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急赴大漠

    

  见到那五个凶神恶煞的佣兵勒住了马,一些凤都的居民虽然想看热闹但却不敢靠近,稀稀落落的站在远处坐观猛虎扑羊,羊自然是我们了。

  其他的黑衣佣兵也不管这闲事,他们自然认为我们三个少年加一个瞎子碍不了什么事,他们都匆匆的离去,最多也是回头叫一声,别玩过火,以免掉队。

  “小贱人,从来都是别人给你爷爷我下跪求饶,你是不是发疯了。”马上一个最壮的佣兵翻下了马来气势汹汹的道。

  “我再说一遍,你们几个通通都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说爷爷我错了!”袁茵身上的魔念力正在聚集,自从更换精气系统以后,我对于无形的念与气这方面的感觉要敏锐得多了。

  此时,与这些佣兵冲突我不怕,怕就怕引来黑雷和阴阳童子他们中的一个,但看着小书唇角的血,我也能明白袁茵的气情了。

  袁茵不甘小书受辱。

  “当兵的大爷,您千万别和我一个卑微的瞎子还有一个小女娃计较。”在我背上的小书突然道。

  我知道小书自然也有同样的顾及,他不希望因为自己受辱而累及我我们几个同伴。

  那四个坐在马上的佣兵大声的吼道。

  “撕了那小妞的嘴!”

  “要不画花她的脸,让她一辈子也不用见人了。”

  站在我们前方那个高大的佣兵点了点头:“小瞎子,大爷也不想为难你,但这小贱人的嘴实是太毒,今天你兵爷爷不给她点颜色看看……”

  话音未落,他就呆住了,因为他们五个人连同我们一起突然被熊熊烈火围了起来。

  “要想从这这[炎阵-焚天]中离去,照我所说的做。”袁茵愤怒的吼道,那些高达两米的火墙不但改变了周围空气的温度,而且遮蔽了日光!

  袁茵的魔法精进的程度,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出身魔法国家的我自然知道,要维持一个火炎魔法阵需要多少魔念力,从上次在风化城城巅钟楼袁茵与春喜手下婢女交手的情况看来,她连制造一个火炎魔法阵都尚欠一点能力,现在短短的数天之内,她不但能制造出了她从未制造过的魔法效果,而且好象维持起来还并不是很吃力。

  我曾说过,身在魔法帝国的我们,从小在课堂上就接触过很多不同的魔法,特别是袁茵曾拼命钻研过不少攻击魔法,虽然当时她能记在脑中,也就是知道了方法,但碍于魔修能力,她是根本无法施出的,但现在情况则不同了,她的魔修能力突然原因不明的大增。

  这又是否与她十八岁如果不输入她亲生父亲的血液便会死去有关系?还是如南宫北上次的死亡暴走一般,在死前飞速提升自己的潜力?

  对于她这样的进展,我并不欣喜,反而是越来越担忧,这莫名其妙的快速增长的后面,藏着什么样的危机?

  这几个佣兵我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不用袁茵出手,我自信可以打发,但麻烦的是后面……

  那五个黑衣佣兵片刻的惊慌后马上要镇定了下来,他们同进抄起了马鞍上的铁枪,为首那个沉声道:“听说,只要杀了魔法师,魔法也就自然解除了……”

  “老大,你去对付他们,小茵千万不要解除这个火炎魔法阵,你维持这个就行了,他们让老大去对付。”低着头的小书突然又道。

  这时我才听到围着我们的炎阵外面全都是马蹄声,鲁莽的袁茵用这种抢眼的魔法,不引来其他的佣兵才怪。

  小书的心真是细到了极点,如果袁茵一撤这个炎阵,虽然可以腾出手解决这五个被困的佣兵,但外围的佣兵定然不会让我们讨到好处,而现在由我对付他们,袁茵维持炎阵,至少我们可以先击破之五人。

  那五匹战马在炎阵中碾转不安,但它们却也不敢轻易去突破袁茵设置的高温火墙,外面已渐渐人声鼎沸,里面却亮起了五道银光。

  在战场中洗沥的佣兵虽然不会有太多华丽的招式,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却都是杀招,五杆铁枪泛起五道致命的银光飞快的向着正在维持炎阵的袁茵的眉心、喉、、胸、腹、阴扎去。

  已经把小书递给了南宫北的我身形一动,拔过一旁呆立的南宫北腰际的佩剑,抢到了袁茵的身前,右手刷的一下,闪电一剑舞出了一个剑圈,五声清响过后,那五道银光都砸在了我的剑圈之上。

  此刻我已经决定放充固有的招式,做到紫电所说的连续技的精粹[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五柄铁枪一被我的长剑荡开,我不等招式用老,反手一剑划向最左边一个佣兵的手腕,他急忙向后一退,另外四柄铁枪同时带着激荡的枪风罩向了我全身的四大要害。

  这五个佣兵的实力要比我想象中的厉害,他们的配合更是有一种可怕的默契。

  如果是重剑在手就好了,我还可以借重剑之势磕飞他们的枪,现在不能力敌,只能巧取了。

  幸好袁茵已经退开,我在地上一滚,避过四枪,另一枪又递了过来,我急忙掠起,随后的四枪又分左右取我双胁与双足。

  在五杆枪的配合下,密集的枪势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要不是因为我精气系统改造过,行动要比他们快得多,我早就死在了枪下。

  “老大,你快一点,我维持不了多久。”袁茵急促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我扫了一眼周围的火幕,维持不了多久?谁叫你爱炫?现在苦了我。

  “小茵,你收缩炎阵,这样应该还可以多支持一伙,老大,快下杀手。”此刻已经在南宫北背上的小书道。

  能杀,你当我不杀?现在被人杀的是我。

  突然紫电说过的话又浮上了我的脑中,[天马行空、随心所欲。]随心所欲共分两种,一种是随着敌人的心,了解他的欲,这就制敌先机,另一处随心所欲则是要看你自己的感觉了。

  在对敌过程中,我常常用眼睛去捕捉敌人的行动,然后作出反应,但对于心的捕捉,我是从来没有想过的,[所谓的随着敌人的心,了解他的欲]应该是站在敌人的立场上去想他会怎么出手?然后再制敌先机?

  这样的想法的确很不错,但这得看对手而定,毕竟人的心是很难猜透的,如果叫我去料超级高手的先机是不用想了,但算计这五个战场上佣兵的心说不定可以为之。

  我一面狼狈的闪躲一面在想着,取胜的方法。

  看他们一味对我大下杀手,他们自然深受战场生死之道影响,每一枪都想要我的命,无论是什么角度,他们首先去考虑的自然是最直接让我致死的方法,而他们五个此刻几乎已经连成了一个整体,牵一则动五,只要判断离我最近的那个佣兵出手的大致,应该其他几个佣兵的出招方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现在这五个佣兵只能靠我解决了,如果袁茵腾出手来,那炎阵一消,我估计我们恐怕会马上被外面已经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的佣兵们撕成碎,从声音上判断外面的佣兵已经越聚越多,再不从速解决圈内这五个,我们生存的机率就会越来越小。

  我灵机一动,一个作战计划在脑中形成,把随着敌人的心,了解敌人的欲这个概念的随心所欲换一个升级版,就是诱敌版,由我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诱使离我最近的人出招,然后再随着这个人的心了解其他四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佣兵的意,杀之。

  我一咬牙,左脚一个跄踉,故意作出了行动稍为不畅的样子,现在离我最近左面那个佣兵果然上当,如我所料一般扎向我左脚膝关节处,我忙作出焦急状作势用剑去挡他的枪,这时四道银光自然不会放过我空门大开的头顶、口、胸、腹。

  未等带着杀气的铁枪袭至,我突然砰的一下自己躺在了地上,这一下变数自然出乎他们的意料,我右手剑光一带,五声惨叫中,他们五人的膝关节以下的小腿都被我削了下来。

  血如泉涌中,我一个闪身又在他们身体致命处补了他们五剑,让他们免受痛苦的折磨,垂着剑喘着气的我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我们赶快上马,小茵等一下你把这个炎阵撤消的时候,将所有的火炎转向北面射出,而我们几个就跟着火势一举从北面冲出去,因为现在他们是往南面出城,南面自然会危险一些。”小书吩咐声中,我已经从南宫北背上接过小书,跃到了一匹战马身上。

  “小茵和和小北共乘一骑!我们快走吧!”我急道。

  南宫北乖乖的坐上了一匹,而袁茵根本就没有理会我,一点也没有协作精神,自己跨上了一匹。

  “好了!差不多了吧!准备开始吧!”我们都已经调整好了马头的方向。

  袁茵点了点头,就在这此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穿透高温火墙钻进了我们的炎阵内,他衣发均焦,但眼睛却灵活的闪烁不停,正是黑雷手下的阳童子,他显然是负责押后的。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此动手!”他小小的个子与稚声稚气的声音,让人全身发毛。

  小书听了他的声音马上大吼道:“照原计划进行!”

  “什么原计划?”阳童子怪腔怪调中,整个火炎魔法阵突然闪电一般收缩到北面只剩一面火墙。

  袁茵将手向前一伸:“圣火引路——破!”

  那道火墙就如一条红色火龙一般向前激射而出,此时我们周围数十个佣兵都向我们逼近,只有火龙的前方,是一群怆促逃命浑身冒火的佣兵。

  早有准备的我们就在火炎喷射而出的瞬间双腿一夹,三匹马也如闪电一般跟在火炎的后方,向前突破!

  但这时阳童子也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弹起,飞一般向我们激追而至!转眼就要追上了我们。

  在疾驰的马上的我一咬牙将缰绳递给了盲眼的小书,一个闪身腾起,让胯下的马飞掠而出,我来阻敌,现在袁茵要控制前方的火炎,只能我来拼了。

  闪身腾起的我就如定在空中一般,因为此刻前方的三匹马在飞掠,后面的阳童子电射一般凌空激追了上来。

  瞬间腾起的我就如狩株待兔似的,一眨眼的功夫,阳童子带着炎热的致命气息冲到了我的前方。

  身在掌浪中的我凌空刷刷刷闪电递出三剑,其实这三剑都是诱敌之招,阳童子也不管我剑势,双掌一晃强入了我的剑隙,真袭我的胸口。

  我急忙把剑一横冒着他双掌发出的令人窒息的热浪,疾削他的颈子,我用的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他忙右指弹在了我的剑身上,早有准备的我立时双手撤剑,变掌为拳直取他胸口,他忙左掌护住胸口,并前有一拍。

  只是在电光火石的空中下落过程中,我就已经和他连环交手,他这一拍也正是在我的计划之中,我一个后仰,双脚踏在了他的左掌上,借着他这一下掌力,我整个人如炮弹一般疾射向前方小书正骑着的马匹。

  这一招我是学自黑雷追杀紫电时的,但我却用作阻敌与逃生。

  我整个人借着这一掌之力飞射之势几乎快过了风,我不顾双脚火辣的疼痛,嗖的一下很快就射至了小书骑的马后方,我伸手向马尾抓去,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我前射的势头已尽,那快马仍然飞掠前进,我的手抓了一个空后,整个人向下跌去。

  我还是失误了,望着后方如潮一般涌来的黑衣佣兵,与向我们疾追的阳童子,我顿觉脑中一黑,完蛋了!

  就在这时,两只手抓在了我的腕间,用力一扯将我扯下马,袁茵用力过度,再加上我的体重,几乎把她压得贴在了马脖子上,原来是她在紧要关头勒马回来救我。

  纵马狂奔,我们的前方虽已没有了黑衣佣兵,但后方仍然紧急,特别是袁茵因为要救我缓了下来,此时不用再控制前方的火炎突围,袁茵将手往回一伸,数十道地尖枪破土而暂时阻了一下追兵的势头,我们终于将他们甩了开来。

  “小茵,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气喘嘘嘘的道。

  “少拍马屁!”袁茵纵马向前追去。

  “喂!刚才你为什么不和小北同骑!”我看着前方道。

  “老大,人家是女孩子嘛!一男一女共骑成什么样子?”袁茵轻道。

  “那我们?”

  “这个你放心吧!因为我从来都不把你当男人。”

  “……”

  从城北逃出的我们,匆匆准备了一些干粮和水以后就踏上了前方沙哈拉沙漠绿寺的征途,今天已经是第四天,小书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分秒必争。

  我们一行四人三匹马按着从集市上买来的地图指引,策马狂奔,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了前方漫天的黄尘,那是黑衣佣兵移动的队伍。

  他们的方向竟然和我们是惊人的一致,我们自然不会蠢到与他们搞死亡同行,在小书的建议下,我们绕小道而行,避开黑衣兵团。

  在沙漠中的大道行走都是非常危险,更别提小道了,因为沙漠中出现的大道,往往是顺着水源走出来的安全之道,而小道虽然多是捷径,但危险的程度就要大得多了,流沙出现的机率要高得多了。

  但比起被黑衣兵团发现,我们宁愿走小路赶抄他们。

  看着一望无垠的滚滚黄沙,我们的心中都多了一份悲怆,不知是为小书还是什么?

  那个深藏于大漠中的绿寺,就是我们这些沙漠旅人前进的方向。

  小书的嘴唇几乎都要被他自己咬烂了,我知道是因为他身上的经脉已经开始断裂,他身体里面的痛苦正如滚雪球一般在扩大,我估计他忍受的极限快到了。

  “小书,你很难受吗?”袁茵策马与我们并排而行。

  我身后的小书摇了摇头:“我没事。”

  “可是你的嘴唇?”袁茵担心的道。

  “我总不能咬自己的舌头吧!”小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这笑却让我们无颜以对!

  “小茵,我开玩笑的,你不喜欢,我不咬就是了。”与小书温柔的声音与他青筋暴起的额头形成了鲜明对比,我可以想象他所受的痛苦。

  “小书,我们再快一点,我们很快就会到的,你一定要忍住。”袁茵看着小书,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不要担心我了,我没事的,老大,你怎么不说话?”小书轻声道。

  我无言以对。

  “老大,你刚才对阳童子出手太冒险了,要知道阴阳童子的掌力都是有毒性的,阴寒与阳炎之毒,你虽然是隔着靴子和他对了一掌,但我怕你还是会留下……”

  “够了!小书你别说了,你要好好休息。”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我拼命的抽打着胯下的战马,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不敢回头,我怕回头看见小书脸上那无法掩饰的痛苦表情,我怕用自己的束手无策去面对他的痛苦。

  第二日的黄昏,快要人翻马仰的我们终于停了下来,就停在一处没有任何特征的沙漠之中。

  望着或近或远的仙人掌,我们停在了夕阳之下,沙漠中的天气,早晚温差非常的大,衣着单薄的我们又要再挨过一个寒冷的夜晚了!

  在这广阔无垠的沙漠之中,我们就渺小得如几颗沙粒一般,心中有种说不尽的迷惘。

  脸色发白的南宫北狼吞虎咽的在进食,我们几人中也只有他有心情吃东西,不过他也变得很少说话了。

  袁茵正在给三匹战马喂水,如果不是战马的话,我估计照我们这样的速度急驰,早就得累毙了!

  小书靠在我的身边,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也越来越接近死亡,他已经失去了嗅觉,这是第五天了。

  “老大,你快看!”袁茵突然兴奋的喊了起来。

  我随着她的手指的方向,在大漠苍茫的天空上突然看到了奇特的景象!

  “老大,是海市蜃楼!”南宫北惊道。

  不错,这的确是这撒哈拉沙漠中常常出现的海市蜃楼,传说中这撒哈拉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中往往会暗示着沙漠中的各种异相。

  “是仙女吗?”袁茵指着那巨大的海市唇楼中的景象。

  海市蜃楼中映出的幻境也是一遍模糊不清的滚滚黄沙,但黄沙之间却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在缓缓移动,她一身白纱随风而舞,虽然看不清她的面目,却莫名的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味。

  幻境突然一变,海市蜃楼中突然只剩下她的脸,她脸上虽然蒙着一层白纱,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砰的一下,我手中的干粮掉在了沙地上。

  这个在海市蜃楼中出现的少女竟然是商岚妍!

  

第四十章 急赴大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