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夜汩凤都

    

  当渡船到达凤都以后,已是午夜时分,但这三大都城之一的凤都此刻却如黑夜中的明珠一般,焕发着迷人的光彩。

  大街上没有一分午夜的景象,让人大吃一惊的是满大街的人流中,十有八九都是穿着黑衫的佣兵,不用别人说,我们也可以看得出这是[色佣兵团]的黑衣团成员。

  怎么回事?刚才和我们同船的是[色佣兵团]的紫衣兵团,现在竟连黑衣兵团也出现了?这为战争而活的亡命之徒,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域江南国]的西方古都凤都城?

  “让开,让开,要命的点给我让开。”在几个黑衣兵团佣兵的叱喝之下,我们这些从船上蜂涌而下的渡客被迫在码头上让出了一条大道。

  这时我才看见,两个年纪只有七八岁的黑衣童子牵着一匹黑色的健马从挤出来的大道中迎了上来,那黑色健马一身皮毛在灯光下发出异样的光彩,显然是难得的奇种异驹。

  黑马上的是一个戴着银面具身形高大的长发男子,他身着一袭黑色金属软甲,腰间系着一把黑鞘长剑,虽然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孔,但仍能从气势上感觉出他的英武逼人。

  看样子,他可能就是黑衣兵团的团长,那这样说来,他应该是来接船上的紫衣兵团的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救我们那个戴着银面具的紫衫人踏上码头时,黑衣长发男子立即翻身下马:“紫电兄……不不不,应该叫紫电……”他突然停了下来,眼睛扫了扫四周,故作为难的道:“一下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

  那紫电用沙哑的声音道:“你不用担心我抢你的功劳,我只是奉老板的命令来例行公事罢了,再说你看我也没带几个人来。”

  黑衣长发男子哈哈一笑:“紫电,我看你是多心了,大家同在老板手下卖命而已,说什么功劳,我这是为你接风来了。”

  “有劳了,老板说过了,大家心存顾忌是做不成事情的,而且这次的任务……你知道就好了。”紫电显然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说了他们的任务。

  “紫电你用不着老拿老板来压我,其实老板让你来干什么的,你知我知,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现在这个任务是我们黑衣兵团全力承担,有什么闪失我黑雷自会负责,你就按照老板的意思在旁边着我怎么做吧!”这黑衣长发男子突然摘下了脸上的银面具,露出了他傲气十足的英俊面孔。

  “黑雷,你不会就这样让我一直在码头待到天亮吧?”这紫电出人意料的没有回应黑雷的挑衅。

  黑雷脸上掠过一丝浅笑:“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我已经把[凤都酒楼]包了下来,这就去替你接风洗尘。”

  “好吧,在这儿也不宜交谈,我们是得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谈谈。”这紫电的老沉与黑雷的年少轻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目送着他们的远去,我背上的小书才缓缓的道:“这当世最负胜名的[色佣兵团],旗下共分青、紫、蓝、绿、红、黄、橙、黑、白、彩十团,没有一个团是省油的灯,而且每一个团的团长都是可以傲视一方的枭雄,现在竟有两个团的团长集聚于此,看来这个任务是非同小可了。”

  “小书,我们不要管那么多,现在我们只要管治愈你中的魔焚毁杀就好了。”袁茵轻道。

  “傻瓜,我们现在身在此地,小书是怕我们会被卷入其中。”我心中突然升起了莫名的阴影。

  “我听说[色佣兵团]一向纪录严明,是不会随便向任务以外的人出手的。”袁茵摇头道。

  小书淡道:“我就怕,我们可能会变成他们任务以内的人。”

  “怎么会?”袁茵蹙起了眉头。

  “这只是我的预感而已。”小书抬着头来,看着苍茫的夜色不再说话。

  “好了,现在我们先来做我们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我领着他们向街口走去。

  “老大,是先美美的吃上一顿,还是先找家客栈。”因为不敢背小书,而得罪了我和袁茵的南宫北终于开口了。

  我白了他一眼:“除了吃和睡你还知道什么?我们现在要去买马。”

  “老大,别怪小北了。”我背上的小书哀求似的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不过这也怪不得南宫北,一般人谁敢接近这[魔焚毁杀]的感染者,更别说他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了。

  我们在城中悠转了快一个钟头,别说一匹马,就连一根马毛也没捞到。

  城中的真相是所有的马都被[色佣兵团]的黑衣兵团给买下来了。

  如果没有马匹的话,从凤都城到撒哈拉沙漠中的绿寺,脚程至少需要七天,骑马的话据说三天就可以到达,我们只能骑马,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这黑衣兵团为什么把全城的马都买了下来?是不是老天都要跟我们作对?

  我们商量了一下,先找个地方落脚,过一宿,到了明天无论是偷是抢,一定要弄到两匹马就是了。

  由于资金有限,和城内的客栈几乎全都被黑衣兵团的成员所霸占,我们只得在凤都城外树林边的一家残破不堪的客栈落脚。

  当我们在二楼最便宜的房间安定下来之时,已经能在寒风中听到报晓鸡的鸣叫了。

  我刚刚入睡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吵醒了,南宫北仍然睡得正酣,小书则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显然他一直没睡:“老大,外面有动静。”

  我点了点头安慰似的道:“没事,没我们的事。”

  就在这时,耳中突然传来刺耳的惨叫连连。

  我忙一把将窗推开向外望去,只见不远处出城的路上两群人正在混战厮杀。

  “老大,是[色佣兵团]的人。”我们隔壁房的袁茵也推开了窗,一般的人听到这种声音,几乎都要被吓得将头缩到被子里,假装熟睡,也只有我们才是这么大胆。

  那出城的大道上,已经横满了尸体,除了几具黑衣兵团成员的尸体,其余的大都是紫衣兵团成员的尸体。

  现在只剩下十数人的紫衣兵团佣兵,正护着他们的头目,也就是出手救我们的那个紫衣人,在近百人的黑衣兵团的追杀下且战且退,形势已十分危急。

  刀光剑影之中,血光飞溅,肢首横飞,紫衣兵团的佣兵不断惨死在黑衣兵团佣兵的围攻之下。

  一匹快马绝尘而来,马上正是那个傲慢张扬的黑雷,他一头长发随着狂奔的骏马在风中掠起,他嘴色浮过一丝浅笑:“紫电,怎么刚喝两杯你就跑了,你的酒量不是那么差吧?”

  “黑雷,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竟在酒中给我下无色无味的迷药,老板知道了,绝不会饶你。”正在疾退的紫电气得浑身发颤。

  “老板?只要你死在这里,老板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屈居他人之下是永远都无法做大事的,这次把你这个碍手碍脚的家伙除去,好歹我都得自己试一下,如果成功了,老板也奈何不了我,哈哈……”骑在马上的他仰天狂笑。

  “杀了我,不成功,你以为你还能瞒得过老板吧?你做梦!”紫电身边的佣兵已经越来越少,只剩下四个贴身佣兵护着他,与汹涌而来的黑衣佣兵浴血奋战。

  “小书,你有没有从沉鱼池拿解迷药的药物。”我回头道。

  小书忙道:“有,在红色包袱里,黄色小瓶中的就是。”

  幸好小书从沉鱼池要了一些药带在身上,不管这药能不能解那紫电身上所中的迷药,好歹我都得试一下。

  “小茵,我们现在要还别人人情了,我去送药给他,你要掩护。”说话之间,我已经从房间的窗户口跳了下去。

  跳入了树林中,我们住的这客栈离出城的大道还是有一段小小的距离,袁茵在她的窗口挥了挥手:“你快一点,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我一咬牙,撕下一幅衣衫蒙住脸,向杀声震天的地方奔了过去。

  刚跑出两步,我就停了下来,我不能一时冲动就去白白送死,那黑衣团的佣兵大约有一百人,我要想救紫电,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老大,你怎么还不去!”沿着墙壁滑了下来的袁茵已经到了我的身后。

  就在这此惨叫声又起,不知死的是哪一方人?但我估计紫电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我附耳对袁茵说了几句,她不住的点头:“我知道了!”

  “快一点”我心急如焚,再不进行我的计划紫电就一命难保了。

  “好的老大,这个给你。”袁茵竟随手从地上拾起两片落叶,只听她口中念念有词,一道蓝光从她掌心迸射而出。

  我一手将脸上的布扯了下来,抓起地上的一把泥土往脸上一抹,然后弄乱头发,猛的向树上爬去。

  说句实话,因为被吸洗鲜更换精气系统以后,我的行动比从前敏捷了不少,耳目的感觉也敏锐了很多。

  在我手足并用之下,转瞬间我就爬到了树林的顶端,我一面踏着树顶向厮杀之处奔去,一面仰天狂笑:“哈哈……啊……哈哈~~~~~~~”

  袁茵这时也祭起了狂风魔法,让整片树林在狂风中犹如惊涛骇浪一般起伏,而站在林顶的我就如站在浪头风尖一般。

  果然不出我所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我吸引了,就连那群正在厮杀的佣兵们,也将行动放缓。

  我扯起嗓子,用最大的声音:“啊~~~~哈哈~~~~~~要命的给我住手!”

  “阁下是什么人?”黑雷眉头一皱,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他虽然回声很有魄力,他显然也被我的造型还有我制造的气势震了一下。

  “……老夫已归隐多年,朽名就无需再提了,叫你们在此住手,难道没有听见吗?”我憋着嗓子吼道。

  “阁下凭什么?”黑雷虎目一动,正在围攻紫电的黑衣佣兵们暂时停下了手。

  毕竟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隐藏于黑暗中的高人奇士,我这样的出场方式,的确能起到些所谓的震撼。

  站在疾舞林端的我哈哈一笑:“就凭你们没有人能接得下我手中的两片树叶。”

  “什么意思?”黑雷奇道。

  “老夫的意思是,如果你们谁能接得下老夫手中两片树叶的话,老夫转身就走,但若你们无人能接得住老夫手中两片树叶的话,把紫电让老夫带走。”就在我说出这句话之时,狂风立时骤然而止。

  “我明白了,阁下看来是想救紫电?”黑雷轻道。

  “你明白就好,老夫多年以前嗜杀成性,如今年纪大了,也不想再随便杀人,只要你们知难而退就好了!”我点头道。

  “我们这里就有一百多人,而且只要我一声令下,我城中的部下都会陆续赶来,我劝阁下最好不要起赴这趟混水。”黑雷对我说话还算客气,当然主要是因为他还不知道我的底细,对我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客有所顾及。

  被黑衣佣兵围得水泄不通的紫电现在就只依靠两个与他背靠背的紫衣佣兵护着,他也在不住的喘着气看着我。

  “我说了,要我不管可以,只要你们能接下我两片树叶,我就罢手。”我冷笑之间,已将早已握在手中的两片树叶扔了出去。

  这时一缕清风急送,卷起那两片树叶向骑在马背上的黑雷飘去,当然这清风是躲在一旁袁茵的魔法把戏。

  黑雷不敢怠慢,低下了头:“阳儿,你去把它接下。”

  只听他一声令下,侯在他马旁的两个小童之一,冲天而起,将手一伸疾向我撒出的那两片树叶抓去。

  就在他指尖触及其中一片树叶之时,轰的一声,一道蓝色的电流瞬间贯穿他的全身,白色的烟与他眉发微焦的味道刹时四弥。

  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我却冷笑道:“现在可知老夫手段,以老夫的能力,千万军中取敌将首级易如反掌。”

  这两片藏了袁茵的[电击魔法方程式]的树叶,果然让我大出风头,这袁茵凭着自己天赋独创的一招,我也曾在翠竹山争夺的马贼团伙的军师之位时用过,但是由于袁茵的魔法原因不明的精进,这两片树叶中的蕴藏电流的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这两片树叶中的电流可以说是一触即发,如果不是袁茵事先在我双手中施过[免疫魔法],别说握着这两片树叶这么久,就连碰一碰也要把我电焦了。

  虽然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但我自己也是大吃一惊,因为那个触电以后全身乌黑,毛发焦臭的小童阳儿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主人,属下不力。”他竟然还能说话。

  “阁下虽然奇功非凡,但我劝阁下还是不要管我的事。”黑雷显然还是因为那两片树叶对我大为顾忌。

  时机一逝即失,我看准紫电所在的位置,大吼一声:“挡我者死。”

  凌空跃起,从树林的顶端向紫电被困之处纵了过去,刹时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在袁茵狂风魔法的帮助之下,我冒险起跳,这么高的距离,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跌个狗啃屎,马上穿帮。

  只听风声在耳边疾呼,我跃过那丛丛人群,落到了紫电与那两个贴身护卫的身旁,一落地一个跄踉险些趴在地上,还好有狂风相助,我衣袖乱扬,手舞足蹈,继续仰天狂笑,那些围着紫电的人潮立即散开了一些。

  我悄悄的将小书给我的解药塞入了正迷惑不解的紫电手心,小声的道:“落水之恩,解药相报,快服下它。”

  紫电听到我的本音,心下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立时偷偷咽下了我给他的解药。

  从现在起我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让药力发挥解除紫电所中的迷药,沉鱼池中的主人陈鱼乃前任医皇彭世的弟子,现任医皇白问心的师妹,她沉鱼池的药自然都不会是凡品,再说了她因为和我定下契约,自然也不会吝啬给我好药,她毕竟还是希望我能活下去,好完成与她之间的约定。

  “骑马的小子,你还不给老夫速速离去,下次老夫再出手,就不止是两片树叶了!”狂风中,我用不可抗拒的声音道。

  “阁下三思,如果真正动起手来,阁下就算能杀了我,我的部下也不会让阁下全身而退。”黑雷冷道。

  “你竟敢威胁我?老夫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笑话,哈哈……”反正我是尽量和他废话,拖延时间。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如幽灵一般移到了黑雷身边,似乎在轻轻附耳说话,因为光线的问题我不能看清那个黑影的面目。

  “但是,他……他身上并没有施过魔法的痕迹!”由于我的精气系统被改造过,所以我的耳力要大大胜过普通的人类,黑雷压低声音的话就被我听入耳中,但那幽灵黑影由于是附耳对黑雷说话,我无法听见,不好,这个幽灵黑影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怕他是……好……我知道了……”由于袁茵狂风魔法的关系,黑雷声音断断续续。

  “这样吧!再下想再次领教阁下的树叶神技!”黑雷突然朗声道。

  完蛋了,这不是要我的命!我强笑道:“不怕死的尽管上来就是!”我伏身抓起了一把树叶。

  “阴儿,你去把那些树叶全都接下。”黑雷对他马旁的另一个小童吩咐道。

  那个叫阴儿的黑衣小童点了点头,稚声稚气的道:“主人有令,万死不辞。”

  说话之间,黑衣小童高高跃起,飞过人群,向我们这飞来。

  我心中暗叫不妙,另一个小童连上千伏的电流都能接下,这个小童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

  就在这时,紫电突然用他沙哑的声音吩咐道:“杀鸡焉能用牛刀,前辈不必出手,你们两个给我替前辈接下。”

  他的两贴身佣兵立时跃起,凌空截向如飞而来的阴童子。

  只听阴童子一声阴笑,凌空两掌一分,两股寒气立即从他双掌中暴倾而出,只听两声惨呼,那两个早已伤痕累累的紫衣贴身佣兵被击得横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立时全身被冻僵而死去。

  那阴童子因为突然出手,后力不续就停在了那群黑衣佣兵的头顶:“领教前辈树叶神技!”

  “原因绝不出,同伴命系你,树与梨,命令在此!”我急忙大声吼道。

  其实这话,我是警告小茵的,让她千万不要现身,因为如果我有什么事,小书他们的命还系在她的身上,让她马上离开。

  “阁下不会是被吓得胡言乱语了吧?阴儿出招。”黑雷见我有所惧,他的气势自然涨了上来。

  那阴童子身形一动,疾疾向我射来,寒气刹时霸占了我身边所有的空气。

  我随手抄起地上的一剑:“王八蛋,老子和你拼了!”反正早晚都要露陷了,不如先便宜个嘴巴。

  我左手撒出树叶,右手一剑疾刺凌空飞来的阴童子胸口,他双手乱舞,刹时所有的树叶都被抓入手中,他还身在空中一口叨住了我的剑尖。

  黑雷狂笑道:“看来阁下并不高明吗?”

  这时那幽灵黑影又对他附耳说话,他立时令下:“捕查四周,看看是否有同党。”

  我心中庆幸,幸好我让袁茵先离开,但愿她听话才好。

  那个幽灵黑影好厉害。

  念头转瞬间闪过,我手上却没有慢下来,在阴童子叨住我剑尖的同时,我一招[八面威风]施出,这一招以身体为圆心旋转的剑招是作奇袭之用,可惜我的重剑丢在了黄河底,如果他硬接的话,我有信心在舞剑旋转时,将他的小嘴削烂。

  他却咯的一下,死死的咬住我的剑尖,整个人随着我舞着的剑,被我的剑势带着绕着我疾飞,他这一下,反而将他全身的力量都加在我的剑上,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负担。

  这样舞下去,吃亏的一定是我,幸好我已经掌握了连续技的用领,在以身体为圆心舞剑之时,我突然双足一弓,借着旋转之力弹到了与阴童子对等的高度,然后将剑用力向下一斩[高空落炮]施出,我这用尽全力的垂直重斩,就算他的牙齿再厉害,也不可能经受得起,我和他的体重再加上刚才的旋转剑力,我有信心把他劈成两半。

  果然他连忙松口,一个疾退,弹了开来。

  黑雷哈哈大笑:“就凭阁下这三脚猫功夫,还想救紫电?”

  “阴儿,玩死他。”他一副猫戏老鼠的表情,显然是有把握控制住我和紫电,才加以戏言。

  “小兄弟,连续技不是这样用的,连续技讲究的是[天马行空、无迹可寻、随心所欲、无招并连招、究极无限连。]”紫电突然出声道。

  在这生死关头,他所言的每一个字都钻进了我的脑中,天马行空、无迹可寻,的确如此,我出剑还是招式的痕迹还是太过明显了,虽然我已经能随时在一招快完时变招,但离天马行空、无迹可寻,八字相差太远。

  转瞬之间,阴童子已经携寒风而来,乎乎两掌,现股冷得辙骨的无形寒气向我逼来。

  我连忙跳起,想着[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一招[八面威风]施出,身体末动,横剑疾削,就在刚要从左到右斩向他脖子时,我不等招式用老,刚出的招就变成了[高空落炮],向下疾斩似要把他整条肩御下来一样。

  他面色一变,溜溜一个转身,将左肩一斜避过了我的向下疾斩的一剑,此时我心中一片空明,只想着[天马行空、无迹可寻]八字,他变招,我又变,向下斩的剑尖刹时又改为向上一挑[升空版·人翻马仰]施出,嗤的一下,我的剑立时在他胸前划过,溅起一溜血光,但我也没有讨到多大好处,小腹处正中他右掌隔空一掌,我虽然轻伤了他,但我却缩成一团倒在了地上。

  “你还行吗?你为什么没有内气?”紫电关切的问道。

  我痛苦的摇头,忍受着小腹处快要结冰的感觉站了起来。

  “有点意思,阴儿你就先把他的下体冻结吧!”黑雷的眼中带着一种猫戏鼠的残忍之色。

  那周围的黑衣佣兵们,也一副在看好戏的样子,他们自然知道,只要黑雷一声令下,他们兵刃齐戳,我和紫电就完蛋了,他们也在看我的最后挣扎。

  “武技中的连续技,最高的程度,当然就是无限连续技,但最高的境界却可以说是乱舞,你是一个可造之材,现在让你达到乱舞是不可能的,你就先做到随心所欲吧!随心所欲共分两种,一种是随着敌人的心,了解他的欲,这就制敌先机,另一处随心所欲则是要看你自己的感觉了,可惜做为习武之人,你竟没有内气……”紫电连珠炮似的小声的提示我。

  我提起剑,冲了上去,不错,到目前为止,处处受招式所限的我,离随心所欲四字太遥远了,这也是我剑技无法做很大突破的实质性原因,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的内气,一连窜的事件弄得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时间修习齐琳给我的水晶内气心法,但现在我却已经下了决定,如果能活下去,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先将那半截剑玄录背下来再说。

  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给紫电的解药能解他所中的迷药,从他在船上出手救我看来,还有他紫衣兵团团长之职的身份,他的战斗能力一定非同小可。

  阴童子又携寒流而来,双掌幻出漫天掌影,这次根本都不给我向他出招的机会,逼得我连连后退,转眼前已退到了紫电的身旁。

  紫电突然一声清叱:“多谢你的药,我好了!”

  说话之间,他身上一直穿的着的那件紫色大袍突然化作了无数的碎片,如蝴蝶一般纷飞而去。

  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面目,他竟是一个女人?

  一头俏丽的短发虽然让她英气勃勃,但她还是能让人一眼就识别出她的性别,这当然是因为她紫色金属软甲下,让人震憾的美好曲线。

  就在她右手轻轻一扬之间,一道紫色的鞭影闪电一般透过那丛丛掌影疾的向阴童子颈间缠去。

  阴童子一声惊呼,向后疾翻。

  “混蛋,原来你的真正目的是给她解迷药。”黑雷这时才发现我的真正目的。

  我哈哈一笑:“你反应还真迟钝,不是要做猫玩老鼠的游戏吗?继续吧……”

  黑雷面色一沉:“不玩了,杀了他们!”

  身边那些黑鸦鸦的黑衣佣兵立时手持着兵器汹涌而来。

  紫电嫣然一笑:“你站到我身后来!”

  就在我到达她身后之时,她手中的紫鞭疾扬,无数紫色的鞭流自她周身向四面八方散去。

  只听惨叫连连,最先冲上来的黑衣佣兵纷纷倒在了她的狂舞的鞭子之下,这时我才发现她的厉害,每一个被她鞭子击中之人,都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鞭痕深入白骨之处,而且被她鞭子击中之人,并不是立时倒在了地上,往往是中鞭后,向后横飞,重重的撞在同伴身上。

  就在她舞出的鞭流护住她周身的同时,转眼间已有二十多人惨死在了她的鞭下,她眼光所至之处,杀机立至,让那些黑衣佣兵心胆惧寒。

  这时我才了解了,黑雷向她下迷药的动机,她的杀伤力的确是太惊人了!

  黑雷终于再也按奈不住了,一声令下,阴阳童子齐齐纵来出手,他也拔出手中长剑,如飞而来。

  

第三十八章 夜汩凤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