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大漠沙暴

    

  傍晚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了巨大的海市蜃楼,而且海市蜃楼幻境中的人竟然是那个令我心神意乱的魔族少女商妍岚。

  她怎么会出现在海市蜃楼中?而且她身后的背景好象也是苍茫的大沙漠,别人常说有很多海市蜃楼中的景象都是通过光线的折线将远处的实景反映到某处?

  难道会是她现在也在沙漠的某处?

  想到这里,我立即望了望周围夕阳下寂静的黄沙,四处的尽头仍只有与天相接壤的沙。

  风突然拂落她脸上的白纱,她伸手去抓,那白纱却如白云一般飘远了,她静静的站着,看着那一朵白云的远逝,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我无法形容她动人心魄的面孔上焕发而出的光彩,但我明白,此时她眼中一定还有某个能让她如此欣慰的男人。

  夏怒应该就在不远处吧?

  突然她绝美的面孔扭曲了,身披一袭白纱的她发疯一般向某个方向奔去,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海市蜃楼突然消失了,天空中满是残阳带着的血红。

  “小茵姐,你说我们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南宫北小声的道。

  “当然是真的了,看来那个魔族的贱人要倒霉了,老大你是不是心痛得说不出话了。”袁茵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当然所谓的工作自然指的是喂马。

  “小茵别乱说话,我……怎么会心痛。”我茫然的笑道。

  其实我心中此刻充满了出不出的担心,这人与我有一夜之缘的魔族少女,在我眼中就如一个平时没有灵魂的美丽木偶一般,但却不自觉的让人对她生出爱怜之心,虽然我知道她的灵活魂只会随着夏怒的出现而存在,但我还是在心中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还是她的美丽与眼中那抹寂寞?

  “不会心痛就好,那我希望她最好死了……老大,我开玩笑的,你不会介意吧!”袁茵走到了我的身边。

  “傻丫头,老大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为了队伍的团结,我忍辱负重。

  “其实我也不是很讨厌那个商岚妍,反正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同情她的感觉……”袁茵柔声道。

  “老大,黑衣兵团还在我们的附近吗?”小书突然道。

  我忙点头:“应该还是离我们不远,今天中午时,我们还看到了西边漫天飞扬的沙尘,他们移动的方向好象也是绿寺。”

  “他们大概一共有一千多人,他们究竟要干什么?老大……我看,我们一定得快一点赶在他们的前面,我怕……”小书说到一半猛的打住了。

  “你怕什么?”袁茵轻道。

  “说不上来,但我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小书的声音很快就被傍晚越来越冷的风吹散了。

  “没事,他们大部队移动自然是快不过我们,现在我们已经赶在了他们的前面,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我一面开始升火一面道。

  “小书你还能挺住吧!”袁茵温柔的坐到了他的身旁。

  小书点了点头,他的前方很快就升起了一轮冷月,可惜他看不到。

  南宫北和袁茵很快就已经倒在篝火傍睡了过去。

  “老大,你也睡吧!别再守着我了,我有事会叫你们的。”小书淡淡的道。

  “没事,我让小茵先睡,她醒了我再睡,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我申辩道。

  小书将他憔悴的面孔别了过去,枕着头下的包袱不再说话。

  良久他才又缓缓的道:“老大,别现看那半截剑玄录了,会走火入魔的。”

  我急忙将半截剑玄录收入了怀中:“我哪有?”

  “老大,我现在是个瞎子,所以耳朵特别灵,这几天你一直在背这半截书对不对!”小书道。

  “行了,我自有打算,你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我将手放在了他的肩头。

  直到他发出沉沉的鼻息我才又忍着疲惫拿出那半截剑玄录继续学习。

  小书说得没错,这几天以来,我一直都在偷偷的背这半截剑玄录,虽然那上面记载的东西是东一段西一段,而且大都是古文,光要去分析那些词语,就弄得我头昏眼花,但我还是强迫着自己死记硬背那些句子,我想现在我虽然搞不懂,但到以后,小书好了,或者遇上了高人,再拿出来请教。

  再说了这半截书放在身上极不保险,还是放在自己脑中比较好,不过说来也怪,我现在只要脑中不想事情,就会浮现出那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就连睡觉也是,在梦中都是那些奇怪的句子在莹绕?

  这半截书的内容并不算多,所以我几天下来几乎全部都记了下来,我的脑子虽然达不到过目不忘,但记东西之快还是超出了我自己的想象。

  这天下第一剑书,究竟会给我带来什么?我不知道,希望有一天能遇到冯德,再将他手中那另外半截剑玄录抢过来,那该多好,背着背着我竟睡着了……

  ※※※

  进入大漠的第三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在天黑以后,我们就能到达那个前任医皇彭世大弟子徐命悬所在的绿寺了,这对小书来说是他中魔焚毁杀的第六天。

  烈日当空的正午,突然远远的天边出现了一道遮天蔽日的黄色沙幕。

  “咦?黑衣兵团不是被我们远远的甩在了后方吗?什么时候到了前边?”袁茵勒住了马。

  “不对?这是沙暴!”我看着越来越近的黄色沙幕失声惊道。

  “那我们赶快逃吧!”南宫北调转了马头,大家都不想葬身于这沙暴之中。

  “别急,小茵你快看地图,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沙暴地带的附近应该有一处[沙宇神庙]可以避沙的。”小书阻住了我们惊慌的势头。

  我们急忙照着地图掉转了马头,往西边跑去。

  我们胯下的战马显然也是感受到了自然的危险气息,口中虽已吐出了白沫,仍然保持着惊人的飞速。

  幸运的我们在黄沙暴到达之前找到了早已废弃多年的沙宇神庙,虽然这里已经被风沙侵蚀得快要崩塌了,但从那些断壁残垣上仍然可以看出这沙宇神庙昔日的辉煌与雄伟。

  这沙宇神庙是由数十座花磨岩建筑组成的大庙,此刻这残破不堪的大庙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建筑被埋在了黄沙当中,但剩下的三分之一,也令人惊叹。

  我们匆忙的在沙暴到来之前牵着马抢入了迷宫一般的沙宇神庙的废墟当中,我们选择的是一幢毫不起眼的小石房,这时侯还能要求什么?能藏身就好了!

  就在我们刚刚进房的同时,沙暴与疾乱的马蹄声也同时响了起来。

  在沙暴到达之时,看来竟然还有数十匹马也怆惶的赶到了这儿避沙?

  我心中不由得打了一具寒颤,那数十匹马极有可能是黑衣兵团的先头部队!

  现在沙暴到来,他们一定也是匆忙择室而藏,看来在沙暴停息之前,藏在这毫不起眼的小石房中的我们尚能安全,沙暴一停,被他们发现,我估计就再劫难逃了。

  外面狂沙肆虐,暴风如魔鬼似的嘶吼着。

  小石门由于没有门扉,虽然背着风,但也不断有黄沙卷了进来。

  我们四人在黑暗中相互依靠着,大家都不愿多说话,就连三匹战马,我们也按小书的吩咐替它们绑上了嘴,深恐战马受惊,让别人发现我们的行踪!

  我们等待着沙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小书已经越来越虚弱。

  当门外的天光已经完全漆黑,但沙暴去没有一点减弱之势,我在心中默想着那些记载在剑玄录上的句子,心也不禁的安宁了几分。

  突然我听到了脚步声,我伸出了一根手指示意大家不要出声。

  因为脚步声是从地下传来的,我竖耳倾听,有两个人的脚步声……穿的是皮靴,我将耳朵贴在了地板上。

  “******,这地道里又冷又干,我们快些回去吧!”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透过地板传到了我耳中。

  “团长让我们探路,我们可不能马虎,万一出了漏子,你我可当担不起。”另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

  “这荒漠野寺的还能出个什么漏子?那个马二先生还真他妈……”

  “嘘!隔墙有耳,小声点……现在黑雷团长对那个马二先生言听计从,咱们言语里可得对水马先生客气一点。”

  “行了!那个马二先生说不定现在正在爽着呢!”

  “快别胡说了,团长也说了,那个娘们一定会成为正式的团长夫人,马二先生不会打那娘们的主意的。”

  “说的也是,那小妞别说团长了,就咱们看着都心痒痒的,不过到现在为止除了对马二先生,她还没开口和谁说过一句话。”

  “这马二先生不知是何方神圣,但愿他能劝那娘们嫁给咱们团长,团长火爆的脾气也许会收敛一些,咱们的日子也好过些。”

  “咱们还好,阴阳童子比咱惨多了……”

  “不过和那娘们在一起的男人倒也厉害,竟然能和咱团长打个不分上下。”

  “哪有什么,他还不是中了咱们团长的惊雷一掌,估计活不过今夜了吧?”

  “咱们团长其实也不算非常好女色之人,但这次竟强抢那娘们,他不怕被老板知道了?”

  “咱团长天不怕地不怕,连我们[色佣兵团]老板的养女紫电都敢杀,抢女人算什么?”

  “这就不同了,杀紫电,团长他是要瞒天过海,而且是马二先生帮团长经心设计的,但遇上那娘们,却是突发事件,我看和那娘们在一起的黑衣少年不是善类,如果他没死的话,我看他十有八九要找上同伴将那娘们抢回去,这事一闹可就大了。”

  “咱们黑衣兵团上上下下数千人,怕了谁?他就算不死,咱再将他杀死就是了。”

  “你年纪还小,把事看得太简单了,那娘们可是绝世红颜……”

  “行了,我看是你年纪大了,想得太多了。”

  “多想一点没坏处。”

  “那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要去沙漠深处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大伙不都是听着团长的命令行事,据说这次的行动除了团长和阴阳童子,就马二先生知道了。”

  “我们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吧!他们现在都快要吃晚餐了吧?”

  “你不说倒罢了,一说我倒是饿了,不过我们还是先看看这个出口是什么地方?”

  说话之间,我听到了他们移动到我们小房中的一块石板下,他们出力一顶,我身旁的一块石板开始松动了起来。

  我急忙两只手按在了那块松动的石板上,而我身旁的他们三个大气都不敢出。

  这个时候被发现了可不妙,就算我们杀了这两个探路的,但藏身于此的行踪一定会马上就被曝露,这沙暴之中,我们往哪儿逃。

  顶了一伙,又听到地年青人的声音:“估计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吧!我们回去吧!”

  他们的脚步声从左边消失了。

  我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

  过了片刻我缓缓的道:“我想下这地道去看一下对方的情况。”

  “老大,你是想去看他们抓到的那个绝世美女吧!”袁茵冷道。

  “老大一定怀疑他们抓到的那个绝世美女是商岚妍。”连南宫北都能猜到我的想法,看来我在队伍中是没有什么个人隐私可言了。

  “你去吧!老大,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对方可是高手如云。”只有小书轻道。

  “不行,老大,小书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不能离开。”袁茵坚定的道。

  “小茵,不用担心我,我明白老大的想……老大,你别去了,就算为了我。”说到一半小书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小书,你别这样说,这样说好象是我不让老大去似的。”袁茵急了。

  “没有,我是怕如果有敌人的话,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小书柔声道。

  “行了,我又不是老大的什么人,腿是长在老大的身上,老大,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吧!”袁茵话中分明带着不高兴。

  “老大,别去了。”小书又道。

  我摇了摇头:“我去去就回,只看一下就好了,我保证我一定平安无事的回来。”

  说话间我已经掀起了那块松动的石地板,一股干冷的气息立时窜了上来,我一翻身跳了下去。

  “小茵姐,你可千万不要哭鼻了啊!”南宫北声音传入了耳中。

  “哭鼻子,你这个小王八蛋,我打到你哭……”看来袁茵一身的怒气又找到了发泄点。

  盖上石板以后,我施出了我的最强魔法,掌心火,将周遭的情景照了出来。

  一条狭长的甬道,头顶上方都是石板,但仔细看来,我落下的那块石板却与此其它的石板颜色不太一致。

  我想这一定是条贯穿这沙宇神庙的地下甬道,至于是避沙或是有什么其他的用途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一面小心翼翼的在甬道中移动,一面开始整理头绪。

  刚才那两个探路佣兵口中的马二先生是什么人呢?会不会是那晚我在救紫电时,黑雷身旁的那个幽灵黑影?

  听那两个佣兵的话,现在黑雷很可能被这所谓的马二先生操纵了!

  而他们口中的绝色美女,我不禁想到了商岚妍,因为我刚刚从海市蜃楼中看到了她惊慌失措的模样,还有两个佣兵口中的黑衣少年会不会是夏怒呢?

  从左面前进的我很快就借着掌心火的照明,发现了一处与众不同的石板,经过我贴着耳朵侦查后,探到的结果是上面是一处佣兵的休息之处。

  我又继续前进,在发现的第五块与众不同的石板时,我终于找到了有价值的线索。

  “这贱人吃得还挺多的。”

  “开始她不是不吃吗?经马二先生一劝,她就开窍了似的。”

  “不过她还是不肯跟马二先生以外的人说上一句话,唉,咱们团长可是全心全意的对她。”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替她找了间有门的房间。”

  要将上面守着的二人干掉,对我来说自然是毫不费力了。

  我先弄出声响,将一个佣兵引了下来,然后再用剑逼着他将另一个同伴了唤了下来,砰砰两记重拳将他们击昏,再把他们的衣裳脱了下来,捆在一起。

  我翻身从地道里爬了上去,这是一个小小的庙堂,左面是一间虚掩的房间。

  我看着门槛处越积越多的黄沙,一个箭步部到房门前将门推开。

  黝黑的房间中一角,果然缩着一个白衣少女,我借着庙堂内的照明魔晶的光线看到了她清秀绝美的面孔与她眼中那种令人窒息的寂寞。

  “商岚妍。”我不禁脱口而出。

  她睁大了眼睛:“是你,周宁!”

  我快步冲到了她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受委屈了,快跟我离开这儿。”

  缩在墙角的她用力的挣脱了我的手斩钉截铁的道:“我绝不会离开这儿。”

  

第四十一章 大漠沙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