天地祭奉,也许老大你的后代就有圣婴之类的血脉?”

  “那这样不是太残忍了!”我想到商岚妍生下小婴儿之后,却要将小生命奉献给魔王,如果是我的种?王八糕子的,老子绝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大残不残忍,我们都没有能力阻止,现在别说魔族三长老,就连夏怒,你也接不了他几招。”小书叹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魔王复活?虽然我这个人不是那么有正义感,但魔王复活之后,估计我也不会有什好日子过,所以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这件事发生!”我恨恨的道。

  “老大,就算你要阻止这件事,我看也晚了,难道你没有听到吗?春喜说现在魔族三长老齐聚魔宫……”小书突然一个跄踉摔在了地上。

  我急道:“小书你怎么了?”

  小书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我一时踩滑了脚……没事的。”

  “平白无故踩滑脚?你当我是白痴,说句实话,你的脸色真得好难看,老实告诉我是不是那个魔女春喜所说的,你已经中了她的[魔焚毁杀]?”我盯着他的眼睛。

  小书淡淡一笑:“老大,你别胡思乱想了,什么[魔焚毁杀],她只是不甘心中了你的计,而编出来的谎言罢了。”

  我抬头望着天上飘过的一朵云道:“这么好的天气,你可千万不要撒谎!”

  “没事我骗你干什么?不过老大我还是真配服你竟然能想得出那样的借刀杀人的手法,当时我以为我们铁定死在那儿了。”小书笑道。

  我不禁有几分得意:“当老大,总得有点能耐吧!现在就算我武功不行,我相信我绝对有我自己的杀敌手段。”

  “那个冯德在这方面和老大你很象。”小书突然又提到了冯德。

  我立时沉默了,心中的感觉很复杂,希望冯德活着,当然是为了他手中那半截剑玄录,但又希望他死在黄河底算了,因为他的确是一个可怕的敌人,每次面对他时,我心中总会有一种说不出寒意。

  “不过我想不到,当时老大你竟然会用[失落之都]作诱,以[失落之都]作饵这天下的确是没有几个人能抗拒得了这诱惑的。”

  “这[失落之都]是怎么回事?”我挠着头道。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如果要说最恐怖的地方,我敢说一定是[失落之都];如果要说这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我还是说一定是[失落之都]:就算说最吸引人的地方,绝对也是[失落之都]。”小书道。

  “这么厉害,那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奇道。

  “没有人知道。”小书轻道。

  “没有人知道,你还说了那么一大堆夸张的话。”

  “我没有一点夸张,就是因为世界上的人对这[失落之都]一无所知,这个地方才会有此魅力。”

  “我可不这么想。”

  “老大你可知道,传说中上万年之前,这[失落之都]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的人们对[失落之都]的了解显然是要比现在多了些,自创世以来就流传着,只要找到了[失落之都]就能找到这个世界的命脉,控制[失落之都]的人,换句话而言就等同于控制了这个世界,当然关于[失落之都]的真相,远远不止这些,远古以来的传说中[失落之都]与三圣晶好象就是存在着某着特殊的联系,而这数万年以来,神族、龙族、人族、魔族各遣精英与绝世高手去寻找[失落之都]也一直没有间断过,虽说也有人无意或是机缘巧合之间发现并进行入[失落之都],但据说进入[失落之都]之后,却没有一个人能生还。”在小书的言语勾勒下,一个模糊的[失落之都]出现在了我的心中。

  “据说在人魔大战之前,各族的势力还是比较均衡的,难道他们没有想过联手探访[失落之都]吗?”我兴奋的道。

  “各族联手探访[失落之都]在八千年前好象曾有过一次,当时神族、魔族、人族、龙族,就连吸血族据说也参加了,五个种族的绝世高手共同组成了一支一千多人的精锐部队,结果一进入[失落之都]后,就踪影全无,从此以后,各族又相互猜忌,对联手之事,也就冷淡了下来,但各自探寻[失落之都]的行动一直都在进行当中。”

  “说不定这个地方,本身就是一个阴谋。”我沉声道。

  “虽然很多人都存在着这样的想法,但要命的是,还是抗绝不了[失落之都]的吸引力。”小书道。

  “既然知道了[失落之都]的所在,我想水落石出只是时间的问题。”

  “老大你又错了,[失落之都]如果那么容易被找到,就不叫[失落之都]了,据今为止,好象大概有一千八百年没有人发现[失落之都]的[失落之门]了。”

  “失落之门?”

  “不错,失落之门就是连接[失落之都]的结界之门,一共有八个,随着天上星相的变化与人间地貌的改变不定期的出现或关闭。”

  “那你的意思是,[失落之都]是被一个特殊的结界笼罩了?”

  “差不多吧,传说中[失落之都]是创世之初,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将那个地方用超级圣法结界从我们的世界分割开来了,由于那个空间圣法结界太过强大,而这个时候要与我们的世界相联接,就得靠那个超级结界的八个缝隙也就是八个失落之门相联了。”“那有没有办法计算出那八个失落之门出现的规律?”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

  “你们在说什么?”袁茵突然领着南宫北提着大包小包从绿茵丛中出现了。

  “大小姐,逛街回来了,小北你没事了吧?”我对着他们微笑。

  南宫北憨笑着对我点了点头:“老大,我没事了,就是这几天老拉肚子。”关于他死亡暴走之事,我已经对小书和袁茵传下了********令,我们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恐怕刚活过来的他又得活活吓死,而且小书还说了,南宫北现在的身体是处于一种潜在虚脱状态,如果再发生第二次死亡暴走,他必死无疑,拉肚子?连人都敢说,吃坏肚子那是必然的了。

  “大概是水土不服吧!小茵,怎么见了老大,也不过来问候一下……”

  袁茵根本就没有理我,径直奔向小书:“你脸色怎么越来越难看。”

  小书笑道:“我没事!”

  “一天到晚都看到这么难看的女人,自然脸色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了。”岂敢不理我,我马上命出了我的损语必杀技。

  “我给你买了一套新装,你快点换上吧!”袁茵笑眯眯的递给了小书一套红色的新衣衫。

  “混蛋,你当我是空气啊!”我在她耳边大吼道。

  她却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小书你快先去试试,不合身我再拿去换。”

  “小茵,没听见我在叫你吗?”我急了。

  她这时才终于回头看着我:“哟,不是老大吗?”

  “少给我来这一套,刚才还把人家当空气来着。”我佯怒道。

  她快步走向我,却伸出手握住了我身后南宫北的手:“老大,你终于醒了。”

  “……”

  “行了,小茵别生老大的气呢?”小书笑道。

  “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

  “因为我刚把你带回来的那个晚上,你发高烧,说胡话,叫了很多女人的名字,但就是没有小茵。”小书挠着头道。

  “这样啊?你都说我是说胡话,胡言乱语中哪能涉及在我心中地位至高无上的小茵呢?这样说小茵你高兴了吧?”我笑道。

  “谁高兴啊?我可不是春喜,你的甜言蜜语留着对别人去说吧!”袁茵虽然还板着脸,但话语中已经软了下来。

  “我有说甜言蜜语吗?我说的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我举起手向天发誓。

  袁茵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少来骗人,又是甜言蜜语。”

  “我怎么可能对你说甜言蜜语,要知道甜言蜜语我是对女人说的,对你这种男人婆说这样的话会遭天遣的。”我笑道。

  “……”她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这次并没有象以前疯狂的追杀我,而是默默的转过身去,用背对着我。

  “别哭呀!喂,男人婆你不是那么不能开玩笑吧?”

  她没有理会我一个人在那一大堆大包小包前忙碌。

  “你想用工作来逃避伤心?这是没有用的。”我穷追不舍。

  她转过头来,脸上竟然还带着灿烂的笑容:“什么都分好了,一式三份,吃的、穿的、用的,我一份、南宫北一份、小书一份,至于老大你,因为最近我们手头比较紧,你就暂时委屈了下了,作为我们的老大我们三人份的艰苦朴素就辛苦你一个人发扬了,所以你什么都没有。”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南宫北打开一个属于他的包裹:“这明明是老大的衣服却分给我,这么窄让我怎么穿?”

  “傻瓜,别胡说,这明明是我给你买的紧身衣,现在最流行的款式。”小茵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南宫北的肩。

  “……”

  “这也是老大最爱吃的青菜玉米饼,我可不喜欢吃。”

  “看我这记心,既然你不喜欢吃……那我拿去巷口喂狗吧!”

  “……”

  砰的一下,小书突然又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我们三人一同奔了地去:“小书!”

  小书的脸色如死灰一般难看,他立时挣扎着爬起来,挤出了一丝笑容:“我……我太累了!一下子没站稳。”

  “小书你不要骗我了,是不是你身体内的[魔焚毁杀]发作了?”我厉声道。

  小书摇头道:“对不起,老大,可能我得提早离开大家了。”

  

第三十六章 瞻前仰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